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油气行业“看上”中国资本

<- 分享“加拿大凯耀留学移民资讯公司”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加拿大凯耀留学移民资讯公司



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油气大省阿尔伯塔省都是加拿大经济的引擎。然而,持续一年半的国际油价下跌,令国际油气行业利润被大幅压缩。这令阿尔伯塔省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阿尔伯塔省4月14日公布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预计2016年经济同比负增长1.5%。2016年度财政预算收入414亿加元,预算支出511亿加元;此外,政府调拨7亿加元作为油价跌入每桶30美元区间的缓冲资金,年度财政赤字104亿加元。预计未来3年赤字总和289亿加元。

4月13日,由中海油和尼克森公司组织,26家来自加拿大的企业和机构组团来访中国,希望推介加拿大在石油行业的优势业务,推动两国企业合作。

低油价下面临危机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是加拿大全国性的重点行业,在加拿大13个省和地区中有12个省和地区的油气行业非常活跃,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众多区域都提供和其相关的商品和服务。

面对油价“寒冬”,国内外各大石油公司纷纷有针对性地调整策略,或减少勘探开发投资,或优化资产组合,剥离部分非核心油气资产增加现金流入。在这样的形势下,加拿大油气行业亦处境尴尬。

“石油产量降得不多,钻机数量下降非常快。” Palantir solutions 公司创始人杰森·安布罗斯(Jason Ambrose)直言,目前加拿大石油产量和价格下跌之前的产量是差不多的,低油价事实上改变的是钻机的数量,这个数量大约降低了30%左右,与美国市场类似。

“从2014年之后,油价出现了大幅下跌,整个行业的结构出现了深刻变化。” 阿美科工程咨询公司(AMEC foster wheeler)地区市场总监赛特文得·付罗尔(Satvinder Flore)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油气行业此前非常重视资产。如今,需要在减少成本的同时提升生产力,这种变化开始改变油气生产方式。

付罗尔介绍,这种改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选择与运营方合作,共同提升油价。例如选择关键市场设置模板,搭建起市场之间更好的沟通渠道。此外,公司布局开始向可持续性的小型项目来转移。

“大量的加拿大油气产量的峰值都是来自于大规模的项目,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付罗尔称,如今公司更关注生产效率与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希望寻找加拿大之外的合作方,以改善自身供应链。“所以降低成本是现在的重中之重,这就是我们保持竞争力的一个做法。”

“我希望油气行业能够改变思维,不仅要降低成本,要在下滑的时候进行投资。”

安布罗斯则称,“希望油气行业对于大宗商品和原油价格的反应能更温和一些。”

去年加拿大对华石油出口增长255%

加拿大驻华使馆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是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出口目的地。2014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口了约1.48亿加元的石油产品,而中加能源贸易方面仍存在巨大的扩展潜力。2015年,尽管原油价格持续面临下行压力,加拿大原油对华出口额仍然增加了119.6%,为1.07亿加元。加拿大对华出口石油量增长了255%。

据了解,中加之间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在逐年加强。2001年,中国和加拿大签署了关于能源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于2006年续签。之后在2009年12月,中加双方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将能源确定为重点合作领域,为两国的进一步双边合作提供了重大机遇。2012年,双方对谅解备忘录进行了扩充,进一步加强并扩展两国的合作。2013年秋,双方签订了《阿尔伯塔—中国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作为中加谅解备忘录的补充,进一步加强了双方在可持续能源开发、投资和贸易方面的合作。

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指出,中加在能源方面的长期合作已经渗透到能源领域的方方面面。两国在一级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符合双方国情。

“今年3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对降低油气产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技术投资5000万加元。投资将会使加拿大在减排、能效、土壤修复和水管理方面更上一层楼。”赵朴说。

“我相信阿尔伯塔省与中国之间有着无限的合作潜力。”阿尔伯塔政府驻亚太地区高级代表贺文龙(Ron Hoffmann)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加拿大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居世界第三位,共有1710亿桶,其中1663亿桶蕴藏在阿尔伯塔省的油砂中。2014年,阿尔伯塔省占加拿大原油及原油当量产量的78%;阿尔伯塔省天然气产量占加拿大总产量的67%,可供开采的天然气常规储量为32.4万亿立方英尺。

“在我的学生时代,美国曾有一个著名理论,说石油生产已经达到峰值,此后的石油产量只会越来越少。当时我就想自己以后要失业了。”在大学时期主修地质学的赵朴笑称,然而43年后,石油的产量仍然在增加,“这反映出我们的生产力、创新能力和石油企业的潜力是无限的。

贺文龙表示,自己也非常相信中国和加拿大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潜力,“我曾任大使的5个国家,都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沿线国家,其中有3个是中国的邻国。驻外经历让我看到了中国在地区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也看到了中国未来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现在的合作和以往不同

作为油气行业的“老兵”,DEB工程有限公司总裁大卫·布罗姆利(David Bromley)说,这已经是他第八次来到中国了。

“上一周在清华大学,我发现在科技创新领域,我们在研究同样的问题。” 布罗姆利称,观察中国在油气方面的科技进步,中国与北美及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因此,今天的合作和一两年前都很不同。

“令我和我的同事们很惊讶的一点是,在中国西部有非常成熟的油砂技术。” 付罗尔向记者表示,“中国有这么大量的油砂的储量,我们可以与这些地区进行非常有益的合作。

自2013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后,中海油一直在为加拿大企业来华拓展市场、寻求合作提供帮助。

尼克森公司对外关系副总裁布莱恩·汉弗莱(Brian Humphreys)则介绍了中海油在加拿大的经验。“此前我们行业大部分的决策完全是根据资源而定的,而现在不到50%的决策取决于当地的资源,实际上除了地下的资源以外,还有很多其他重要的方面。”

谈及加拿大对中国资本的吸引力,贺文龙非常自信。他表示,相比非洲、南美等许多资源丰富的地区,由于提供了清晰、稳定的监管制度和富有吸引力的财税环境,加拿大的商业环境更有利于吸引投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