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考】她为什么这么作?留美华裔女生离世前的征兆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8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她的笑容仿佛就在昨天, 乍然离去,她的朋友们无不悲痛、惋惜;无不在问询着究竟何因?如何岁月可以重来,她的朋友可否能有回天之力,把那么美好的她拉回来!

“留美学子”好文精选天天读!公益“自留地”

“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大学里时有发生。Olivia的离世是过去三年里,发生在宾大的第十起学生自杀事件。











宾大学生悼念Oliva 




411日星期一早晨,21岁的亚裔女孩Olivia Kong在距离宾大一站之外的40街被行驶中的蓝线地铁列车撞击,不幸身亡。列车工作人员说这名女子毫无征兆地跳进铁轨。警方表示这很显然是一起自杀事件Olivia是宾大沃顿金融专业的大三学生,来自华裔家庭,在费城长大。





1


朋友的回忆

熟悉Olivia的朋友都不能相信她就这样走了。出事前的一个晚上,她还和朋友商量费城美术馆地区餐馆周的活动 – Art Museum Area Restaurant Week, 今年4月10日至16日举行。费城是个享受艺术的城市,还有各种美食节。餐馆周期间,参加活动的餐厅将提供特殊菜单,Olivia和朋友们计划去品尝。她Facebook上最后一条消息即是关于这个活动的。

只有个别亲近的朋友,才知道她心里不为人知的痛苦。Olivia的好友在她走后写下了这样的话:

几天前,我给我最好的朋友(Olivia)打电话,鼓励她走出惶恐不安,可是她却没能真正做到,我很担心。我们在电话中长谈,她告诉我她垮了,而我太天真,不懂如何回应她。我告诉她去找专业人士帮助,她说在学校看心理医生要排一个月队。我还告诉她休息一段时间,别去想课业了,她说不行,那样会丢了奖学金。我就再建议她跟周围的伙伴倾诉她的苦恼,她说那样做没有用,大家会以为她在开玩笑。最后她告诉我,她感到自己已无法正常生活,而我当时想,她需要的是更多时间来慢慢恢复。

在接着的几天里,Olivia说她好起来了,她甚至回到学校上课了。我就宽慰自己,现在一切都好,Olivia已步上康复之路。没想到,她现在却走了!

我真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Olivia走上绝路的巨大悲痛。到底是什么迫使Olivia轻生呢?我更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愤怒。她朝着东边的方向而去,向上而去,是到天堂去了。朋友们关爱的话语现在都奔涌而至。而我想说,把这些爱的话语,在你的朋友离去前说出来,该多好!

另外一位中学校友回忆Ao (注:这是Olivia的昵称)读来也催人泪下:

亲爱的Ao,我很难接受你已经离开。我的心伤痛万分。这伤痛,是因为你离开,也是因为几年前我也几乎做了一样的事,至今心有余悸。

还记得,我上七年级的时候,你就是我仰望的偶像了。那时候你还不认识我,而我却知道你,因为你在一个数学竞赛名列全国第一,而我也参加了那个比赛。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移民来美国的,而且在同样的年龄。后来,我也上了你读的高中,我和你结伴打网球,一起编写校刊。11年级时,我一篇英语论文写的就是你。

此刻我的心很痛,我想起了我高中时期那一段漫长的黑色日子。记不得有多少个午休时间,我枯坐厕所的马桶上,问我自己我还能不能再撑一天,而好多日子我对自己说“No”,我撑不下去了。整整四年,我消沉抑郁,又不敢面对,而且谁也不告诉。尽管我也读到很多有关精神健康的指导文章,但我从没想过我应该主动去寻求帮助。并不是说我不需要帮助,而是我不知道怎么去做,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跟人谈论我的痛苦和焦虑。

我是那样一种人——整天担心着别人,爱着我爱的人,而自己却独自承受不良情绪。对我自己的疾苦,我一向不透露于人。直到今年,我才懂得,人不必时时刻刻坚强,你可以在众人面前表现你的软弱,其实这样做也有利于他人,因为谁都有软弱的时候,今后他也一样可以真实表现。

此外,Olivia的朋友Calvin Nguyen, 回忆他与Olivia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的学生联邦信贷联盟( Student Federal Credit Union),他说她是个热情、活泼的女孩



2

学校是否能做更多?

Olivia是华裔女孩,祖籍福建。她毕业的高中是费城的Central High School. 她是家中长女,有一个弟弟。她学业优秀,荣获Mayor's Scholar奖项,并于上个学期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出国留学。

她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永远是很阳光,很开朗,又很聪明的。她也有很多不开心的事,但朋友们说,那些不开心并不是什么私事,而是所有学生都会有的,比如说来自家庭的压力,不想让父母担心与失望失落,还有学业和交友这些大学生活中时刻要面对的事务。

据同学们判断,Olivia的烦恼和大部分学生的苦恼差不多。

Olive弃世的消息当天传回宾大。在一节生物课上,听闻此事的学生无声地坐在一起,感到非常悲伤。Olive所在的学生组织Alpha Phi OmegaFacebook上留言:我们沉重悼念我们挚爱的成员Olivia Kong的离世。Olivia总是带着微笑,总是愿意给别人以支持,她用她宽阔的心怀、明媚的微笑、温暖的拥抱,照亮了我们的日子。谢谢你Olivia,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弥足珍贵。我们永远想念你!




校长在发给全校师生的邮件里表达哀悼痛惜之情:“她阳光聪明,是一名优秀的学生。我们已经与她的家人联系,并向他们致以最深的哀悼。”下午,沃顿商学院在大楼里举办了纪念Olive的分享支持会。

当晚,宾大师生聚集在College Hall前的草地上,在夜幕笼罩下为Olivia Kong举行了守夜活动。黑夜点燃一支支蜡烛,歌声为死者祈祷。很多人无声地拥抱一起,心里的悲伤难以言喻。

但是没有人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大学里时有发生。Olivia的离世是过去三年里,发生在宾大的第十起学生自杀事件。

美国大学生的自杀率高居全球榜首,每10万名大学生中,每年平均有 6.5名自杀。在常青藤联盟这样的名校,学生往往面对着比其他学校更大的压力

最近几年,亚裔学生的自杀事件渐渐增多,可能跟亚裔父母带给子女的压力更高有关系。亚裔父母把他们的名校情结转移到子女身上,会说类似于“父母吃了多少苦,省吃俭用,花了多少钱,才把你送进了名校”之类的话给子女施压。

宾大这样的名校其自身体制,也导致了学生出现问题却得不到解决,最终走向极端。宾大有一种校园文化叫Penn Face, 即宾大脸面。人人都希望表现出自己成功、强大的一面,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遭遇了困境,在挣扎,需要帮助。所以他们的做法就是把这些都掩盖起来,不向外界表露,认为去心理中心寻求治疗是在丢宾大的脸面。宾大一年级的学生Chakrapani说:“当一个学生开始接受学校心理治疗,会遭到人们的质疑和关注,这也导致很多人不敢选择学校的心理治疗。如果你去心理中心,别人会觉得你有毛病。”

由此,宾大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创建人表示:“如果学生们生活在自杀的危险中,我们需要正视这个问题。事实上我认为我们需要建立新的文化,让大家敢于正视心理问题。”



3


华人群体的思考

Olivia自杀事件通过“费城生活攻略”微信公共号,发送给费城及周边地区的华人群体,激起了极大的反响。有的提出了很好的意见,例如:

中国父母的家长式作风很重,民主观念淡,有时偏激固执,不善于同孩子沟通。这些态度或多或少会给下一代带来压力。当孩子的抗压能力达到极限时,悲剧就可能发生了。所以,建议定期组织家长和孩子的交流座谈会,请家长和孩子都来参加。大家就家长和孩子的各种关系摆问题、讲道理,诉说心声。同时请专家给予解答,从而达到彼此的沟通和理解。

但有人也指出,青春期开始孩子就比较抗拒参加大人组织的事情,更不习惯在公开场合讨论自己的心理问题。感觉首先还是父母需要警醒,并积极改变。各校都应该有心理顾问师,家长应该主动与他们多交流,如果学校建议做心理评估甚至心理治疗,一定不能忽视。而且,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总之,重点还是应该组织父母多交流,但同时注意孩子隐私——这个我们华裔也容易忽视,结果更增加了孩子的心理压力。所以座谈也好交流也好,讲座也好,应该尽量不引申到具体某家某娃。可以有例子,但要虚拟或引用公开资料和报道。

发言者中有人还说,家长和学校的交流确实重要,有些中国家长有语言障碍的,可提出要求翻译。共同努力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

有人批评说,亚裔,特别是儒家文化下长大的中国人主动寻求心理关怀的很少。而且“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中国的传统思想害人啊!拼高分上藤校,真的没有意义。未来的成功,跟上藤校并没有直接关系。心态的培养比什么都重要。让孩子选择自己的路。

也有一位妈妈给家长推荐一本书,叫How to be a Loving and Logic Parent. 在孩子七年级时她参加了学校心理老师开设的家长辅导讨论组,当时看了这本书,觉得很有帮助的。对孩子要有同情心,做一个能够跟孩子平等商量、促膝交谈倾听的好家长,和孩子良好互动,关注孩子的行为动向,都是她从这本书里学到的。

有一位父亲说道,不要拿自己的孩子跟人家的比。孩子大了,就把他/她当朋友看,你不会跟一般朋友讲的话,就憋住别跟孩子讲,这是我下半辈子的准则。——这位父亲讲的核心是对孩子的尊重,对待孩子就应该有节制,不是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个痛快,毫不考虑对方的感受。

有家长进一步表示,想开了就好了,孩子不是为咱们而活的。给孩子生命不是为了你我的养老送终或者未完成的梦想,乃至整个家族的希望,光宗耀祖什么的。其实,我们应该搞一个以孩子为主的,吐槽华人家长的座谈。我们应该首先耐心倾听孩子们的想法和批判。家长也可以在场作解释和阐述,并请专家从中引导。

不少家长说,自己是第一代移民,与子女不但有代沟,还有文化差异,使交流更加困难。

有位家长分享他的经验说,孩子的意见不容小觑。有一次,我主动让孩子坦诚说出我的不足,结果两个女儿给我总结了好几条,听后我感到震惊她们说得太对了,如果我不问她们,我这一生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么多问题。当时,我真的很希望那次谈话发生得更早一些,自己做一个更合格的父亲。



大费城福建同乡会会长朱枫先生告诉海华都市报记者,像Olivia这样的不幸事件,如果能在早期介入,悲剧是可以避免的!朱枫先生说,华人家庭有不少心理健康隐患,所以大费城福建同乡会成立了妇女互助健康开心队,专门解决这些问题。最近四个月都在处理类似的个案,即帮助自杀或者想自杀的个人。朱枫先生说,很庆幸他帮助的一位当事人目前情况稳定,逐渐返回正轨,过去的几个月他担心坏了。几个月他跑了学校、教育局、医院、家庭法庭、社区服务组织等,实在累,救人不易。

也有人痛心地发问:这么纯情可爱的小姑娘说没就没了,父母如何活下去? 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自杀发生?不能单单用学业太重来解释。自杀与抑郁症一样,有的很难解释,是一个谜。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希望活着的人都好好热爱生活!  


亲爱的 Olivia Kong, 祝福你天堂的路走好! 我们爱你! 


左边第一位是 Olivia

照片来自网络

【郑重声明】刊载文章已经注明来源,如发现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