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在哪都不是件轻松事!

<- 分享“澳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澳际澳洲



身为家长,我们之所以考虑把孩子送出国,除了想让他们接受优质的素质教育外,也不想让他们背负国内竞争激烈的升学压力。但其实,作为初来乍到的亚裔学生或是移民一族,要适应环境的变化和文化冲突带来的内心焦虑并非易事。


求学问,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都需要努力地付出。有些家长和孩子误以为加拿大中学宽松自由,一些少年留学生逃学旷课、不求上进、无心学业,尚未成年却敢去飙车、聚赌、酗酒、吸烟,做了不少“坑爹”的事,让人痛心疾首。





勤奋的学生到哪儿都要和时间赛跑


一、上学,在哪都不是件轻松事


吃晚饭时,我听见小儿子有意无意之间说道:“妈咪,我明天有数学测试。”


妈妈有些不解:“奇怪,从未听说过你怕考试,为什么突然之间提醒我你要考试?是不是你觉得在加拿大念书有困难?”


儿子在中国上了七年学,回加拿大读书也有一年时间了。


“10年级的数学我在中国学过一部分,一点都不难。”比起中国的应试教育,即使是开学后不久的测验,在妈妈的眼中也只是小菜一碟。“你肯定是想找一个饭后不洗碗的借口!”妈妈识破了孩子的“阴谋”。


孩子欲开口争辩。


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走吧,我帮你洗碗,复习去!”


“还是老爸了解我,在国内,从小学到初一,7年级的我已经‘百考成精’。只是在加拿大,我刚从中式英语转过去,还是有点难,担心考不好。10年级数学我学起来挺轻松的,不过,越轻松越有压力,因为我对自己有要求:我要考高分。老师和同学似乎都认为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学生数学特别厉害,所以我不考好,也辜负了自己和大家的期待!”


英语难,学起来有压力;数学简单,考试却不轻松——我在琢磨这当中的关系。


“我回来啦!”二女儿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还未坐下,就急忙说:“今天教授又布置了一批作业要明天交的!” 她读设计,今年刚进大学。开学两周我看她比谁都忙碌,每天早出晚归,嘴里老是唠叨“作业、作业”。从前读加拿大中学时那种优悠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5年前二女儿在加拿大读高中,除了第一年要过英语关之外,没听她说过加拿大中学的辛苦和压力,升上大学后情况却完全不同了。


二女儿放下饭碗,忙她的作业,我估计又要忙到半夜。


剩下我和太太收拾台面。哦,对了,大女儿还在学校没回来。大学最后一年,也够她忙碌的。


看来,开学不久,无论是大学生还是高中生,忙碌变成常态。读书,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平心而论,在加拿大上中学比在中国上中学要轻松一些。我那读10年级的儿子的课程表与他读初三的中国同学比较,课程少了不少。


在加拿大的中国学生同样面临考试压力


今年从武汉来的小刘告诉我,在中国读高中,上课从早上八点钟开始,要一直上到下午四五点钟,中午有休息,但是晚上还得回学校去晚自修。高中大部分同学都是住校的,专心为高考冲刺,从七点钟睁开眼睛起床开始,到晚上十点钟上床休息,一共是15个小时,当中花在学习上起码有12个小时。


她才来不久,最大的感受是在这里读高中,九点钟上课,下午三点下课,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午饭时间,加起来也就6个小时,但在学校里只呆5小时左右。作业大都在学校完成,晚上回到寄宿家庭再做些自习,一个半小时就可以结束。


也就是说,在加拿大读书学习的时间要比在中国少一半,多出来的时间我们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从杭州来多伦多读12年级的小菲,是学校的文科尖子。虽然才来不久,她已经感受到了加拿大高中毕业班的紧张节奏,但与国内高三同学备战高考相比,还是少了浓浓的火药味。她特别叫同学传了两张课程表给我,一张公立学校,另一张国际学校。在小菲的言语之间,我感受到了一种“胜利大逃亡”的庆幸。


我认识的一位陪读妈妈发来一段关于加拿大中学学习是否轻松的看法。她写道:“都说这里的学业轻松,也许只是孩子没有了国内频繁的考试与排名压力而已。


我女儿有早起的习惯,6:30起床,自己做简单的早餐,坚持早读。8:40-15:05在学校学习。下课后,若干的合作项目需要与同学共同完成,还有大量阅读和制作PPT的作业。


如果放学后不立即回家,孩子会参加学校球赛观摩做拉拉队。她也参加学校一个学生CLUB。女儿基本晚上10:00前休息。孩子学习时间跟国内差不多,并没有缩短,只是学习内容更广泛且有自主性。


这也是我们送她出国留学的初衷。学习,不仅仅为了考试。更令我们欣慰的是,丰富的体育锻炼、足够的睡眠和良好的气候条件,让女儿的过敏体质在几个月内就有了改善,肤色血色都健康了!



宽松的课堂氛围并不意味竞争变小


当然,我也有一点困惑。温哥华是个华人集中的城市,配合我们中国家长的超前教育思维, 各类课后的辅导班亦是林林总总,半年后我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每一个光环下的孩子后面都有个超强的辅导班…….


所以,周末你会发现这样的现象:球场上、草地上,奔跑、运动、嬉戏的大多是西人孩子,而在各个辅导中心,‘藤校’培训班、奥数班等更多的是中国孩子。原来,只是赛区变了,赛制仍然没变,但比赛项目增加了。


在国内你可以单纯地追求考分,而在这里,你还必须全面地发展自己:学业、体育与艺术、个人领导力、 社会服务与实习经验。所以,是不是要全面加入课外培训大军,对于新来的中国留学生和家长都是不小的变革与挑战,需要共同快速适应与选择。”


我很佩服她的观察,也同意她的观点。学习,在哪里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甚至可以说,如果你刚来加拿大,面对着全新的学习环境,语言能力差一点,学习管理弱一些,同辈的帮助少一些,你在加拿大高中的学习比起你之前在国内的学习,还要更有压力和挑战。


二、如何引导孩子面对留学压力


留学压力,从登陆加拿大第一天开始就形成了。我在不同场合跟这些从中国来的孩子们分享,“叔叔也曾经恐慌过、畏惧过,也曾经丢尽了脸,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过来了。其实最大的敌人不是环境,而是你内心的恐惧和慌张,好在现在我们都走过来了。”



留学生进入陌生环境容易遭遇“文化休克”


>>>> 留学生的“文化休克”(Culture Shock) 


留学新生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环境的改变。一个人在全新环境下容易出现压力和焦虑,如同一个人远足或登山时,没有充分的准备容易出现缺氧缺水供血不足的短暂“休克”。针对这种社会心理现象,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做了大量的研究。


上世纪60年代初,文化人类学家Kalvero Oberg用“文化休克”(Culture Shock)这个专有名词,来描述这种心理反应现象。他说:“文化休克是由于失去了自己熟悉的社会交往信号或符号,对于对方的社会符号不熟悉,而在心理上产生的深度焦虑症。”


一个人来到异国他乡,开始会感到异国情调的新鲜、刺激,做什么都有激情。但是,这段兴奋期过后,一般都会进入文化休克期。


1990年圣诞节,我从广州移民到加拿大,面对着全新的环境,已是而立之年的我足足花了差不多三年时间,才适应下来。


在加拿大,我原有的社会地位、社会角色全部“清零”;英语能力的不足,导致我同西人打交道无所适从,只能扎堆华人圈子;压力和焦虑使我情绪很不稳定,身体状况也变差。还好有一帮教会的弟兄姐妹帮助我。


当年在加拿大华人圈子里流行一句话,在加拿大这个新家园,我们都要按顺序经历三个五年,即“五年生存、五年生活和五年发展”。先求生存后求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逐步适应了。


在今天这个网络时代,我们的少年留学生或许比我当年要幸运得多,因为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再陌生。


但是也要看到, 在15至17岁左右他们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生活,一下子经历语言不同、文化差异、教育有别等等这么多的改变,对于依赖性较强的中国少年留学生来说,无疑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冲击。


水土不服、措手不及、无所适从,孩子们面临一连串的困惑、一系列的挫折,也令我们留守父母操心担忧。


以下节录是部分家长给我的留言:


——以前她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新奇、兴奋,话很多,现在她和我视频,每次问及学习,只有一句boring来敷衍我;


——我的孩子老是跟国内的同学聊微信,特别怀念家乡,才过去不久,就吵着圣诞节要回来;


——我家姑娘对学习不感兴趣,反而喜欢和学校里的中国同学来往,她说有种安全感;


——孩子放学关在屋里,除了吃饭,都不跟寄宿家庭沟通;


——她与寄宿家庭主人闹翻,又要换地方;


——我刚说孩子几句,他就抱怨我啰唆;


——我发现孩子对某门课程产生厌烦甚至憎恨;


——孩子抱怨加拿大老师不如中国老师好;


……


“文化休克”也罢,“教育代沟”也罢,既然我们无法改变环境,那么就应该学会自我调适。做父母的,群策群力,帮助孩子尽快从休克中醒过来,尽快跨过代沟,进入适应期。


如同倒时差一样,各人身体素质不同,对环境改变的适应能力也不同。既然已经出国留学,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必须以学为主,用功、用心,训练自己的学习能力,所有留学生都要明白,没有任何借口和例外。


>>>> 聆听与交谈,帮留学孩子减压


今天用音频和一个同学聊天,我问他:


“你来加拿大的时候,有压力吗?”


“有。”


“什么时候开始有?”


“从一开始过来就有。”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压力?”


“无形的压力。”


“怎么样无形法?”


“我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当中,我慌了,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来,孤独、无助。”


“还有什么压力呢?”


“父母对我的期待,我来到这边,放弃了国内的学业,在国内的时候我上的还是挺好的学校。大家都喜欢出来,父母就说,你不如早点出去吧,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同学都打算大学之后再出来,我高中就出来了,所以他们对我的期望很高。


家人一有期待,我就有压力,我要比大学时才出来的同学多花三年的钱,三年下来,100万就没了。我父母也不容易,他们希望我能考一个好的大学,能够留下来成为加拿大人。


我现在开始更多地想怎样留下来,怎样能找到工作。关注能够留下来的那些大学专业和职业,已经不管自己是不是有兴趣了。”


“你有没有感到恐惧和慌张?”


“有啊,我记得进移民局的时候,他跟我讲的那些东西,我全部都不懂。幸好那边有一个中文翻译,他帮我问了很多东西。当时我想糟了,我来这边读英语,他们讲什么我都不懂,我怎么读啊?


来到学校,到教育局里报到的时候,我也是不懂的。寄宿家庭说我真的大胆,什么都不懂,就这样跑到这边来读书。其实,我只能自己给自己壮胆。”


“是啊,你应该给自己打气壮胆。叔叔是研究历史的,当年很多的华侨不懂英语,就来加拿大打工,泛太平洋的这些铁路都是那些不懂英语的中国人修起来的。不懂英语不用着急,也不用恐惧慌张。”


“我还是慌张的,我甚至想过逃避回国。但是我觉得回国对不起我自己,更对不起我父母。我父母多没面子啊,他们跟人家早就说了,我出来了就要衣锦还乡。我出来的时候,父母请很多的朋友吃饭,很多人都恭维我。


每个人都说哎呀,太厉害了,能够出国,那些人都说将来我是读哈佛的,读耶鲁的,很多人说我要替父母争光,我父母的一些亲戚朋友甚至还说,你好好读,将来我们的孩子都去投奔你。


你想想,我自己都不行,还要给我那么多压力。当然这些压力,不仅是我自己的,还有来自父母的。你想想,我容易吗?”


跟这位同学谈完之后,我心里面沉甸甸。我非常明白他的压力、恐惧、慌张,说老实话,换上我,可能比他更糟糕。



留学初期的恐惧情绪需要疏导


记得在30年前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我也就30岁。一面经历着与亲人的分离,一面还要应对新环境中的生存压力,我比这些留学生更没有退路。他们还有机会回国,还不用担心经济来源,只要专心读书就行,我当时还必须找工作。在圣诞节那天,我就开始去找工作了。


我在不同场合跟这些从中国来的孩子们分享过自己的经历,我跟他们说,“叔叔也曾经恐慌过,也曾经畏惧过,也曾经丢尽了脸,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过来了。我感谢上帝能够让我有机会面对困难,学习生存。其实最大的敌人不是环境,而是你内心的恐惧和慌张。好在现在我们都过来了。”


我还跟这些孩子说,没关系的,每天醒来的时候,你要知道今天做什么。慢慢的,你就会发现你的英语水平提高了,发现自己的学习项目一个个完成了,慢慢你就开始不会想太多过去的事情,不想太多家里的期望,你会更专注地面对自己的学业。”


>>>> 帮孩子重建自信:你能,你行,你可以!


我的移民故事和你的留学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点,面对异国他乡的全新环境,我们都是一切“清零”,从头开始,阻挠我们飞跃的是语言障碍。


不可否认,刚到加拿大上学时,我们听不懂英语,交不上当地朋友,欣赏不了轻松教育的好处,一连串的打击,确实能将我们不多的自信摧毁。


青春期遇上留学期,以致我们开始自我怀疑当初是不是选择错误,自卑为什么自己表现那么糟糕,内疚每天都在白白浪费父母金钱……


一个人一旦失去了自信,缺乏动力和信念,做什么事都不会成功。我们要深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好某件事,实现所追求的目标,通俗地说就是:我能、我行、我可以!天生我材必有用!


星期四中午,我约了一个11年级的同学谈话。他曾经告诉我,他来加拿大念高中是为了实现做设计工程师的梦想。但英语水平一直没有提高,学习成绩比在国内的时候还要差,他发觉自己距离心中的梦想越来越远了。


他是一个典型的“被加拿大课程摧毁了自信心”的版本,他不那么勤奋,反而沉迷于手机游戏,上网交友随波逐流,得过且过。受他父母的委托,我同他进行了一番沟通。


我了解他从小学到中学的经历,倾听他学习上的困惑,同他一起制订新的学习方案。我问他有没有信心重新开始,他有些犹豫。的确,自信、信心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我只能鼓励他去经历,按照计划去做,“一天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我对他说,只要你肯每天少玩一个小时游戏,多花一个小时看英语读物、听英语节目,形成习惯,成绩一定会提高。最后,我引用了巴尔扎克说过的一句话,“发明家全靠一股了不起的信心,才有勇气在不可知的天地中前行”,让他明白,经过努力他的设计工程师梦想一定可以实现。


过了几天,他妈妈告诉我,孩子说以后不用天天同他视频,改为一周视频一次,因为他要忙于学习,没有时间闲聊。我听了,心里挺安慰。



三、低龄留学生犯的低级错误:逃学


记得在新生家长见面会上,校长特别提醒我们每天要让孩子带《学生手册》回校,因为当中有许多校规需要熟悉。


那次见面会上,校长挥动手里的《学生手册》,语重心长地对家长们说,校规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是:学生必须每天准时到校。


然后,她接着说,你的孩子一定要来上课,如果真的不能来上课,家长要打电话给学校请假。接着,她又示范如何打电话请假,大意是:我叫什么名字,是某某学生父母/监护人,某某学生几年级,因什么事情请假。


她提醒家长们不要轻易替孩子请假,除非孩子的病有传染性,否则建议不要因为小病而随便请假,现场有许多家长都点头同意。我却有些不以为然:准时上学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校长不厌其烦地反复强调呢?我有些不解。


后来,翻看了政府的《学校法》,我才明白个中缘由。在加拿大,所有7-14岁的孩子都必须上学。在大多数情况下,孩子们7岁前就开始上学,14岁后仍然继续学习。法律规定父母承担确保孩子上学的责任。假如孩子7岁以后不能上学,家长就需要给出合理正当的解释。


法律规定有三种原因可以不上学:1. 孩子就读私立学校;2. 孩子生病或者有某种残疾;3. 离家4.8公里以内没有合适的学校,并且学校也没有提供交通工具的。孩子们需要每日按时到校,未经学校允许不得离开。按时到校和正常学校生活对孩子是非常重要的。


缺课较多的孩子将无法充分接受学校的教育。假如孩子迟到或者缺课,老师或许会要求家长给出书面说明。校长只接受以下5种情况的解释:1. 学生生病;2. 学生家里有人生病,或者发生了状况;3. 严重的疾病爆发;4. 其他一些意外情况;5.某些宗教节日,例如犹太人新年、中国春节等家庭安排。


有时候学生家里会在学期当中安排度假计划,学校既没有权利同意,也没有权利拒绝,因为那是家长自己的决定。有些学校会要求,如果孩子因参加家庭旅行计划而缺席5天或以上的,家长须提前一周递交请假条。



没有家长督促的小留学生往往缺乏自我约束


不过,在处理迟到、早退等缺课现象时,中西方文化的不同就显现了出来。在国内中学,老师会不断地提醒不能按时到校的学生,或者把家长叫到学校来。“教不严,师之惰”,“子不教,父之过”,教育孩子是老师和家长共同的责任。


加拿大的教育理念是把孩子培养成独立自立、自我管理、学会担当的公民,从小培养孩子对自己的行为方式和后果承担责任。


所以,对待上课迟到这些事,学校除了每天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家长给予解释外,还会将这些缺课记录在案。当然,因为迟到、早退和缺席会影响测验、课堂演讲、递交作业和考试等成绩,最终也会直接影响孩子的期末成绩。


虽然,加拿大中学视学生考勤制度为“校规”的头等大事,留学生反而会因为没有父母的督促,没有班长任的谆谆教诲而犯这种“低级错误”。但是,学生上午迟到,监护人下午就会收到学校通知。


针对留学的违规行为,多伦多教育局有一套处罚方案。


在多次劝说后如果学生仍屡教不改,学校就会通知监护人前来,学生需要签署一份保证书(Expectation Contract),保证在出勤记录(Attendance)、遵守行为规范(Behaviour)、学分累积表现(Credit Accumulation)例如按时缴交作业、带齐学习用具和课后接受辅导等等方面,有改善和进步。


保证书有一个具体的有效期,而且,学生、监护人、学生顾问老师和学校办公室主任四方在该份保证书上签名,所有任课老师都会收到这份同意书。如果签约学生未能履行承诺,学校有权要求学生退学。




朱凡

加拿大籍华人,历史学博士,三个聪明伶俐、学业优秀的孩子的父亲,现投身加拿大低龄留学监护工作。曾著有《带你走进加拿大高中》等多本著作。


内容来源于加拿大朱凡,作者:朱凡,如有涉及作者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及时撤下文章,先致以歉意。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澳际教育及澳际澳洲诚意推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