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了解的莎士比亚

<- 分享“澳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澳际澳洲



在澳洲的小伙伴,都在这个刚刚欢度了AnzacDay的Long Weekend。但是也许大家有所不知,这个刚刚过去的周末也是纪念英国大文豪W. 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年的纪念周末。




莎士比亚在1616年4月23日永远地放下了手中的笔,享年52岁,这个年纪在那个时代已经算是长寿了。


莎士比亚是英国文化中不可磨灭的一个人物,不仅是英国人,世界各地的人都或多或少读过或者看过莎士比亚原创的剧作,但是好像我们对莎士比亚本人的了解并不多。莎翁生平中更是有两段鲜有文字记载的时期,更给他的生平带来了神秘感。



今天小编就带你了解下十件关于莎士比亚的轶事,并在此纪念下这位英语文学的丰碑。

 

没有人知道莎士比亚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人们查不到关于莎翁具体生日的记载,但是还是婴儿的莎士比亚是在1564年4月26日受洗礼的。介于受洗日通常在出生日的数天后这一传统,人们推测他很有可能出生在4月23号也是他52岁离世的日子。人们之所以这样推测,也是为了给这位大文豪的人生更平添几许传奇色彩。

 

早婚的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18岁时,就与他年长他八岁的妻子Anne Hathaway结婚了。PS: 这个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呀。在当时,于自己年长的女性结婚是非常有争议的,而且他的妻子是未婚先孕。他们的第一个孩子Susanna在他们结婚六个月后就出生了。

 

莎士比亚的一个孩子不幸离世

在第一个孩子Susanna出世后,他的妻子Hathaway又诞下了一对双胞胎,Judith和Hamnet。然而不幸的是,Hamnet在11岁时就不幸离开了人世。

 

现今没有莎士比亚的直系后代

莎士比亚的大女儿Susanna在1608年生了个女儿Elizabeth,Elizabeth长大成人后结了两次婚,但是都没有小孩。 莎士比亚的小女儿Judith有三个儿子。可惜的是,这三个儿子都在结婚前就离世了。

尽管,莎士比亚没有直系子孙,但是他的妹妹Joan的后代可能延续至今。

 

莎士比亚那些查无可循的年代

莎士比亚的一生中,有两段时期没有被记载下来。第一段是1578年-1582年之间,从他离开学校到和妻子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第二段是1585年-1592年之间,这七年是他孩子出生到他成为伦敦剧作家之前的时期。后世对莎翁这些年中的下落众说纷纭,但是都没有十足的证据来证明。

 

莎士比亚的爸爸是一个品酒师

莎士比亚是他父母John. Shakespare和Mary Arden的八个孩子中的一个。他的父亲John做过很多职业,其中一个便是啤酒品尝师。想必他爸爸的酒量一定非常好。

 

大多数莎士比亚的家人都不怎么识字

尽管莎翁本身充满文学造诣,但是他的家人与当时很多人一样都是文盲。他的父亲是以画符号的方式来签名的。

 

莎士比亚创造了许多我们现在常用的词组

莎士比亚为英语创造了大约3000个新的单词,而且许多词组也被沿用至今。如果没有莎士比亚,我们现在就不会说”heartof gold”, “wild goose chase”, “faint-hearted”, “break the ice”, “love is blind”这些形象生动,充满意境的英语表达。

 

莎士比亚还是个机智的商人

莎翁在他一生中不仅写下来37部戏剧,他同样也是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名下有好几处房产,而且他善于投资理财,他是GlobeTheatre的股东之一。Global Theatre乃是莎士比亚剧作的成名发迹之地,至今都是旅游名胜。

 

我们可能一直把莎翁的名字拼错了

关于莎翁名字的拼写有不同的记载。Shakespeare是其中最为常用的一种,然后他的名字还有诸如”Shappere”, “Shaxberd“等拼法。根据有关学者研究,莎翁本人从未以我们现在的拼写签过名。

 

以上便是十个关于莎士比亚的轶事。




最后小编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首钟爱的莎翁的十四行诗 “Sonnet XCIX (99)”

 



The forward violet thus did I chide:
Sweet thief, whence didst thou steal thy sweetthat smells,
If not from my love's breath? The purplepride
Which on thy soft cheek for complexiondwells
In my love's veins thou hast too grosslydy'd.
The lily I condemned for thy hand,
And buds of marjoram had stol'n thy hair;
The roses fearfully on thorns did stand,
One blushing shame, another white despair;
A third, nor red nor white, had stol'n ofboth,
And to his robbery had annexed thy breath;
But, for his theft, in pride of all hisgrowth 
A vengeful canker eat him up to death.

More flowers I noted, yetI none could see, 
But sweet, or colour ithad stol'n from thee.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