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本地人为什么喜欢日本人,不光是不炒房?其实……

<- 分享“走进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5 走进新西兰




作者:Sara


亚洲已经成为继澳洲之后,对新西兰第二重要的地区。新西兰人和亚裔族群的联系也日益紧密。不过,新西兰人普遍对华裔、印度裔、韩裔族群好感度较低,却偏偏最喜欢日本族裔。


 

在新西兰生活,经常能听到收音机里传来的日语教学节目,遍地都是日式餐馆、日本车;提起东京,Kiwi总是双眼放光心向往之,对于同为现代都市的上海深圳倒是印象欠佳。更有甚者,在奥克兰接连发生华人被袭事件后,有人给出的解决办法竟然是:装成日本人,减少被打概率。

 

虽然并没有证据显示袭击事件是针对特定族群,但同是外来移民,总被当成二等公民的感觉当然不好,更何况对方是和我们相爱相杀了半个多世纪的日本。

 

这种好感度的差异,究竟原因为何?

 


 

日本人不炒房

 

早前有媒体报道,新西兰日裔社群领袖马萨关川(Masa Sekikawa)表示,新西兰人之所以对日裔族群印象尚可,主要是因为日本人很少炒房。

 

“日本人大多数没什么钱去炒房炒地,我想这可能是关键原因。”他说,“许多新西兰人对日本文化了解程度很高,很多是通过日本食物或者在学校学到的日语了解到的。”

 

的确,即使在日本本土,愿意买房的人都越来越少。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静观日本》一书中说,日本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跌入1990年泡沫经济崩溃以来的最低谷。在东京市中心,使用面积80平方米、三室一厅精装修完毕,而且已经装好了整套的最先进厨房设备和卫生设备的新房,售价才4000万日元左右(约285万元人民币)。如果是十年前的二手房,只有18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是,这样价格的房子,在日本还是卖不动。

 

为什么卖不动?20多年前,日本经济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所有人都相信,东京作为世界经济中心,市中心的地建一块少一块,房价会一直这样涨上去。没想到,泡沫经济崩溃后,东京地价跌了65%。此后,日本经济一直处于长期徘徊与低迷的状态。

 

日本婚礼公司SDK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东京都内新婚夫妇自有房的拥有率只有5%。至少有90%以上的新婚夫妇是租房结婚。看来,日本是不会有“没房子别想娶我女儿”的说法了。

 

这样看来,日本人在新西兰很少买房投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经历过泡沫经济,他们对于炒房炒地丧失了热情,提升了风险意识。在新西兰本地媒体对外来移民推高房价的报道轰炸下,Kiwi对按兵不动的日本人有好感,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日本人爱干净

 

仅仅在房产市场上置身事外,不可能带来如此明显的好感度差异。4月初樱花烂漫,笔者和友人一起踏上了日本土地。从东京到京都,从奈良到大阪,第一次亲身感受了这个从小在历史教科书里和抗日神剧里不断出现的国家,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居。

 


最大的感觉,就是日本真干净。不愧是全民处女座的国家。在日本,街上没有垃圾,也少有垃圾桶。当地人一般都会随身带垃圾袋,把垃圾带回家分类处理掉。街上的垃圾桶不仅都是分类的,而且干净到了变态的地步,清洁工收完垃圾后,连垃圾桶内部都会擦得一干二净。

 

刚到日本,好事的我们到处找这里不干净的证据。在酒店房间里,我们检查了地面、桌角、垃圾桶、卫生间,甚至连空调顶上都摸了摸,床底下都抬起来看了看。除了床底下有灰,其他地方真的是干干净净。

 



在东京台场一家商场的地下一层是很多小饭馆的公共用餐区,和国内很多地方一样,需要自己去买好食物,找位子就坐。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推着车收碗盘的大妈,用完的餐具需要自己送回购买食物的餐馆。在用餐区中央,有清洁好的抹布用来擦桌子,擦完之后要放到另一个专门回收的盒子里。虽然人多,但一切井然有序,干干净净。

 

在京都住民宿时,因为有小伙伴没抵抗住清酒的威力,在家附近的小路边吐了。让我们惊讶的是,第二天一早,我们居然看到邻居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在打扫呕吐物!我们连忙上去赔礼道歉,说不知道这个是要自己清理的,老奶奶也很nice的说,年轻人嘛,正常的,没关系的。后来导游跟我们说,还好道歉了,不然很可能会遭到投诉。因为在日本除了公共的大马路是统一清洁的,每家每户门口都是自己打扫,要自己保持干净。

 

《停在新西兰刚刚好》的作者巴道在新西兰曾和几个日本女孩合租过,她们和很多日本人一样,对清洁的热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裕子和美纪子在屋外举着宽度都快超过她们身高的地毯,用一根长棍敲敲打打地清洁地毯,真理子正跪在厕所里清洗地面。……我进了卧室,忽然发现她们三个人的床单、被罩和枕套都没了,再一看,我的也没了。真理子正好走进卧室,对我解释道:‘我们刚才洗床单,也就替你一起洗了。’”

 

日本人注重礼貌

 

日本人热爱鞠躬大家都知道,他们实际上是一个相当注重礼节的民族。在银座街头,我们目睹两位女士从见面打招呼到道别,每说一句话都鞠一个躬,来来回回鞠了七八个。对不起谢谢更是随时能听见。但其实日本人骨子里的客气,是怕给别人带来麻烦。

 

在浦东机场,和我们一起从大阪飞回来的一个年轻的日本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六大件行李,一个人推着两个行李车艰难的走向出口。同样作为年轻母亲,笔者立刻上去帮忙,在推向出口的10分钟左右路程中,她用中日英三种语言跟笔者说了无数次谢谢和不好意思,弄得笔者无言以对,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在大阪的民宿,笔者和朋友在阳台乘凉,旁边晒衣服的大婶从衣服里艰难的探出头来,给了我们一个最灿烂的笑容,“祝您早上好!”想起前一晚我们一行十来人笑闹肯定有噪音,邻居大婶居然还对我们这么礼貌,泪目。

 

在大阪逛商场,电梯里人比较多,我们站在最里面。每停一层都有人上下,站在最外面的人自觉走出去站成两排,里面的人像“抓来的贼”一样,一路鞠躬道谢走出去。层层如此。我们在里面看的是目瞪口呆。

 

东京出发前往京都途中还遇到对向车道堵车,约25公里左右。没有一声鸣笛(在日本很少听到汽车鸣笛),没有一辆车走应急车道,所有车都保持810米的车距,缓慢前行。正是那天,新闻上看到沪宁高速几十辆车撞成一团。

 



结束语:

 

无意写太多观点,只想列举事实。笔者出生在东北,从小听“九一八”警笛声长大,“手撕鬼子”之类的神剧也不知看过多少。但是在今时今日,再一味沉浸于历史之中不可自拔,是自欺欺人的表现。中国富强了,中国人走出国门了,可各种负面消息和冲突也随之出现了。与其一味抱怨洋人有歧视有偏见,不如想想,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



走进新西兰编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