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移民记

<- 分享“凌宇澳洲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8 凌宇澳洲移民



导读:

本文授权转载自方达先生创立的微信公众号“手册看澳洲”。方达先生是凌宇的老客户,已于2014年成功办理澳州商业移民,并在西澳州建立了占地30000平米的避霾度假基地,时常撰文发布,记述其在澳洲的真实生活。


二狗子不是某个人的名字,而是两条狗的意思。




这条胖的叫“大大”,3个月就被我从狗场抱回家,算是“亲生的”




这条瘦的叫“地瓜”,5个月的时候我在宠物店撞见了他,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站不直身子,两条前腿都歪了,于是我咬了咬牙把他给带回了家,算是“收养的”。




从此二狗子的狗生有了交集,生命里各多出了一个形影不离的兄弟,比做独生子的我幸福。




因为都属于限养的“烈性犬”,所以二狗子没法上证,算是黑户。




再加上杭州市城管办不把狗当狗的遛狗令,每天只能19点到次日7点遛狗,真的按照这个时间遛,狗连太阳都晒不到,而且以杭州的空气质量而言基本天天都得吸雾霾。




所以养这二狗子对我而言真心不容易,特别是地瓜因为小时候被遗弃,有严重的独处焦虑症,一不见人就不停狂吠,我出门上班的时候,只能让大大陪他,至于在家的时候则是我走到哪他俩就跟到哪。




尽管如此,最后还是因为狗叫扰民和一些害怕大狗的人投诉,被警察找上了门,最后不得已,只能把地瓜送到了乡下的狗场寄养一段,地瓜走后,家里只剩下大大。




大大只能和捡来的野猫乌冬,




以及家养的乌龟黄豆一起相依为命了。



当然,少了地瓜,大大更会在我这卖萌了,比如这样步步蚕食地卖萌上床。




趁机和一些名人合影留念,混充成一代名犬。




以及在外面各种骗吃骗喝。




时光飞逝,Mojo成了家里的女主人。Mojo是爱狗之人,自己也养过一只叫“血牙”的哈士奇,最后血牙病死的时候,Mojo哭得脸肿成了猪头。




也许是因为血牙留下的遗憾,Mojo很爱大大,视如己出,还给大大画了肖像画。




有一天,我跟Mojo提起了地瓜的事。由于都曾有过流浪的经历,Mojo对于地瓜十分同情,一定要我带她去看地瓜,结果不光看了,还把地瓜接回了家。经历过集中营生活的地瓜,犹如脱胎换骨,不再像之前一般癫狂,终于有了杜宾沉稳坚毅的风范。




时隔多年,地瓜大大俩兄弟又一次团聚了,然而命运很快又将他们推到了下一个十字路口。




因为环境问题,我和Mojo做出了移民澳大利亚的决定,然而要将狗一起带过去,则是难上加难。澳洲视中国大陆为狂犬病疫区,所有犬只不得从大陆进口,如果要去澳洲,只能从香港走,而且至少要在那隔离半年,无论是时间和费用,都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




盘算后,我很犹豫,两只狗要接近20万的费用,1年的时间,这么做是否值得?一些人肯定会说,为什么你不把钱捐给希望工程?人没狗重要?然而Mojo态度很坚决,一定要把大大和地瓜也带到澳大利亚。一来他们在国内是黑户,随时都可能被抓走;二来每天出门遛都得小心翼翼,经常会碰到各种各样不友好的人,国内小区的环境也实在不适合需要大量运动的地瓜生活;而最重要的,大大和地瓜对我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狗,而是家人,家人是不能离弃的,如果有能力而不做,多少年后回想起来,自己是一定会后悔的,因为钱本身是买不到幸福的。没有多想,我就和Mojo做了一致的决定。因为中间涉及很多环节,所以我们找了专业的宠物移民公司。虽然要多花钱,但是他们的经验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走以前,Mojo给地瓜也画了一张肖像画,并被我们带去了澳洲。




我和Mojo动身去澳洲之前,把地瓜和大大送到了寄养的狗场,二狗子似乎知道即将到来的别离,神色黯然。Mojo更是哭的稀里哗啦。毕竟1年时间对人来说并不久,但对寿命只有10年左右的狗来说,显得太久了。




我和Mojo到了西澳Perth后,发现这里不光是人的天堂,也是狗狗的天堂,女人小孩第一、狗第二、最后才是男人。大家对狗都很友好,宠物相关的服务也是无微不至,再加上美丽纯净的自然环境,无处不在的大草坪大公园,这里对二狗子来说就是天堂。



狗场的寄养很快就结束了,宠物移民公司的工作人员如约而至,上门接走了大大和地瓜,二狗子正式开始了他们向西方乐土的取经之路。




一切进展顺利,二狗子从杭州坐飞机到了深圳,按计划在深圳休息几天后就会运到香港,开始为期半年的隔离。




但是到深圳不久噩耗就传来了:地瓜病危!原来杭州机场的货运因为怕狗挣脱笼子逃走,给地瓜的笼子打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木架!当时正值盛夏,气温高达近40度!地瓜在这样一个炎热而密不透风的地狱里苦撑了几个小时到深圳后,就因为严重中暑而倒下了。养过狗的都知道,狗中暑致死率是很高的。我和Mojo听到这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Mojo更是寝食难安。




然而地瓜是坚强的,他的身边也有大大的支持,他没有轻易放弃。被送到深圳当地最大也是最贵的宠物医院后地瓜开始接受治疗。医生对于地瓜的状况持不乐观态度,说只能尽力而为了。好在地瓜身边有很多关爱他的人。我的母亲,也就是地瓜的奶奶,发动了深圳的亲戚去医院照顾地瓜。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母亲、姨妈和表姐,如果不是他们的悉心照顾和对宠物医院的敦促,结果很可能会不一样。




从最早的不能动弹和滴水不进,到后来的逐渐恢复,地瓜终于挺过来了。在这个过程中,大大一直在地瓜身边的笼子了。据说地瓜病危时,大大也很沮丧,一有人靠近地瓜的笼子,大大就会狂吠。如果没有大大,也许地瓜撑不下来。通过这次,他们的兄弟情谊也许更深了。




在宠物医院治疗近2周后,地瓜初步恢复了元气,但还是很虚弱。我和Mojo商量

后,决定在深圳找一个地方寄养他们一段时间,给地瓜足够的恢复时间后再送去香港。我们有幸找到了刘先生,一位真正的爱狗之人。在刘先生经营的宠物旅馆里修养了几周后,地瓜和大大终于满血复活了。




按计划,地瓜和大大被送到了香港的官方宠物隔离中心,在这里,他们会度过4个月时间,由于仓位紧张,剩下的两个多月会被送到香港的民间宠物旅店,以完成全部需要的隔离时间。虽然香港近期很动荡,各种民运不断,很大陆的关系也日趋紧张,但隔离中心的工作人员都很友好。期间我和Mojo回国借道香港看望了二狗子,除了很久没洗澡犬香浓烈外,他们的状况都很好。




而且在隔离中心,他们还和隔壁仓位的一只叫“周公子”的松狮成了朋友。松狮的主人是一名叫Toby的香港小伙,人很友好,他每周都会去看周公子,顺便也会替我们关照下二狗子。周公子现在已经和Toby在墨尔本快乐地生活着了。




在隔离中心的时间过得很快,抽血化验一切顺利,没多久二狗子就被转到了香港的狗场。也许是否极泰来,二狗子在香港的运气一直不错,又遇到了爱狗的狗场主人亚胜。亚胜很喜欢二狗子,但凡二狗子有点什么小毛病,都会用广东普通话和我们沟通。二狗子走的时候,亚胜告诉我们感觉自己的两个好朋友走了。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乘飞机去澳洲墨尔本隔离中心的时间到了。原本手续应该很顺利,但是因为衔接原因,第一次居然没搭上飞机,结果又得延后近2个礼拜。第二次登机,居然又被拒绝了,因为香港那边的驱虫政策临时改变,从之前的报告一周有效变成了报告2天有效,这么一来,二狗子又得再等1个多礼拜。


第三次去机场,所有手续已经办妥,按道理说应该没问题了,结果在货运部碰到工作人员刁难,说地瓜这种狗不准上飞机!事情至此,Mojo精神几近崩溃,我也一度感慨,是否因为我们执念太重所致,才让二狗子吃了那么多苦。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我们和宠物移民公司的李先生沟通后,决定再试一次,如果还不行,地瓜的验血报告有效期就会到期作废,到时候又得送血样去英国验,延误的就不是几个礼拜而是几个月了。



俗话说一二不过三,而大大和地瓜已经三次登机失败,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们遵照李先生的教诲,没有打电话去香港国泰投诉。凭借李先生的经验,第三次只是碰到工作人员刁难,下一次不要声张碰碰运气应该可以过。看来运气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了,不得不说香港在某些方面确实是我们的同胞,办事看心情,有法不依,不遵守规则这些方面来说如出一辙,当然程度可能会比大陆好很多。




同样的文件,不同的工作人员,第四次尝试,大大和地瓜终于登上了去澳洲墨尔本的飞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从地狱到天堂的过程,在大陆,动物没有尊严和权益可言,城管随时可以处理掉他们,作为他们的主人,我和Mojo在碰到厌狗人士和精神不正常人士的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大事化小,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才会发生地瓜像货物一样被打木框的奇事,毕竟在这个国家,人命都可以是红头文件上被随意捏造的数字,又何况是狗命乎。香港的情况明显好于中国大陆,至少所有人都会很负责地照看二狗子,很多上了年纪的香港人和明事理的香港年轻人仍旧继承者让香港得以优秀,但日趋被年轻一代所遗忘的香港精神。香港回归后这几十年,确实是一个逐渐没落的过程,我由衷希望香港不要走大陆走过和正在走的歪路。


到了澳洲后,大大和地瓜住进了位于墨尔本的宠物隔离中心。其实Perth先前也有隔离中心,但15年森林火灾被烧毁后就没有重建,理由是中心所在区域经常着火,工作人员再也承受不了狗被烧死所带来的痛苦,由此也可见澳洲对狗的态度。



在澳洲的一切进展的异常顺利,10天官方隔离期结束后,我们事先联系好的宠物运输机构便将二狗子接走送上了当天飞航班的航班,然后,就有了以上一幕。




二狗子到了澳洲后,无论是感觉还是空气都是新鲜的。空气里不再有熟悉雾霾味道,对于他们敏感的鼻子来说如释重负。




新家3万平米的广阔天地任他们驰骋,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闹就真么闹,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在憋屈的小区草坪上小心翼翼的跑几步了。



所有人都很喜欢你们,没有那些看到大狗就尖叫的受害妄想症,和那些讨厌狗见狗就骂的神经病,就算死后都会有专门的宠物墓地。



安全、完善而无微不至的宠物用品和医疗体系,甚至有为宠物专门定制的保险,确保了你们能在这里快乐健康的生活。





而最重要的是,你们又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了。




后记:


这次把二狗子从杭州运到Perth,原计划是半年时间,结果最后用了整整快1年,花费更是高达16万,大部分都花在了内地、香港和澳洲的寄养上。虽然二狗子吃了不少苦,但换来的幸福生活却是值得的。有些人可能会说我们花那么多钱在两只狗身上很傻、很蠢、很为富不仁,对此我只想说,二狗子已经是我们的家人,在能力范围内,花再多的钱能不离弃家人都是值得的。不少中国人太看重钱,毕生以追求金钱为目标,殊不知金钱本身只不过是银行账户里的数字而已,若不用在对自己重要的事上,其本身是绝对无法让一个正常人产生幸福感的。


这次二狗子移民,也让我深刻感受到了大陆、香港和澳洲三地对狗的不同态度。简单的说,在大陆狗被当作货物,在香港狗被当作动物,而在澳洲狗被当作人对待。与其说这是文化差异,不如说是文明程度的差异,对弱势群体的态度,体现了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澳洲的狗无疑是幸福的,无论是吃的、用的都有严格的安全标准,不亚于人类。如果你打狗被人看到举报,则会被判动物虐待罪,付出高昂代价。几乎所有人对狗都很友善,二狗子到Perth那么久,没有碰到一个对狗表现出厌恶或者害怕的人。前几天大大钻过篱笆去邻居地上闲逛,邻居马上一个短信提醒我是不是找不到狗了,让我别担心狗跑到了他们的地上;今天下午家的大门忘关,二狗子跑出去玩,结果另一个邻居开车到我们家,问我们是不是有两条狗找不到,并且和我们一起出去把狗叫了回来。这种人与人之间和人与狗之间的友善,是在中国难以想象的。


这也许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把澳洲作为自己新家的原因所在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雾霾生存手册创始人方达先生在西澳首府Perth生活期间所见所闻


公告

当你将有价值的信息,传递给身边的朋友时,你在他们的心里会变得更有价值。

  点击右上角“或者“按钮

  1、关注澳洲投资移民:选择“查看公众帐号”或“查看官方账号”,选择“关注”即可;

  2、发送给朋友;

  3、分享到朋友圈或者腾讯微博;

  4、收藏本条资讯;

  5、将本条资讯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朋友。

===关注澳洲投资移民===

我们的官方网站:www.skymigration.com

联系方式:4001020101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