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打开百度时,请不要忘记有个早逝青年叫魏则西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3 澳洲新闻



魏则西的父母悲痛欲绝(图片来自财新网)


今天,本该被“五一出游摄影大赛”占据的朋友圈,却被“魏则西”、“百度”、“部队医院”等关键词刷屏。


事情起因是一位叫魏则西的青年的遗憾离世。


青年魏则西的死亡


2014年4月,正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计算机专业的魏则西,被确诊患有恶性滑膜肉瘤——这是一种现阶段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软组织肿瘤。


此后,魏则西经历多次手术、化疗、放疗等疗法仍无果后,他在百度上搜索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出于对百度的信任,加上该院医生给出的关于‘有效率高达80-90%’、‘能多活20年’的承诺,魏则西父母东拼西凑了二十多万进行治疗,最终却换来肿瘤转移肺部的结果。

绝望之际,院方仍给出‘只要接着做治疗,做够三次就可长时间控制病情’的谬论。尔后的真相让魏则西明白:这是个大写的“欺骗”,而此时的魏则西家已山穷水尽,病情加重的魏则西也油尽灯枯。

2016 年 4 月 12 日,魏则西父亲代他在知乎留言,「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一个坚强的生命逝去了。

这一切,都揭露在魏则西知乎上关于:「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

受害于“百度+莆田系+武警医院+...+...”联合欺骗的魏则西并非孤案,而事件的发酵引起了广大网友、媒体的讨伐。

网友热评


武警二院背后的“莆田系”


回归事件,医院方疑点重重。


魏则西所接受的是DC-CIK细胞免疫治疗,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声称,这项技术由斯坦福大学研发,并与北京武警二院有合作。

对此,“有槽”微信公众号采访了斯坦福医学院媒体关系部的Becky Bach女士,得到的回复是:斯坦福医学院确实有一项CIK方面的研究,但斯坦福并未与中国的任何一家医院从事细胞治疗方面的合作。

而「深深」得知,这项技术在临床试验中屡屡失败,目前美国仍在进行此研究的只有两家机构。换言之,这是一项被美国主流医学界抛弃的疗法,而魏则西和他的家人,在这项疗法上花费了二十多万。



那么,武警二院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医院?从该医院网站注册信息扒出,该医院的注册人单位为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点的肿瘤专科医院。


随即,其背后管理人也被扒出,分别是陈新贤和陈新喜。这两人都是莆田人士,且为兄弟。


说到这里,「深深」在此要科普一个名词——“莆田系”。也许大家早已对莆田系医院的“黑”有所耳闻,但莆田这一普普通通的地名是如何成为黑民营医院代名词的呢?

90年代末,国家开始公立医院改制,许多公立医院的科室被外包出去,形成所谓“院中院”, 那些在80、90年代全国乱窜的莆田籍游医(没错,就是电线杆上那些“祖传老中医专治不孕不育”的“医生”)利用行骗赚来的黑心钱包下科室,登堂入室,摇身一变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2000年“院中院”问题得到国家重视,大量承包科室被取消。而已经吃壮了的莆田游医们则顺势承包和自建医院,并慢慢形成了庞大的“莆田系”。



曙光男科也是莆田系的分支


大伙儿以前在电视上应该都看过“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美莱整形”此类广告,煽情的音乐,浮夸的广告语,这些医院全都属于莆田系,而且都赚得盆满钵满。

后来广电总局对医疗、药品、保健食品和化妆品等行业广告出重拳,对擦边、虚假、违法广告起到了震慑作用。“治不孕不育到天伦”的声音也终于在电视上消停了。

注意,只是消停,并没有消失。


为什么又是百度?


这些广告转移到了“互联网+”的阵地,也就是本次事件中被批得体无完肤的百度身上。


百度与莆田系医院的合作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曾经暗访莆田系医院的记者是这么形容两者的关系的:

没有莆田系的民营医院,就没有今天的百度,莆田系对于百度,相当于当年的淘宝小卖家对于阿里。



2008年,央视接连两天曝光百度医药广告竞价排名,允许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购买关键词,曝光的整个假药利益链条中,百度公司获得的竞价费用占假药销售总额的75%。


在一片哗然的舆论中,百度匆忙公开道歉,并被迫移除医药广告,移除过后,百度股票暴跌25.04%。

当季度财报也受到移除付费医疗广告的影响,出现了百度2005年在美国上市以来首度环比负增长,毛利率同时也环比下降四个百分点。

可见,百度相当依赖医疗广告的收入。而占据民营医院80%份额的莆田系医院,是其中最大的金主。



不同于现在的阿里为了洗白,磨刀霍霍向淘宝小卖家,百度一方面大揽不义钱财,另一方面深受“江湖郎中”们的坏名声之累。与莆田系医院的关系就像不太和谐的小夫妻。


一时,百度累计拒绝的违规医疗机构客户超一万三千家,其中六成以上,正是莆田系医院。

一时,莆田系医院提出来要停掉百度竞价的账户,不再做百度推广。

时不时,百度框架协议加码,表达“高门槛、严审核”的决心,与莆田系医院方面僵持不下。


而莆田系医院的一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很多人的内心OS:

“他们都不傻,最后不会有人吃亏的。”

“每一年都在闹,每年都是百度赢了,谈了一个月后不得不签。”

最后结果就是,网友稍微搜索一点与医疗相关的词,百度首页便会浮现一大堆推广的民营医院,没病看着都觉得自己有病。


莆田系与百度的利益勾连,成为了酿造魏则西悲剧的助推者。魏则西去世半月后,4月28日,百度推广官方微博发布了声明,并贴出了该医院的《有偿服务许可证》:



百度的第一份声明


而在5月1日凌晨,百度推广再次发微博,称已递交审查申请函:


百度的第二份声明


对于百度的竞价推广,「深深」态度只有一个,辣鸡。


监管部门去哪儿?


在整个事件中,魏则西是最大的受害者,他把整个过程都披露在网上,敲响了警钟,引起我们深思。


我们都应学会这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在遇到不公时,勇于为自己发声,同时警醒他人,凝固网络或集体的力量,为自己维权。


魏则西死亡事件也给我们一个警惕,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尚且难以分辨网络信息的真伪,那老百姓呢?


我们或许能力有限,但最起码要帮助自己和家人朋友自保。以前广传的“内事问百度,外事问谷歌”已经落后了。凡事都不要轻信百度。多问询多打听,好医院的口碑不是大写加粗摆在百度首页的。


最后,经过抽丝剥茧,我们不免生疑问,国家有没有相关的医疗广告规定呢?答案是有。

如:
2015 年 9 月 1 日开始实行《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修订稿)》(意见征订稿) 中规定:
「第三条 医疗机构发布医疗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申请医疗广告审查。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不得发布医疗广告。」
「第五条 非医疗机构不得发布医疗广告,医疗机构不得以内部科室名义发布医疗广告。」

对照以上规定,首先,莆田系民营医院是否符合以上标准,我们心知肚明。至少,魏则西治病的那家医院不符合。

回到事件,百度撕逼莆田系医院是狗咬狗,一嘴毛。然关乎自身安危,我们却不能冷眼旁观 。那么问题来了,整个过程中,监管部门哪儿去了?

这竞价排名的结果,一家号称三甲、有部队背景、上过央视百度的医院居然是作假的个人医院。医疗单位监管部门、百度的广告审核机制、甚至于监管非法广告的单位在这件事情中难辞其咎。

立法容易执法难。明明有法律规定了医疗广告的标准,却缺乏监督部门来把控。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

日本规定医疗广告只允许出现地址、电话、就诊时间和治疗项目。一旦违反,医院将面临惊人赔偿费,还可能被剥夺行医执照,因此从业者都时刻警惕,实事求是,不敢夸大治疗范围。


人性化是日本民营医院的特点,图为孕婴医院标志


德国的《医疗广告法》则规定了广告不能出现未经临床验证的诊疗方法,同样不能出现“特色”“领先”等诱导性强的词。如有违反,消费者可以索赔。


法国最简单粗暴,医院统统不许做广告。每年会有专门的医疗评估对法国各医院做评估,评估结果会发布在网上供民众参考。


而中国一没有明确标明问责部门,没有和尚认为自己该去挑这担浑水,二是执法不严,各相关部门不作为。


最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出了事,忙着踢皮球卸责;领奖争荣誉时,却巴不得所有功劳往身上揽。


我们谴责莆田系与百度的作恶,更抨击监管部门的不作为。要出现多少个魏则西悲剧,才能唤醒有关部门的觉醒?

时间会冲刷一切。当热点过去话题转移,可能不作为者恒不作为, 可能闷声发财者仍闷声发财,可能耍流氓的竞价推广继续耍流氓。


「深深」只想说,每当你打开百度时,请不要忘记有个早逝的青年,他叫魏则西。


作者:浑身是胆的深深
编辑:Caycee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