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美国夫妇收养中国弃婴,意外发现被隐瞒的残酷病情,却.....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5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这是一个关于爱、感恩与责任的故事。生活会让我们承担一些我们原本不会选择承担的责任,但我们其实比自己想象的更坚强。


2007年,美国地方报纸《圣迭戈联合论坛报》的记者Elizabeth Fitzsimons和她的丈夫动身来到中国,他们已经不孕多年,对于完整家庭的需要促使他们产生了领养的念头,直到飞机落地之前,他们都不曾想到会遭遇怎样曲折的故事,而这场遭遇,又如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一个选择,决定一条道路




Elizabeth Fitzsimons夫妇第一次见到被领养的孩子是在南昌市的一家酒店里,孤儿院的院长亲自把孩子抱给他们。夫妇两个人给孩子取名为娜塔莉(Natalie),并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女儿而兴奋不已。


然而在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之后,Elizabeth Fitzsimons在为娜塔莉换尿布的时候,发现孩子身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她的表述是:“我发现了平生所见最严重的尿布疹,而且她脊柱下端长满了红疙瘩,有些脱皮的皮肤上有一道两英寸长的疤痕。”



左图,是娜塔莉(Natalie)的养父母第一次收到的养女照片

右图,是娜塔莉养父母在中国一家寺庙,祈祷她的健康

 

即便如此,这位新手妈妈还是决定继续办理领养手续,在她看来并非大问题,毕竟她自己的妹妹以及两个弟弟也是从尼加拉瓜收养的。她弟弟被领养的时候也是身上臭烘烘,长满疥疮,但是过不久就成了一个健康的婴儿。

 

Elizabeth Fitzsimons坚信,虽然现在娜塔莉瘦弱苍白,坐不起来,也握不住瓶子。只长出两颗牙,没什么头发,而且从来不笑。但是娜塔莉也会没事的。她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一定隐藏着神采。

 

真正令夫妻俩受到重大打击是在随后为娜塔莉举办的生日派对上。当天夫妻俩正式办妥了收养手续,那天也是娜塔莉的第一个生日。他们邀请了在收养代理机构遇到的几家人和该机构的代表。那天娜塔莉胸部发出了异常的声响,这让夫妻俩十分担忧。所以新手爸爸马特(Matt)让收养代理机构派医生过来。


医生给娜塔莉做了简单的检查,发现她可能得了支气管炎,并且医生在检查娜塔莉的括约肌的时候发现“很松弛”,怀疑娜塔莉做过摘除肿瘤的手术,可能会患有脊柱裂。


随后夫妻俩以及收养机构的人员一起带着娜塔莉去了医院。等消息的时候,ElizabethFitzsimons尽力想好的方面,比如她为娜塔莉漆成浅黄色的那个房间,以及铺着小熊维尼床单的那张婴儿床。


现实是残酷的。CT片子显示,娜塔莉身上曾经长有一个肿瘤,某个人在某个地方把它摘除了。手术做得非常糟糕,损害了神经,随着娜塔莉逐渐长大,她的身体状况会不断恶化,最后腰部以下会完全瘫痪。此外,她将失去对膀胱和肠道的控制力;这种状况已经露出端倪——她的括约肌很松弛。她患有某种形式的脊柱裂,脊椎上还长有一个囊肿。


这一切来得是如此的突然,新手妈妈震惊而愤怒。她不明白为什么建立一个家庭对自己来说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不明白为何生活对娜塔莉是如此残酷。


回到酒店后的夫妻俩,开始质问来自收养机构的代理人,为什么体检报告里没有提到这些?那条如此明显的疤痕怎么会没人留意?


代理人只是摇头、道歉,并提出了一个新的补救办法:给他们换一个宝宝收养。夫妻俩可以按时回国,只不过会带走另外一个女婴。


其实在很多个月之前,夫妻俩已经填写过一份表格。表格的内容是他们可以接受未来的收养对象患有何种疾病或残疾。夫妻两个人选了几种较为温和、经过适当治疗可以迅速痊愈的疾病。马特在申请表上写道:“这将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们觉得自己现有的经验还不足以应对更严重的问题。”


现在,夫妻俩面对的是手术、轮椅、结肠造瘘袋。ElizabethFitzsimons想象着他们圣迭戈的家中会有通往房门的残疾坡道。想象着两个人全身心地护理娜塔莉的那种生活。她问自己我们如何能做到呢?

 




一条道路,到达一方土地




即便有诸多的顾虑,ElizabethFitzsimons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抛下这个孩子。她相信如果自己生下这种身体状况的孩子,绝对不会把孩子留在医院。


她也无法接受自己要和某个顶替娜塔莉的孩子一起登机,然后告诉朋友和家人,这不是娜塔莉,因为她身体受到损伤过于严重,所以自己把她留在了中国。


她无法面对放弃娜塔莉的自己,也无法忘记娜塔莉。她知道,自己会永远在心里惦记娜塔莉的境况。


Elizabeth Fitzsimons在她后来的一篇日志中写道:“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我的人生价值就取决于这一刻的决定”。她坚定的告诉工作人员:我们不想要另一个孩子。我们想要自己的孩子,就是正在那边睡觉的那个孩子。“她是我们的女儿,”她说。“我们爱她。”


她的丈夫马特也赞同她的说法。夫妻俩度过了一个漫长而焦虑的夜晚,他们考虑着未来要如何处理相关问题。甚至ElizabethFitzsimons还哭着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说明娜塔莉的情况。


她的母亲跟她说,“如果你不带她回来,也是可以的。我只是不想让你背上那种负担。你想怎么做?” Elizabeth Fitzsimons说想带着孩子走。她的母亲支持到“那你就这么做。”


第二天清晨,夫妻俩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高兴。他们也的确高兴起来。他们告诉自己,极佳的医疗或许能减轻娜塔莉的一些最严重的疾病。这是他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





一方土地,开始一种生活




夫妻俩回到圣迭戈不到两天——还没来得及带娜塔莉去看儿科医生——情况就又出现了惊人的转折。


那天,正在婴儿餐椅里吃饭的时候,娜塔莉突然发病——她的头前后摆动,眼珠转来转去,腿和胳膊突然伸得笔直。ElizabethFitzsimons把她从椅子里抱出来,递给马特,然后拨打了911。


急救人员赶到时,娜塔莉已经恢复了意识,状态稳定了下来,但在到急救室之后,她又发作了一次。夫妻俩向医生讲述了自己在中国听到的病况,他们要求给娜塔莉做一个脑部CT扫描。


几小时后,一名急救医生严肃地对夫妻俩问到:“你们肯定知道她的脑子有问题,对吧?”

夫妻俩惊愕了,除了所有其他那些疾病,她的脑子也有问题?

随后医生告知他们: “娜塔莉患有脑萎缩。”并表示,娜塔莉病情的严重程度和唐氏综合症不相上下。


医生离开后,这位新手妈妈抱起娜塔莉。因为吃了药,娜塔莉处在昏睡之中,嘴巴张着。“我们会有能彼此交流的那天吗?她会和我分享她的秘密吗?会和我一起欢笑吗?”她在后来的日志中写道:“不管情况怎样,我都会爱她,她会知道这一点。这就足够了。感谢上帝我们当初没有放弃她”。


娜塔莉被收院治疗,夫妻俩陪在病床边,那一晚整夜难安。


次日,一位神经外科主任走了进来。带来了好消息。


他说急救室的医生之前弄错了,娜塔莉不是脑萎缩。她是身体虚弱,发育得有些迟缓,但她有手眼协调能力,在医生给她做检查时能专注地看着他。为了做出更准确的诊断,他需要给娜塔莉做个脑部核磁共振检查。夫妻俩请他给娜塔莉的脊柱也做个这样的检查。


随后,这位医生带回了更让人惊讶的消息。核磁共振检查排除了他所担心的大脑萎缩,而且娜塔莉的脊柱也没有问题。她没有脊柱裂,不会瘫痪。他承认娜塔莉体内有可能存在一个肿瘤,需要进行监测,但她也许没事。明年就可以确定相关情况。


不过会有其他一些让人担心的地方,比如更多疾病突发的情况,以及需要接受很多物理治疗,以便学会坐、爬和走。21个月大的一天,娜塔莉在沙滩上第一次学会了走路。


故事随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娜塔莉将近3岁的时候,有着浓密的头发、闪闪发光的牙齿和闪亮的眼睛。她学游泳,去托儿所,还执意穿印花凉鞋去跳舞。ElizabethFitzsimons对她说,“哦,娜塔莉,”她就回答,“哦,妈妈。”每每这时,这位新手妈妈都会用力眨眼,以止住自己幸福的泪水。


因为后来一切都很好,会让人不自觉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夫妻俩当时的决定被证明是对的。但对这位新手妈妈来说,那不是重点。她说:

 

“我们在当时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是因为她是我们的女儿,而我们爱她。我们原本不会选择承担自己预想到的这些责任,实际上我们在做收养申请时坦白表示过自己没有能力应对这样的问题。但我们其实比自己想象的更坚强”。

 




一种生活,形成一个命运

故事的后来:


经历了如此多的风暴之后,Natalie的健康状况在家人的照顾之下有了很大的好转,而这对慈悲的夫妇也受现代医学的眷顾,解决了不孕的生理问题,有了一对双胞胎,一家五口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是一家五口人的近照

ElizabethFitzsimons不再是新手妈妈

她的眼神中,流动着幸福的光彩



娜塔莉(Natalie)和母亲以及两个弟弟在一起

妈妈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娜塔莉




妈妈也是个晒娃族,社交网络头图就是三个孩子



妈妈晒出娜塔莉近照

谁能想象这居然是当初那个

几乎难以存活的孩子呢?



娜塔莉不仅健康成长

成绩也非常优秀

看着她的笑容

真的感叹生命的顽强





感动于夫妻俩当初所做的决定,也感动于对善良的人所作出的眷顾。现实也许残酷无比,但是爱,却能披荆斩棘,通向幸福的彼岸。


一个选择,决定一条道路。一条道路,到达一方土地。一方土地,开始一种生活。一种生活,形成一个命运。有时候,我们远比想象中的自己更坚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