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谈剑桥生活:租房上学也很惬意

<- 分享“留学英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9 留学英国




  融入剑桥:知识尊严与交流乐趣

  结束在哈佛的两年访问学者经历后,王石“无缝”对接到剑桥大学的彭布鲁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开始新一轮访学。彭布鲁克学院成立于1347年,是剑桥第三古老的学院。

  剑桥的“导师制”闻名遐迩。王石主要的访学方向是犹太学,他的两位导师一个是英国人,一个是日本人,日本教授来自东京艺术大学,也是彭布鲁克的访问学者,擅长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化。两位教授每周给王石开书单,他去图书馆借书,每周见面讨论一次。

  王石同时还在做商业伦理方面的研究,和一位管理学教授合作,试图从比较文化的角度研究企业的价值观和伦理规范。

  在剑桥,王石租了一个91岁的老教授刚好空出的三室一厅公寓,公寓靠河边,骑单车5分钟就到学院。周边美丽安静,教堂尖塔、传统斜屋顶的烟囱、林荫树、早晨的鸟鸣、被建筑围合成的互相连通的学院的院落、精心护理的草坪、自然主义的花园和植物园,令王石心情愉悦地融入其中。

  王石在微博上介绍过他某一天的经历:清晨5:30起,一杯果汁,自行车8分钟抵达CULRC(轻量级赛艇俱乐部),6:00开始一小时强度体能训练。7:30返回公寓,吃早餐。在平时,和哈佛路径的“公寓—课堂—图书馆—小餐馆—全食品超市”相比,剑桥路径是“公寓—指导教授—图书馆—学院食堂— 就近超市”,环境更适合读书、思考,更多一份思古幽情。

  谈到在剑桥的生活,王石充满兴奋感,说原计划访学一年,现在看肯定要两年,预计2015年结束。

  “到英国才知道,英语只有两种,英国人说的英语和不正确的英语。”

  “最感到意外的是吃得丰富而正规,剑桥的学院有个任务,就是要管好伙食,而哈佛只管本科生,别的都是快餐。和剑桥比,美国快餐确实有点像垃圾食品。”

  中午是自助餐。晚餐则非常正式,老师要事先登记。晚上7:30,学生先在长条凳上坐好,敲一声锣,接着老师穿着袍子鱼贯而入,坐在老师专属的“高桌区”(比学生区高几十厘米),有专人用拉丁文念一段圣经,然后“阿门”,开始进餐。先是餐前酒,接着是三道菜:前菜、主菜、甜食,一般吃1个小时多一点。然后端上专门的洗手盆,每个人沾沾水,擦好嘴。再响锣,祈祷。之后是餐后酒,同时也是交流的阶段。餐后酒的交流时间很长,往往到十点多,圣诞节前的一个晚上11:50才结束。王石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可以和不同的教授、学者交流,没有学科界限,没有明确主题,却能碰撞出很多火花。一个彭布鲁克学院的毕业生、当地的成功人士,是中国人,有一次来参加晚餐,他问王石:“怎么你认识的人比我还多?”

  “我也没有想到能这么快融入剑桥,这么忙。每天晚餐这么严格的程序,看起来很繁琐,但慢慢我就明白了,这也是知识的尊严。"高桌区"谁坐主位,不是看职位,是看学术地位,而且仿佛有一种默契,今天如果谁没有来,谁来递补,都水到渠成。”

  剑桥学院的庭院草坪茵茵,异常平坦。修剪草坪的工具都很普通,不普通的是草坪已经打理了800年。王石感慨:“耐心、细心梳理,并懂得应用,知识积累就成了取之不尽的财富。在剑桥,这样的草坪,不允许学生踩踏,只有资深的学问者有资格在草坪上散步,既表示对知识尊敬,也隐含学府等级。”

  访学之外,王石也尝试参加过清一色本科生的赛艇俱乐部训练,训练强度之大如同参加大赛,却有一种血脉畅通后的轻飘感。如果要正规训练,固定在周一到周五,每天两次,早上6点开始。在剑桥,品学兼优的学生一定要擅长一项运动。

  王石也到伦敦参观过英国开发商高富诺的老街区项目,180年前就开始开发,仍未结束,除部分住宅外,不动产租约可以长达20年,但只租不卖。他发现绿色是伦敦的亮点,市中心的高档项目都有街心私家花园。

  回望30年:辞去总经理后曾想受聘别的大企业

  1984年,王石在深圳创办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万科前身),1988年起任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48岁时就辞去总经理,交棒给如今的万科总裁郁亮。

  1998年,万科的销售规模为22.69亿元,净利润为2.02亿元,2013年的销售规模将突破1700亿。

  “万科转眼就30年了,万科已经成为住宅行业的领跑者,代表着绿色、健康、爱运动、受尊敬的企业,坦率说,过去30年的发展,我想不到。未来30年?不确定,但我充满信心、进取心。”

  王石告诉记者,1999年辞去总经理后,他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划,“一方面想更亲近自然,一方面也是向社会释放一个信号,如果有哪个大企业要我去管理,我愿意受聘。当时,深圳市政府要拯救几家大国企,曾经考虑过我,我也有思想准备,但后来他们内部意见不统一,我就一直在万科了。随着万科发展成越来越大的一个平台,就再没有想过离开。”

  进入21世纪,当郁亮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带领万科隆隆向前时,王石在亲近大自然和探险方面也“登峰造极”,从北坡和南坡两次登上珠穆朗玛峰。他曾设想70岁再登珠峰,然后进行“大航海”。想不到的是,58岁开始应邀在大学教书,接着开始访学哈佛与剑桥。

  “从登山转向求学,是个人修为方面的变化,但本质上都要攀登。如果要继续为登珠峰做准备,那起码每年要攀登7000米以上的山峰两次,否则登珠峰就是去送死。而读书,要过语言关,攻克选择的课程,弥补过去很不系统的知识基础,感觉也是遥遥无期,很痛苦。这也是选择,我最后的选择是60到70岁的时光在学校求学,梳理自己对于人生、企业、社会方面的思维和体会。”

  王石计划2015年结束剑桥访学后,转到耶路撒冷继续研究犹太史和基督教的起源等问题。

  王石已经给香港科技大学的EMBA授过三年课,之后又接受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邀请,给光华EMBA讲授“商业伦理与企业可持续发展”,目前已经进入第四个学期。去年11月他还从剑桥请假两个星期回国上课。尽管讲义不断调整、深化,从讲演式授课变成启发讨论式授课,但他坦言并不轻松,他乐意教学,因为“中国希望在年轻一代、在教育、启蒙。”

  万科未来:新定位、新模式、国际化

  回望万科30年,王石说,开心的是创业时就信奉的那些商业伦理,比如“阳光下的利润”、“丰盛人生”、“尊重生命”、“不让年轻人受委屈、必须十年媳妇熬成婆”等等,一直坚持下来。万科为庆祝30年司庆,正在建企业博物馆,“其中没有一张我个人单独的大头像照片,因为万科是职业经理人文化,是团队文化。”

  新30年,万科的定位也从主流的住宅开发商,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变。万科已经聘请麦肯锡做“万科未来十年”的战略咨询。王石告诉记者,城市配套服务商就是城市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城市需要下水道就提供下水道,需要垃圾焚烧厂就提供垃圾焚烧厂。深圳前海就有一个例子,有块地几个月前还是鱼塘,万科很快就建成了一个可以办展览、可以开会的地方,以至于政府领导说“怎么比"违建房"建得还快”。

  答案在于住宅产业化和“向制造业学习”的生产管理水平的提升。王石说:“现在每天有30万人在万科的工地上工作,我们的目标,一个是通过住宅产业化实现绿色建筑和高品质,要做"房地产业的苹果公司";一个是不断提高工友的满意度,比如工地的卫生间不臭,能提供直饮水,要让工友们觉得在万科工地上工作是一种自豪和竞争力。”

  预计2014年万科的销售收入将突破2000亿元。王石认为,在城市化、工业化、商业化、金融化过程中,中国庞大市场中的很多细分行业都会产生“产量世界第一”的企业。产量第一有利于资源集中,投入研发,产品更新换代,领导市场未来。“万科在转型,转型要的是质量。公司有大的体量,可以利用这个优势做很多事情,比如研发,百分之几的研发投入就是不小的数字。”

  “万科和这个国家一样,都是要从量的增长转向质的提升。”

  “还有一个主题是国际化,万科在旧金山和铁狮门的合作很顺利,已经开始第二个项目合作了。”

准备去英国留学的学生党们,你们对于英国留学还有什么问题?你敢问,腐国菌就敢回答哦~直接微信我就可以哒~电话400-0660-111ლ(°◕‵ƹ′◕ლ)


▲不管什么留学问题都可以直接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进入公众平台在【对话框】输入提问哟~ (8:00—24:00我们都会为你解决留学疑问哦)戳阅读原文可以快速获得一次留学评估哦!▲【打电话】给我400-0660-111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