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 分享“澳洲中文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5 澳洲中文台



如果问我早上醒来第一感觉是什么,那一定是想继续缩在被窝里做梦。谁不想在凶猛生活面前做个小公举?


更别说像塔玛拉·德·蓝碧嘉(Tamara de Lempicka)这种含着酸菜(传说中的波兰特产)出生的白富美。


这个装饰主义画派的代表画家,从第一次嫁律师到第二次嫁男爵,不仅忙着扑倒夜店女郎,还不忘当一朵上流社会交际花。如果说生活是一次失眠,她更像是一直活在梦里。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关键时刻可以救老公

 


蓝碧嘉原名叫Maria Górska,1898年出生在波兰。父亲是一个俄罗斯犹太律师,为一家法国贸易公司工作;母亲叫Malwina Dekler。蓝碧嘉是三姐妹中排第二的。


作为一个在瑞士上寄宿学校、放假去法国看画展的青春美少女,14岁遭遇父母离婚,大概是人生第一桩打击了。


不过母亲改嫁后,她能够有机会搬去俄国圣彼得堡,跟穷得只剩下钱的叔叔阿姨一起住,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转运吧。


更何况,15岁的蓝碧嘉后来还在歌剧院里,碰见了比她年长一岁的真命天纸塔德乌什·蓝碧嘉(Tadeusz Łempicki),一个被她的嫁妆壕倒了的花花公子律师。18岁那年,蓝碧嘉跟塔德乌什成功扯证。




如果说蓝碧嘉天生白富美,闲置十多年不知道有什么用,那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时,她的颜值就派上用场了。


当年的布尔什维克之夜,蓝碧嘉丈夫塔德乌什被抓了。在搜遍监狱后,为了救出丈夫,蓝碧嘉不得不向瑞典外交官使出色诱术……这时候,除了把外交官歪歪得帅一点,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安慰蓝碧嘉老公和你们了。


和丈夫逃出来以后,蓝碧嘉辗转到了巴黎。

       




巴黎不止铁塔和春天

还有女儿和画笔



到了巴黎没多久,蓝碧嘉便生下了女儿Kizette Lempicka。也就是在这座连鸽子都可以用饲料作画的城市里,蓝碧嘉受安德烈·洛特的“软立体主义”和莫里斯·丹尼斯的“综合立体主义”影响,开始创作许多线条流畅、画面光滑的画作,它们如同20、30年代街头最流行的广告画一样,充斥女人香气。

 


对蓝碧嘉来说,毕加索体现了破坏的新奇性。


但她觉得很多印象派画家用的颜色都是脏的,而她的将是干净、优雅、精准而新颖的。


蓝碧嘉很经典的一副作品是给德国时尚杂志Die Dame画的自画像,有杂志赞誉:这自画像中的蓝碧嘉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女性。她戴着手套和帽子,看起来透着冷淡和一定距离的美——她是自由的!



凭借大胆独特的画风,蓝碧嘉开始在艺术界实力走红。1925年,蓝碧嘉在意大利米兰第一次开展览。


1927年,蓝碧嘉画一幅肖像画可以收5万法郎,数学不好的我也知道那是炒鸡贵。



贵得后来连意大利诗人加布里埃尔·邓南遮都因为价钱没谈妥,最终没让蓝碧嘉画成功。不过,这段际遇却为后人带来了舞台剧《塔玛拉》(Tamara)的创作契机。


该舞台剧在加拿大多伦多首映,后到美国洛杉矶巡演了11年(1984–1995),打破当时舞台剧巡演最长时间记录。




启发时装设计和摄影

还让麦当娜成头号粉丝



除了舞台剧,蓝碧嘉还给世界留了不少艺术创作的灵感贴士。


2001年D&G秋冬系列的创作源头,正是来自设计师斯特凡诺·加巴纳赠与多米尼克·多尔茨的一幅蓝碧嘉油画。



时装摄影师马里加纳·格里吉克(Marijana Gligic)曾以蓝碧嘉的装饰派艺术女人人像为灵感,创作了一系列时尚摄影——《当死亡成为她》(Death Became Her)




好莱坞明星中杰克·尼克尔森和芭芭拉·史翠珊都是蓝碧嘉粉丝,而最有资格担当蓝碧嘉国际后援会会长的,应该是麦当娜了。


麦当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收集蓝碧嘉的画作,如《仙女座》(1929),《娜娜埃雷拉》(1928),《裸体与鸠》(1928)和《Femme a Guitar 》(1929),它们不是借给画廊展出,就是被她放在MV里……


▼《Open Your Heart》 (1987) MV




▼《Express Yourself》 (1989) MV



《Vogue》 (1990)MV



一边扑倒夜店女郎

一边做朵上流交际花

 


要看到娜姐这么认真搔首弄姿,蓝碧嘉除了想给她画一幅,估计还会忍不住想扑倒。因为蓝碧嘉最有名的不止是她的画,还有她的双性恋感情世界。


她有随时随地混进女同圈的了不起功夫,除了跟Violet Trefusis、Vita Sackville West还有Colette等女作家交往亲密,还跟夜店驻唱的的Suzy Solidor成双成对。


果然,不想把模特扑倒的画家,不是好的交际花。但被老婆手动戴上绿帽子的塔德乌什受不了了,两人1931年离婚了。



罢特,离婚算得了什么,这个女强人连赚到手的钱飞走都不可以眨一下眼睛——1929年,蓝碧嘉应男爵Raoul Kuffner von Diószeg的邀请,第一次飞美国,为男爵的情人画肖像。本来好好赚一笔劳务费以及美国游是很爽的,没想到因为股市崩盘,银行垮了,钱没了……


▼who cares?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烧鹅


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乐,钱没了不要紧,趁机让未来老公怜惜一下自己才是正经事。没错,蓝碧嘉于1934年2月3日(在男爵妻子去世后一年)嫁给了男爵Kuffner。有了这个比她年长12岁的大财主,蓝碧嘉的白富美生活更上一层楼了。


她说,“我热爱穿着锦衣,享用夜生活,尤其与一位英俊的男人同行,听他告诉我我是多么美,多么有才华,他牵着我的手。这就是我爱的生活!我需要这一切!”


于是,她依然热爱香槟和人潮,依然卖力做最妖娆的一朵上流社会交际花。



在美国度假时,包括Tyrone Power、Walter Pidgeon和George Sanders等好莱坞明星也偶尔参观她的工作室。


在芝加哥,她和Georgia O'Keeffe、Santiago Martínez Delgado和Willem de Kooning等知名艺术家一起工作过。


此外,她还曾给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和希腊伊丽莎白女王画过肖像。


▼看来有一门手艺傍身真的很重要


▼达利和蓝碧嘉



生活是一次伟大的失眠

她却一直活在梦里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跟各种国王女王坐一桌吃饭,这种生活状态是美得不要不要的。


但佩索阿说,“生活毕竟是一次伟大的失眠,我们做过或想过的一切,都处在清澈的半醒状态之中。”蓝碧嘉呢?不,她不是半梦半醒,她只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接受自己认可的现实,只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当年,巴黎给了她一场华丽艺术之旅的起端,也给了她一个女儿。蓝碧嘉当然也没少画女儿,甚至还凭借画女儿的作品获过国际大奖。


但母女其实极少见面,有人说蓝碧嘉甚至谎称女儿是她的妹妹,否认女儿的存在,我没有孩子,我的画就是我的孩子。




哪怕现实如同海上卷来的波浪,劈头盖下,她也拒绝被吞噬。1961年11月3日,蓝碧嘉和丈夫Kuffner在前往纽约途中,Kuffner心脏病发去世。


蓝碧嘉变卖了家产,依靠航行环游了世界三圈。她改用调色刀作画,女儿当了她的经纪人,但因为1962年办画展效果平平,她决定再也不搞展览了。



蓝碧嘉的艺术事业低谷持续了接近10年,这个坚持做梦的女人,在临去世前几年才重新得到文艺界对她的肯定。


1980年3月27日,墨西哥库埃纳瓦卡,蓝碧嘉在睡梦中悄然离世。她的骨灰被洒在波波卡特佩特的火山口上。


曾用美貌和画作挑逗世界,既捧着玻璃心过上好的物质生活,又用野性的杀手本能去捕获情人和观众,终其一生都像活在自己梦里,这是蓝碧嘉小公举的特权,而我除了掀开被子涌抱最新一集《太阳的后裔》还能干嘛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