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驱动可改善医疗工作者的手卫生【分析与评论】【2016年第1期】

<- 分享“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于东豪 译

曹彬 校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相比常规的感染预防教学策略,利用如厌恶等感觉策略有助于减少医院相关性感染,Layla McCay著。


一些关于医疗中手卫生的论文促使我们写了这篇文章。手卫生:是控制感染的基础、无数陈旧海报宣传的要点、双手皲裂的起因、消耗本应用于患者的时间,以及内疚之源。


我们都知道手卫生。我们在医学或是护理院校中,都学习过手卫生的重要性。我们都经历过强制培训并了解医院的政策。我们意识到全球5%~15%的住院患者在住院期间受到医院相关性感染1。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研究:无论是当我们测量血压2、在患者周边走动3,还是处理液体分泌物4,医院相关性感染总是会通过医疗工作者的手部传播。


驱动力不足

我们目前已经知道,我们的现有知识还不足以驱使行动。在全球,只有40%的医疗工作者洗手的频率能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安全护理的基本要求5,而在中低收入国家中,这个比例会更低1。并非有意或无意疏忽,而是有时我们的潜意识并没有权衡手卫生的成本效益。病房缺人手,诊室爆满,平日的工作繁忙而紧张,数不清的任务消耗着我们的时间,周边没有肥皂和自来水,或是很难找到免洗洗手液。即便我们设备完善,充分了解规章制度,满怀期望要保护患者,防止他们受到伤害并处于高质量的护理下,但手卫生仍不能完成从美好的目标到系统性习惯的关键转变。


为了解我们为何仍未达到医疗行业安全手卫生的目标,我们或许应先从医院大门展望一下全球的公共卫生。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已找到了一条重要提示:通过教育使人们洗手来避免感染并不有效6。事实上,教育还可能起到反作用7。这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仍在强调通过日常的制度、教学、海报和规章改善医疗机构的手卫生,而这些只能在有限的一段时期里影响人们的行为。


如果连日常制度都不能有效地促使我们洗干净自己的手,那还有什么能奏效呢?我们又一次从医疗业之外关于手卫生研究中受到了启发。从全球来看,只有19%的人,在家里的关键时刻会使用肥皂洗手8。完善的手卫生可以减少40%的腹泻疾病9和近1/4的急性呼吸疾病10,手卫生对全世界的医疗工作者十分关键。


可观而持续的影响

最近一项的研究展示了一种能增加印度村镇母亲洗手频率的新方法,其成果如暴风一样席卷了国际发展团体11。SuperAmma项目发现运用情感因素(厌恶、养育、身份和从众)来改进手卫生的方法,在母亲们的洗手行为上有着可观而持久的影响,其改进的影响力远远超越了基于其他研究成果的方法,尤其相比那些着重教育人们记住"洗手预防感染"的理性方法——而该方法常常用于医疗工作者们。


埃博拉病毒传播所激起的恐惧促使了人们洗手,这告诉我们,医疗工作者们不该是有理智的机器人(有些还装了错误的洗手程序):我们会受情感驱使而行动。尽管我们清楚地知道在世界到处都有的病原体,如艰难梭状芽胞杆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和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其可能的风险相比埃博拉病毒而言,对我们的患者影响要大得多12,但对许多人,其实是对埃博拉病的恐惧驱使我们仔仔细细清洁我们的双手。


恐惧对于行动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其他情绪因素可以更持久。为了推进手卫生,减少医疗相关性感染,我们必须好好把握医疗工作者们不是机器人这一现实;当使用情感因素驱动我们的行为时,我们便和SuperAmma里的母亲一样。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这些情感驱动因素,我们可以系统性的增强甚至改变医疗行业里常规手卫生的教育方式,通过最新证据唤起对周边污染手的厌恶感,唤起对病房患者的抚养情绪,激起人类顺从社会规范的需求,以及形成同龄群体的从众,或一些不同的情感驱动因素。向医疗业的地平线远望,无数的研究正潜移默化地被医疗机构以新奇、有效的方式应用着。张贴手卫生海报的方法只能带我们走这么远,是时候向其他领域学习,尝试一下新事物了。


BMJ 2015;351:h3968 doi: 10.1136/bmj.h3968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