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耀专栏——美国司法体制的考验,“左”与“右”的抉择

<- 分享“美国留学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2 美国留学移民




有关美国的社会新闻总是屡见不鲜,让人感觉这个国度总是有着那么多的抗议和游行。不难发现占领各类媒体头条的,其话题与核心无非是那几类:

枪支管制、种族歧视、同性恋、工会运动、反恐

几个命题,却使几代美国人却为之奋斗至今。

这不是数理化的练习题,这些问题很难得出最终解,也没有令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其背后是人性与文明的纠缠与执拗,无论美国的左派、还是右派都要倾其心智的去平衡和博弈。

        2015626日注定是历史性的一天。美国的最高法宣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


最高法院裁定同性结婚是一项人人皆有的权力。

 

中国同性恋群体现状


2004121日,中国官方首次公开发布同性恋白皮书,称中国目前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超过1000万人。而按照世界公认的数据,即同性恋人口占人口总数的4%6%的比例,中国大陆的同性恋总人数超过4000万人。

在中国,这一群体更是“小心翼翼”的度日。在长辈面前抬不起头,周围的亲人不曾给与“他们”理解与安慰,反而是投来厌恶、不屑的目光和唇齿相讥。这一群体的很多人迫于亲人、社会的压力把自己的“性趋向”问题当作一个恶毒的诅咒埋在心底,和一个无感的异性的人结婚、生子,过着从未幸福的日子,试着了此一生。

他们中勇敢的一些人,和自己的伴侣偏安一隅,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他们说,我们不奢求别人的祝福,只要别对我们指指点点,让我们过完平淡的一生。也有部分人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草草了结了年轻的一生。

北京胡同里75岁的肖大爷作为同性恋群体的一员,从一开始不认识自己,到慢慢懵懂的了解,再到明白自己、开始正视内心。自我解剖、愈合伤口的这一过程肖大爷花了一辈子去完成。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至今他依旧记得母亲对他的不理解。母亲弥留之际,肖大爷握着母亲的手,而母亲使尽最后的力气把儿子的手推开。“我争多大的脸,你给我现多大的眼。”这是母亲临死前对肖大爷说的最后一句话。

眼泪除了能打湿肖大爷的眼框以外,解决不了他这一生的任何问题。



曾是中学教师的肖大爷,因流氓罪三次入狱、被注销城市户口、开除公职。

 

近几年在中国,同性恋群体也是在不断“发声”。

幕前总是笑脸迎人,看似欢乐的蔡康永,在深藏多年阴暗与孤单后,在网络节目奇葩说中坦承,遭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打击,一路走来非常辛苦,但很庆幸自己挺过来了。


蔡康永:想告诉同性恋群体的所有父母,我们并不是妖怪,我很可以很好的活着

 

美国:自由、平等,不可剥夺


早在1924年德国移民Henry Gerber在芝加哥成立了美国第一个公认的同性恋权益组织。伊利诺斯州特许发行了美国第一本同性恋出版物:《友谊和自由》。

最早世人把同性恋看作疾病 1980年美国民主党声明宣布他们支持同性恋权利,直至2015年美国已有很多洲承认同性恋婚姻。

 


所有群体都不能够被歧视,无论这种歧视基于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性别还是性取向。

——198011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声明

 

一次又一次反抗、校正,一次又一次的权力性运动,一次又一次的流血、殉道。直到美国地时间2015626日上午,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以54的结果裁决同性婚姻合法,这意味着同性伴侣今后可在全美50个州注册结婚。

小编感叹于这对抗、商榷、妥协的过程,为这样的结果和成就感到雀跃与欣喜。如果我们能够打开关于同性恋的维权“年录”,我们就会看到在历史长河中左派与右派的博弈之路。纵观世界历史,人类不过是一支孤舟驶于长河之上,不想人类的这支孤舟触礁沉水,就需要左、右两股势力平衡、把握好人类孤舟的船舵。

 

本想写一篇温暖人心、有血有泪的鸡汤软文,小编我承认我编不下去了。上面的文字、阐述固然十分重要,但小编真正想说的重点其实在下面:

 

自由与平等永远对立


从美国最高法院的54的票数对决结果我们就能够看出,这是一场考验美国司法体制、极具争议和险胜的最高对决。一些保守州声称不会遵从此裁决。德克萨斯州州长认为,最高法院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维护国家、人民,而是多数的几个法官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了所有美国人

我们来看一下美最高法院“胜方”大法官肯尼迪的一段判词:

世上没有一个结盟比婚姻来得更深刻,因为当中体现了最理想的爱、忠诚、投入、牺牲和家庭。在缔结婚姻盟誓之后,两个人将要成就比他们原来更大的事。正如在本案部分诉求者指出,在有些情况下,婚姻的爱不断延续,甚至跨越了生死。说他/她们不尊重婚姻是一个误解,他们苦苦争取正正说明了他们尊重,而且必须实行。他们希望不要在孤单中渡日、被文明社会最古老的制度拒诸门外。他们要求在法律中获得同等尊严。因此,宪法赋予他们(同性婚姻)这权利。



爱情无比伟大,所以没有理由阻拦“他们”的婚姻,是不是觉得政治正确、催人泪下?

再看看少数派大法官罗伯茨发表的文告里说了什么吧。

“如果你是赞成同性婚姻的美国人,不管你是什么性向,请庆祝今天的判决。庆祝你们终于达成了一个渴望已久的目标。庆祝你们获得一种新的表达忠诚的方式。庆祝你们所获得的新的福利。但是请不要庆祝宪法的成功。宪法和同性婚姻完全无关。”

“强制改变一个数百万年来形成人类社会基础的社会制度,一个南非布须曼人,中国汉人,迦太基人,阿兹特克人通行的社会制度。我们到底把自己当成谁了?”



现代人类以为靠自己的认知,自己的理性就可以改变这绵延万年的人类社会体制、协作关系和古老传承。这是一种愚蠢的自负。他还引用福克纳的那句名言,“过去永远都不会死去,过去甚至从来都没有过去”。我们人类现在的文明其实只是冰山的一角,我们坐落在一个庞大过去的底座上。      


                            

约翰·罗伯茨(John G.Roberts Jr)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17任首席大法官

 

罗伯茨无疑是个坚定的右派,小编不敢说自己也是个右派,但作为一个右派的仰慕者,觉得对于强制允许并且承认同性婚姻,是罔顾人类社会经验的。小编绝对不是同性恋歧视者,也不反对同性恋。但强制每个州允许并且承认同性婚姻,这个步子是不是迈得有点大了呢?

如果按照“胜方”大法官肯尼迪的判词说法同性恋因为爱情就可以结婚,那兄妹之间有了爱情呢?父女呢?母子呢?

如果不尊重前人历史根基,依靠理想、理性、空想建造一座天堂能成功么? 1069年王安石以高超的智慧和满腔的热血发起改革变法,结果大家都知道。而最后导致他失败的原因是他战术上的计划、政策错误吗?是下层每一级官员的执行贯彻不到位吗?其实透过“三不足”论断中的“祖宗不足法”就可见倪端,一个不以前人经验为基础的改革,就像没有根基的“将倾之厦”。

强制每个州允许并且承认同性婚姻,看来每个州都平等无异了。但是宪法的自由谁来赋予?过去永远都不会死去,过去甚至从来都没有过去。过去在深处凝视着我们。


      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打开了美国人文的冰山一角,而看似已尘埃落定的同性恋权益问题也不会止步于此。您对这样的国家感兴趣么?想亲身去体验么?“北京尊耀移民”为您打造海外投资、置业、移民、留学的一站式服务。这里离美国更近,可以通往您梦想的生活与国度。





尊享移民之路,耀彩美好生活。



预约电话:400-0688-855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安联大厦1909室

北京尊耀移民

投行的眼光选项目

资本的格局做移民


为您和您家人的赴美之路保驾护航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