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Anzac Day,除了是假期,你还应该知道这些事​

<- 分享“新西兰全球移民专家”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2 新西兰全球移民专家



下周一是 Anzac Day,新西兰的伙伴们可以有个三天的小假期啦!但是,身在新西兰,除了知道Anzac Day 放假以外,你知道Anzac Day究竟是纪念什么吗? 关于它的历史渊源你又知道多少呢?来来来,听小编给大家普及一下:

425日是新西兰的澳新军团日(Anzac Day),人们会在这天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并向从战场归来的勇士及为国家默默奉献的妇女们献上最崇高的敬意。澳新军团日1921年开始成为法定假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纪念澳新军团日的方式也在不断改变。这一纪念日引起了年轻一代的关注与兴趣,并且唤起了他们对烈士们的敬意。

澳新军团 Anzacs)的由来

一次大战中,为了母国大英帝国的利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派出了士兵参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简称澳新军团Anzacs)于1915年4月25日在加利波利半岛(Gallipoli Peninsula)登陆。这一战役伤亡惨重,他们中许多人战前是农夫、面包师,有的还是十几岁的孩子,连参军都需要父母签字许可。为了缅怀士兵们为国牺牲的勇敢精神,新西兰于1916年首次举办纪念仪式,在北岛南部怀拉拉帕(Wairarapa)小镇蒂努伊(Tinui)树立起了一块十字架纪念碑,以寄托哀思。


 

加利波利登陆

当时,澳新军团受命攻打通往博斯普鲁斯(Bosphorus)海峡和黑海的咽喉要地——达达尼尔海峡(Dardanelles)。澳新军团在1915425日登陆﹐但遇到了土耳其部队的拼死抵抗。1915年年底,盟军被迫撤离。这是一个三方都损失惨重的战役。在历时8个月的战争中,8500名新西兰参战士兵中有近5000人受伤,2721人阵亡,每四个登陆士兵中就有一个战死沙场。Gallipoli 战役成为新西兰历史上伤亡比例最高、牺牲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在这一战役中,新西兰首次登上了国际舞台。新西兰军队也凭借擅打硬仗、不怕艰难的表现赢得了尊重。历史学家们认为,加利波利登陆是新西兰拥有独立国家身份的开始。

澳新军团日(ANZAC DAY)的诞生

1921年,Anzac Day第一次被当作假日,酒店、商铺和银行这一天都要关闭,各种赛事娱乐活动也被禁止。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Anzac Day 成为人们悼念所有在一次大战中阵亡的新西兰士兵的日子。二战之后,Anzac Day扩展为包括对所有在战争中阵亡的官兵的纪念。今天,Anzac Day不仅是纪念那些在Gallipoli倒下的士兵,也是纪念所有参加过战争和维和使命的新西兰军人。 Anzac Day,新西兰人一方面纪念那些在战场中牺牲的先辈,一方面纪念忠诚、团结、勇气、自我牺牲精神和同伴之谊 ”– 这些新西兰人认为独特的民族价值。

 “罂粟花日

鲜红的法兰德斯罂粟花(Flanders poppy)已成为澳新军团日的象征,人们会在这一天佩戴这种鲜艳的红色花朵,以表达哀思。人们一般将澳新军团日前的那个周五作为罂粟花日” Poppy Day)。 那天,新西兰退伍军人协会(RSA)的志愿者们会在街角和公共场所进行守夜,出售别致的红色罂粟花纪念章,为该组织的慈善基金进行募捐。

罂粟花之所以能够成为纪念为国捐躯的英雄和女性的国际化标志,与一位名叫约翰麦克雷(John McCrae)的加拿大士兵颇有渊源,他在1915年写下了一首哀婉忧伤的诗歌——《在法兰德斯战场》(In Flanders Fields)。人们将法兰德斯的罂粟花与在阵亡的将士们联系起来,将其视为烈士们永垂不朽的象征。1922年首次举办罂粟花募捐(Poppy Day Appeal)活动以来,人们佩戴的罂粟花样式几经变换,但始终不变的是其缅怀过去、关爱人间的主题。如今,许多人会在澳新军团日前几天就佩带上罂粟花,并按照传统在纪念活动结束时将其摆放在当地的战争纪念馆或纪念碑前以示敬意。 

当年交战三方ANZAC DAY 携手纪念

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一场战争能像Gallipoli 战役那样,能在日后把当年交战的三方凝聚起来,一起悼念阵亡士兵。每年的Anzac Day, 新西兰和澳洲的媒体都会刊登大量文章纪念Anzac Day, 并对其进行历史研究和分析。20084月,澳洲《时代报》(The Age)发表的一篇社论,对于当年参战三方如今能在Gallipoli海滩共同举行纪念活动进行了很好的历史评析。

社论说:对于澳新军团来说,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士兵们付出的生命代价同他们的祖国关系不大或是没有关系。然而,他们以一种英雄主义精神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严格履行军人的职责。正是这种英雄主义气概赢得了后人们的尊重和钦佩。

对于土耳其来说, Gallipoli战役事关民族的生死存亡。在过去的百年里,西方势力企图分割土耳其帝国。如果盟军在Gallipoli海滩登陆成功,土耳其将很快沦陷,随之而来的毫无疑问是民族的灾难。

在这场血腥的毫无意义的冲突中,土耳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三个国家都在自己的士兵身上发现了深深蕴藏的勇气和英雄主义气概。

Gallipoli战役中,野蛮、高贵、痛苦、悲惨和英雄主义精神相交织。

也许正是这种史诗式的英雄主义,使Gallipoli战役成为历史上少见的能够把对立的参战国在战后联系在一起的战役。1918年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特别是1924年国际社会签署《洛桑条约》承认了新土耳其的存在后,一种相互的尊敬和理解把土耳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紧密联系起来。

三个国家的人民纪念Gallipoli战役,不仅因为战场上阵亡的将士是各民族的骄傲,也因为这是对当年英勇的年轻人为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所付出的牺牲的尊重。 

每年的Anzac纪念日,无数新西兰人、澳洲人和土耳其人都要重温著名英国诗人Laurence Binyon (1869 – 1943)的诗篇 – 《致那些倒下的士兵》。

他们将永远年轻,

不象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会衰老,

时光不会改变他们的容颜,

岁月也不再把他们侵扰。

每当夕阳西沉、旭日东升,

我们都会缅怀他们,把他们记牢。 

光大移民Anzac Day放假通知

4月25日(下周一)Anzac Day假期,光大移民休假一天,微信平台也暂停更新。4月26日开始正常上班。

如有不便,敬请谅解!

祝大家假期愉快!



关注我们微信平台获取更多资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