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价8万元买了一个猪窝” - 疯狂学区房

<- 分享“阿德莱德房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阿德莱德房产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世代小编在工作当中发现:
  • 安静/方便/近购物场所

这些特点不用说,是男女老少中外友人都喜欢的房子

  • 新房/老房大地/双入口

这样的卖点则对于有特定需求的买家来说,各取所需


而有一个词,额外的挑动来自中国买家的神经,那就是


学区房


可能你会说,谁都想买学区房啊。但世代小编确实发现,一些当地买家,会衡量如果没有学区的需求,‘学区房’价格上更高的部分,与它所产生的收益(例如今后售出更好卖等)相比,是否划算。而来自咱们中国的买家对‘学区房’,真是两眼放光。


本周这篇推送,节选自国内媒体近期关于中国学区房的一篇报道,对于一些很久没了解国内房产市场的看官来说,一定会大开眼界……


图 - infzm
一位地产经纪人说,他有一位客户,连续抢了两天房子都没抢上,最后那套860万的房子,他只是在楼下远远指了指房子的位置和楼层,就说“要了要了”。

对于谢云一家来说,关于学区房的政策并不是难题。谢云的老公在央企工作,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央企员工子女可以入户籍所在片区内最好的学校。也就是说,谢云夫妇只要找一个好学区落户就够了。


政策解析

(中国)教改后的入学政策都在强调产权,优先满足孩子监护人的房本。

“第一看户籍在哪里,第二看房本上写的是不是监护人。”

“有些四老(指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房子,房本上的人不是孩子的监护人,顺位就低。”而且按照不同学校的规定,在各个顺位里还要继续排序。


2016年2月26日,她狠狠心把东四环外朝阳大悦城附近的房子解除了抵押,准备随时换房。当天中午,她在链家看到一间标价850万的西城学区房,因为户型、装修都不错,她一眼就看上了。


当谢云回到中介店里准备交意向金时,发现另一位同去看房的中年女士正在签意向。谢云的中介急了,让她迅速签字,争分夺秒把她的信息录入系统,这才帮她赢得了那套房子的第一意向人。


谢云约好第二天下午3点与房东商谈,结果等了一个半小时,房东在电话里的态度反反复复,一会儿说来,一会儿说不来。链家的工作人员悄悄告诉谢云,“昨晚那个中年女士去敲了房东的门,违反了规定。”


最后房东还是出现了,与谢云签了合同,收了她10万元定金。让谢云没想到的是,中介晚上又给她打电话,说房主要毁约了。后来谢云才知道,签约当晚,另外一家链家店的中介给房主儿子发短信,要以880万的价格买这个房子。谢云算了一下,
“就算房主毁约多给我10万,他还可以额外赚20万。”

马上要到手的房子没了,这让谢云心里相当紧张,“好像再过一星期这房子要涨十万,再过一星期这房子还要再涨十万。”



图- 网络


在西城区的一位房地产经理看来,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是整个学区房市场火爆而混乱的一段时期。卖房业主经常朝令夕改,常常是早上刚报一个价,到了晚上就突然涨了20万,“不少客户看好房子与业主约谈,业主还会劝客户回去再考虑考虑,就是为了让房子继续涨价。”他们鉴别业主诚意的一个方法是问他:“能随时签约吗?”让中介无奈的是,即便签了合同,也有不少业主因为有人出价更高而毁约。“那段时间几乎每个业主都是这样,楼上的卖了300万,楼下的290万都不会卖”。上述房产中介说,房价说涨就涨,谁也没办法控制他们的报价。


最让人恐慌的不是房价上涨,而是即便这样疯涨房子也卖了。“要是前两个月你也买房子,都不一定受得了,太刺激了。”上述中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看一套,涨了20万,再考虑一下,房子没了。一次两次还好,经历到三四次的时候,再强大的内心也承受不住了。”
最终,谢云争分夺秒,在第5天终于买到了一套房子。但她和老公依旧对已到手的房子忧心忡忡:“只交了20万定金,还没过完户(5月份才能过户),万一对方再毁约怎么办?”

单价8万元买了一个猪窝


图 -网络


有人做过统计,在这场“换房运动”中,购房者孩子的年龄大多不超过3岁。“很少有明年孩子就上学了,现在才准备买学区房。”


何清为了买学区房就和“离婚”沾上边了。办理离婚当天,何清反复对民政局工作人员强调,只要房产和贷款在她老公名下就可以了,其他的随便写,她心里盼着赶紧办完就可以买房子了。工作人员也有点无奈,
“我知道你们是因为买房离婚的,但也要把手续走完了呀。”

“单位同事都不知道我离婚了,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上的一大污点。”何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了省去二套住房较高的利息,她被逼得走投无路。现在她和孩子的户口落在一起,户口页上写着离异。


张文也是被逼得加快了买学区房的节奏。原本他征询教育局一个朋友建议,选定了八一小学所在的海淀学区,但他研究了多校划片政策,发现在那里有可能划到别的渣校去了。


为了确保孩子一定能上到好学校,他发现还是中关村片区的性价比更高,那里各所学校差距不大,即使多校划片也可以接受。于是,张文决定卖掉郊区的“豪宅”,咬牙在中关村片区花500万买了一间老破小——老破小是圈内的一句术语,专指又老又破又小的房子,大多是上世纪80年代的红砖房。按照张文自己的话来形容,“单价8万元买了一个猪窝”


何清也看过老破小,看完她婆婆就被吓到了,认为完全不能住人。
一间一室一厅40平米的房子,被改造成了三室一厅,阳台也算一间。
为了挤进热门学校,家长们必须接受老破小的环境。“最后干脆都不看房了。”一位地产经纪人说,他有一位客户,连续抢了两天房子都没抢上,最后那套860万的房子,他只是在楼下远远指了指房子的位置和楼层,就说“要了要了”

官方规定最高单价15万/平米 | 前几天才出手一套3平米总价270万的房子呢


2016年3月,有媒体报道,北京西城区文昌胡同的一套学区房,卖出了每平米46万元的天价。此后央视又跟进实地采访,认为该新闻不实。这之后,官方开始打击天价学区房。北京市住建委开展房地产经纪机构专项执法检查,认定高于15万元的房源属于报价过高,要求中介不再委卖。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偶尔会有一两个房产中介在QQ群里对购房者说,
“其实该多少钱成交还是多少钱,只不过明码标价不超过15万而已。”
平房市场的疯狂走高更让人始料未及,但凡懂一点门道的人,都会奉劝家长们慎入。



图(网络) - 排队购房者


与冷清的楼房中介相比,专做北京第一实验小学本部附近的平房买卖的鑫百盛门庭若市,有带着孩子来看学区房的家长,也有前来卖院子的业主。“前些天还出手过一套3平米总价270万的房子呢。”鑫百盛的中介向客户介绍。


当天,该公司工作人员给购房者报的价格是:宏庙小学划片内,一套私产平房350万;北京第一实验小学本部划片内,一套公有产权的平房175万,同区域内两套私产平房,分别是220万和260万。
这些房子大小相差无几,都是10平方米左右。

在看房过程中,有的中介只带家长进入胡同看了大致方位,有的则完全不能看房,有一套房子还没看,就突然被告知已经卖出去了。“买件几百万的东西,连看都不能看一眼,感觉怪怪的。”一位购房者这样认为。


从事教育行业的张女士看过几次平房,基本上都很难看到房。江湖险恶,没有人提醒她该如何购买平房,至今她的意向金还在中介手里,原先看中的房子也飞了。


(文中人名为化名 | 完整报道请参见南方周末 – 疯狂的学区房)

世代看房

世代小编看报道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如果从房产角度进行分析了。这样疯狂的对学区房的需求背后,除了中国和澳洲房产市场的差异,原因还有太多。


例如第一部分谢云,体制内外的差别对待(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央企员工子女可进入户籍片区内最好的学校),没有规则可言的混乱市场(房主收取定金后毁约),还有860万这个本身就令人咋舌的数字,也难怪评论中有人说860万还不如直接留学了呢


还有‘离婚买房’,纸上是政策实际是对策的等等,可以说三句一槽点五句一感叹。更令人恐怖的是,各种各样的天价、涨幅、抢手,并不是由于房产市场的健康自然成长造成的,而是由于教育资源极度不均匀,政策造成的‘换房行动’引起的多米诺骨牌一般的递增效应。


看了这篇报道,真的非常能理解国内买家在看到澳洲的房(更别说好的学区房)为什么那么愿意买单,因为它所花费的代价和它所带来的包括永久产权,空气环境,文化生活氛围实在是难以比拟。

学区房,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阿德莱德房产专家
世代地产
www.odre.com.au
08 8231 6666
80 Anzac Highway Everard Park

微博:阿德莱德房产租售中心
微信:阿德莱德房产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