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网络霸凌现象严重 逾4000名未成年人求助

2016-04-25 乐享悉尼



还有4000多名其他年轻人因为网络霸凌和骚扰而被介绍给儿童求助热线(Kid's Helpline)。

根据儿童网络安全委员会,年轻的网络恶霸们常常下载纯洁无辜的脸书或Instagram照片,然后用淫秽图画、文字或画像对它们进行篡改,再重新上传到网络上。有些年仅12岁,是青少青年网络霸凌的最新趋势。

“我们已经处理了一些严重的网络霸凌,学生们瞄准学校同学,传播编造的谣言,或者嘲笑他们。”儿童网络安全专员麦克吉本(Alastair MacGibbon)说。

“我们还采取行动,移除了用来欺负和贬低的有害照片。”

麦克吉本说,父母向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报告网络欺凌十分重要,此外,存下电话留言,截屏并打印出电邮和对话等保留证据的做法也非常聪明。

然而,社会研究院麦克兰登(Mark McCrindle)说,网络俚语在不断发展。他说,今天的青少年严重依赖一种充满图释、迷因和讽刺的视觉语言,父母很难跟上。

澳洲家庭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罗宾逊表示,家长应该限制孩子的上网时间,鼓励他们在家中的公共区域使用上网设备,并在晚上关闭Wi-Fi。“脆弱的孩子在网上和网下都脆弱。”她说。

网络用语解密

420 — cannabis 大麻

ASL — age, sex, location 年龄、性别、地点(可能意味着您的孩子正在使用匿名聊天室)

BRB — Be right back 马上回来

CD9 — Code 9 代码9 (用于通风报信“我家人就在我边上/背后,能看到屏幕”)

GNOC — get naked on camera 裸聊

GTG — Got to go 我得走了

IRL — in real life 在现实中

IWSN — I want sex now 我现在欲火焚身

KPC — keep parents clueless 别跟父母说

LOL — Laugh out loud 笑死我了

LMIRL — let’s meet in real life 我们在现实中见面吧

MOOS — member of the opposite sex 异性

P911/P999 — parent alert 父母警报

PAW — parents are watching 我爸妈在看

POS/MOS — parents over shoulder/mum over shoulder 我爸妈在监视

RU/18 — are you over 18? 你满18了吗?

WYRN — what’s your real name? 你真名叫什么?

WYSIWYG —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所见即所得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