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丨索罗斯再唱空中国经济

<- 分享“KVBFX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7 KVBFX悉尼




“中国政府意识到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失业,所以努力促使制造业的员工转向服务业。这会延迟金融问题的爆发,但是也会让危机的规模变得更大。虽然中国的服务业在不断进步,仍然无法弥补制造业上的损失。”著名投资人索罗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如既往地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示悲观。

但是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国内GDP来看,中国GDP在2015年增长6.9%,其中工业增长6%,而服务业增长为8.3%,增速超过工业,成为拉动中国GDP增长的主要动力。

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初步核算,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67.7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上年增长了6.9%。同时在2015年,服务业占中国经济比重第一次突破50%,达到了50.5%,远远超出“十二五”规划中47%的目标。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占经济整体比重通常超过60%。

索罗斯上周在纽约亚洲协会举行名为“中国经济奇迹终结?”的讨论会上继续唱空中国经济。索罗斯曾表示他正在做空亚洲货币,如果中国经济下降他将获利。

信贷扩展拉动增长无法持续
索罗斯在讨论会上说:“3月,当我看到大量信贷增长时,它被当作经济正在复苏的信号。但对我而言,这是个警示信号,这是一个警报信号。因为这意味着中国如今已需要如此之多的信贷来阻止经济下滑……因为我看到了它还需要更多信贷才能制止经济下滑。”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GDP 增长9851亿元,增速为6.7%,超过此前政府设定的6.5%的年度增长目标。中国人民银行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6.5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1.93万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其中,一季度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4.67万亿元,直接融资尤其是企业债券融资显著增加,两者均创历史新高。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此前针对信用评级机构降低中国信用等级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强调,目前中国政府的债务占GDP比重仍维持在40%的安全线以下。“企业方面有些风险,这也是为何我们必须要推动去杠杆。”他说。

而索罗斯认为,中国经济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失业,所以政府在不断推动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繁荣。虽然这但确实能带来经济增长,并且目前仍能“自给自足”。

“与几年前的美国相似,如今中国正在经历信贷规模的大幅扩张,而这种扩张最终会无法持续。但目前中国自身尚能维持这样的局面,所以经济突然转折的那一刻会比大家预期中到来的都要晚。”索罗斯说,“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美国也是如此,在2005年和2006年时,已有很多人认为金融危机要来了,比如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但事实上,金融危机在2007-2008年才正式爆发。”

各国政府在经济危机的时候都按照凯恩斯理论通过刺激经济的政策来对抗周期以减少冲击避免“硬着陆”。

“在中国,根据2015年的数据,为了获取每1单位的增长,必须投入7个单位的信贷。”索罗斯评论说。

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67.7万亿元,比2014年的63.6万亿元增加了4.1万亿元。根据人民银行数据,2015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41万亿元,比上年少4675亿。索罗斯所声称的7倍于增长的信贷投入数据不知从何而来。

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是进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13日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目前中国商业银行发放的企业贷款中,有1.3万亿美元规模的贷款来自于那些盈利能力已难以维持利息支付的企业,占商业银行总贷款的15.5%。如果不及时做出调整,对商业银行造成的损失可能会达到GDP的7%。但中国驻IMF执行董事金中夏认为该报告的估算方法,仅仅看盈利少于利息支出的公司,而没有考虑贷款企业可以用抵押品、变现资产或业务重组等方法偿还利息。同时假定仅占贷款总额18%的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债务负担和风险相同,可能高估杠杆率较低的非上市公司。

索罗斯认为中国金融体系因为高投入和低效率造成“银行体系现在的债务比存款多”。他认为,这不仅在资产上有麻烦,而且在负债方面的麻烦也越来越多,因为这需要依赖体制提供的流动性,而其他银行则必须相互放贷,这是额外的不确定和不稳定的来源。“现在银行供应的大部分钱,必须用于保持坏账和亏损企业的存活。”索罗斯说,“你可以关闭一些分支,但你实际上无法关闭整个公司。你可以关闭工厂,但你不能关闭整个公司,而无需注销债务。”

中国银监会发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达1.67%,连续10个季度上升,不良贷款余额也已连续17个季度上升。截至2015年末,全国银行业资产总额199.3万亿元。其中商业银行正常贷款余额为74.9万亿元,包括72.0万亿元正常类贷款余额,和2.89万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为1.27万亿元,第四季度银行业新增不良余额881亿元。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良好,加权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1%。而索罗斯所说银行贷存比率已经在去年从监管上取消了上限。

虽然索罗斯曾声称正在卖空一些亚洲货币,他对人民币汇率改革的评价倒是非常正面。相对于以往人民币只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索罗斯认为将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是一次进步,大大减少了外界对竞争性贬值的担忧。

索罗斯表示:“中美之间是真正的G2。美国希望中国能够参与到国际金融系统里来,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是制定规则的同时可增加合作,这能让市场逐渐恢复平静。”

索罗斯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求收购和合作伙伴给予了肯定。他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被接受的现象,中国的企业需要分散投资,把资金移向海外是解决问题的合理手段。

延伸阅读:进攻,索罗斯再次宣战
索罗斯今天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继续看空中国经济;三天前在纽约亚洲论坛上也表示中国经济非常危险,一系列的言论表示,索罗斯对于中国经济极度不看好,而且不排除索罗斯已经布局了新一轮对中国的做空。

上次索罗斯做空人民币及亚洲货币,多次表明看空亚洲货币,包括人民币,但是众所周知,索罗斯对于人民币的做空已经失败了,中国央行雷霆出击,击败了做空的对冲基金。

做空人民币,需要和中国强大的中央银行做斗争,有近四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加上商业银行持有的外汇,索罗斯不可能赢得对人民币的做空战。

但是索罗斯不能赢得做空人民币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是资本和外汇管制的国家,根本不可能形成羊群效应,一旦不能形成羊群效应,那么对冲基金就成了孤军作战,很容易被中国央行围剿屠杀。

但是有一个市场,一旦被索罗斯等对冲基金盯上做空,那就凶多吉少,因为这个市场很容易形成羊群效应,而且中国央行根本无法和整个市场对抗,这个市场就是股市,中国股市,香港股市,美国的中概股,这个庞大的中国股票市场将成为索罗斯等对冲基金屠杀做空的大战场。

这次中国股市将凶多吉少,因为面临的是凶残的大鳄,同时是一盘散沙的散户,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形成羊群效应,形成踩踏。

1、中国股市当前的泡沫还是很严重,估值很贵。中小板、创业板市盈率中位数50倍,主板是缺乏增长的僵尸企业,内在价值根本支撑不了当前如此之高的估值,这是容易被做空的根本基础。

2、中国经济的增长,是建立在信贷狂飙突进的基础上的,当前的债务规模是GDP的350%,这是一个非常恐怖和惊人的数据,也就是当前的经济增长完全是建立在信贷泡沫的基础上的,不具备坚实的基础。

3、中国一季度的新增人民币信贷4万多亿,如果加上转移到表外的社会融资规模,总共的信贷扩张超过了7万亿,这是非常恐怖和惊人的,也是无以为继的。

4、债务和杠杆率不可能无限制的扩张的,因为所有的债务最终是需要偿还的。尤其是这些信贷大都进入了房地产领域,导致房地产泡沫急剧扩张,一线城市房价暴涨,二线城市房价疯涨,非常危险。

作为一个研究货币差不多二十年的人,发自内心的感觉害怕,主要是信贷扩张太猛了,债务规模太庞大了,而GDP的增长实在太脆弱和低效了,这种债务规模不可能永远如此高速增长的。

我们中国总是害怕经济回调,总是通过不断的服用信贷春药维持可怜无效的经济增长,必然付出巨大的代价,殊不知,经济回调很正常,回调之后会更加健康。
作为一个爱国人士,国际势力做空人民币,我反对,国际势力做空中国股市,我也反对,但是对中国经济最好的保护,对中国股市最好的保护,就是降低中国的信贷扩张速度,降低中国的债务规模,让中国股市、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房市的泡沫降下来,安全着陆,如果总是沉浸于服用货币春药和吹泡沫,上天也救不了。

有一种胜利,叫做撤退,有一种胜利叫做回调,有一种胜利叫做下蹲,不要害怕短期内的经济降速,不要害怕短期内的股市下跌,不要害怕房市泡沫的破灭,因为让泡沫和过度投机消失后,才是中国经济的真正春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