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诗人 I 陈昆西:挽一阙羞涩的粉红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简介:陈昆西,证券金融行业电脑工程师,曾在东京工作生活10年,2011年移居澳大利亚悉尼。职场上为理工女,业余时间热爱文学,受父亲影响,喜欢创作散文和诗歌,会中英日三国语言。悉尼雨轩诗社网站的创建人,担任悉尼雨轩诗社的副社长。
 
 
 

叶脉的随想
 
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看不见的脉络
如同叶脉
那坚硬的纵横交错的梗
经过时日的冲刷
才能读懂叶脉的走向
 
再多的阐述
也抵不过时间的验证
再多的解释
在事实面前也是徒劳
必须经过一些事
才能看清一些人
 
这世上最难看明白的,
就是人心
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看不见的脉络
如同叶脉
那坚硬的纵横交错的梗

 

 

指南针
 
虽然心中的指南针
有时会有偏差
即便在错误的方向中
找寻方向
自以为是也好
自以为非也罢
我们都会听从内心的指南针的呼唤
尽情享受成长的甜酸苦辣
已经为自己的决定做好了准备
还有那指向心中梦想的指南针
 

 

 

粉红的樱花
 
春天来了
樱花在往事的废墟中爬起
挽一阙羞涩的粉红
开出绚烂的花朵
飘落人间
几周的花期
留下多少眷恋
你又会微笑离去
花开花落
爱过
一生就没有遗憾
 
 
 
 
南半球的夏雨绵绵
 

许多牵挂
总在这季节
疯长
一些思念
总在窗外
惆怅
夏雨绵绵
思绪万千
为什么
南半球的夏雨绵绵
我心却
总在
北半球流浪
 

 
 

望月
 
一轮圆圆的明月,
从屋檐徐徐升起;
与我一同眺望的,
有住在远方的你。
有情人天各一方,
辗转反侧无睡意。
起身披衣去闲散,
忽觉明月入窗里。
相思夜色好美丽,
送我入梦好甜蜜。
 
Looking at the moon
(《望月》的英译文)



As the bright moon
Shines over the roof

From far away

You share the same moonlight with me.
For parted lovers, lonely nights are the worst to be
All night long I think of no one but thee

To enjoy the moon I get up again

I put on my nightgown for the dew is thick.
Moonlight is so beautiful
Hoping a reunion in my dream will come quick.
 

 
 
一纸的文字想念你
 
在最忧郁的时光里 
不经意地遇到了你
我的世界从此不再孤军作战  
你像一位照顾我的大哥哥  
乘着轻柔的月光  
飘进我的生活里  
 
我小心翼翼  
把你的身影记忆在柔软的心底  
思念如花开般绚丽  
在多少个的日子里  
常常情不自禁地细数着  
你带给我的心动与欢喜  
 
千言万语  
在或深或浅的字迹里  
演变为一行行的诗句  
那是我对你倾诉的心语
我不善言辞
于是用一纸素笺的文字想念你
 
 
 

雨天

喜欢上了下雨  
飘飘洒洒洗尽铅华
撑起一把伞
走入雨中
 
听着雨滴答摔落的声音  
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
没有了嘈杂,
只有窸窣的雨点

没有一丝的牵挂  
难得的安宁  
如此喜欢它,  
因为这一刻,忘记了浮华


雨轩诗社很年轻,年轻的从初始至今也不过两年,雨轩诗社的人也很年轻,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怀揣着对生活的澎湃热情写出了这么多令人感佩的诗作,这是始料不及的。雨轩诗社不仅是一支在多元文化抑或在世态炎凉中还保持着文学情怀的创作队伍,而且他们还义无反顾的在工作与生活,忙碌与奔波中采撷着平凡岁月中的感悟和辨知;他们把激情与浪漫,困惑与迷茫,憧憬与希望,甚至窗前的清月,庭院的花草,青坪间的鹭鸶,蓝楹树下的遐想,都变成了盈沛诗行!这是我们的自豪,也是每一个雨轩人骄傲------ 摘自晓帆《悉尼有群写诗的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