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百度摊上大事儿了!揭开魏则西之死8大真相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个五一,朋友圈里刷屏的不是各种人山人海了,而是“魏则西之死”。一个21岁的年轻人因轻信了百度搜索中关于“滑膜肉瘤”的广告信息,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20多万医疗费后,才得知这个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被停止临床。最终肿瘤已经扩散至肺部,魏则西终告不治。





转自:凤凰财经(finance_ifeng)

综合:凤凰证券、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卓老板聊科技等报道


在他的就医过程中,牵扯出百度医疗竞价排名、部队医院外包、莆田系、医疗监管漏洞……太多的医疗乱象浮出水面。


真相一:百度竞价排名广告背后的收钱真相 


最新消息称,国家网信办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展开调查,百度也回应称将配合调查。


面对汹涌而来的舆论,百度依旧是积极表态将展开调查。可这已经不是百度第一次如此表态了!


网友说,百度的竞价排名,收钱之后,人为干涉搜索结果,使得恶人能更方便地作恶。还有人说,“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百度大概忘了,魏则西所接受治疗医院的肿瘤科被一家“莆田系”商人承包了据2013年的数据显示,百度当年的广告总收入为260亿元,而莆田系医院就贡献了120亿的广告费。两者是利益紧密联系的共同体,可是沾满病人血泪的利益背后,谁来为每一个人的生命负责呢?


真相二:魏则西为何选择北京武警二院做治疗?


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治疗信息时,搜到推荐页面上,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北京武警二院,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广告称治疗效果好。魏则西在该院的肿瘤生物中心接受治疗,一种叫做DC-CIK细胞免疫治疗,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


细胞免疫治疗难度并不高,不过在操作中规范化、无菌化和风险控制极其重要。所以,有能力的医院自己做符合GMP标准的细胞操作间,没能力的则是将相关业务外包给多家生物公司来做,而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属于后者。


真相三:北京武警二院背后的莆田系操盘手是谁?


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将其业务外包给上海柯莱逊了,这是一家莆田系的民营医院。有自媒体发现,上海柯莱逊甚至替北京武警二院招聘护士,可以想见这二者的关系不一般了。


上海柯莱逊公司网站目前已无法打开,是不是跑路还很难说。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8 年8月。其对外宣传汇聚了众多一流的肿瘤学、免疫学、生物技术等领域的学术权威和医疗专家。这家公司是在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后才出现在公众面前。


2015年11月13日,上市公司中源协和发布公告,公司拟与多家公司等共同投资设立湖州融源瑞康实业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融源瑞康”),并购基金作为专项基金,将主要用于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投资。


公告显示,柯莱逊2015年营业收入为2.96亿元,净利润约为4000万,收购完成后,将为中源协和的未来业绩带来新的增长点。


真相四:柯莱逊是如何洗白,成为A股耀眼的明星的?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让百度和武警医院陷到风口浪尖,也让与百度关系密切的莆田系处于舆论声讨之中。不过,风暴之中的莆田系公司柯莱逊创始人竟然成功套现了。


关于神秘的柯莱逊,只能从上市公司中源协和的公告中寻找蛛丝马迹。


2015年12月8日,柯莱逊原股东陈新喜、武宁分别与融源瑞康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柯莱逊的估值为8.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陈新喜为福建莆田人。其兄陈新贤为圣贝国际牙科股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新加坡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柯莱逊官网信息显示,陈新贤曾以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前往该司指导工作。


在一系列的股权转让之后,莆田人陈新喜成功套现8亿。


接下来,就是柯莱逊顺利被收购,被洗白,然后摇身一变成为A股耀眼的明星,“钱途”无量。


真相五:为何军队武警的医院不要去?


为什么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绝对不能去,这是因为绝大部分军队医院治疗妇科病,男科,皮肤病,不孕不育,痔疮,肝病,牙科,眼科,整形美容,性病,增高,这些相关的科室都已经被承包出去了,大部分指的是多少呢?具体来说就是99%以上的非三甲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的这些科室都已经是莆田系医院承包出去的了。


还有少部分北上广深的三甲军队、武警医院的个别科室也已经承包出去了。别看你去的是军队医院,武警医院,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以为人民子弟兵不会骗你,但其实等在诊疗室里面的就是莆田系骗子医生,他们的处方、药物、全部是自己渠道获得的,有相当多药物没有国家药监局批文。


这些承包出去的科室盈利非常巨大,他们还会拿钱买高端医疗设备,比如CT机,买回来后和医院签订合同,检查费用利润分成,这些机器对很多县级二等的医院来说实在太奢侈了,现在靠出租出去的科室就能买回来,他们也很乐意继续和莆田系医生合作。


真相六:莆田系的医生的医术是真是假?


这类骗子医生最早是从赤脚医生演变过来的,没经过正式医学教育的半农半医的农村医疗人员,据 1977年统计的数据,全国已经有150多万赤脚医生了。


你看,直到2014年我国执业医师数量才刚刚202万人,那个时候就涌现了150万无证,也没接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赤脚医生,所以数量还是非常庞大的。


他们70%都是初中以下学历,只是对常见病的经验比一般人丰富一些,有些甚至能做接生这样的工作,虽然治疗、诊断疾病方面基本靠阴阳五行这些中医话术,但确实给更大多数的病人一种感觉,就是起码病了以后有医生来照管他们了,虽然这“医生”是带引号的。


真相七: “莆田系”民营医院是如何发家致富的?


莆田系医院它们起步于游医,治疗性病也是莆田系发家的重要途径之一。由于很多人对性病难以启齿,不少患者不愿去大医院,这为游走于民间的医生留足了赚钱空间。在外界看来,几近疯狂的广告营销,贯穿其发展的全过程,也成为不少非莆田系民营医院效仿的经营策略。


随后是莆田人承包医院的某些科室,接着是他们承包的整家医院。到后来,一些有实力的人独自建立起民营医院。


莆田系的触角也伸出福建,走向全国。一名莆田系成员夸张地说,全国有城市的地方,就有莆田人。据统计,早在2013年,“莆田系”医院已占中国民营医院的近八成。与此同时,莆田系的负面消息接踵而来,过度医疗,虚假广告,无证行医……这些关键词屡屡成为曝光的焦点。


一些莆田系医生在看病时注重“做思想工作”,其实就是夸大病情“吓唬”人。这做的是一锤子买卖,患者这次知道上当,下次就不会来了,但是,“人是骗不完的”。


真相八:解开“莆田系”背后的四大家族内幕


“陈、詹、林、黄”四姓的代表人物,在跑马圈地的时代脱颖而出,成为业界实力雄厚的“四大家族”,其涉足的医疗机构有相当一部分分布在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


“祖师爷”与“四大家族”


莆系老板本没有医学背景,他们是从一张治疗疥疮(螨虫)的偏方起家的。


陈德良被称为“祖师爷”。当年村里穷,他本是依靠修锁、磨菜刀为生,后来遇到了一个耍把戏的广东人,江湖人称“洪蝴蝶”。他拜了师,就跟着离开了莆田,“闯江湖”的方法是变魔术、耍猴、打拳,然后卖狗皮膏药。


后来,陈德良带了8个徒弟出去,除了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这三个人加上“徒弟的徒弟”黄德峰,构成了现在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


当时的许多报道给莆田性病游医归结出以下几条:他们敢把没病的人说成有病;敢把一个疗程的病治上10个疗程;敢把十几元一瓶的药卖到200多元。


下面详解这四大家族:


陈氏:庞大的西红柿王国


广州华美整形美容医院、阿克苏白水医院、上海虹桥医院、新东方中西医结合医院、苏州东吴中西医结合医院等等。


这些医院有着完全不同名字的医院,分布在不同的地域,从事着不同的医疗领域,属于不同的医疗公司,有着不同的法人。这些看似天南海北,风牛马不相及的医院,背后却闪现着同一个身影——西红柿集团。


西红柿集团和农业扯不上任何关系,而是一个庞大的医疗王国。陈金秀,这个医疗王国的掌控者,他的家族形成了以上海为中心、长江三角洲为重点区域的发展格局。


詹氏:借外商新衣除原罪


如果一定要找出比陈氏家业更大,名头更响,恐怕只有陈的地道老乡詹国团和他的詹氏家族了。


虽然詹氏比陈氏显得更为低调和神秘,但却是非不断。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詹氏家族几乎就是“江湖游医”和“性病诊所”的代名词。10年前王海轰轰烈烈的打假行动,主要针对的就是詹国团和詹氏家族旗下的医院。


詹氏家族的几人都把上海作为重要根据地来经营。詹国团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中屿投资集团。这家公司拥有至少18家民营医院和托管医院,28个法人实体。在许多场合,中屿系经常以新加坡外商身份出现。


林氏:做连锁率先转型


在莆田民间医疗资本体系中,林氏林志忠家族也是一支不可忽略的隐形冠军。


据可查的资料显示,林志忠是莆田游医中较早觉悟到旧有模式的弊端并成功转型的代表人物。1995年林志忠组建了深圳博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号称是世界百强医疗集团之一,也是全国最大的医疗集团。旗下有深圳博爱医院、深圳景田医院、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广州利德医院、贵阳长江医院等。


上海仁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林志忠的产业,旗下有上海仁爱医院、上海沪申五官科医院、上海银河医院、长沙仁爱医院。


创建博生集团的林玉明是林氏家族另一实力派人物,他和很多前辈相比,入行较晚,他的第一桶金是在山西挖到。山西现代女子医院的成功,让林玉明成为业内的一匹“黑马”,并在五年时间内,将规模扩大到各直辖市及各省会城市。业内人士介绍,博生集团是莆田系医疗中首个尝试品牌连锁经营之路的企业。


除此之外,博生集团旗下现代女子医院覆盖了北京、山西、重庆、河北、贵阳等16个大中城市。


黄氏:稳守京津塘


黄氏虽然位列四大家族之一,但其医疗产业从规模和数量上看,远不如陈氏、詹氏和林氏家族。黄氏家族中比较知名的人物,是北京五洲女子医院的董事长黄德锋。


北京五洲女子医院隶属北京五洲投资集团,集团旗下还有呼和浩特五洲女子医院、重庆五洲女子医院、北京圣保罗男子医院。


除此之外,北京东方伟业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也是黄德锋的产业,旗下有河北东方中西医结合医院、江苏淮安中山医院、北京建国医院、北京国际医疗中心等十几家医院。


黄氏在业界另一位比较有名的人物是黄开飞,掌管上海邦泰医院投资管理公司,旗下有上海九龙男子医院、上海城市女子医院等。


另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黄氏家族的医院主要集中在京津塘地区,同时还投资了不少酒店。


年轻的大学生魏则西去世了,而舆论的爆发,开始发端于他回答知乎上“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问题,文中他在将自己被百度公司、被部队三甲医院和医生欺骗,视为人性中最大的恶。


媒体在武警二院调查时,依旧有患者在百度搜索的指引下,抱着濒死前一线希望来接受免疫细胞疗法。走了一个魏则西,更多的魏则西从百度设立的入口处络绎前来,而后必定走上魏则西的歧路。谁能终结这种情况?


毫无疑问的是,在资本的裹挟和暴利的诱惑之下,会涌现出更多的北京武警二院,类似魏则西的悲剧会反复的上演,资本之恶更甚于人性之恶,如何改变才是社会该思考的问题。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