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多图预警)

<- 分享“美国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5 美国资讯



v若论时尚界最普及的一件单品,我想非牛仔裤莫属。牛仔裤已经远远超出了“时尚”的范畴,成为了人们衣柜中最常见的基本款,它也许是唯一一款打破了阶层藩篱的时尚单品,人们尽可以按照自己的消费能力在一线大牌、轻奢品牌、快时尚品牌店、连锁超市、批发市场甚至是夜市路边摊里买到不同价位的牛仔裤。售价一千块的牛仔裤和售价九十九元的牛仔裤在外形看来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水洗、刀割、破洞……最流行的时尚因素它们全都有。


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无论是昂贵的还是便宜的牛仔裤,都意味着罪恶。当你走进一家快时尚品牌人声鼎沸的卖场的时候,映入你眼帘的往往是在货架上堆积成山的牛仔裤,各种深深浅浅的蓝色看起来是如此地令人着迷,蓝色,本就是一种让人心情愉悦的减压色。但是当你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你再看到这些蓝色恐怕就再也无法让你平心静气了。


每一条平平整整叠放在货架上的牛仔裤,是以什么样的代价出现在你眼前的,你以前想过吗?也许你从未费神思考过这种问题,但是德国的几个小哥却对这个大家都视若无睹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超市和快时尚卖场里那些促销时仅售9.9欧元的牛仔裤,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而大自然和人类又为了这些便宜的货物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带着这些疑问,他们从德国品牌Krik卖场里的一条9.9欧的牛仔裤开始追溯它的历史,找到了这条牛仔裤出生的地方——中国·广东·广州·新塘,在这个每年生产2.6亿条牛仔裤的小镇里看到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们对牛仔裤和时尚行业的认知。最终,他们将这些见闻剪辑成45分钟的纪录片,名为《牛仔裤的代价》,于2012年3月上映。




然而这部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纪录片在国内一直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几年前曾经有过小范围的讨论,很快也就不了了之了,四年之后,我在豆瓣电影本片的详情页上看到,只有不到一千人看过这部纪录片。




这部片拍的不好吗?不,我恰恰认为这部片拍得太好了,好的以至于让人感到害怕,因为我们可以对自己的无知心安理得,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宁愿没有人叫醒我们,让我们看到事实的真相。我将按照我归纳整理的思路来介绍本片,并非严格遵循片中的叙述顺序,希望更多人能看过我的介绍之后去完整地看下全片:


1、一条牛仔裤=3480升水,一边在浪费,一边在污染



△新塘镇一家牛仔洗水厂排出的污水,这些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入了蜿蜒围绕村庄的小河,而这些河水最终流向东江。(图:绿色和平 邱波)除了纪录片截图,以下没有特别说明的,都是邱波拍摄的作品。


美国《时代》杂志报道过,2007年美国某品牌牛仔裤对其制作的一款牛仔裤所需的资源进行了一次评估,结果得出了一项惊人发现——牛仔裤几乎就是由水制成的,从棉田到棉布再到洗衣机,一条牛仔裤一生之中居然需要耗费3480升水,如果按成年人每天需摄入两升水来计算,一条牛仔裤的耗水量足以满足一个成年人接近五年的饮水量。


也许你会反驳说,棉布又不仅仅用于制作牛仔裤,如果牛仔裤如此费水,那么其他棉制品不也差不多吗不,你错了,差得多了,因为其他棉制品衣物并不像牛仔裤这样,需要用很多化学原料来实现做旧水洗的效果。如果你不懂什么是做旧水洗,看下面这条牛仔裤,膝盖附近褪色的部分,大腿部的褶皱,还有某些款式中磨破的部分,都是人为刻意制造出的“做旧”效果。



丙烯酸树脂、粘合剂、漂白粉,酚类化合物,偶碳化合物,次氯酸盐,钾金属、偶氮染料,高锰酸钾,铬、镉等你叫得上或者叫不上名字的重金属原料都是让牛仔裤变得“时尚”的必需品。每生产一吨牛仔产品,会污染200吨水,更直观点说每生产1公斤,也就是3条牛仔裤,就需要200升的水约有2500种化学物质会被使用在不同牛仔产品的染色和整理过程中。



△新塘镇的牛仔纺织服装生意始于20世纪80年代,大敦村是最早聚集起一批牛仔裤生产企业的村庄之一。在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大敦村附近的一条河流,在流入东江的河口处,黑色的河水和浅色的江水形成了鲜明对比。



△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正在新塘镇大敦村附近一条被污染的河流边调查。村民们反映说,排污严重的时候,这里的河水简直已经不是污水,而是毒水。味道恶臭刺激,如果不小心接触到,皮肤还会发痒甚至溃烂。




为了达到出口时的质量检测标准,牛仔裤的生厂商会通过反复的洗涤以使远在欧美的顾客察觉不到化学品的存在,一条牛仔裤出厂前要经过反复20次脱水打磨,然后磨破、漂白、重新上色。为了洗的尽可能干净,水里会添加大量的表面活性剂。之后这些污水基本上不经过任何处理,就直接排入了水沟,最终汇入珠江。






然而这样的洗涤不过是走走过场,让牛仔裤“闻”起来不是那么刺鼻而已,实际上对人类的伤害并没有显著的减少,在皮肤出汗的时候,这些隐藏在牛仔布料中的有毒致癌物质便会被释放出来,和你的肌肤直接接触。浪费和污染了那么多水之后,达到的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效果,我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2、牛仔裤背后的非法生产方式,血汗工厂摧毁的不只是工人的健康





△在生产牛仔裤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人停机器不停的,工人们轮流上夜班和白班





△忙碌了一整夜之后,一名工人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可悲的是,牛仔裤上的蓝色尘埃正无情地侵蚀着他们的肺。


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每月只能休息一天的高强度工作只是这份工作给工人带来的最轻度的伤害了。在穿着的时候都有可能会接触到牛仔裤上遗留的致癌物质,何况生产它们的工人呢?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只是迫于生计而无法选择。比如喷砂这种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已经被明令禁止列为非法的牛仔裤处理工艺,在中国的工厂里却可以明目张胆地进行。
















硅肺病就是以前说的矽肺病,矽肺是尘肺的一种,是严重的职业病。游离的二氧化硅粉尘通过呼吸道在人的肺泡上发生堆积,影响气体交换,最后人的肺泡失去作用,肺组织全部纤维化。用老百姓的话说,肺变成一个土疙瘩。卫生部专家曾讲过矽肺病人的灌洗治疗:把病人全身麻醉,往肺里灌水冲洗,洗出来的水是浑浊的,静置一段时间,水会分成水和泥沙两层。 目前,全世界没有能够治愈矽肺的特效药,患了矽肺等于判了死刑。


这个看起来有60岁的工人胡兴磊其实才刚刚40岁,他以前做的就是喷砂的工作,在他生病不断咳嗽之后,他换到了洗衣间工作,工资比以前低了不少,而且同样得忍受高温和臭气的煎熬。








还有些懵懂的年轻人,并不知道现在的劳动对他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下面这样的年轻人就像是牛仔裤工厂的食料,会在几年之后被吐出,成为体无完肤的残骸,上面胡兴磊的遭遇,就是他们的明天。



△这种紫色的喷剂具有极强的腐蚀性,然而这个年轻工人在工作时不戴口罩,因为通风排气设备不好,车间里闷热的吓人,工人们不得不穿得极少,已经无暇考虑化工原料是否会粘到自己身体之上。












相比起致命的硅肺病,其他的粉尘、噪音污染,似乎都轻飘飘不值一提了。






















3、成本价4.3欧的牛仔裤,承载着消费者的妄想和订货商的贪婪














我之所以屡屡在文章中嘲讽以H&M和ZARA为首的快时尚品牌,因为它们要为牛仔裤制造的罪恶承担最大的责任。它们的经营策略是用质次价低却紧跟流行趋势的服饰来不断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如果一条牛仔裤的售价是200欧元,中低阶层的消费群体也许一年只会购买一条,而且会将它至少穿上五年。但是人们现在可以在H&M、沃尔玛等卖场里买到9.9欧一条的牛仔裤,就算是进城务工人员,每个月也可以毫无压力地买上一两条穿穿。


在英国,人们如今拥有的衣物数量是30年前的4倍,每个人一年平均花费625英磅购置衣物,每年新购衣服28公斤,全国每年消费172万吨时尚产品。值得注意的是,每年有同等重量的衣物被扔进垃圾桶,尽管它们远算不上旧衣服。


尽管中国只是个发展中国家,但是我想情况也差不多,越来越便宜的服装价格和越来越方便的购物方式是促使消费者过度购买的元凶,9.9欧一条的牛仔裤,就是“口红效应”在今时今日的最好体现。


大家都知道,口红效应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也叫“低价产品偏爱趋势”,简单地说,就是在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之下,诸如口红、香水、牛仔裤、电影票这类“并非必须的小小奢侈之物”就会成为消费者欲望的出口被大量消费,其销售额甚至远远高过于经济向好的时期。因为人的消费能力会被经济大环境所影响而下降,但是人的消费欲望是不会随着消费能力的下降而消失的。


买不起贵的,买一件便宜的也好,人就是这样来满足自己的。这种低价产品偏爱趋势的心态,同时也适用于当下消费能力不强,但是消费欲望旺盛的90后们,快时尚品牌里销售的牛仔裤,就和校门外格子铺里十块钱一瓶的指甲油,二十块钱一支的口红一样,既能满足他们的消费欲望,又能满足他们走在时尚前端的幻想。


现在舆论的趋势是嘲笑新富阶层对于奢侈品牌的无脑追捧,认为他们是“人傻钱多”,花几万块钱去买一件衣服一个包,真是浪费钱。但是我想告诉你们一个残酷的真相,当今社会真正的浪费,并非是高消费群体对手工制作的奢侈品的盲目追捧,而恰恰是中低消费群体对粗制滥造的快时尚品牌的过度消费。








这就是牛仔裤市场的规则:人们想要便宜的裤子,却不想穿太久,因为几乎每周快时尚品牌都会推出新的款式告诉他们这才是现在最流行的,他们要尽快买新的,所以崭新的牛仔裤得要看上去像旧的,承受这个妄想风潮所带来的痛苦的是这里的人们和他们的自然环境。H&M之流将牛仔裤卖得那么便宜可不是为了做慈善事业,它们给到生产商的价格,每条牛仔裤不会高于4.3欧元。






刨除制作牛仔裤的原料、工人工资、厂租、机器损耗、各项税费,4.3欧元里还能剩下多少呢?我们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地一味指责工厂主黑心,难道远在欧美的订货商们相信4.3欧元能够买到一条无需经过有毒化工品处理的做旧水洗牛仔裤?


我十岁就没那么天真了,我知道卖一毛钱一颗的糖吃到嘴里会把舌头和嘴巴都染得通红,而且那个糖,是发苦的。为无限降低成本的愿望买单的只能是质量,你想用9.9欧买到一条牛仔裤,不要指望它是精品,它不是垃圾,就是有害物质。






其实小工厂的工厂主们也想拿出钱来给工人加薪、改善工作环境、购买处理污水的设施。可是他们发现,一旦他们做了这些,势必会提高单条牛仔裤的造价,而订货商是不管你有多少正当的理由的,你只要涨价,他们就会迅速把订单转给其他不那么环保和人道的厂子里去,他们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总归他们并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法规,在欧美不允许做的事情,在这里是没人管的。


中国加工业的现状就是,我们赚取的可能只是一个产品1%的加工费,但在我们的国土上,却留下100%的污染。








孩子从一家染整厂流出的污水中走过,而他丝毫不知,他淌过的污水会对人体健康产生潜在危害。


他们就是要一条成本价4.3欧的牛仔裤而已,至于这条牛仔裤是怎么来的,他们不想知道更不想管。前一秒钟还说这种生产环境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德国厂商,后一秒钟听到记者问“是否可以多付一点钱,改善下工厂设备也给工人多赚点钱”的时候就暴走了:他说售价就算是相差一千倍的裤子,也是在这样的工厂里做出来的,而且他不认为他多给了钱,工厂主就会把钱多分给工人。






他说的也许是真的,并不是说售价100欧的李维斯就毫无问题了。总部设在荷兰的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2012年公布过一项调查结果:该组织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购买141件服装样品,检测结果显示,这些样品中,有89件被检测出NPE,占到总样品数的三分之二,并几乎涉及全部品牌。除含有NPE与邻苯二甲酸酯外,ZARA与李维斯这两个国际品牌中的两款服装又被验出含有致癌物质“芳香胺”。31件带有胶印图案的样品中有4件样品被检测出高浓度的环境激素邻苯二甲酸酯。


NPE在纺织生产中广泛用于印染和水洗环节,被排放到环境中会迅速分解成毒性更强的环境激素壬基酚。壬基酚对水生生物有强烈毒性,能够干扰内分泌系统并影响生殖系统。同时还具有持久性,难以降解,可以通过食物链进行累积。邻苯二甲酸酯可以通过手口接触进入人体,具有生殖毒性,可导致精子数量减少和雌性的不孕不育,对儿童和孕期妇女的威胁尤其值得重视。


另外大多数样品上都被检测出多种不同种类的具有潜在危害的工业化学品。根据产品标签,经化验的衣服产于18个国家。其中原产于中国的就有34件,而这当中有70%被测出含有害物质。




然而因为中国人力成本的逐年提高,已经有很多订货商将自己的订单给到了更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甚至计划未来在非洲设立新的工厂,这种迁徙无非是将在中国出现过的这一切搬到别处再上演一遍。也许只有到了在非洲生产一条牛仔裤的成本也不低于100欧的时候,问题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


“我们不是不知道,我们只是假装不知道。”大概所有的人,包括消费者,设计者,销售商,中间商,委托方,都是帮凶。我们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沉默着,代价是付出了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的平衡,以及不计其数的廉价劳动力的健康和生命。这一切的一切,为的只是获取一条我们大概穿不到两年就会丢弃的牛仔裤,看过这部纪录片之后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牛仔裤,感觉双腿沾满了工人肺里的尘和咳出的血。


整个悲剧里面谁是凶手,谁又是同谋?现在和未来谁将为它买单?不仅仅是牛仔裤们,任何一件流动的商品背后都有一个类似的悲剧。


也许我们已经麻木了,早已习惯了雾霾的天空,需要过滤才能烧开饮用的自来水,门前散发着古怪臭气却没有任何活物的小河,只有明天H&M又会上市什么新品才能激发出我们的一点点兴趣,也许这样的麻木也是一种幸福吧,无知者,是最幸福的。


如果你不想成为沉默的同谋者,那么你可以做的是:


① 从自己安全考虑:


不要购买廉价的散发着刺鼻气味的衣物,避免出汗时致癌物质直接和我们的皮肤接触,购买的新衣在穿着之前一定要先洗涤一次再穿。


② 出于环保考虑:


少购买快时尚品牌的衣物,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购买质量过关且耐穿的经典款衣物,减缓衣物换新的速度。少买做旧款式的牛仔裤,如果可以尽量购买原色款,买了牛仔裤也减少洗涤次数,自然晾干。


③ 出于社会责任考虑:


建立一个自己的品牌黑名单,将那些媒体曝光过的质量检测不合格的品牌、使用血汗工厂生产商品的品牌列入这个名单里,减少光顾它们的次数。


还有当然是,让更多人看到这篇文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