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副总理希拉·科普斯:中国到处喷涌着新鲜事物和正能量

<- 分享“加拿大凯耀留学移民资讯公司”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9 加拿大凯耀留学移民资讯公司



   加拿大前副总理希拉·科普斯近日在接受新华网独家专访时表示,文化艺术的交流和共享对于文化发展至关重要。在专访中谈起多次来华感受时,科普斯说,每次来中国都有不一样的新感受,中国到处喷涌着新鲜事物和正能量。以下是专访主要内容:


    主持人:第十六届“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25日在京开幕,加拿大是今年的主宾国,您受邀出席并观看了名为“中加之春”开幕音乐会。中加两国艺术家们联袂为观众献上了一场精彩纷呈的表演,您如何评价艺术节的开幕式演出?

    科普斯:我觉得开幕式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由加拿大女高音和中国男中音两位歌唱家合唱、中加乐团合奏配乐的中文歌曲《我爱你,中国》,非常精彩。加拿大艺术家用中文演唱,同时中国的交响乐团与加拿大乐团合作“天衣无缝、珠联璧合”,真的是非常精彩。

    我非常期待整个演出季。当然,能在宏伟的中国国家大剧院演出,是一种特别的经历。这次是我第三次到访国家大剧院,第一次去的时候它还在建设当中,没有看演出。建成后看的第一场演出非常震撼。

    主持人:“相约北京”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这个舞台上绽放夺目光彩,今年加拿大作为主宾国,最为中国人所熟知的就是“枫叶之国”的美誉,此次主宾国文化艺术演出想向中国观众呈现一个怎样的加拿大?

    科普斯:现在有一百多万华人生活在加拿大,开幕式上表演的温哥华GOH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就是华人,她曾在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表演,现在已在加成立了自己的舞蹈演艺公司。

    在本次“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期间,加拿大《国家地理》杂志还带来图片展,展现加拿大从南到北各地风貌,带领观众领略海中畅游的白鲸、雪中嬉戏的狐狸及北极熊等多样有趣的风景。

    我认为将铜管乐演奏和芭蕾舞结合起来的综合艺术表现形式将在中国民众中取得不错的反响,这从开幕演出上观众对加拿大艺术家的热情中就能感受到。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加拿大艺术家非常享受与中国同行的合作,开幕音乐会上的交响乐团和指挥家真的非常棒。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这次来华参加艺术节的交流团是建交以来加拿大规模最大的赴华文化交流团之一,这种民间的文化交流机制在两国之间多吗?除了“相约北京”还有别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吗?

    科普斯:我在一个叫做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的机构中担任顾问,这个机构成立于十年前左右。我们主要致力于加中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此前曾在两国博物馆、电影导演及其他艺术界人士之间进行交流和合作。目前我们正积极促成两国互换留学生的合作项目。

    中加有很多艺术人才。我认为共享和交流最佳的艺术实践和经验对于文化发展至关重要。加拿大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旨在将各层次的艺术家聚拢,我们还将继续为此努力。

    加拿大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执政期间与中国建交。特鲁多总理现在也非常重视文化发展和文化交流,并将其放在两国交往的重要位置。

    特鲁多总理在年轻女性当中很受欢迎,前两天我还在报纸上看到一张他练习拳击的照片。由于妻子是瑜伽迷,特鲁多也练习瑜伽,这样一来,他的运动刚柔相济。

    主持人:您如何评价近年来中加两国的文化交流和人文合作?您认为,两国还应该在哪些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

    科普斯:加中友好协会在两国关系发展当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很有趣的一件事是,1982年我第一次来华时,就是受到加中友好协会的邀请来中国的,现在我在这个协会担任加方顾问。

    我认为发展两国关系最重要的是,让各自人民到对方国家亲自去走一走、看一看。加拿大政府对境外游客实施宽松、快速签证手续后,来加旅游更容易了。我认为,当前一个重要的工作是增加两国留学生间的交流。目前大约有10万名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学习,但只有3000名加拿大留学生在中国学习,所以我们要努力促使更多加拿大学生来华学习。青年一代亲身感受新中国很重要。

    百闻不如一见,人们来中国之后就会亲身感受到那种现代气息,以及具有活力的经济发展。

    主持人:您曾两度出任加拿大文化遗产部部长,并对加文化遗产保护作出了重大贡献。您认为,互联网时代应该如何保护国家的文化遗产?中加两国在这方面可以展开哪些合作?

    科普斯:(文化保护)在互联网时代面临重大挑战。当下加拿大文化部长正在我们国内发起一场有关互联网时代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讨论。一方面,保持开放包容的文化很重要;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子孙后代能够在他们继承的文化当中找寻到传统价值观。这对于政府来说是一个挑战。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那就是无论通过网络传播还是通过包括电视在内的大众媒体传播,我们必须要书写自己的文化故事,不能被其他外来故事所淹没。当然,这并不是说要关起门来不和外界联系,了解知晓其他国家和地区也非常重要,但也要让子孙后代认同本民族文化价值观的重要性。

    在这方面,政府应当发挥一定的作用,如推动立法,确保私营公司带着公共责任意识进入公共空间,也就是说,确保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受到重视。

    对于普通人来说,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可以拍自己想拍的电影,讲述自己的故事。我在担任加拿大文化遗产部部长的时候,签署了加中音视频合作协议。我知道,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刚刚落下帷幕。我鼓励年轻人去拍电影,踊跃探索,广泛阅读;我鼓励他们从各个渠道吸收信息,并且树立对本国文化思想和价值观的自信,这很重要。

    我总说,年轻人想表达什么就要勇于表达自己。还记得我第一次参选步入政坛的时候只有28岁,那时候很多人就说:“哦,她太年轻了,应该再等等”。但我认为年轻人应该有自信,要积极正视自己的价值。

    主持人:您曾两次出任加拿大联邦政府副总理,曾多次担任内阁部长,2012年退出政界之后,您投身到什么工作中去了?现在您的工作重心是哪一方面?您的政治生涯对您后来所从事的工作有哪些影响?

    科普斯:我为加拿大国会一份报纸撰写专栏,同时也撰写政治评论。我经营着一个公司,还给其他一些想把它们意见和想法传达给政府的公司做咨询。

    退休后,我还是留在党内(自由党)做一些志愿工作,因为我愿意看到政府的更迭。比如我曾在特鲁多总理竞选团队中工作,做了一些党的传播方面的工作。我不再竞选政府职位,主要是因为我要将接力棒传递到青年一代的手中。现任总理特鲁多四十出头,有一个非常年轻的队伍。政坛老手固然可以提供很多经验和智慧,但政治是一个需要极大体力和能量的游戏。

    所以我很高兴能够退居二线,但我还在做一些我有兴趣,或许能学到一些新经验的事情。我在政坛呆了25年,这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现在终于有时间可以学习一些新东西了。政治传播和其它我正在做的事对我来说是个新鲜的领域。

    主持人:此次来华是您第几次到访中国?对中国印象最深的是什么?这次来中国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科普斯:我对中国感触最深的,首先是经济的快速发展。去年秋天,我来华参加一个众筹方面的会议,期间感受到中国有思想,有人才,到处喷涌着新鲜事物和正能量,感觉非常好。从我第一次来中国到今天,真的发生很多巨大的变化。我感觉到处都充满希望,一切都有可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