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角】奥黛丽·赫本:永远的窈窕淑女

<- 分享“RCH走进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4 RCH走进美国



来源/新东方英语(IDNOE_XDFYY


在 银幕上,她是《罗马假日》里高贵可爱的公主,《蒂凡尼的早餐》中追逐名利的虚荣女子,《窈窕淑女》里身份卑微的卖花女,是好莱坞各路导演争相邀约的明星; 在现实生活中,她被称为“落入人间的天使”,姣好的面容、优雅的气质,连同她对冥冥众生的悲悯情怀,征服了万千影迷。她就是影迷心中永远的窈窕淑女——奥黛丽·赫本。本文原文发表于 1993 年赫本去世后不久,今天我们再来重温赫本曾经的一颦一笑,感怀斯人已逝,风采犹存。 



细细听听这首静雅舒心的《Moon  River》,伴着优美的旋律,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这个韵味十足的女人~




电影《罗马假日》海报

我 们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来自非洲。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位穿着随意的大使,她走在备受蹂躏的索马里,以她那灿烂明媚的笑容给人们带去抚慰—同时将全世界的注 意力聚集到这片饥饿的土地上。去年 9 月,她申请被派往饥荒的中心,一个位于拜多阿的救济营。抵达时,她看到成百上千失去生命的小尸体正被运上卡车。最可怕的是“那死一般的沉寂”,此后她一提 起此事就止不住流泪。
 
对奥黛丽·赫本来说,生命就是一场勇敢的旅行。毕竟,她童年的大多数时光都是在纳粹占领下的荷兰度过的,一度靠着郁金香花茎磨成的粉艰难度日。她与饱受饥饿的外祖父 母一起,接受过救济机构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前身 ) 提供的食物。“你所有的经历都会为灵魂提供滋养,”她曾经说过,“它为你的未来提供行囊—如果需要的话,还有弹药。”
 
赫本的人生旅程在上周三结束于瑞士的特洛什纳,享年 63 岁,两个月前刚刚诊断出的结肠癌夺去了她的生命。死神还算仁慈,让她在一个舒心的环境里离世:一个春天般和煦的夜晚,在她心爱的、坐落于日内瓦湖畔的 18 世纪石头农舍。“在最后的日子里,她还能够外出一次,”她认识最早的一位老朋友、新闻记者亨利·格里斯说,“她去了花园里。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天气很是 阴沉,但是她想去看看她种的那些花儿。”在生命的尽头,围在她身边的都是她最珍爱的人,包括陪伴了她 12 年的人生伴侣、 55 岁的罗伯特·沃尔德斯。“他对她十分专一。”格里斯说。同在赫本床边的还有她的两个儿子—33 岁的肖恩·费勒和 22 岁的卢卡·多蒂,还有她喜爱的杰克·拉塞尔犬。
 
上周有段时间,人们纷纷追忆起赫本在 25 部电影里那光彩照人的形象,整个世界似乎都沉浸在悲恸中。“你看着她,心里就会想,任何不好的事都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女演员阿琳·达尔说道。“如果说 有一种人是社会精英和女王的重合体,那就是赫本。”与赫本联袂出演了《双姝怨》 (1961) 的雪莉·麦克莱恩说。
 
赫本本人看待自己则有些不同。“我天生对感情就有一种强烈的需求,”她曾经说,“同时也有一种强烈的施予感情的需求。”赫本全名奥黛丽·凯瑟琳·范海姆斯特 拉·赫本 - 拉斯顿,父亲是一位英国 - 爱尔兰银行家,母亲是一位拥有男爵头衔的荷兰人。赫本在布鲁塞尔度过了一段几乎是田园牧歌式的早期童年生活。但在她九岁那年,父母离婚了,紧接着战争爆发 了。为了寻求庇护之所,身为男爵的母亲带着女儿搬到了位于阿纳姆的父母家中。在纳粹占领荷兰期间,赫本利用芭蕾舞鞋为抵抗军传递消息。据她后来回忆,荷兰 很快就“开始限额供应物品,随后,渐渐地,复仇行动开始了”。她的一个叔叔和堂兄被枪杀了;她同母异父的哥哥亚历山大被强征去柏林一家工厂工作。曾经丰满 圆润的女孩儿已变得虚弱憔悴。当然,那些年的记忆从未离开过她:十几年过去了,她还是拒绝了乔治·史蒂文斯导演邀她出演《安妮日记》的请求,因为,她解释 说:“我办不到。”
 
1948年,这个适应性强的少女前往英格兰学习芭蕾舞,还在伦敦版的《高跟纽扣鞋》里扮演了合唱队的一名女孩。三年后,她在蒙特卡洛扮演电影里一个小角色时,被小 说家科莱特发现,科莱特立刻意识到,她已经找到了在百老汇扮演吉吉角色的女孩。这一角色在 1952 年为赫本赢得了戏剧世界奖。此后,在梳妆台上,她一直保留着科莱特的一张相片,上面题写着:“赠奥黛丽·赫本,我在海滩上发现的珍宝。”
 
在看过赫本的银幕试镜之后,导演威廉·怀勒让她在他执导的 1953 年电影《罗马假日》里担当主角。“她并不漂亮,”在奥黛丽因这一角色拿到一项奥斯卡奖之后,脾气暴躁的怀勒说,“但她就是能打动你。”
 
当然,这么多年来,并非每一个人她都能打动。男演员汉弗莱·博加特就说过,“如果一个镜头你愿意重复 36 次”,她就算是“好样的”。或许这是因为在1954 年由他与赫本和威廉·霍尔登联袂主演的电影《龙凤配》中,赫本与威廉·霍尔登之间的艳闻惹怒了他吧。还有一部电影杂志骂她是“怪异的杂种,长着一头乱蓬蓬 的头发”,不过,赫本的艺术生命要比这部杂志长久多了。尽管如此,喜欢看电影的公众却崇拜她,最后甚至连博吉 ( 编注:博加特的昵称 ) 都公开认错。“和梦露与特里·摩尔之类的演员搭档,”他说,“你每次都能清楚地知道你会得到什么。但和奥黛丽在一起就有点难以预测了。她就像个出色的网球手——每次击球都变化多端。”
 

电影《龙凤配》海报
事实的确如此——在演艺生涯中,她扮演过许多不同的角色,但不知怎地却总能保持一种不可名状的优雅气质。虽然她也曾怀疑过自己 (“噢,我真希望自己的胸不这么平,”她曾经说过;“我真希望自己没有这么瘦削的双肩、这么大一双脚、这么大一个鼻子” ),但很少有其他女人会把这些当做瑕疵。在 20 世纪 50年代崇尚丰满的时代潮流中,一个像电线杆一般瘦削的娇小女人却开创了一套新的理想之美的标准,而且在她的朋友、设计师休伯特·德纪梵希的帮助下,她在 简洁朴素的基础上树立了一个完美无暇的形象—这一形象很快就被人们疯狂模仿。
 
一 直以来,赫本总是那样文雅,文雅得无可救药。在世界各地拍摄外景时,她总是先要建立一种家的感觉,特别是在 1954 年与演员梅尔·费勒结婚之后。他们是在百老汇的《美人鱼》中联袂演出时相遇的,这出剧让她赢得了托尼奖。赫本常常会清理酒店套房配置的标准用品,替换成自 己的银质烛台、与之相配的胡椒盐调味瓶,还有自己的床单。
 
这 对夫妇最终于 1968 年分手,这是她一生中遭受的一次重大打击,但比起她所遭受的五次流产来,这个还是容易承受一些。 1958 年,当她在刚果为《修女传》拍摄外景时,她因没有子女而产生的抑郁似乎突然消失了。“在探视过一家精神病院、访问了一家麻风病人疗养院、跟传教士义工谈过 话、旁观了数次手术之后,我的内心产生了一种新的平静。”她说。1960 年 7 月,她的第一个孩子肖恩出生了。十年之后,在与意大利精神病医生安德烈亚·多蒂 13 年的婚姻中,她又生了另一个儿子—卢卡,那一年她 40 岁。
 
家庭永远优先于事业,这一点她总是分得很清楚。“电影演好了并不意味着早餐就做好了,也不意味着孩子的家庭作业就完成得更好。” 1980 年,她在解释自己长达八年的息影经历时这样说道,这次息影最终以 1976 年上映的电影《罗宾汉与玛丽安》而宣告结束。“我仍然需要做一个家庭主妇。”
 
但在以后的岁月里,随着孩子逐渐长大成人,她有了一个新的目标。 1988 年,她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特别大使,随后即刻出发前往埃塞俄比亚,去救助那里的饥荒灾民。随后又不辞辛劳地前往苏丹、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厄瓜多尔。 “我只是在尽力,”她轻描淡写地说,“我希望还可以做得更多。”
 
赫本胃部开始疼痛是在去年秋天从索马里回来之后。医生最初怀疑她是受到了变形虫感染,但 11 月的手术发现了更严重的原因。一个朋友说:“罗伯 [ 沃尔德斯 ] 告诉我,她一次都没有抱怨过。”她总是说:“没那么严重。”
 
但病情确实很严重。格里斯说,到了最后,“她疼得很厉害,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话。人们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法跟每个人都说上几句。”
 
赫本似乎感觉到,她注定要扮演特别的角色,不仅在电影里如此,在人们生活中也同样如此。“当电影给人们带来欢乐时,人们会想到我,”她说,“当女人们在电影 里穿上漂亮的裙子,当你听到美妙的音乐,人们也会想到我。我总是喜欢人们给我写信,告诉我:‘我心情很糟的时候,走进了电影院,看了你的一部电影,结果我 整个人都变了。’”
 

最终,奥黛丽·赫本的确给人们带来了变化。“在这个残酷而充满瑕疵的世界里,”评论家雷克斯·里德说,“她的存在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上帝仍然可以创造完美。”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