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美、演讲、为州政府工作,“非典型”华裔女孩的疯狂美高生活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美国留学妈妈圈




妈妈圈周末微课堂预告:

1)五月六日,本周五晚8点 “我是如何通过包装把自己送进常青藤大学的?”

主讲人:Amy, 毕业于康奈尔大学

2)五月七日,本周六晚8点,“如何帮助中国学生成功发掘激情?”

主讲人:Shannon,现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二年级

参与方法:关注[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并留言“讲座”,我们工作人员帮助您进入讲座群。


“美国留学妈妈圈”家长分享系列课堂上周进行了最后一次课。我们邀请了Jue妈妈分享了女儿Rose的成长过程。Rose毕业于密歇根一所私立高中,今年刚刚收到包括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在内的录取通知。这个华裔女孩不一般,除了出色的学习成绩,更在高中四年参加了选美比赛,为州议员实习工作,疯狂繁忙的高中生活背后,让我们更加懂得: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我们在Rose身上看到了新一代华裔的希望!

 

Rose的求学旅程

Rose小时候跟奶奶长大,奶奶对她非常宠爱,用现在的话说,她小时候的成长是处于“放养”状态的,可以说是在毫无压力的情况下度过了小学四年级。

 

四年级结束后,我决定带Rose来美国读书。经过当地公立初中测评,她可以直接升入6年级,于是我们就跳过了5年级,直接进入了美国初中学习。

 

7年级的时候,我认为她的成绩还不错,就准备让她报考DCD高中,这是密歇根最好的私立走读高中,在美国全国私立高中排名都比较靠前。

 

Rose9年级的时候,我去找她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询问Rose大学申请的可能。我当时还自我感觉不错,觉得自己的意识很早。结果老师把成绩单打出来,往我面前一放,说虽然Rose的成绩是全A,但她没有什么课外活动,没有什么特长,课程选择也太简单。老师认为Rose考取顶级名校的可能性不大,最好也就是密歇根大学吧。

 

虽说密歇根大学也是很不错的学校,但我一直以来的期望都比较高。听老师这么说,我还是很失望的。我回去后,坦诚的跟女儿说:老师认为你去不了特别顶尖的学校,但妈妈认为老师不够了解你,妈妈认为你只要努力,还是很有希望考入顶尖大学。

 

Rose听完之后触动很大,她从9年级开始努力读书,10年级老师推荐4门荣誉课程,2AP课程。11年级被老师推荐上了4AP课程, 1门荣誉课程。

 

坦白讲,从11年级开始,Rose明显感觉到学业的压力,学这么多AP课程,还要准备SAT的考试,非常辛苦。我就给她讲了很多中国古人努力奋斗的故事,同时分享了我当年一边工作,一边带着她,一边还准备GMAT考试申请美国商学院的故事。

 

经过坚持努力,Rose在第二次考SAT时得到2250分,当时我们就决定不考了。她考了四门SAT2,数学,英国文学,美国历史和中文,分数在700-790之间。4AP课程都是5分,GPA3.85,这个成绩在Rose的学校里并不出类拔萃。

 

12年级开学准备申请的时候,Rose成绩突然大幅下滑。我心里感觉不妙,果然在ED时被杜克大学拒绝了。Rose当时很伤心,因为杜克是她的梦想学校。我当时跟她讲,人生让你受一些磨难,并不是为了折断你的梦想,而是给你个机会如何面对困难。

 

所幸的是,当时她进入了可口可乐公司学者奖的半决赛。可口可乐学者奖是可口可乐基金会的一个奖项,每年从约10万左右的候选人中选出150位学者给予奖励。为了准备这个奖项,她每天写很多论文来申请。今年2月底她很荣幸地拿到了可乐学者奖,是她们学校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学生。

 

可能是可口可乐学者奖的获得,并且持续的学习让Rose的成绩有所回升,在正常申请阶段里,Rose陆续拿到了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的录取通知。

 

华裔女孩“不平凡的”高中生活

 

Rose来到美国读书后,就爱上了演讲。她从6年级开始就陆续参加学校或州里的演讲比赛,10年级的时候还被评选为校演讲队队长。并带领学校拿到州演讲比赛的名次。

 

Rose也喜欢音乐剧和话剧的表演。8年级的时候在学校主演灰姑娘,受到好评。8年级的时候,我认为可以考虑让孩子参加社会工作。她个子比较高,便开始参加一些少年模特表演活动。9年级的时候,密歇根的一家模特公司就跟她签了工作合同。

 

9年级的模特工作也很繁忙。我经常要开车带她去模特表演。表演后回家要赶快抓紧做作业,她模特的收入我一半帮她存起来,一半给她做零用。

 

10年级的时候,少年小姐大赛来Rose学校招选手,开始她没有很大兴趣,因为她想自己是亚裔,很难在选美比赛中有好的成绩。后来我深入了解了一下这个比赛,发现这个比赛非常看中选手的演讲能力,这正是Rose的强项。于是,我鼓励她参加,并告诉她人不应该妄自菲薄,不要在一件事情还没有开始之前就判断是否能做成功。

 

她听了我的劝告,去参加了这个比赛,获得2014年密歇根州少年小姐冠军的称号。得了这个冠军后,一些社会工作接踵而至,比如她被邀请参加给底特律的低收入家庭的学校做演讲,代表非盈利集团(比如心脏病协会)参加公益活动,参加青少年领袖才能开发大会等等。

 

这些社会工作让Rose一直处在非常繁忙的状态下。记得10年级的时候,有一个星期五,我早晨七点钟,开车把她送到底特律,去给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做读书会。读书会一结束,就再接上她赶到学校去参加考试,她就在车上学习。11点到学校参加完考试,下午1点多再坐上学校的大巴去参加演讲比赛。

 

这样繁忙的日程在Rose整个高中都是一个常态。

 

11年级的时候她代表密歇根州参加全国的少年小姐模特大赛,结果没有取得名次她很不服气。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对Rose影响很大的事情,从小陪伴她的奶奶被诊断为胰腺癌,没几个月就去世了。奶奶是Rose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她很受打击,她说她希望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Rose找到美国胰腺癌协会,她主动跟协会联系,申请成为协会在密歇根的新闻媒体和公众事务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负责协会在脸书等社交媒体上的传播,以及做一些公益演讲,呼吁人们对胰腺癌的关注。

 

为更好地帮助协会工作。在11年级,她策划了一场钢琴慈善演奏会。她召集了10-15岁之间在密歇根及美国全国钢琴比赛中获奖的孩子,她还邀请了密歇根当地电视台一位有名的主持人跟她一起主持钢琴会。最后,钢琴会为胰腺癌患者筹集了1万多美金善款,全部捐赠给了密歇根大学综合癌症研究中心。

 

这场活动准备了3-4个月,Rose在独立操作活动准备的过程中,成长了很多。

 

募捐会没多久,Rose去了华盛顿。她作为全国胰腺癌协会最年轻的会员,去了国会山,见了很多国会议员。游说他们投票给一些法案,给全国癌症研究中心以资金支持。我陪她一同去了华盛顿,目睹她成熟独立地向议员做陈述,心中十分骄傲。

 

11年级,正好是美国州际大选的时候。Rose找到了一个为州议员竞选国会代表的竞选办公室工作。每天下课就去办公室上班,一直到竞选结束。最后他们支持的这个议员竞选成功,进入华盛顿。这个议员对Rose的工作很满意,所以也提供给她今年夏天去华盛顿国会山实习的机会。

 

11年级是非常疯狂的一年。除了上面的活动,Rose还在为新一年的少年小姐大赛准备。我跟她约法三章,比如请老师训练的费用从她自己的模特收入里出,不可以影响学习成绩,如果成绩有影响,就要停止课外活动。

 

这些丰富的课外活动让Rose的生活非常繁忙。记得她拿到芝加哥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天,她第二天还要去参加演讲比赛。她跟我说,“真想不要参加比赛了。这样我可以好好享受一顿晚餐”。我听到心里一酸,高中四年,我们几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晚餐。每天都是匆忙度过。

 

陪娃路上的心得:

 

让孩子拥有独立人格,用她自己的方式实现社会价值。可以说,Rose的课外活动路径跟传统的孩子并不一样,她参加选美、去国会做一些工作都不是传统华裔孩子所做的事情,对我来说,这些活动也非常陌生。

 

后来,Rose说在学校里她是个很平庸的孩子,学校里有很多成绩优异的学霸,她并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在这些社会活动中,她做的得心应手,渐渐找到自己的价值。在这几年中,我一直在观察,我认为找到自己的位置,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对一个青春期的孩子的成长非常关键。

 

龟兔赛跑的精神。Rose有个好朋友是印度裔的,很聪明,上课经常睡觉,考试还能拿高分。Rose跟我说起她的时候这样讲,我每天学习到凌晨也就得个A-,可是她轻松就能得高分。我就给她讲了龟兔赛跑的事情,告诉她持之以恒的付出才是成功的关键。

 

到了10年级考欧洲历史的时候,Rose考了5分,那个聪明的孩子只得了3分。这件事情对Rose触动很大。渐渐懂得,努力付出才会有收获。我希望Rose能把龟兔赛跑作为自己人生的座右铭,不断鞭策自己努力付出。

 

生活中取与舍。Rose的高中生活忙到近乎疯狂,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做取舍的选择题。比如,我工作的原因会有机会带家人去并不容易去的好玩地方旅游,10年级夏天,就有这样一个机会。但Rose正在准备选美比赛,选美前对形体训练要求非常严格,如果去旅游就可能打破训练的节奏。尽管Rose非常想去旅游,这对少年的她诱惑很大。我们最终选择在家里准备比赛,这是孩子必须学会的取舍选择题。

 

 

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人生路很长,考上大学只是一个开始。孩子要有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才能很好地走完人生路。为了培养Rose对社会的关心,我经常把报纸放在洗手间、饭桌上,故意在孩子面前讨论中国发展问题、国际性问题、美国社会存在的问题等,让她渐渐对这些社会问题产生兴趣。现在,她对社会经济的了解和认知比我还要强,今年大选,她一直在说服我接受她所支持的候选人。

 

申请大学的过程,并不简单是学校的申请。这更是绝佳的机会培养孩子的职业操守、社会观、价值观,Rose的高中四年,我放弃很多自己的工作,来陪伴她,因为高中只有一次,我认为这种陪伴还是很有意义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