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 | 四首诗,写尽深情与命运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3 侨居澳洲


作者:兰笛
来源:围炉夜读(weiluyedu_)



那一世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只是,就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

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仓央嘉措出生于1683年的一个农奴家庭,据说他出生时有七日在天的异象,目睹他出生的一位老人说,这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寻常,必然享尽七个太阳护卫的荣耀,也必然要受尽七个太阳炙烤的煎熬。


星象之说也许不一定可信,但他出生之时,五世达赖喇嘛六十六岁时已经圆寂,藏族地区的政治斗争便十分激烈,但时任藏王桑杰嘉措秘而不宣,而是秘密派人下山寻找他的转世灵童。


这便寻到了刚出生的仓央嘉措,15岁时被接入布达拉宫,并实行坐床仪式,正式成为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也就这样被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泥潭。


福兮祸兮?原本在一个农奴家庭出生,却可以住进布达拉宫,获得财富和地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但对于仓央嘉措来说,却并非如此。


在那东方山顶


在那东方山顶

升起皎洁月亮

年轻姑娘面容

渐渐浮现心上

黄昏去会情人

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

脚印已留雪上

守门的狗儿

你比人还机灵

别说我黄昏出去

别说我拂晓才归

人家说我的闲话

自以说得不差

少年我轻盈步履

曾走过女店主家

常想活佛面孔

从不展现眼前

没想情人容颜

时时映在心中

住在布达拉宫

我是持明仓央嘉措

住在山下拉萨

我是浪子宕桑旺波



仓央嘉措出生在门隅,门隅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那里景色秀美,是情歌之乡、酒歌之乡。


仓央嘉措便在这样浪漫的地方度过了他无忧无虑的童年,嬉戏于山水之间,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如同欢唱的云雀,满地撒欢儿的野兔。但被选为达赖喇嘛,便注定了命运的不平凡。


尤其是对从小生活在自由蓝天下的人,从小生活在情歌、酒歌之乡的人来说,15岁骤然被请入布达拉宫,他是注定要叛逆的。天性追求浪漫与自由,不拘泥于清规戒律,他终是过上了俗人佛人的双重生活。


进入布达拉宫之后,他成为达赖懒嘛的日子并不好过,抑郁、苦闷像时刻笼罩着的乌云密布,与宫外的蓝天白云极不相称。


正如那位老人所说,他正受到七个太阳炙烤的煎熬,此时真正掌权的是第巴桑杰嘉措,俗称“藏王”,为了继续掌控西藏大权,仓央嘉措受他控制便成为必然经受的命运。这一切,都刺激着他渴求外界的安慰。


传说到了夜间,他穿上俗人的衣服,披着长长的假发。经常化名达桑旺波,流连于拉萨街头的酒店、民居,后来甚至夜宿女子之家,醉心歌舞。


向往人间烟火的他不热衷权贵,追求自由却身不由己。其实想想,他当时不过是一个青少年,其追求也完全符合正常年轻人的心理发展,只是现实容不下他,即使没有实权,不斗不争。


恰恰是这样一位敢于抛弃世俗眼光,敢为天下人所不忍,狂傲于天际之间的人,因为他的风流浪荡、满腹的才华,留下60多首情诗,写尽深情与人生,成为了藏族诗歌上一颗璀璨的明星。


不负如来不负卿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世间只有一位仓央嘉措,却有无数深情。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道尽多少人的心声。人活在世上,哪能事事如意,但求不负真心不负你。


仓央嘉措生于农奴家庭,纵使日子清苦,原本也可以自由快乐的生活在蓝天白云下的大草原上,但从小就却被选为达赖喇嘛,将他锁在布达拉宫的屋檐下,他没有选择。唯一能选的,恐怕就是他追求爱情和自由的心了。


在布达拉宫时,他被严格要求学经修道,被监督得很严格,得不到些许自由。后来渐渐长大,但是作为达赖喇嘛的他却没有实权,政治上被架空,生活也被禁锢,心情抑郁不振。


这首诗便是他传达向往自由的心声,“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是一种情感向往,也是现实的反衬。


仓央嘉措是向往爱情的。仓央嘉措原本信仰的红教允许僧侣结婚生子,但是被奉为达赖喇嘛的黄教对此却是大禁忌。据传说记载,仓央嘉措在入选达赖前有一个情人,他们青梅竹马,耕作放牧,你侬我侬,心心相惜。


但是进入布达拉宫之后,里面的禁锢和压抑使他疲惫不堪,他也对热恋着的情人思念不已,经常偷偷幽会。但不幸的是有一次被铁籁喇嘛发现,受到严处,思思慕慕的情人被处死,从此天人永隔,给他留下无数的创伤。


地空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

再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游山归来 世道人心已变了千年

门前的河流正在被陌生的民风歪曲

一个人征用千千万万的人

反过来就遭到应征者

没完没了的怂恿

只好去野外独立

并设法补救种种遗失的借口

你穿过世事朝我走来

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这时,

一支从来世射出的毒箭命定了我

唯一的退路



还有传说他曾经在任达赖喇嘛时,流连街头的时候认识一位叫达娃卓玛,这是一个聪明漂亮、性情温和、拥有一双闪亮迷人的大眼睛的藏族姑娘,他们互相爱恋,经常偷偷约会。


但是后来达娃卓玛的父母把她带走,去了别的地方,他们再也没能相见,从此仓央嘉措为她失魂落魄,思念不已,达娃卓玛从此成为了他的梦中情人,并为她写下了很多情诗。


世间人皆逃不过离别,人总有那么几段放不下的情,忘不掉的往事,也许是因为负心背离,也许是因为相看两厌,又或是无可奈何。而仓央嘉措一句“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痴情缠绵却带了无尽忧伤与悲凉,“命中毒箭”是他唯一的退路,多么悲壮,多么无可奈何!


该如何坚强,才能彻底忘记。多数人是做不到的,唯一能做的,只是放在心间罢了,任凭时光洗涤,千年过去。又如他所说,“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伤悲不由心,但由情。情淡则心宽,心宽才能放下疲惫。回望过去,你会发现,很多事,其实并不值一提。


也许是天妒英才,也许是世间不容仓央嘉措这样的人。1701年,为了夺取西藏的统治权,桑杰嘉措与另一位想要争权的首领拉藏汗矛盾已经十分尖锐,后来拉藏汗集结蒙古大军,杀死了桑杰嘉措,并向皇帝请旨,要求废除仓央嘉措的职位。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