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白云之乡,致力酿造白葡萄酒的乔治爵士

<- 分享“新西兰葡萄酒NZWINE”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新西兰葡萄酒NZWINE



90年前,年轻的克罗地亚人安德利·费朵尼(Andrija Fistonich)历经3个月,2万公里海上航行,抵达了新西兰奥克兰码头。

一战后,许多像他一样的克罗地亚人因害怕冲突再度爆发,背井离乡。有人去了澳大利亚和智利,而他选择了长白云之乡。有表亲已在此定居,他对这里了解甚多。

作为克罗地亚移民一分子,他将葡萄种植文化带入新的国家,在自家花园里种葡萄酿酒,供家庭聚餐饮用。
▲枝繁叶茂的葡萄园▲

90年后,他的儿子,76岁的乔治·费朵尼(George Fistonich)足以自豪地说,他将国际荣誉带给了新西兰葡萄酒。
▲1970年代乔治·费朵尼家的餐桌▲

获奖最多酒庄


作为新玛利庄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乔治·费朵尼以“新西兰获奖最多酒庄”为荣。


就在本月,新玛利庄园连续两年成为入选《Drinks International》全球十大最受喜爱葡萄酒品牌榜的唯一新西兰酒庄。该权威杂志汇聚超过200名世界顶尖葡萄酒大师、侍酒师、葡萄酒采购商和业内人士的意见,从全球所有酒庄中评选出100个品牌。
▲新玛利庄园出品的葡萄酒▲

而费朵尼酿酒生涯的巅峰差一点就不会发生,这让一切成绩都更显显著。十几岁时,他被父母告知他将成为一名建筑工和木匠。

哥哥念了大学,父母希望弟弟从商,15岁起,乔治当上了建筑工学徒。
▲费朵尼早期宣传新玛利庄园的工具▲

“我对做木匠一点都不感兴趣”,费朵尼在奥克兰机场附近的酒庄对《中国日报》记者娓娓道来。“我流着酿酒师的血液。当你做一件热爱并充满激情的事,将远远成功于被动做的事”。

成年后,喝酒成为家庭生活一部分,在自家葡萄园劳动及和克罗地亚同胞们相处的时间都促使他对葡萄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乔治·费朵尼在自家的酿酒厂▲

然而,当费朵尼真正开始发展葡萄酒事业,他被告知打开这个行业将极其艰难,他最初也没有赚到钱。

“那时新西兰被啤酒文化主导”,他说“即便喝葡萄酒,人们喝的都是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的。”
▲新西兰葡萄酒庄园▲

没有遵循父亲的期望,他坚持酿酒。1961年,21岁时,他向父亲租了2公顷土地和不到半公顷的葡萄藤,在奥克兰注册成立新玛利庄园。

那时候都是以小家庭为单位的葡萄园,酿酒是微不足道的事情,直到20世纪末,新西兰葡萄酒行业才起步。


“许多人都不知道,新西兰葡萄酒行业很大程度上由克罗地亚人奠基,我们最早开始在这里酿造和销售葡萄酒”他说。

除了新玛利庄园,包括Selaks和Babich在内的许多奥克兰最为熟知的葡萄酒品牌背后都是克罗地亚和达尔马提亚人名字。

1963年,费朵尼酿造的第二个年份葡萄酒在皇家复活节葡萄酒大奖赛上获得二、三等奖,大大推动了生意发展,从这个一年一度的高端农业展会起步,新玛利庄园经历50年,由一个白手起家的小酒庄成长为全球品牌。
▲新玛利庄园出品▲

费朵尼拥有了“新西兰葡萄酒行业之父”的形象,2009年他被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授勋为爵士。四年后,他获得安永“新西兰年度企业家”称号,表彰其在新西兰葡萄酒行业不断创新所做出的贡献。

“个性使然,我总是在寻找新的想法”,尽管年轻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70年代费朵尼品尝自家花园种的葡萄▲

酒窖餐厅
▲80年代的新玛利酒庄▲

在新西兰首创酒庄内开设酒吧和餐厅便是他最早的创新实践之一。

这个餐厅开设在威杜(Vidal)酒庄的橡木桶间,一个位于新西兰北岛东海岸霍克斯湾的小酒庄。他最初在此地收购葡萄果实,并于1976年购入此酒庄。

费朵尼记得最早新西兰葡萄酒行业没有使用不锈钢桶,葡萄酒都是在橡木桶中发酵储藏,占地面积很大。约40年前,不锈钢桶开始替代部分橡木桶,尤其用于储藏葡萄酒。

“威杜酒庄有个很棒的橡木桶酒窖”,费朵尼说。 “这样一来就腾出不少空间,我想这里可以做成很好的餐厅,我向官方表示想在这个空间里开设餐厅”。

但他被告知:“不行,没人这样做过。”
▲乔治·费朵尼和新玛利酿酒厂▲

他拒绝接受这个说法,经过两年与官方就法律程序的不休争议,终在1979年获得授权,将威杜橡木桶酒窖改造成全国首家酒庄酒吧餐厅。

效果非常成功,后来被许多葡萄酒公司效仿起来,但直到80年代中,这里始终是新西兰唯一的酒庄餐厅。今天,新西兰发展了超过100家酒庄餐厅。

为旋转盖代言


另一方面,在葡萄酒装瓶方式上,费朵尼也在新西兰引领了创新。在2000年之前,木塞感染及氧化问题困扰了许多新西兰葡萄酒生产商,一些小酒庄开始用旋钮盖替代木塞。


费朵尼推动了旋钮盖行动,宣布新玛利庄园成为100%零木塞酒庄,从2002年份开始全线产品使用旋钮盖封装。

“在那个时代这是个非常冒险的举动”但他考虑到这是对品质的保证,他不愿妥协。
▲新玛利酒庄的旋转盖葡萄酒▲

要向大众证明使用旋钮盖的是明智之举任务艰难。在大部分地方,精品葡萄酒由橡木塞装瓶已经成为人们固有的观念。

事实证明,这种观念植根于消费者印象之深,今时今日费朵尼依然需要多多通过产品培训及文字说明介绍14年前这项改革的重大意义。

说起这个话题时,他引用了葡萄酒作家休•约翰逊的文字,“如果旋钮盖在100年前能出现,有多少卓越的葡萄酒会被完好保存下来”。
▲卓越的新西兰葡萄酒▲

得天独厚的完美气候

费朵尼认为新西兰葡萄酒的特色来自于这个国家独特的海洋性气候条件。

“葡萄园都在距离海洋80公里之内的地方,从北岛北端到南岛南端气候各异。在奥克兰,白天非常炎热,可达30度以上。昼热夜凉,不时有海风吹拂。

“所以白天葡萄发展风味,夜晚则进入休息的状态”。
▲蓝天,白云,葡萄酒庄园▲

费朵尼说,他的葡萄藤平均晚于别处5-6周再采收,以发展成熟风味。

“葡萄果实要缓慢的发展出成熟风味,成熟过程中有缓下来的时段。让果实发展出饱满的果香和浓郁度需要很长的时间”。

“在新西兰,葡萄藤成熟期长、进程缓慢,果实发展出鲜明的品种风味,造就了新西兰葡萄酒的独特性”,他说。
▲新玛利庄园办公区——Ihumatao 葡萄园▲

“长相思葡萄酒的香气强烈。这得益于新西兰得天独厚的完美的气候,长相思品种在这里发展出别处无法媲美的强烈芳香”。

他说,霞多丽或其他白葡萄品种如果生长在炎热气候下便会“温和,缺少酸度,或许会更多的品尝出橡木桶味而非果香”。

长相思是新西兰种植最广泛葡萄品种,占比超过三分之二。

如今,南岛最南端的中奥塔哥黑皮诺也渐渐获得良好声誉,他说。

去年新西兰葡萄酒出口总值创记录,接近10亿,比上一年增加了14%。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近10%。葡萄酒如今是新西兰的第六大出口产业。
▲新西兰葡萄园▲

出口是费朵尼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业务。每年有约70%的产品出口至60多个国家,他说。自1999年起,新玛利庄园与美夏国际贸易合作,出口至中国。

新西兰人们主要喝白葡萄酒,而中国乃至亚洲地区消费者更青睐红葡萄酒。费朵尼对此非常了解,并指出在中国,由红葡萄酒主导的市场结构正发生变化。

“我们不断发掘新兴葡萄酒消费者,发现年轻女性较为喜欢长相思、灰皮诺等白葡萄酒的芳香。”

本文引自:China Daily

原文标题:Knight of the Whites in land of the long white cloud

作者:Dong Fangyu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China Daily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