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精英女性竟然都来自美国这所学校?!

<- 分享“美国留学精英联盟”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美国留学精英联盟


美国常青藤大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陌生,甚至是完全没有出国打算的同学。但是很少人知道,这八所常青藤学校曾经是不招收女生的,又被称为“八兄弟”。与之对应的,美国“七姐妹”也只招收女生。杰奎琳·肯尼迪、里根夫人、老布什夫人和希拉里·克林顿都是“七姐妹”的校友,她们的身上都有着浓厚的精英女校的烙印(在国外丢尽人脸的“中国式的聪明”)。




其中名气最大的威尔士利女子学院(Wellesley College)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男子不得在大学里面任任何的领导席位。唯一的,曾有个男人幸运地做过代理校长;不幸的是,他第一天视察学校的时候,在学校的钟楼Galen Stone Tower被闪电击中,当场身亡。


翻翻英美两国第一夫人们的教育履历,几乎所有受过非家庭教育的夫人们都就读于女子高中,随后升入女子学院。这些学院不仅为美国培养出了6位人气最高的第一夫人,中国近代史舞台上最神秘耀眼的女性宋氏三姐妹也从那里学成归国。


威尔士利大学的学生们最喜欢的一件T恤衫上写道:“这不是一个没有男人的女孩的学院,而是一个没有男孩的女人的学院。”那么这些学院在如何培养女人?

像对待男人一样培养女人

美国的女校在成立之初是为了向男权社会证明,女人的智商绝不低于男人。为此,创始人们选择了一种决绝的宣战方式——更高的门槛,更繁重的课业,更严苛的要求;她们在用培养精英男人的方式培养女人,甚至更严苛。


女子学院的烙印愈强烈,女人的独立自我精神反而愈突出。比如公众在提到杰奎琳和希拉里的时候,第一个称呼不会是某某夫人,而是她们的闺名。尽管丈夫称得上是美国总统中的明星,她们却从不是男人背后的女人。


(左杰奎琳,右希拉里)


杰奎琳是夫人外交的先驱,她流畅的外语、迷人的微笑和百变的服装已经成为后来第一夫人们的“职业素养”。正是她让人们认识到,一个衣着品位高的女人,尤其是能把平价货穿出高档范儿的女人,内可以帮助丈夫获得拥戴,外可以助力国家提高形象。


杰奎琳的母校是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 )目前在全美文理学院中排第11位,是啤酒制造商马修•瓦萨Matthew Vassar为了有钱人家的夫人提供素质教育而建立的。尽管如此,家政课之类女子高中的保留课程并没能走进这所贵妇学院的课堂,学术和体育反而成为了瓦萨特色。会说四国语言, 擅长骑马的杰奎琳在瓦萨并非异类。


耶鲁大学曾一度希望合并瓦萨学院,尽管未能达成,瓦萨现在已经变节开始招收男生。但其竞争之激烈并未降级,《普林斯顿评论》在竞争激烈程度60~99分的尺度中给瓦萨亮出了一个98分。



培养姑娘们各项体育技能

提到体育,不得不提的是希拉里的母校威尔士利女子学院。妥妥一所体育牛校。同时它也是宋美龄、美国第一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中国女作家冰心的母校。


威尔士利在校生约2400人,却有包括篮球、足球、马术、高尔夫等在内的14个运动队,经常包揽团队竞赛的奖杯。尽管在希拉里的履历中并没有关于体育的奖项纪录,但她的大学同学回忆,“她从来都按时去大学生体育馆练健身操,对自己非常严格,有时甚至苛刻。”然而希拉里并不是个例。


希拉里的大学时代是带着厚镜片,穿着法兰绒衬衫度过的。她说威尔士利确实不是首饰礼服的展台,取而代之的是宽松的上衣配牛仔裤,“因为没有男生,所以大部分姑娘更多的是追求舒适整洁”。这里的女生几乎将全副精力用在课业和爱好上。对于视“早恋”为大敌的家长,这听起来是个好去处。


不过很明显这种“安心”显得有点多余,因为威尔士利位于麻省,常春藤的两兄弟哈佛、麻省理工近在咫尺,“哈佛绅士带着威尔士利姑娘去麻省理工联谊”早就成了一道风景线,三校互通选课不仅给威尔士利的姑娘在学业上开拓了视野,也传出了段段佳话。不过威尔士利的姑娘们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据希拉里回忆,克林顿当初吸引到这个强势女愤青的关键是,“他是唯一不怕我的男人。”(囧...)


培养姑娘们做精致的女人

研究表明,从女校毕业的学生们比从男女同校毕业的学生,其进取心、自信心和成功率都更高。不仅培养姑娘们自强、独立、上进的个性,女校同样注重培养姑娘们要“做个精致的女人”的意识。女子学院不是培养娇小姐,更不允许学生们因为同一性别就不修边幅。有的女校尽管不要求穿校服,但短裤、迷你裙是不允许上身的。虽然学生们来自非富即贵的家庭,有些学校依然要求女孩子们睡硬板床,自己洗衣服,学着熨烫、整理。此外,学校同样重视培养姑娘们品酒、针织、厨艺和日式折纸等品味。


也正是这样的教育,才能使几位第一夫人在后来的第一夫人生涯中,形象上几乎从未出错。


“七姐妹”分别是蒙特霍利约克(1837 )、瓦萨(1861 )、威尔士利(1870 )、史密斯(1871 )、布赖恩莫尔(1885 )、巴纳德(1889 )和拉德克利夫(1894 )。如今," 七姐妹" 虽然只剩下" 五姐妹"(拉德克利夫并入哈佛,巴纳德并入哥伦比亚),但是她们培养精英女性的理念却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到现在仍旧保留培养精英女性的理念。


文章摘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