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薪三澳元清洁工被炒鱿鱼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4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她来到澳洲是为了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然而,Maricar Virata表示,她很快便发现自己每天需要工作18个小时,24小时随叫随到,而时薪却只有3澳元。

随后,在她回菲律宾度假的时候,雇主通过电子邮件将她炒了鱿鱼。

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已经对在2012年至2015年间克扣四名持457签证菲律宾员工超过26万澳元的澳洲雇主Michael Parkes提出了法律诉讼。

Virata就是其中的一名受害人。

Michael Parkes及妻子Rowena还是Halls Gap地区Comfort Inn和Queanbeyan地区Quality Inn Country Plaza的共同拥有人。

Parkes告诉Fairfax传媒机构,他会在下个月联邦巡回法庭对此案的审理过程中争取自己的法律权益。

他表示里面存在“很多的谎言”,但并未进一步详细说明。

去年年底,公平工作委员会经过调查后决定站在Virata这一边。

委员会副主席Val Gostencnik形容Virata在Grampians汽车旅馆内的受雇状况“至少来说是不正常的”。

Gostencnik在他的裁定书中指出:“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是一起对员工的剥削事件。”

该裁定书也直接导致了对这家汽车旅馆业主的法律诉讼。

Virata告诉Fairfax传媒,她和伴侣Rolando "Bobby" Gagate在2013年来到澳大利亚,然后接受了Parkes给出的一周工作40小时,年薪55000澳元外加养老金的全职工作。

“一开始,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比我们在菲律宾挣到的多得多。”

但仅仅过了两个星期,Virata就发现自己需要从每天早上7点开始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1点。她长期每天工作超过13个小时。

在旅馆前台关闭的时段里,前台电话一律被转接到了她的房间。这意味着她需要全天24小时随叫随到。

2014年初,在她和Gagate返回菲律宾度假期间,被老板通过电子邮件给炒了鱿鱼。

一直无偿为Virata提供法律援助的澳大利亚Ashurst律师事务所把这起事件反映给了公平工作委员会。后者在去年同意了Virata遭剥削的说法。

不过,雇主Parkes在公平工作委员会上反驳了Virata给出的事件版本。他表示,自己解雇Virata是有正当理由的:Virata和伴侣经常争吵,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极其混乱”。

不过,Gostencnik认为Parkes是一个“不可靠的证人”,并下令他为非法解雇Virata而支付后者27500澳元的赔偿金。

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在针对Parkes的同一起法律诉讼中,还加入了另一对夫妇Rhea Monleon和Michael Tan。

据估算,遭克扣的薪水总额达到了261,549.61澳元。

联邦巡回法庭已经决定把此案安排在5月12日进行听证。

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公署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但表示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召开媒体发布会。


新闻来源: http://www.theage.com.au/business/workplace-relations/a-filipina-cleaner-was-paid-as-little-as-3-an-hour-says-fair-work-20160420-goasj1.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