婚宴还没有结束,我的新婚老公就在休息室偷情...

<- 分享“英国旅游攻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7 英国旅游攻略



  山水别墅,殷家少爷殷楠奇的别墅,繁花锦簇,豪车汇集,一片气派,今晚是殷家少爷殷楠奇和平民家女儿凡黛的婚礼,宾客如云,皆来自上流社会。

  在郑重的仪式和晚宴之后,是彻夜狂欢的盛宴,新郎新娘的父母以及上了些年纪的长辈都已各自归去,年轻的名流们开始走近貌美的名媛,通宵新婚派对才刚刚开始……

  新娘凡黛一个微笑着优雅的招呼来往的宾客,新郎殷楠奇却不知所踪,在三三两两的一堆的人群中,她略显得孤单……

  清冷月光落在凡黛细白如凝脂般的脸颊上,泛着迷人的光华,美眸仿若高原上的湖水清澈盈盈,细长卷翘的睫毛在她温润的脸颊上落下淡淡的阴影,眼皮微动,那两扇睫毛就像是雨蝶在扇动翅膀上的露珠,朱唇微微启,勾起多少春心欲动……

  她端着高脚杯,四处寻找着新郎的身影,心情有些失落……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对她说:“殷夫人,少爷请您到后花园的湖心亭,要给您一个惊喜!”

  “谢谢!”听到这个消息,她释然一笑。

  来到别墅的后花园,只见一片漆黑,别墅里灯火通明热闹气氛似乎与这里无关,除了草虫叫声,还有清冷的夜风吹着枝叶发出的沙沙声……

  她提着婚纱,踮着脚尖在石子铺成的花园小路上行走,高跟鞋15厘米高的细跟被夹进了石缝,好不容易拔了出来,却掉了鞋跟……

  她试着把掉了的鞋跟再粘上去,反复几次却毫无用处,她心里着急,楠奇在湖心亭等着她,她干脆脱了鞋子,提着婚纱向湖心亭奔去……

  湖心亭。

  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楠奇!我来了!”她气喘吁吁说。

  “宝贝,你让我等得好苦啊!”一个陌生的男声带着Jian笑响起,那个男人回过身来。

  “你不是楠奇!”凡黛心里大惊,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陌生男人的手快速的将她的手腕握住,接着她被拉进了他的怀中。

  “你是谁?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唔……唔……”她刚要大声叫喊,就被男人捂住了嘴,拖往花园黑暗角落……

  偏僻无人处,男人把她按在树干上,撅着猪嘴,往她身上拱……

  她拼命挣扎着,躲开他肮脏的唇,无奈这个猥琐男的力道强大,她敌不过他,只有苦苦哀求,希望他能大发善心,放了她!

  “求你放了我!今晚是我的新婚,求你不要毁了我的幸福……”她很快就被他按住,整齐的发髻在挣扎中松开,蓬松凌乱的披散在她如玉的香肩上,楚楚可怜的美目滑落下凄清的眼泪,绝望中祈求着。

  “好吧!老子会让你在新婚之夜性福性福……”他的狼爪扯开她洁白的婚纱……

  “求你,求你放了我,求你……”

  这场婚姻是她梦寐以求得,一个月以前,她在出租屋楼下偶遇富家子弟殷楠奇,本以为是一场萍水相逢,谁知道,之后的一个月里,殷楠奇不顾上流社交圈子里众人的目光,狂追她,让她感动,让她爱上他,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父亲是个小生意人,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常年住在医院里,她从来没奢望过灰姑娘的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这一切都发生了,那天她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回来,把自己的钱包落在出租车里,快要走进小区的时候,有个身材伟岸的男人拿着她的钱包冒着雨从马路对面向她跑来,风度翩翩、与众不同,就连跑步的姿势也散发高贵的气息……

  从那天开始,她就爱上她的新郎殷楠奇,嫁给他就成了她的最大的梦想。

  她的婚姻,她的梦以及她对幸福的渴望,不能毁在这个猥琐男的手里……

  她抬起腿,重重的在他的要害处顶了一个膝盖……

  “哇!哇!哇!”猥琐男发出疼痛的嚎叫,吃痛的放开了她。

  凡黛趁机从地上爬起来,突然间花园里灯火通明,照亮了每个角落,刚才还在别墅里吃着、笑着、聊着的宾客们正朝她所在的地方走来……

  狼狈不堪的一幕被他们看在了眼里,一片闪光灯咔嚓、咔嚓的闪起,为什么这么巧?偏偏这个时候,他们就来到了这里!一大群人凑热闹的聚集着,还不停的拍照,而殷楠奇就站在这群人的中间……

  她原本华美的白色婚纱,已经残破不堪,她难堪的用双手挡暴露在空气中高耸的胸部……

  “没想到嫁到豪门的平民女凡黛竟然在大婚的时候**……”

  “所以说啊,身份低贱的女人行为也低贱,找老婆一定要找门当户对的!”

  “这女人真要不得啊……”

  围观的宾客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不是这样的,是他用强未遂!”小小的她衣衫褴褛、无助的站在人群面前,极力为自己澄清。

  流言蜚语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热议声一浪高于一浪……

  她拖着残破的婚纱,朝新郎殷楠奇跑去,在她眼里,只有躲进他的怀抱,她受伤的心才有个依靠……

  只是她没想到,刚到他面前,一个超疼的耳光便落在了她的脸上,耳朵一阵轰鸣,听不到别人议论什么,这世界只剩下她和他……

  他的目光是那么冷清,冷清到让她怀疑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凡黛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几乎把她脖子给扇断了的巴掌竟然出自殷楠奇之手……

  “楠奇,我是受害者!”她那双刚才在挣扎中被锋利的石子划破了的手,颤抖着拉住了他的高档无皱褶的衣袖,

  “滚开!贱货!”他的手猛然一抬,将袖子从她的手中抽出,她的身体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保护她的吗?怎么会……

  楠奇,一个小时前他信誓旦旦发誓说要相信她,爱她一辈子!

  现在他却冷漠的像围观者一样看她衣衫凌乱的摔在地上……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无情的人真的是她的新郎殷楠奇吗?

  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站在她的面前,那张刀削斧凿般英俊不凡的脸傲慢的向上昂起,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像神睥睨众生般,睥睨着渺小的她……

  自从认识他以来,她第一次觉得他和她之间有天与地那么遥远的距离,“楠奇,真的是那个猥琐男想要侵犯我,要不是我拼死反抗……”

  “够了,我不想听!你每说的一个字都让我觉得恶心!”他眼里冒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脸色铁青,一字一句都像狮子震人心肺般的怒吼。

  “楠奇……”

  “别整天装着一副清纯玉女的模样,第一天见面,你就迫不及待的爬上我的床,不都是为了钱吗?跟你爸一样,长着一副爱钱的嘴脸,看了惹人烦!”这句话恨恨的从他紧咬着的牙缝中挤出来。

  “原来在你眼里我竟然是这么的不堪……”霎时间,她听到自己梦破心碎的声音,梦与心碎裂一地,晶莹泪水从她的眼里一颗一颗的落下,长卷的睫毛上沾着细小的泪滴,婆娑的泪眼幽怨的看着他,戚戚然犹如一枝梨花带雨。

  “楠奇,别理她!”声音来自于一个身穿裹胸红裙的妖娆女子,脚上穿着最时尚的红色高跟鞋,路灯昏黄的灯光勾勒出她精巧粉饰过的脸,脖颈上那条价格不菲的蓝钻项链,标志着她的身份和凡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她把手跨到了殷楠奇的臂弯里,殷楠奇回了声:嗯。两个人便双双转过身去,背对着凡黛,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手扶在她的腰上,渐行渐远,他们的步调那么协调一致……

  “楠奇,她是谁啊?为什么你跟她走了?”凡黛的声音很轻,轻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这时,她才看见那些围观她的人,意兴未减,那起相机、手机对着她拍照……

  大多是所谓的名媛,看着现实版灰姑娘的落魄,赶紧抓拍,传到网上,标题都是千篇一律的贫贱女凡黛新婚之夜勾引男人……

  “都攀上高枝了,还不知检点……”

  “她这种女人就是贱!”

  “这种事只有那些为了钱不顾一切的贱人才做得出来!”

  “真不知道殷大少为什么会娶她这种人……”

  耳边充斥着各种怪里怪气的声调,她们的脸都在嘲讽的笑……

  凡黛才明白,原来自己来错了地方,这是她们名媛的世界,容不得一个平凡的女孩出现,和殷楠奇一个多月的恋爱已经让她们嫉妒得发疯,今晚她又披着婚纱嫁给了他,她们不愤恨才怪……

  只是,楠奇,他和她们想的是一样的吗?为什么他跟着别的女人走了?知道她被猥琐男侵犯,竟然对她大加指责,还毫不客气的问候了她全家……

  她的心一下子跌进了谷底!

  婚礼的下半场通宵狂欢会并没有因为刚才她出现的意外而停止,围观的人渐渐散去,该跳舞的跳舞,该攀谈的攀谈,那几个说风凉话的名媛,看到殷楠奇和刚才那个红衣女子,挤出了虚伪的媚笑着迎了过去。这些人穿着华丽的外衣,戴着虚伪的面具,说着相互恭维的话……

  凡黛已无心去加入他们。拖着婚纱残破,她要回房去换衣服了,她落寞的穿梭在这些衣冠楚楚的人群中,像是一个乞丐,没有人靠近她,也没有人多看她一眼,更没有人安慰她……

  她悄悄的看了殷楠齐一眼,他还在搂着红衣女子和别人谈笑风生,她的存在对他而言完全是空气……

  这是她和他的婚礼,她却像一个无关的人,除了给大家看了一场热闹之外,她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世上有没有比她更丢脸的新娘?

  他为什么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样对待她?这么迫不及待的告诉所有的人,他根本就不爱她!

  她想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飘回他们的房间,浴室里,她将蓬头的水调到最大,冰冷的水冲刷着她玲珑的身体,却冲刷不了她心里那股耻辱的感觉……

  围着浴巾走进更衣室,殷楠奇让人给她添置的衣服,全放在了这里,她落寞的随意在房间的更衣室的角落里捡起一条落在地上的裙子换上,更衣室里这么多漂亮的新衣裙,只有这一件没有吊牌,她偏偏就穿上了这一件,要是她知道这条裙子的主人并不是她,她绝对不会穿上这条裙子,之后也不会发生让她倍加尴尬的一幕……

  脑子里满是那个猥琐男对她非礼的举动,那一幕到如今,还让她心惊胆战,她的全身冰凉,小腹隐隐作痛,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凡黛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肚子,思绪回到了现实,她擦了擦迷蒙的泪眼……

  她又来到狂野的通宵宴会现场,年轻的宾客们并没有散去,反而叫上更多的朋友聚集在这里……

  “请问有没有看见楠奇?”她走进三两成堆的人群。

  有些人摇摇头。

  有些人扑哧一笑,带着讽刺。

  听到她问题的人们用各色的眼光看着她。

  她才知道自己犯了傻,自己的老公都不知道在哪儿,别人怎么又知道呢?她把腰挺得更直了,装着神态自若的样子,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伤感,那些停留在她身上让她难受的各色眼光更多了……

  走到一楼拐角的休息室门口,一阵嗯啊的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她轻轻推开虚掩的门,从门缝里看进去,里面上演的一幕狂乱,让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凡黛的心像再一次被活活的撕开,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和羞辱从心底深处袭来,她紧紧握住了拳头,指甲嵌进了手心里,滴下鲜红的血滴,她忍着心里巨大的疼痛,屏住呼吸,脸色苍白如纸,她闭上饱含泪水的眼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瑟瑟抖动的长卷睫毛,像可怜无力的雨蝶扇动着羽翼,她转过身无声的将娇小的身体贴在冰冷的墙上,不远处热闹宴会现场的灯红酒绿在她眼里顿时剩下了黑白两色,黑的绝望,白的苍凉,那些繁华与热闹都变成了对她的讽刺,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啊!

  她不要,不要听他们的欢爱的声音,就在她悲哀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时,他们的对话又钻进她的耳朵里,无情的把她打进了千年冰窖。

  “楠奇,你到底爱我还是爱她啊?”女人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爱你了!”啵!他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吻。

  “为什么你娶她不娶我?”女人的声音很是埋怨。

  “若水,自从家里人知道你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就一直反对我们结婚,我想让她为我生个孩子!”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女人生气的别过身去,没有说话。

  “别生气了,以后等她把宝宝生下,我就和她离婚!然后和你结婚,你就是宝宝的妈妈,家里的长辈们就没有反对我们的理由了!”男人扳回她的脸,像哄小孩般的哄着她,言语间尽是宠溺。“开心些吧!你说要让她在婚礼上难堪,声名狼藉,我也已经替你做到了!”

  女人扑哧一笑,搂住他的脖子,又是一阵激吻……

  原来殷楠奇娶她只是为了让她替他生孩子!

  刚才在花园里色狼欺负的那一幕,竟是他为了博得女人的欢颜而设下的圈套,还振振有辞的给她扣上了**罪名……

  她脆弱的心像被人无情的用大铁锤砸碎……

  怎么会?要不是亲耳听到,就凭她单纯善良的脑袋,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深爱的新婚丈夫会找人在大婚的时候找人侮辱她!

  那个说爱她的新郎真正爱的是别的女人!

  要是可以,她宁可没听到他的话,太残忍了,她痛苦得要死,不小心的哭出声来……

  “进来!”殷楠奇的声音冰冷淡漠,像叫唤着一条哈巴狗。

  他是在跟她说话吗?除了她还有谁呢?这么说,他知道她在外面,却还在她面前堂而皇之的和别的女人做这种事!他什么意思?

  “你是想让我出去请你吗?”他的声音里尽是无情的冷漠。

  凡黛贴在休息室的门外,只要转身一步,她便可迈进去,可是这一步,她是迈得那么艰难……

  她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里面发生的事情,她是怀着对幸福婚姻的憧憬而来的,他却用行动污蔑了她的憧憬……

  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迈出了这一步,出现在他们面前。

  “楠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把腰挺得直直的,质问着她的新郎。

  “你是问为什么我会和若水在一起呢?还是问刚才在花园里骑在你身上的男人?”殷楠奇不紧不慢,悠悠然的说。

  “殷楠奇,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凡黛歇斯底里的骂了一句。

  他毫不在意,那女人个叫做若水的女人在他的脸上亲昵的吻了一下,他配合的回应她的吻……

  “你太过分了!”他们自顾自演着香艳的戏码,凡黛感觉自己的人格与尊严瞬间崩溃,被他们踩在脚底……

  那女人在和楠奇亲吻的同时,斜视着凡黛,眼神带着讥讽和轻蔑,以胜利者的姿态鄙夷着她,丝毫没有遮掩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的意思,娇嗔的把她傲人的双峰压在殷楠奇的身上,大腿还缠绕在他的腿上,手指在殷楠奇结实宽厚的胸膛上不停的打着圈圈……

  而殷楠奇很享受似的,大手在她的臀部摩挲……

  “恶心!Jian夫*妇!”凡黛随手拿起一个花瓶往殷楠奇头上扔过去,他一伸手必张开大手,花瓶就被他稳稳的接住了。

  “看吧!这个贱人居然敢砸你!”若水嗲哩嗲气的咬着他的耳朵说。“你娶她根本就是个错误!”

  “滚!马上从这里消失!”殷楠奇把手中的花瓶砸向她,嗖——划出一个条标准的直线,不偏不倚的向她的苍白的脸上飞去……

  她抱着头,往下一蹲,花瓶从她头上飞速擦过,砸到了她身后墙壁上,砰——

  那只蓝色的花瓶,顿时变成无数颗玻璃碎片,四向飞溅,几片锋利的玻璃划过她的如藕般嫩白的手臂,划出几条深深血痕,还有一片玻璃直直的插到了她的小腿上,殷红的鲜血汩汩的流出,顺着她笔直白皙的腿流到了白色的羊绒地毯上,一地的血迹,那么刺眼……

  她觉得很疼,不仅伤口疼,她的心更疼,这场令人羡慕的婚姻背后竟然是一场耻辱!她曾想过嫁过来的日子里,她每天为他做早餐,给他打领带,给他最灿烂的微笑,打造最温暖的家……

  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都不必了,这场婚姻真可悲啊!

  他曾说爱她,要她嫁给他,曾经她都信以为真了,现如今一切都只是谎言,她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在他身边,没有爱的婚姻,她不稀罕……

  凡黛决绝的转过身,不想再多看他们一眼。

  殷楠奇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消失在视线里的凡黛,她带着破碎的心走出了这个房间,他的心情却变得糟糕,追求她的一个月里,他用的都是泡妞惯用的伎俩,鲜花、饭局、看电影、购物……

  感觉她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爱钱、爱虚荣!

  他本不想娶她,她只是一个贱女人,第一次见面就把她的身子贴近了他,之后又频频创造机会接近他……

  要是他不是殷家大少爷,她会不断的创造与他相见的机会吗?她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

  只因为若水没有生育能力,而父母有那么热切渴望抱孙子,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跟她离婚是迟早的事,可是看见她这么决然的离开,他的心还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不会真的走了吧!他的目的还没达到呢!

  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好像有点空了……

  殷楠奇推开了像蔓藤一样缠在他身上的若水,穿好衣服,回到婚宴现场,在众多宾客中寻找她的身影……

  凡黛像只受伤的小鹿在人堆里乱撞,寻找一个可以默默舔伤的角落……

  只觉得脚上的鞋子一滑,摔在地上……

  不远处打扮时尚的几个名媛,目光时不时的向她瞟来几眼,又是一阵讪笑……

  她低头一看,才发现小腿上流下来的血液黏稠的积在她的鞋子里,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的味道,那片刺进肉中的玻璃片是那么显眼,她葱白的手指紧紧的捏住了它,用力一拔,霎时间更多的殷红鲜血流出,痛到了心里……

  眼里升腾的这股薄薄的雾气,她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在这里脆弱只会让她们更瞧不起她……

  朦胧中,有一双红色高跟鞋站在她面前,鞋子的主人正在高傲自大的看着她。

  她不顾正流着血的腿,撑起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若水!”

  “还赖在这里没走啊?”红鞋子的主人得意的笑着,语气尽是讥讽。

  “关你什么事?”凡黛站直自己的身体,不卑不亢的反问她。

  “我只是替楠奇来问你要回一件东西?”若水挺了挺她傲人的胸,完全不把凡黛放在眼里。

  “什么东西?”凡黛自问自己从来都没有贪图他给自己些什么。

  “戒子!”若水的眼睛贪婪的看着凡黛右手无名指上那颗硕大的钻石戒子。

  “我还没离婚呢!你就这么着急的来问我要!”她的眉头一蹙,心里对她更是厌恶。

  “拿来吧!反正迟早也是我的!”若水的手向那枚戒子伸了过去,凡黛下意识的收回了手,却被她修剪的漂亮的锐利水晶指甲划破了手背,带出了两道血痕。

  “若水,请你放尊重一点!”凡黛把自己的腰挺得笔直,很有尊严的说。

  “凭你也配对我这么说话?!”若水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狰狞的扭曲着,闪烁着恶狼一般的凶光,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凡黛毫无准备,被她扇中了脸,火辣辣的,她锐利的指甲再次将印子留在了她的脸上……

  这是今晚凡黛被第二次扇耳光了,在这里,她像就一根不值钱的野草,没有尊严,随意被人打骂,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她?就因为她穷,没有钱吗?

  凡黛不服气的扬起手,要还她一个耳光,手举到半空中的时候,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抓住……

  “楠奇!”她抬着一张清纯的脸,闪着泪光的眼睛看向他。

  他却没有多看她一眼,他一甩手,她娇小的身体已离开原来的位置一米远……

  “若水,你怎么了?”他的手轻轻扶在那个女人的肩膀上,焦急的问。

  “手好疼!”她把刚才打凡黛的手展示给他看,手掌上红彤彤的一片,她用委屈娇柔的声音对他说。

  “是她打你吗?”殷楠奇不分是非的问。

  “嗯!”若水点了点头,委屈的说,“好疼的!”

  凡黛看到这一幕,冷笑了一声,今天晚上她才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虚伪?

  ……

  “凡黛,你太心狠了,看把若水打的!”殷楠奇心疼的把若水的红肿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揉搓着,却没看到凡黛那张带着五个指甲刮痕红肿的脸颊。

  新婚之夜,新郎把新娘撇在一边,拥抱着别的女人,周围的人用莫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同情、嘲讽、幸灾乐祸……

  凡黛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被这一对狗男女给丢尽了!殷楠奇,你够了吧!为什么偏偏要在新欢派对上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她不要这么屈辱的活着!

  “殷楠奇,我要跟你离婚!”她歇斯底里的喊。

  这可是难得的新闻啊!拜金女凡黛不择手段攀上有钱人家的少爷,现在她却主动提出离婚!这里面有文章啊!全场顿时安静下来,众人像潮水般涌了过来,将他们围在中间。

  “这个我不要了,还给你!”凡黛拿下右手无名指上那枚璀璨耀眼的硕大钻戒,

  扔到了殷楠奇的脸上。

  “凡黛,你装什么清高啊?打从我第一天认识你,就清楚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殷楠奇被她激怒了,离婚?他本来就打算离婚的,但现在还不是离婚的时候!

  就算离也是他殷大少爷开口才对!她凡黛有什么资格?!

  “没有爱的婚姻,我不稀罕!”她昂着头,目光坚定,倔强的说出心里的声音。

  “爱?像你这种攀龙附凤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爱!你老爸在我提亲的时候,张口要了一千万,我眼睛不眨的都给了,说白了,你只不过是我买来生孩子的工具而已!装什么装?不过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点的贱货!”他张口闭口的全是对她的侮辱。

  “够了,我不想听!”凡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怎么?被我说中了,很生气对不对?若水生气的样子很可爱,你生气的样子怎么这么丑啊?”殷楠奇一步一步的走近她,大手钳住她的脸颊,他那张俊美得仿佛如希腊神祇的脸倏然凑近了她,他Xing感的薄唇几乎贴近她两瓣粉色樱唇……

  他这是干什么?要吻她吗?尽管他说的话让她觉得羞辱,但是在他的唇凑近她的那一刻,她却闭上了眼睛……

  他的手一松,放开了她的脸颊,刚才被他捏着的地方留下两个手纹清晰的手指印。

  “哈哈哈!”他放肆的笑着。“醒醒吧!我是不会吻你的!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还不是想让我上你!口口声声说离婚只不过想让我注意你罢了!”

  这一刻,凡黛觉得羞愧极了,她捂住自己那颗受伤的心,在清凉的夜风中瑟瑟发抖……

  “明天我会把签好的协议书送来的!”她的语气平和,极力隐忍着,平静的表情极力掩盖着头顶上冒着青烟的怒气,看了一眼正在嘲笑她的殷楠奇,咬着唇的转过身,往大门口走去。

  “好,我等你!”

  嘴里虽然绝情的说着,但看到凡黛毅然离去的身影,殷楠奇的心里突然有种要挽留她的冲动……

  凌若水敏感的察觉到他神态的变化,凭女人的直觉,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她绝不给别的女人机会!

  她恰逢时机的紧紧抱住了他的腰身,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手指在他心口上轻抚着……

  “楠奇,她那种人不值得同情!”若水那张涂着深红的唇膏的嘴一张一合,娇滴滴的声音让人感觉一阵酥麻……

  他对凡黛的微弱恻隐之心在若水的娇媚中化为乌有,低下头深情的看着她……

  即使这样,凌若水还是容忍不了他对别的女人有半点的留恋,哪怕这种留恋只是一闪即逝的火花,都不可以!她的眼睛突然眨了一下,锋利如芒的眼神似乎要射穿了凡黛那弱小的身体……

  “楠奇,她身上穿的是我的裙子啦!”若水撒着娇扭了扭腰身。

  “明天陪你去买新的吧!”殷楠奇搂着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神尽是宠溺。

  “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和别人分享!”若水一语双关的说。“而且那条裙子是我最喜欢的!”

  “凡黛,你给我站住!把身上的裙子脱了!”殷楠奇冲着凡黛远去的身影说。

  凡黛的身体顿时僵在了那里,殷楠奇疯了吗?就为了这个叫做若水的女人,他竟然叫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脱掉裙子,她的如秋波般包含着泪水的眼睛涌动着点点星光,她努力的忍着,可是泪水还是掉了下来……

  背对着他,她用手擦了擦,装着没听到,迈开脚步……

  他好像有着无影神功似的,下一秒,他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不许走!把若水的裙子还给她!”殷楠奇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泪水和羞耻心,也许他根本就不当她是人。

  “今晚我回去把它洗干净,明天连同离婚协议书一起送来给你们!”凡黛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悲哀的情绪。

  “听不懂人话吗?叫你现在马上脱!”殷楠奇怒吼着。

  凡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美眸看着他……

  若水缓缓的迈着步子走过来。

  “害羞啊?刚才你的身体不也是被大家看过一遍了吗?再多一次又有何妨?”耳边响起她刺耳的声音。

  刚才虽然那件婚纱虽然被猥琐男撕破,好歹它还可以穿在身上,遮挡住该遮挡的地方,可现在让她当众脱下衣服,岂不是要践踏她的尊严吗?

  “你不脱,我就报警!说你偷了我的衣服!”若水那高傲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怎么知道你的衣服会在我的婚房里!”

  她的话音刚落,又引起围观的宾客一片哗然,她这么说就等于明着告诉大家若水和殷楠奇有一腿……

  她凌若水再怎么说也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上流社会的名媛,这种事情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堂而皇之的暴露在大家面前……

  “要不是你,今天晚上的新娘就是我凌若水!”她咬着牙忿恨的说,眼睛里有着一股明显的哀怨。

  “若水,别生气,明天跟她离婚了以后,我们就结婚啊!”殷楠奇牵起她的手安慰她说。

  “凡黛!”他转而冷冷对她一笑,“你不脱,会有人帮你脱!”

  几个身穿西服保镖打扮的魁梧男人,逼近她……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