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一树山

<- 分享“新西兰雲盟”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3 新西兰雲盟



一树山 山顶有一座毛利人的纪念碑。它同时还是一个死火山锥,也是奥克兰著名的景点。


1、基本内容

很多人听到一树山,以为这座山里只有一棵树,但事实上,这里虽然光溜溜,可是却不止一棵树,山顶有一座毛利人的纪念碑。一树山同时还是一个死火山锥,也是奥克兰著名的景点,当你登上山顶的时候,你会发现奥克兰全景尽收眼底。


2、关于一树山的传说

传说早在十八世纪初,有一个名叫Waio Hua tribe的毛利人部落生活在Maungakiekie这个地方。当时的部落酋长在他妻子分娩之后,将其儿子的脐带埋在山峰上,并栽了一棵本地特有的尖叶松(Podocarpus Totara),树干挺拔,常青常绿。毛利人视之为神树。世代相传,敬畏有加。1840年英国人坎贝尔爵士(Sir John Logan Campbell)将这座山命名为一树山(One Tree Hill)。1845年,有个名叫托马斯?亨利(Thomas Henry)的英国移民从毛利人手上买下了这座山及其周围的土地,但之后这棵树竟遭肆意砍伐掉。当时的毛利人为之震惊。1870年坎贝尔爵士在这山上重新栽了五棵辐射松。其中仅一棵存活。似乎这座山的顶峰命中注定只能容得一棵树。而人们也渐渐把原名Maungakiekie给淡忘了,习惯称之为一树山。1901年坎贝尔爵士当选为奥克兰市长。在他任内,一树山及其周围被划为公园,命名为康威尔公园(Cornwall Park),一并归为公有,向公众开放。现在一树山山巅陵园就是被后人称为"奥克兰之父"的坎贝尔爵士的安息之处,而那21.35米高的纪念碑,也是坎贝尔爵士为纪念毛利航海家们的冒险精神以及毛利人对新西兰的贡献而建的。可惜的是,纪念碑尚未落成,坎贝尔爵士就辞世了。坎贝尔爵士深受的奥克兰人(包括毛利人在内)爱戴,人们遵其遗愿将他的遗体安葬在他种的松树和纪念碑的中间。

    

坎贝尔爵士1870年栽的那棵辐射松先后于1994年10月28日和2000年10月5 日被一帮激进的毛利青年锯裂,原因据说是要引起世人关注,关注他们心中的神树。活在他们心中的神树是那位传说中的酋长所栽的Podocarpus totara,而不是后来再栽的Radiata pine。也借此来宣示:保留毛利文化需要的是不折不扣。那棵辐射松第一次被锯之后,奥克兰市政厅立即采取保护措施,危树得以生存。第二次再锯之后,就无力回天了。为安全起见,决定予以人道处理。树干被锯成段保存在奥克兰博物馆。据说奥克兰市政厅已经准备好了大量的Totara树苗。单等毛利人点头,即可在原地种上Totara。

对当时英朝廷来说,坎贝尔爵士无疑是一位很合格很受赞赏的政治家。有绅士风度,懂政治,懂经济,懂文化,懂同化。坎贝尔爵士明知那座山有个毛利名Maungakiekie,他还是给它起了一个英语名One Tree Hill。这个新的名字好就好在也能让毛利人接受。后来那棵Totara被不懂事的英国移民砍掉,给当地毛利人造成一个心理创伤。坎贝尔一直设法抹掉这道痕。其实他开始也是种Totara,而那几棵Radiata pine只是种在边上为小Totara作为遮荫陪衬用的。谁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小Totara死了,Radiata pine却活了下来,他在世的时候还有两棵活着。眼看自己老了,不能再在补种Totara上打主意。他又想了一招,把那块土地化私为公,向公众开放,毛利人能在这里自由进出上下,心理稍微平衡。


现在我们看到的,山顶是直插云霄的纪念碑,山下是安宁和平的奥克兰,白云千载空悠悠,在这块土地上,那曾经的民族纷争,早已成为历史的烟云。


注:以上图文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新西兰云盟 属于纯公益的信息交流平台,如果您觉得在这里可以看到和学习到有用的知识,请您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并发送到您的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受益!

                         

或者请关注 新西兰云盟的微信公众号:NZCLOUDUNION 并点击右上角的分享到您的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得知 新西兰云盟 这个公益的信息交流平台,从而得到相应的帮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