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租男友的神秘事件,花季少女被……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7 内涵段子



乙未年戊寅月甲寅日,也就是2015年2月7号,星期六。老黄历上说,主位星西斜无光,死神占据凶神位,大凶,诸事不宜。

  我若不是约在那一天见面,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

  现在回家过年,有三大恨,一恨单身,二恨攀比,三恨没钱。我是三恨占了两恨,单身和没钱。最后实在无奈,丢不起面子只能学了一把当下流行的网上租男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真是活久见。出租自己宛然成了一个新兴高收入的职业。条条框框明确标出了做出什么行为,应该给多少钱,而且还有一份十分正规的档案,附带三张照片。我既然都已经豁出去了,那就做到最好,在网上选了一个价最高的,长相最好的就约了见面。

  地点是他选的,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等我了。年龄二十五岁上下的样子,身穿了一身墨色的西装,皮肤有些苍白,人也有些清瘦,但长相却是无可挑剔的,脸如雕刻般菱角分明,漆黑眸子深邃,眉峰似刀,鼻梁挺翘,双唇削薄。真人比照片中的还有帅气上几分,更有照片上无法拍出来的霸气。

  瞧见我坐下,他轻抬眼皮递过来一份合同,神态高傲。合同上条例清楚,他已经签了字。我不懂的地方,他也有细细的解释给我听。只是从头到尾,他的眼神都有些冷。

  我签好合同递给他时,无意瞥到合同右上角有一块圆形的红色污渍。我还没看清那是什么,他就将合同收了起来。

  他的薄唇微扬,有一抹得意的笑。但笑容十分短暂,还未等我品出什么滋味,他就又恢复了那张冰冷的死人脸。

  也许真的是我太恨嫁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做了一个关于他的梦,梦境熟悉,仿佛在冥冥中我已经嫁过他一次了。

  梦里是一场古式的传统婚礼。他穿着喜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但表情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喜气。我在后面,心里暗暗窃喜,都说梦是人潜意识的反应,我自己竟都没发现自己这么喜欢他,仅仅一面就做梦都梦到嫁给他了。这就是一见钟情?

  然而很快我就发觉到了不对劲。我并不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因为我是随着众人,走在后面的。而花轿就在我的身后侧,按照现在的说法,我应该就是伴娘。

  我逐渐放慢了脚步。当我与花轿并齐时,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吹起了轿帘。我透过缝隙看到,花轿里端坐着一个女子,脸色纸白,身穿着火红色的喜服,更加衬托出她的一张假脸!她不是人,而是纸扎的新娘!是一个纸人!

  我吓得一颤,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在轿帘落下的一瞬,我分明看到,纸新娘的头突然转向了我,黑墨画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股子怨恨让我浑身颤栗,双腿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我看到,长长的送行队伍渐渐远去……而所有的人竟都没有脚!

  而他,在队伍的最前面向我侧目,冷冰冰的一张脸,看向我的目光冰如利刃,浑身上下都透着恨不能将我凌迟的愤恨!

  我吓得又是一颤,低下头才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竟出现一个纸糊的小女孩,纸白的一张脸涂着两块胭脂红的脸蛋,看上去十分骇人。

  我身上穿的也不是送亲大红色的喜服,而是黑色的丧服!

  我吓得眼泪都出来了,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惹了那一群人的注意。

  他握紧缰绳,将马停下,随后的一群人也都跟着停住脚步。他微微侧目,冰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没有说话我却也能明白他的用意,他是在等我回到队伍。

  我抹了把眼泪,抱起纸人回到了队伍。

  走了许久,前面出现亮光。这时才看清,我随这些人刚刚穿了一座树林。在树林外,有十几个穿黑袍的人手持火把围成一个圆形。在圆形中间,设有一个香案,香案上摆放龙凤红烛,香案前放一尊棺材。

  “吉时到!”一个尖细的嗓子突然大喊一声。

  随着这声喊,原本安静的队伍变得吵闹起来。周围的人仿佛在受着什么折磨,一个个鬼叫起来,或劈开自己的头,或撕裂自己的胸膛,一时间现场惨不忍赌,最早把自己撕开的人逐渐消散,最后化成一股白烟钻进了棺材里。

  我吓得跌在地上,不敢再看。刚想要松开纸人捂着耳朵的时候,突然感觉双臂被一双小手死死抓住。

  我吓得浑身打了个寒战。低头看到,我手里抱着的纸人此刻竟用纸手死死的攥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它的头缓缓的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朱砂画的红唇撕开一个黑洞。

  “啊!”

  我猛然睁开眼。熟悉的出租屋,不但没给我带来丝毫安全感,反而让我觉得更加的恐惧!

  因为我的床头赫然坐着一个人!

  月光洒进屋子,房间里一片银白。模糊昏暗却已足以让我看清床边人的脸。

  是他,我租的男朋友——白楚恒!

  我不会还在做梦吧!

  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直疼的呲牙咧嘴。同时,心里的恐惧瞬间放大!

  入室抢劫强奸!我遇到现实版了!

  我赶忙用手捂住眼睛,“不要伤害我,我绝不报警!”

  声音因恐惧而变得颤抖,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我感觉床微微颤了一下,他应该是站了起来。

  “跟我来。”他伸手拉过我的手,说。

  我不敢不听话。要是惹毛了他,我铁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把我拉到客厅干嘛?难道是卧室太小,他舒展不开?还是他喜欢更刺激的……我头皮一阵发麻,身上的寒毛都立起来了,赶忙睁开眼睛。然而眼前所见的事情,让我产生了更深的恐惧。

  客厅里赫然摆放着一具石棺,棺材板立在一旁。石棺的正前方摆着一张方桌,方桌上燃着一对龙凤喜烛,还放着花生,桂圆,大枣和石榴,一侧摆着一盏银壶,两个银杯。

  电视墙上此时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满屋子挂着红白两色交叠的丝绸。

  我整个吓傻了,退了一步,脚下踢到一个盆子,发出咣当一声。现在一丁点的动静都能吓死我,我拍着心脏向后看过去,脚下是一个火盆,里面有一些没烧完的元宝还有一张白纸。白纸烧了一半,上面的字我还没来得及看就看清了白纸右上角的那个红色污渍。

  这是白天我签的那个合同!

  为了看的更清楚,我蹲下身。上面的字已经不是白天所见的打印出来的铅字了,而是手写的毛笔字,字迹刚劲有力,字体都是繁体,而内容上,白天“租赁合同”这四个字赫然变成了“婚书”两个字。

  而我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竟变成了宽大的喜服。

  我一下子就懵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小时候父母忙,就把我寄养在老家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村里有一位仙姑,传说有阴阳眼,有跟鬼沟通的本事,村里有人没了总找她做法事,奶奶还拉着我求仙姑算过一卦,我记得算完之后,仙姑脸色很不好,说了一堆我没听懂的话,还给了我一个黄三角,说是护身符,让我随身带着,最后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说符纸不能沾水,洗澡玩水的时候一定要摘下来。

  仙姑有个外孙,小名二蛋子,与我同岁,那时候的孩子们都淘,没有男女之别,吃饭睡觉打架捣蛋都在一起。我没少跟着二蛋子去偷瞧仙姑做法。结阴亲拜冥婚,摆设过场就跟这一模一样!

  阴亲冥婚就是鬼结婚,办法事的时候都是挂白色丝绸,我听仙姑奶奶讲过,活人与死人配的时候,才会挂红白两色交叠的丝绸。鬼结婚之后也会有现在人所说的结婚证,结婚证搁古代就叫婚书,婚书烧到阎王那里,这婚就算成了。不管活人以后生死,哪怕是去了阎王殿,他与那只鬼都是夫妻!

  我一个二十五岁的黄花大姑娘,连男人都不知啥滋味呢,怎么能便宜了鬼!

  眼瞅着婚书就要烧完了,我也顾不得会不会烧伤自己了,伸手就去拿剩下的半截婚书。

  婚书刚拿到手里,我就感到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紧接着,一双冰凉的大手覆盖在我手上。

  “小心烫伤。”白楚恒环我在怀里,我的背紧贴在他的胸前,除了阴冷,我感觉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

  他一个一个的掰开我的手指,婚书从我手上落下去,飞入火盆里。在我眼前,化作一团灰烬!

  “礼成了。”他将头埋在我的颈窝里,唇顺着我的肩头滑向脖颈,最后含住我的耳垂,轻轻吸允。

  他的舌头所到之处,阴寒一片。我吓得闭上了眼睛,全身紧绷,舌头打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盼望着仙姑奶奶给我的黄三角快点起作用。

  后脖颈突然一疼,像是有人从我脖子里拽下了什么东西。我一惊,我没有带首饰的习惯,难道这鬼拽下来的是黄三角?

  “这玩意儿你带它干嘛,碍眼!”

  惶恐中,我感觉我被人横空抱起,放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应该是那具石棺。

  一个人压在了我的身上,手不安分的上下摸索。

  “睁开眼睛。”他命令。

  我死命的摇头。

  都知道你是鬼了,睁开眼睛,被吓死了怎么办!

  “睁开!你要看清,你的丈夫长什么样子!”

  我想说我看清了,我他妈白天就看清了!可眼睛还是不停使唤的睁开,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放大的帅气面庞。

  他可真帅啊!离近了看,五官立体,菱角分明,眸子漆黑深邃,眉峰似刀,鼻梁挺翘,双唇削薄,实打实的美男子。

  可……再帅又有什么用,他是鬼啊!

 他大手轻轻一撩,就解开了我身上宽大的喜服,唇似雨点落下,吻在我身上各处。当他的手滑过我的小腹时……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高潮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