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如今105岁的他,可能是世界上活得最赚的男人!

<- 分享“悉尼的华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3 悉尼的华人




有这样一个人:


战乱时几次和死亡擦肩,年轻时救助孤儿,帮人无数,75岁后做背包客旅行海外,93岁做义工,95岁读硕士,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100岁时书法作品被世界第三大图书馆大英图书馆收藏,出自传,做畅销书作家,义卖......



青年时的赵慕鹤


他叫赵慕鹤。一位传奇的老人,也是一位对生活无比热爱的赤子。


【一】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1911年,赵慕鹤出生在山东一个读书人家。36岁时,参加徐蚌战役,和死亡擦肩而过。39岁,背井离乡来到台湾,对亲人的思念和初到异地时谋生的艰难并没有让赵慕鹤气馁。40岁时,他任职高雄师大,救助过孤儿,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帮人无数,兢兢业业、与人为善,直到66岁退休。




退休后,赵慕鹤攥着大把的时光,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年轻人总是说“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对于一个钱不多,语言不通,年事已高又倔强地不肯报旅行团的老人,“说走就走”才是真正的任性。


“如果出国玩一趟要准备很久,要懂语言,要有钱,那就三辈子都出不了国了。”他这样说。



新西兰Huka瀑布前


为了省钱,他和20个年轻人住过青年旅社,蜷缩着睡在火车的空座椅上,也曾挤在电话亭里凑合了一宿。


不会外语,他先找中餐厅,请服务生帮忙写下他要去的下一个目的地,拿着这张纸就能买了火车票。也不担心迷路,“跟着背包的人走,就能去好地方。”




最可贵的是,他从不倚老卖老,享受别人馈赠的同时,也在尽力回报。


在伦敦,赵慕鹤借宿在以前学生的家中。白天学生夫妇上班,他一定要擦干净玻璃,扫好地,打扫完毕再出门游玩。傍晚回家给这对小夫妇做好饭。抽空还用废木条在院子里架起了好看的篱笆。


他就这样看了埃菲尔铁塔,游了莎士比亚故居,还在莱茵河上痛快地唱了首歌。



重阳节 马英九看望百岁老人赵慕鹤


走之前,老同事们纷纷劝他别折腾:“你不担心一出去就回不来了?”

他说:“没关系,大不了就死在外面。”


【二】

活到老,学到老


赵慕鹤87岁时,孙子正准备考大学。为了鼓励孙子,他也临时报了名。“在家闲着没事,也是读书,不如到学校来。”




第一年,两个人都落榜了。他不服输,第二年卷土重来,“头悬梁、锥刺股”的劲头下,他常常复习到凌晨两点,“牙齿都掉光了”。最终赵慕鹤和孙子一起得中,考上台湾空中大学艺术系。




有人给他泼冷水:“你一定读不到毕业,如果你读完,我给你下跪。”但他4年间修满128个学分,用实力让质疑他的人闭上了嘴。




96岁那年,他又和朋友的儿子相约一起考硕士。挑灯夜战三个月,终于考上南华大学哲学研究所。




每周三天课,因为学校在嘉义,距离高雄的家比较远,赵慕鹤需要早上5点起床,骑自行车近20分钟到高雄火车站,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另外需要搭校车到学校。


三年的时间里,他从不无故缺课,上课也不打瞌睡。唯一一次迟到,是因为骑车时和一辆摩托车相撞,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一瘸一拐地来到学校,坚持上完课才走。




98岁时,他完成硕士论文,顺利毕业。作为全球最老的硕士,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学校,赵慕鹤为人谦和,人缘极佳,同学们愿意帮他打印手稿,翻译英文,爱护他如同自己的长辈。但在教授面前,他又谦虚成小学生。每次上课都要起立鞠躬,下课上前向教授致谢,做论述时不肯坐下,“身为学生必须站着。”




2015年,他来到国立清华大学中文系旁听,准备考取博士学位。


他说:“人生中唯一的幸福,就是不断前进。”


【三】

保护逐渐失传的古书法


即使再知名的书法家也不敢说自己练习书法已有近百年,但赵慕鹤可以。他幼年师从一位清朝贡生学习“鸟虫体”。这种字体始于春秋时期,每一个笔划都是一只鸟或一只虫,书写不易,已经逐渐失传,全世界会此字体者已是寥寥无几。




赵慕鹤依然用一只秃笔竭力保护着它。每天在灯下练习,一坚持就是数十年。2011年,他以鸟虫体书写的《三国演义》卷头词被世界上最大的学术图书馆之一 大英图书馆收藏。




但他很少以书法家自居。09年高雄水灾,他四处奔走,卖掉自己的书法作品,所得款全部捐给受灾群众。15年,在国立清华大学的书法展中,他拿出20幅作品来义卖,善款捐助清华旭日奖学金。



赵慕鹤书法作品


他说:“现在老了,只想把这字体免费教给有兴趣的人,不要失传,我愿足矣。”


【四】

为了你 我终身未再娶

赵慕鹤出生书香门第,知书达理,重情重义。离家来台湾之前,母亲叮嘱他两件事:其一,家中已有妻儿,不可再结婚。其二,欠债是最要不得的事,“穷要穷得干净,讨饭都可以”。



赵慕鹤回山东故乡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虽然遇到了不少人,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娶妻,从此不再动心。此后几十年,他和妻子天各一方,终身未再婚娶。同样,他一辈子也未欠人债,即使在孙子读大学,需要近90万元台币时,他宁肯贷款也不麻烦别人。




虽然已经105岁高龄,但他仍然独自居住在老公寓的四楼上,每天走路去市场买菜,餐餐自理,亲手做包子、水饺,粗茶淡饭他甘之如饴。





赵慕鹤至今还遵循《朱子治家格言》: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住了几十年的楼下院子,他总是挥舞着扫帚打扫干净。身后墙皮已然剥落,友人早已故去,只有爬山虎还和他一起,旺盛丰满地继续生长。



除了生活自理,93岁时他还每天骑自行车去医院做义工,照顾年龄更小的病患,这一照顾就是两年。


有人看他花白的头发,不自觉地伸手搀扶,但他坚定地拒绝,一生要强,从不麻烦别人。




为了上网买车票,他开始自学电脑和英文。有朋友知道后笑他:“老赵,你都要死了,还学什么电脑呢?”


他不介意,笑着说:“可是,我现在还活着呀!”




欢迎提供爆料!

随手拍,随手爆料!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精彩:

1、请给本文点个赞;

2、请转发到你的朋友圈,跟小伙伴们一起分享;

3、请转发给你的微信好友,跟她一起交流;


悉尼新鲜有趣的事,敬请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悉尼的华人

公众号:sydneychn

爆料邮箱:sydchn@hotmail.com

悉尼的华人订阅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关注
悉尼互助平台微信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
悉尼房屋平台微信号



长按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