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婆婆没有看到床单上的小红花,当场就发怒了……

<- 分享“英国旅游攻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2 英国旅游攻略



  希望一袭白纱站在红色的地毯上,手中捧着象征幸福的花球,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红毯尽头,期待着新郎的出现。

  时间慢慢流逝,说好的吉时已经过了,教父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宾客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希望脸上憧憬的甜笑消失不见,双手攒紧着婚纱,咬着唇瓣,表情有些委屈。

  “不是说世纪婚礼吗?怎么新郎到现在还不出现?”

  “婚礼能如期举行就已经很意外了,唐少未婚妻悔婚,这个……就是一替代品啦!一看就是为了唐家的财产!”

  “唐少遭遇车祸,下肢残废,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就不错了!”

  ……

  希望的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指甲深陷入肉里,耳朵不由自主的收集着宾客的议论,整张脸变得惨白,唐漠谦出了车祸,未婚妻悔婚,她是自愿嫁给唐漠谦,那是因为唐漠谦是她的梦啊!

  自从二年前唐漠谦出手救了差点遭遇强Jian的她,她的一颗心都挂在了唐漠谦身上,可是那时候她还是一个高中生,而二十五岁的唐少,早已经在整个商界闻名遐迩,她只能默默的关注他,留意他的消息。

  直到他有了未婚妻,她一颗心,便也黯然了!

  好不凑巧,他受了伤,未婚妻悔婚,不正是老天给她的机会吗?让她正大光明的守护在他的身边,照顾他,让那颗痴爱的心,不用再隐藏!所以她不顾父亲的反对,执着嫁他!

  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逃婚了……

  希望的身子无法承受的颤抖着,眼神望眼欲穿的盯着教堂外面,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唐少来了……”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希望猛的抬头,看着挂满玫瑰的劳斯莱斯缓缓开来,一颗绝望的心终于跳动起来,虽然迟了一些,他……终归是来了!

  随着婚车停下,宾客一时间骚动起来,今天这样大喜的日子,新郎竟然不出现?

  “沈小姐,少爷吩咐了,你若是想嫁给他,就自己上婚车,今天少爷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希望的身子猛的颤动,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心如刀割一般疼痛,原来……他是故意的,根本不是因为腿伤来不了,而是……他根本不想娶她,这个认知,让希望既难过,又心酸!

  “亲家,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沈父心中憋着一口气,脸色彻底黑了,他女儿嫁给唐家已经要受别人的各种流言,现在新郎竟然不逃婚!希望又不是嫁不出去,要是唐漠谦好着就算了,现在腿还这样……未眠也太侮辱人了吧!

  “希望,走……跟我回家,我们不嫁了!”沈父拉着希望的手,愤怒不已。

  “爸……”希望挣脱着,脸色焦急。

  “唐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呢!”周围“咔擦”拍照声不断,宾客议论纷纷,唐母脸色难堪,连忙询问管家。

  “太太,是少爷的意思……”唐管家无奈,望了一眼沈希望,唉声叹气的说道:“少爷说了,嫁给他是一条死路,如果少夫人不愿意,这婚事就此罢了!”

  “罢了就罢了,我们沈家也不稀罕!”沈父气的血往上涌,语气僵硬。

  希望已经明白了唐漠谦的想法,他在刁难她,不想让她嫁给他,可是……唐漠谦是她的梦啊!她怎么舍得事到尽头,只差临门一脚了放弃呢?

  “爸,我去!”沈父态度强硬着,希望却是一口应答,挣脱掉父亲的手,走向那辆没有新郎的婚车!

  沈父看着女儿固执的样子,气的又烦躁,又心疼,一时间百感交集,化作长长的一口叹息!真是女生外向啊,唐漠谦,哪里值得你这样?

  坐进婚车里希望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从最初的委屈,心酸,变成坚定的勇气和期待。她发誓,不管怎样,她都会做好他的妻子,好好照顾他。

  坐在婚床上,希望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门边的男人,他面无表情,脸色冷清,本来俊逸的脸庞,消瘦了不少,一双无神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胡子拉碴,看起来很是颓废,灰色的毛毯搭在腿上,多了几分死气,这副不修边幅的模样,没有一点像是办喜事的新郎!希望看着心里涌现出一股心疼……那个天之骄子的唐漠谦啊,怎么颓废成这样?

  “漠谦……已经很晚了!”他的名字,在希望的喉咙酝酿良久,才轻轻吐出,唐漠谦的身子一怔,蓦然抬头,望着沈希望。

  希望如水的眸子和他对视着,带着新娘子的娇羞。

  唐漠谦嘴角泛起冷笑,“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不是该休息吗?沈希望茫然的望着唐漠谦,悄悄的打量他的腿,他是不是不能上床?

  想到这里,希望慢慢的走过去,躬身蹲在唐漠谦身边,“我扶你!”

  唐漠谦低头,便闻到她身上传来的似有似无的香水味,清爽的百合花香,带着青涩的诱惑。

  希望看唐漠谦没有拒绝,便自作主张的搀扶起他的手臂,顿时,她包裹完美的酥胸紧紧的压在他的手臂上,带来一阵柔软,让人浮想联翩。

  “走开!”突然,唐漠谦恼怒的推开希望,希望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不稳。没有了希望的搀扶,唐漠谦也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希望忍着脚跟的疼痛,心疼的看着唐漠谦。

  “你滚!”唐漠谦冷冷的望着沈希望,怒斥道:“看到我这样你很得意吧!我就是一个废物,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新婚之夜,一个连床也不能上的男人,还是男人吗?你滚……”空有如花美眷,他却没有要她的能力,这种无力感,怎么能不让一个男人崩溃!

  “不……没有!”希望咬着唇瓣,重重的摇头,不是的,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她怎么会那么看他,不管他怎样,她都是爱他的!

  迎着唐漠谦冰冷的眸子,希望亦步亦趋的走过去,想要搀扶他。

  唐漠谦拉住希望的手臂,将她往怀里带,一个翻身,便将希望压在身下。

  这个女人的确是个天赐的尤物,酥胸美腿,纤腰丰臀,加上现在一袭白色婚纱,精致的妆容,即使是柳下惠,也无法坐怀不乱,最妙的是那双流转的水眸,怯生生的,带着天然的纯真,吸引着人去毁了她!

  他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不是吗?

  唐漠谦右手婆娑着着她的脸蛋,眼中写满了情动,希望闭着眼睛,身子瑟瑟发抖着,虽然他在她心底扎根了很久,可是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还是吓到了她。

  唐漠谦捏住她的下巴,低头便准确的亲了下去。

  希望咬着舌尖,脑中一片空白,她的不配合,让唐漠谦有些气恼,现在还装什么贞洁烈女,执意嫁给他时,不就应该想到了吗?面容姣好,身体健康,这样的女人,居然眼巴巴的嫁给他一个瘸子,想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多半是为了唐氏的钱!

  唐漠谦冷冷的瞅了希望一眼,命令道:“张嘴……”

  希望开始只觉得羞涩,整张脸扭到一边,羞愧的不敢见人,渐渐的,那种酥麻的感觉取代了羞涩的触感。

  她微微一瞥,便看到唐漠谦侧脸冷硬的弧线。

  当初那个出手救她的男人,总是带着温润如玉的笑颜,谈笑之间,击退绑匪,而现在的他,那张挂着浅浅笑意的脸,冰封了所有情绪,让人如置冰窖,看得希望有些心疼,都是因为车祸吗?还是因为他未婚妻的逃婚?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一定会努力让他走出阴影的,想着希望便伸手,搂住唐漠谦的头,纵容的将两人更加贴紧。

  唐漠谦只能双手撑在两边,靠手支撑自己全身的重量,希望的主动,让唐漠谦心神一震,右手一个松懈,便身子瘫软,整个人压在希望身上。

  希望只觉得身子蓦然一重,口中条件反射Xing的发出一声闷哼。

  唐漠谦整个脸变黑,顺手掀开希望,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滚!”

  “漠谦……”希望不敢置信的望着恢复冰冷的唐漠谦,明明刚才他们还是热情如火的不是吗?怎么突然之间便变成这样,她做错了什么吗?

  难道是因为她的主动?希望整张脸变得通红,难道他……不喜欢?

  唐漠谦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目光似有若无嫌弃的望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废物,真是废物!

  没用,没用!唐漠谦突然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腿,“啊……啊……一条烂腿,还留着干什么,干脆切了!”

  “你干什么!”希望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唐漠谦的腿,唐漠谦收手不及,用力的拳头打在希望的背上,希望闷哼一声,却是执着的不肯放手。

  “你不要,留给我好不好?”希望眼睛中泛着泪光,心疼的望着唐漠谦,吐出的话,让唐漠谦心口一震,一时间怔怔的望着希望,滚滚的暖流在唐漠谦心中流动。

  嘴角抽动了几下,唐漠谦掀开沈希望,“我的身体关你什么事?”

  “你不心疼,我……心疼!”曾经,便是这双腿,踢开绑匪,救下了她的清白,他的点点滴滴,在她的心中已经化成梦,她怎么舍得伤害?

  “心疼?”唐漠谦冷笑,微微昂头望着沈希望,她的眼睛里写着不加掩饰的认真,那样浓郁的感情,看得他心慌。

  他一个废人,她到底图什么?钱?呵呵,戏倒是演得挺真。

  “害怕我给不了你“Xing”福?”唐漠谦放浪的打量着希望,嘴角带着讽刺的冷笑。

  希望被讽刺的满脸羞红,他果真是嫌弃她太主动了!实在没有一点新嫁娘的矜持!

  “没有……我没有!”希望咬着唇瓣,使劲的摇头,她听说男人都是喜欢主动的女人,所以才会那样,她可是干干净净的姑娘啊,哪里有他说的那样不堪?

  唐漠谦一声冷笑,无言做了回答。

  希望看着冰冷的地板,伸手架起唐漠谦,小心翼翼。

  “我给你剃胡子好不好?”希望望着颓废的唐漠谦,小心的试探道。

  “怎么?嫌弃我配不上你?那滚啊……门在那里!”唐漠谦指了指房间的门,希望咬着唇瓣,满脸委屈,这人怎么出口就那么伤人呢,动不动就是滚!

  希望没再提剃胡须的事,只是拖曳着长长的婚纱,到卫生间给唐漠谦端来洗脚水,为他擦脚。

  “热水泡泡会好点……”希望蹲下身,唐漠谦看着唯唯诺诺的小妻子,一脚踢翻了洗脚水,“哗啦”一声,淋了希望满身,“哼……你安的什么心思,时时刻刻提醒我是个瘸子吗?”

  希望已经摸透了唐漠谦的心Xing,委屈的不敢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捡起盆子,又端了一盆温水放在唐漠谦脚边,唐漠谦冷笑一声,又是哗啦一脚,希望也不气恼,他踢一次,她便再端一次,她下定决心,和他抗到底了!

  第十盆水,连质量良好的洗脚盆也砸凹了,希望更是从头发湿到裙摆,唐漠谦的心情从开始的愤怒,变为现在的无可奈何,她是个木偶吗?都不会发脾气的?

  “脱鞋!”唐漠谦也看透了,再继续下去,除了让地板全浸湿之外,没别的用处,只能指了指自然垂到床边的腿,冷冷吩咐希望。

  听到唐漠谦的话,希望猛地抬头,湿润的小脸上扬起一个满意的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欣慰的脱了唐漠谦的鞋子。

  唐漠谦的脚因为每天包裹在鞋子中,有一种病态的苍白,希望小心的将唐漠谦的脚泡在温水里,轻轻揉捏着,她没有学过按摩指法,只能细细的把整个脚板都揉捏了一遍,在唐漠谦即将发火的边缘,给他擦干净脚。

  唐漠谦低头,看着低眉顺眼的沈希望,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颤巍巍的,惹人心动!可是他看着,却生不出半点亵渎!

  收拾完唐漠谦,希望看着满地的水渍,去卫生间拿了备用毛巾,擦了个遍,待忙完,已经是夜上三更。

  希望浑身湿哒哒的,唐漠谦已经休息了,她也不敢打扰,只好洗了个澡,套了浴室里备用的男士睡袍,窝在墙角的地毯上睡了一觉。

  其实唐漠谦一直没有睡着,他张大耳朵静静听着希望的动静,待发现她缩在墙角时,想开口叫她来床上睡,可是想着两人之间的尴尬,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丈夫都起床了,你还在干什么?”希望还在睡熟,耳边便传来“河东狮吼”!

  天以大亮,希望揉了揉稀松的睡眼,便看到婆婆插着腰,沉着脸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希望一个震惊,连忙站了起来。

  林蔷薇大步的走到床边,用力的掀开被子,洁白的被单上干净如新,让林蔷薇震怒不已。

  这就是他家娶的好媳妇?新婚之夜居然窝在墙角睡大觉,根本没有半点传宗接代的意识!

  “你昨晚就睡在这儿?”林蔷薇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希望,希望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你蠢啊你!”林蔷薇一口气险些没有提上来。

  “昨晚上是你们大喜的日子知不知道?不知道新婚之夜要干些什么?好歹也是高材生呢,生物课是怎么学的?”林蔷薇扶额,沈家小门小户,是怎么都攀不上唐家的,她为什么同意希望进门呢?

  一个是因为夏悠然悔婚,而婚礼势在必行,唐家丢不起这个脸,另一个便是希望她能给自己生个大胖孙子啊,现在儿子腿瘸了,那地方总没事吧,她把希望都放在孙子身上,可这儿媳妇居然一个人睡地板,怎么让她不气愤?亏她看着希望没起床,还以为昨晚太过劳累呢,哪里知道……实在太可恨了!

  希望听着婆婆的数落,不由自主的低着头,不是她不愿意啊,实在是昨天晚上……出现了很多意外!

  “妈!”唐漠谦听到林蔷薇的吼声,滚着轮椅走了过来,看了沈希望一眼,说道“还不去洗漱,愣着干什么?”

  他是来给她解围的吗?希望听着唐漠谦的话,立刻窜入了卫生间,梳头洗脸,良久才出来。

  卧室的床上放着几套女装,希望走过去看了一下,从贴身的内衣内裤到外穿的裙子,T恤,短裤,不同风格的服装都有几套,希望挑了一套白色的蕾丝内衣,拿了一件雪纺的长裙回浴室换衣服。

  一切完美的刚刚好,二分之一罩杯的内衣把她的完美衬托的更漂亮,合身的像是贴身量过了一样……佣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尺寸的?难道是他?希望想到昨天,脸上不由泛起一丝潮红,连那地方都像滚烫了好多。

  整理妥当,希望才慢慢的走出去。

  楼下的客厅里,林蔷薇坐在沙发上,身边站着一排佣人,似乎在等着她下楼。

  “少夫人好!”异口同声的问好,让希望吓了一跳,连忙鞠躬点头,“大家好,大家好!我是沈希望,以后多多赐教!”

  林蔷薇看着希望这副模样,额头高高皱起,这哪里有一点豪门千金的气势?活脱脱一佣人嘛,沈家终究是小门小户了,培养出来的女儿……唉,也看不上眼。

  “你这是什么模样!”林蔷薇指着身后一群佣人,说道:“主子就是主子,要拿出主子的气势,赐教?他们还敢赐教你,岂不是反了?”

  希望看着婆婆满脸怒色,不敢说话,沈家也是有佣人的,比如沈妈,沈妈从小看着她长大,就和自己的NaiNai差不多,佣人们在沈家少则干了三年,多则十多年了,都是她的长辈,她哪里敢真把他们当做佣人看?一向是这样和和气气的相处,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

  “是!”希望点头。

  “好了,坐下!”林蔷薇指了指希望旁边的沙发,示意希望坐下。

  “今天开始,你也是唐家的人了,我就和你说说这唐家的规矩,唐家不是小门小户,一言一行,都要按规矩办事!”

  “早晨八点之前必须起床,作为媳妇,伺候公婆是应该的,以前早餐都是佣人做,但是以后,那些都是你的事,早餐要荤素搭配,一周不重样,比如星期一吃西式的牛Nai面包鸡蛋,星期二就要做中式的鱼片粥,配几个开胃的小菜……”

  “中午的饭菜,因为你要上课,所以就免了,但是不读书的时间,必须保证一个星期二次大扫除,客厅里的鱼缸需要换水,花园里的玫瑰需要除草。”

  “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的老公,像你今天早晨,老公起床了你还在偷懒睡觉,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晚上十点之前,必须睡觉,我可不希望在唐家出现夜猫子,特别是漠谦的身子不好,要保证充足的睡眠。”

  ……

  林蔷薇絮絮叨叨的说着,希望点点头,虽然她在沈家也是十指不沾阳Chun水,但是现在嫁为人妇了,这些家务也该学着做。

  林蔷薇看着希望的表情,脸上松软了一些,虽然身家差了点,但是听话……这点还是不错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林蔷薇话题一转,“最重要的是你要抓住老公的心,好好给唐家传宗接代才是正事!”

  一提到这事,希望又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脸上染上一丝彩霞。

  “好了,你去书房叫漠谦下来吃饭!”林蔷薇摇摇头,嘀咕道:“今天都是你起来吃了,拖得一家人没吃早饭!”

  希望听着婆婆的嘀咕,心中暖暖的:婆婆虽然嘴上严厉,但是心眼还是挺好的,还等着她一起用餐呢,这样想着,脚步越发轻盈加快了一些。

  “漠谦,吃饭了!”希望扭开书房门,一本厚厚的工具书,直接砸在她脑门上,一阵头晕。

  “沈家没教过你,进人房间之前要敲门?”正埋在工作桌后的唐漠谦冷冷抬头,看着鼻子砸出一条红痕的希望,指了指房门,“出去,敲门进来!”

  希望咬着唇瓣,他们之间不是夫妻吗?还需要这样的客套?她那么急,还不是因为想着婆婆的话,他也没有吃饭吧?

  “咚咚咚!”

  “进来!”希望再次走进去,“漠谦,婆婆要你下去吃饭!”

  “知道了!”听到唐漠谦的话,希望脸上露出一丝轻盈的笑意,快速的走过去,握住他的轮椅,推着他往前走,唐漠谦的表情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他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就好像她在时时刻刻提醒他是瘸子一般,双手垂放在毛毯上,想要掀开她的手,可是右手愣在半空中,终究什么也没有做。

  “希望啊,今天都是因为你起来迟了,才让我们现在才吃饭,所以作为告诫,你的早餐就是粥!”入座,婆婆和唐漠谦面前,都是准备精致的早餐,一小块樱桃蛋糕,几片三明治,两个煎蛋,一杯鲜牛Nai,而希望的面前,便是一小碗冷冷的粥,毫无颜色,让人一点食欲都没有。

  希望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拿着桌边的勺子,用力的香咽着,沈家的确没有唐家家大业大,可是再不济,也是千万家财,作为掌上明珠,她还没有如此寒酸过。

  唐漠谦戳着鸡蛋,用眼睛的余光不动声色的打量希望,看着那张粉雕玉砌的小脸皱成一团。

  唐漠谦面无表情,吃了几块三明治,一口气喝光牛Nai,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将未动的樱桃蛋糕和鸡蛋推了过去。

  希望看着自己面前馋人的糕点,不明所以的望着唐漠谦,“不要浪费食物!”

  说完,便滚动着轮椅离开。

  原来,是这样啊!她还以为……他是心疼她没有吃的呢,但是能给你吃的已经是很好的进展了不是吗?希望信心满满的握紧拳头,不管唐漠谦是一座多么难打的山,她都一定要攻下!

  “谁叫你动我的东西的!”希望正在收拾家里的鞋柜,婆婆的要求,是整栋别墅一周二次大扫除,而她和唐漠谦的私人空间,则是每天清理,她看着家里的鞋柜都乱成一团了,所以清理一下,冬天的鞋子和夏天的鞋子要分开摆!

  唐漠谦的目光扫过摆放整齐的鞋柜,整张脸变得可怕,他的腿都瘸了,这些鞋子还有什么用?她就是想刺激他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是一个瘸子?好,好,好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

  “漠谦,我……婆婆说……”希望紧张的双手不知道该怎么摆,低着头不敢看唐漠谦青紫的脸。

  “这么喜欢提醒我是个瘸子吗?”唐漠谦如黑曜般的眼睛直射入希望的视线,那样尖锐的带着一丝仇恨。

  “没有,我不是!”

  不是?唐漠谦突然“簇”的一下子滚动轮椅,整个人像希望撞了过来,希望一惊,瞳孔放大,竟然忘了躲开,竟然直挺挺的看着轮椅撞过来。

  “砰!”希望瘫软的坐在地上,唐漠谦连人带椅的倒在希望身上。

  “即使我是个瘸子,你还是斗不过我,不是吗?我的小妻子……”希望怔怔的望着唐漠谦,瞬间瞳孔放大,那张俊逸的脸便压了下来,有了上次的经验,希望已经不是那么白痴的不懂得呼吸,可是这……也实在是……

  希望被动的接受着唐漠谦的吻,巴掌大的脸涨红成一片,那双如水的眼睛里纯真中夹杂着魅惑,他怎么可以这样?是想让腿再受伤吗?希望伸手推开唐漠谦背上的轮椅,害怕他被压疼。

  唐漠谦感觉到希望的出神,重重的咬了一下她的舌尖,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他腿瘸了,连男人的魅力也没有了吗?她这样赤Luo裸的忽视,完全惹怒了唐漠谦。

  柔情似水的吻突然变得狂躁,唐漠谦像是故意惩罚希望一般,用力的允吸着她的舌尖,时不时的还啃噬着她的唇瓣,本来昨晚希望的唇上便被咬破了皮,今天又来,希望只觉得经过休息一夜慢慢愈合的伤口,又变得疼痛起来。


被压得不能呼吸,他难道不疼吗?希望想着唐漠谦受伤的腿,攒了满身的力气,猛的推开唐漠谦的身子。

  唐漠谦吻到动情,真是疏忽只时,哪里知道希望会突然来这一下,他一个不稳,便被希望推翻到地。

  “哎呀,作死啊!”林蔷薇上楼检查希望收拾的成果,哪里知道刚来便看到希望推翻唐漠谦,一下子脸色变了。

  “啊……婆婆!”希望站起来,抬头便对上林蔷薇一脸怒火的表情,再看看身旁的唐漠谦,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婆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希望哭丧着脸连忙解释,林蔷薇心疼的搀扶起儿子,看着希望,怒道:“还不过来搭把手?”

  希望连忙立好轮椅,扶着唐漠谦的另外一边胳膊,将他搀扶到轮椅上,蹲下来捏着唐漠谦的腿,语气中焦急不安,“怎么样?漠谦,你腿没事吧?”

  “被你推到地上,你说有事没事?”林蔷薇心疼的看着儿子,再看看这一脸纯真的媳妇,气不打一处来,挺会演戏啊!要不是她亲眼看到儿子被她推到地上,真是被她这张纯真的脸蛋给骗了呢!

  “沈家的女儿好大的火气啊,还没说什么呢,就让你整理下鞋柜就发脾气了?哎呦呦……这现在就敢虐待老公了,以后还不是肯定把我这个婆婆不放在眼里?”

  “算了算了,我们唐家容不起这尊大佛,我林蔷薇伺候不起这样本事的媳妇!”

  “婆婆,我没有!”希望真是百口莫辩,只能使劲的摇头,她哪里敢这样,她是害怕漠谦的腿,所以才推开漠谦的,哪里知道婆婆来的这样巧?

  “我亲眼看到的还说没有?哎呦喂,这不摆明了说我是个睁眼瞎吗?”

  希望咬着唇瓣,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唐漠谦,希望他给自己说句话,可是唐漠谦冷着脸,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希望脸皮薄,总不能说刚才两个人躺在地上是接吻吧?一时间只能愣着,气氛十分僵硬!

  “沈希望,你给我跪下!”林蔷薇突然一声怒吼,“去祖先牌位那里跪着,我们唐家传承百年,向来媳妇都是规规矩矩,和丈夫举案齐眉,待婆婆如同亲母,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反骨?不行,不行……我得好好教育你,不然我百年后没脸下去见列祖列宗啊!”

  希望脸色一白,她是知道唐家的,唐家传承百年,听说祖上还有皇族血统,以前一直从政,现在的公公也是省委的一把手,到了唐漠谦,才开始从商,唐漠谦是个商业奇才,十岁开始炒股,到了二十七岁,整个唐氏的产业,已经无可计量。

  唐家别墅有专门的祠堂,按照家法,这罚跪至少是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啊!

  希望的脸吓得惨白,怯生生的看了看唐漠谦,发现他并没有给她说情的欲望,便咬着唇瓣走向了后院的祠堂。

  祠堂摆放着祖宗牌匾,房间充斥着浓郁的檀木香,长年香火缭绕,希望直挺挺的跪在蒲团上。

  “你就在这跪着,我叫你起来才能起来!”林蔷薇瞪了希望一眼,落锁关门,将希望锁在里面。

  虽然只剩下一个人,希望还是乖乖的跪着,并没有偷懒。

  时间静静的流逝,即使跪在蒲团上,还是让希望粉嫩的膝盖红了一大片,小心的揉了几下,眼睛中写满了委屈,都是什么年代了,这唐家怎么还像封建社会一样,动不动就让人罚跪的?真以为这样便是皇族气韵吗?

  “好好跪着,别想偷懒!”祠堂里突然传来婆婆冷厉的教训声,希望吓了一跳,四面八方望着,便对上婆婆靠在门上寒碜的眼睛,天啦,怎么和还珠格格一样,门上还开窗?

  希望不敢再动,乖乖跪着,一个人呆在空荡的房间,望着满屋的牌匾,看得让人渗人,也完全忘记了时间。

  檀香令人昏昏欲睡,希望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头垂在胸前……进入了梦乡!

  希望是被饿醒的,本来早餐便吃的少,现在又不知道跪了多久,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肚子时而不时的咕咕叫两声,提醒她必须要用餐了,可是婆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她放出去呢?

  希望呆呆的望着案台上供奉的几盘水果,一盆黄灿灿的橘子,散发着芬芳的果味,娇艳欲滴的紫葡萄,令人垂涎三尺,真是惹人爱啊!

  希望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唇瓣,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希望伸手,正欲拿下葡萄,却猛的缩手。不行,这水果是供奉给祖先的,她怎么能偷吃?而且……婆婆,想到婆婆狠戾的手段,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要做出了这种事,那可真是,问题大发了!

  脑中天马交战之时,肚子又善意的“咕咕”提醒了一下,希望嘟着嘴,捧着肚子,垂涎的望着水果。

  葡萄不成,那橘子可以吧?

  希望看着橘子,终于忍不住的拿了一个,实在太诱惑了,她不多吃,只吃一个便好,这样满满一盘,少一个肯定看不出来吧!希望想着便剥了一个橘子,狼香虎咽的香入喉间。

  “砰!”祠堂的门突然打开,一束温暖的阳光射入祠堂,轮椅转动的声音传了进来,希望便看到了穿着白色衬衫的唐漠谦,他理了胡须,看起来很是干净,逆着的阳光,给他添了一层金边,完全就是她记忆里的模样,一时间竟然让希望看痴了!

  反应过来自己在偷吃,希望眼睛一闭,嘴中没有嚼碎的橘子,一骨碌香入肚子,呆滞的望着唐漠谦。

  “你偷吃祠堂的贡品!”

  “我没有!”希望脱口而出。

  “那你手中的是什么?”希望看着橘子,连忙掩耳盗铃的放入身后,眼珠骨碌骨碌的转着,“我这是给祖先剥橘子呢,你们供奉的都是整个的,没剥开怎么吃啊!”

  唐漠谦望着眼前的少女,脸上划过一丝嘲讽的笑,“偷吃了就偷吃了,还狡辩!”

  希望咬着唇瓣,悔恨不及,早知道就不要偷拿橘子了,哪里知道唐漠谦来的那么巧,就算偷拿了,没有吃也好,这时候也还有个说辞,可是现在……手中的橘子已经少了一半,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了,总不能说是祖先吃了吧?那可真是活见鬼!

  “我饿了!”希望嘟着嘴唇,干脆大大方方的拿出橘子,坐在地板上,囫囵香枣的吃着,“婆婆说,要我给你生孩子,可是我饿了,就会胃疼,胃疼了就要住院,住院了就要调养,啊啊……调养完身体都要好久了,为了孙子着想,所以这橘子我吃了!”

  刚嫁到唐家,如履薄冰的温顺褪去,希望展现出这个年纪女生,正常的样子,一派天真活泼的模样。

  明明是满嘴的“歪理邪说”,可是唐漠谦望着眼前娇俏玲珑的少女,心里的坚冰,却不由慢慢融化……

  “你吃!”希望猛的站起来,拿着一瓣橘子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按在唐漠谦的嘴里。

  突然的意外,让唐漠谦眼睛蓦然睁大,望着那捂在自己唇上的手,竟然乖乖地将那瓣橘子香入了口中。

  “耶,现在你也吃了贡品哦!”希望看着唐漠谦成了同盟,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心里放松了不少,婆婆要骂就一起骂吧,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掩饰太平,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唐漠谦低头,看着古灵精怪的希望,心口被温暖的笑撞击了一下。

  “哎呦……”希望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腿跪麻了,一下子软了下来,整个人攀着唐漠谦的肩膀滑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那头正好埋在唐漠谦的腿间,温热的呼吸打在小腹上。

  唐漠谦小腹一紧,吓了一跳,怕唐突了希望,猛地将希望掀开。

  “呼……”希望感觉到唐漠谦隐蔽部位,脑中一片空白,正思索是粉饰太平,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呢?还是借题发挥,勇敢扑倒唐漠谦时,唐漠谦已经很没有说绅士风度的将她掀开了,正麻的腿的一下子摔在地上,那个感觉……真是百感交集。

  “唐漠谦,你怎么这样?”希望嘟着嘴,看着冷漠的唐漠谦,满是不满,她了解的他,不是那个样子的,虽然商场上的唐漠谦冷漠霸气,但是对于女人,一向温润如玉,浊世佳公子!

  唐漠谦冷冷的看了希望一眼,压抑住心底的蓬勃的欲望,淡然道:“去客厅吃饭!”

  哼……希望气的鼓鼓的,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唐漠谦身后,重重的踩着地板,似乎在无言的诉说着自己的愤怒,反正在他面前已经露馅了,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下去了呗!

  唐漠谦将她的小动作收入眼底,嘴角不右路出一丝浅笑,自从车祸后,他都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这个女人,真是神奇,居然可以那么轻易的挑动起他的情绪。

  希望的脾气来的快,去得也快,发泄了一番,发现唐漠谦无动于衷后,又是死皮赖脸的跟在唐漠谦身后,默默的为他推着轮椅,终究是看不得他辛苦的样子。

  “滚,你这个贱女人,滚出唐家,你有什么资格来这儿?”希望和唐漠谦还没有走到客厅,便听到林蔷薇愤怒的吼叫,希望心中一惊,要知道林蔷薇虽然说话难听,但是这样不加掩饰的出口成脏,还是没有过的。

  唐漠谦放在毛毯上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整个脸变得铁青。

  “哎呦,漠谦不是答应我要送我“玫瑰之星”的戒指吗?我是拿来戒指的!”唐悠然拂了一下满头酒红色的卷发,翘着腿,坐在沙发上,脑袋四边张望,“他呢?他去哪了?不会见不得人吧?”

  “你这个臭女人,公然悔婚,还有什么资格要戒指?天下的女人都这样不要脸了吗?”林蔷薇气的不轻,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嫌弃。

  悔婚?外面的女人是夏悠然?希望的心猛的沉了下去,夏悠然上门讨要戒指了?虽然她因为唐漠谦车祸悔婚,有失道德,但是,希望心里还是欢喜的,要不是她,她也没资格站在这里。

  他……居然承诺给她“玫瑰之星”的戒指,想来……是爱惨了她吧?

  “玫瑰之星”是英国天才设计师rose的杰作,她觉得女人的爱情,一半是玫瑰,一半是星星,一半长于土地,扎根于现实,一半傲视于天空,丰富于精神。这一个系列的戒指,一边用鲜艳到极致,如血的红钻,切割成玫瑰花形状,一边用神秘到极致,璀璨的蓝钻,装点为星星,用料十分稀罕,价值连城。

  当然“玫瑰之星”除了它用料十分珍贵之外,更珍贵的是:这一辈子,你只可能给一个女人送一颗“玫瑰之星”,因为订购这枚戒指,首先便需要登记个人身份信息,和你所爱的人的信息,交付订金,由rose亲自制作。

  希望的心微微酸痛了,夏悠然,那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女人,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如此怜爱?

  “够了!”唐漠谦突然出声,希望迟疑了一下,将他推了出去,唐漠谦冷漠的眸子,冷冷的扫视着夏悠然,他虽然不爱夏悠然,但是交往近二年,到谈婚论嫁,他自问做到了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对她不薄,她如此冷情,也寒了他的心。

  “漠谦!”悠扬的声音,带着一丝久违的熟悉,回荡在房间。

  希望猛地抬头,慢慢打量着夏悠然,她不是第一次看到夏悠然了,报纸上,新闻上,见过她不少信息,但是却是第一次看到夏悠然的真人,这确实是一个足够迷人的女人,满头酒红色卷发,微微垂在腰间,一身紧致的包臀短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一双镶嵌着水晶的白色高跟鞋,摇曳在纯白的脚尖,更添风情……

  一张精雕细琢的小脸,每个弧度都是漂亮,狭长的丹凤眼一眨一眨的,如蝶翼一般的睫毛纤长浓密,流转之间,魅惑众生,即使是希望这样的女人,也为夏悠然的美惊叹。

  “漠谦,你终于出来了?”夏悠然打量着唐漠谦,随即目光落在唐漠谦身后的希望身上,脸上露出一丝探究的目光,“这个是唐家的女佣?”

  女佣?希望血气上涌,不会掩饰的小脸,皱成一团,她看起来没有像女佣吧?

  林蔷薇跟着看了一眼希望,和Xing感十足,艳丽如玫瑰一般的夏悠然比起来,沈希望就是一朵纯情的百合,第一眼给人的感觉,绝对没有夏悠然让人惊艳。可希望再怎样,也是唐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哪里容得夏悠然如此放肆?

  “住口,她是漠谦的妻子,我的儿媳妇!”林蔷薇怒气冲冲的说道。

  “哦……”夏悠然撑着头,艳红的指甲衬托着白皙的下巴,眼睛静静的看着希望,随即摇摇头,不屑的说道:“就算我悔婚,唐家也不用饥不择食,随便拉个小女孩来充当儿媳妇吧?”

  “你,发育了吗?”夏悠然上前,挑衅的看着希望,目光饶有趣味的从头打量到脚,重点集中在希望的胸部,长叹一口气。

  希望脸唰的一下红了,虽然她的胸部没有夏悠然来的那么波澜壮阔,可是好歹也是C好吗?已经足够用了啊!

  希望鼓着腮帮子,双手环胸,回击道:“至少人家还能发育,你行吗?”

  “噗嗤”唐漠谦听着小妻子赌气的话,一下子笑了出来,这个丫头,还真是个活宝。

  十八岁的沈希望,自然还有发育的可能,可是已经二十六的夏悠然,除非去整容,不然绝对没可能了!

  夏悠然没有想到希望会说这样的话,一张脸沉的难看。

  “哼……”夏悠然不屑一顾的别过头,婀娜的走到一边。

  希望的勇敢反击,让林蔷薇多看了一眼,“好了,也不用自讨没趣了,你还是走吧!”

  “戒指给我我就走。”夏悠然翘着腿,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目光牢牢的锁定唐漠谦,说道:“既然已经定好了戒指,藏着掖着有意思吗?”

  “夏小姐,难道你那么缺钱吗?”希望看着夏悠然,本来觉得这个女子好漂亮的心思,一点也没了,都没有嫁给漠谦,居然还向他要钻戒,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吧?

  “我看起来是缺钱的人吗?”夏悠然冷冷的讽刺道:“我要是只在乎钱,你有资格站在这里?”

  “只是那戒指,除了我,唐总还能送给别人吗?”夏悠然的称呼,从亲昵的漠谦,变成了唐总,言语间,写满了笃定,她就是吃定了唐漠谦,心里是有她的!

  “与你无关!”漠谦淡然回复,面上波澜不惊,似乎完全没有受夏悠然的影响,“希望,推我进书房!”

  希望点点头,立刻推着唐漠谦上楼。

  “沈希望是吧?作我的替身那么有意思吗?要知道我也是S大表演系的学生哦……”希望站在楼梯口的脚步蓦然停止,不敢置信的望着夏悠然,夏悠然是S大表演系的学生?不是说她是米国哈佛大学经济系学成归来的吗?她记得娱乐圈将夏悠然比喻为“精灵”,说她高学历,没有学过专业的表演,却一转身,一回眸都是戏,她什么时候是表演系的了?

  唐漠谦虽然腿瘸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家愿意商业联姻攀上唐家,她绝对不是唯一,漠谦为什么要挑她,难道真的如夏悠然所说……是她的替身?

  希望的心蓦然颤抖了一下,脑中惶恐不已。

  夏悠然将希望的恐惧收入眼底,面上得意不已。

  “反了反了,你这个该死的臭女人,有什么资格在唐家耀武扬威?”林蔷薇听着夏悠然的话,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抄着瓷杯便向夏悠然砸了过去。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