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还是嫩了点,这次500亿的军工竞标被法国整惨了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30 加拿大第一生活


本周二,澳大利亚招标下一代常规潜艇项目最终花落法国,日本和德国名落孙山。

日本希望借此契机重振军工业,重回大国地位的梦想也随之破碎。

与德国方面的淡定相比,日本方面明显大失所望,不但毫无风度的要求澳方解释拒绝日本潜艇原因,而且还故弄玄虚的揣测是中国在背后对澳大利亚施压造成了这一切

但其实,这一次,还真的没中国啥事。因为这次在背后做小动作的,是法国人


此事一直备受关注,而最近,在东京、巴黎以及悉尼等多方路透社记者的联合调查下,这场格局庞大的政治博弈终于露出了它的真容。

细细品来,在这三国之间展开的角逐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便是法国的暗度陈仓和日本的坐以待毙。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来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私交甚好。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曾经公开称赞日本:“在二战期间,即使我们不认同日本的作为,澳大利亚人对日本人战争中的技能与使命必达的荣誉感相当钦佩。”



日澳私下达成共识

2014年,两人暗中商定了一个价值500亿的潜水艇交易。此次交易中,澳大利亚将会从日本采购至少10艘潜水艇。

众所周知,2014年也是安倍推行新安保法的一年,他试图解除日本的军事限制,重振其军工业,同样,阿博特对此公开表示支持。

倘若此次交易达成,那么日本不但可以促进日本与澳大利亚的防务关系(两国均是美国盟友),还能提振日本打造武器出口产业的计划。

当时日本以为这次交易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不会受到任何阻挠,但他们不知道在欧洲大陆那边,法国正在虎视眈眈。

这次让日本栽了个跟头的,便是享誉国际的法国海军制造承包商DCNS集团


此次博弈中,日本出了一系列的致命错误,其中最大的失误在于他们误判了澳大利亚瞬息万变的政治局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线人表示:总理阿博特很早以前就已经失宠,他的说话分量不足,日本和他即便达成了同盟也没有多少意义。

安倍和阿博特的关系从2013年开始便极为密切,那时正是阿博特刚刚当选澳大利亚总理。两人的秘密交易于2014年中达成,直到那年年末,两人都还自信满满。他们的目标也很一致——伙同美国一起,遏制中国的发展。

法国借机介入

然而2014年末,另一件事发生了:法国国防部长造访了澳大利亚。

其实这事乍一看很简单:当时正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纪念日,100年前的那天,澳大利亚的海军离港前往法国进行援助。

而法国代表这次到澳大利亚,就是为了纪念这个日子。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次法国的访问团中,有DCNS的总裁随行。

也就是在那天,DCNS开始了他们的游说

据知情人透露,DCNS总裁的游说非常具有煽动性,他先是和澳方讨论两国的历史渊源,然后谈到了历次战争中并肩作战的故事,最后才一点一点的开始聊起潜水艇合同。

这件事,日本不知道,澳大利亚的政府官员也不知道。

上面说的这件事发生在2014年11月,紧接着,就在一个月后,澳大利亚出了件大事:支持率一路下滑的总理阿博特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不得不重组内阁,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辞退了原本的国防部长(此国防部长曾公开羞辱澳大利亚造船工人,称他们“连造出来的一条船板都信不过”)。


被辞退的前国防部长

而此时,在澳大利亚南部的诸多议员也开始了他们对阿博特的挑战。阿博特属于自由党,但就在他自己的党内,他都没有多少公信度。

最终,自由党一致认为阿博特和日本的交易太不靠谱,因此自由党逼着阿博特取消原本的私下交易,转变为公开竞标,允许其他国家也参与进来。

这样一来,法国的DCNS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开始和日本竞争了。

而DCNS面对的对手,同样不容小觑——日本四大财团之一的三菱重工。


2015年2月,阿博特特意打电话通知安倍晋三,告诉他竞标的规则和流程,同时也给了他一些建议。很显然,阿博特还是希望日本能够中标。安倍晋三表面上表示理解,但实际上,他还是没有看清状况,以为自己能够稳赢。

“我们那时已经在一场残酷的竞赛中了,可是我们还以为一切照旧。”一位日本政府官员事后说道:“我们当时以为已经赢了,没必要再努力。”

法国发动猛攻

2015年3月,一场关于未来潜水艇项目的研讨会在澳大利亚召开,而这么重要的场合,日本居然没有派人参加。

2015年4月,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日本又错失了一大良机:他们放走了Costello

Costello这个人,不仅是澳大利亚军方的一名顾问,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潜艇制造商ASC的战略策划师。

顺便说一句题外话,美国正好有一个喜剧双人秀名字叫Abbott(阿博特) and Costello。

回到正题,Costello最开始想为日本人工作,替他们赢得这次竞标,但日本人却对他置之不理,不接电话。于是法国立刻趁虚而入,将Costello招入了他们麾下。

Costello及其团队为法国的DCNS规划了整个竞标方案,而且Costello意识到假如法国想赢得竞标,就必须先讨好一家美国公司 Lockheed Martin Corp LMT.N,因为这家公司会为潜水艇制造作战系统。

法国人听取了他的建议,事半功倍。


8月,日本才意识事情有些不对劲,想要积极一些,主动派人和澳方交涉,却再次以失败告终。

澳方表示:日本方面过于吝啬。在过去的十年间,由于军事限令的原因,日本的军工业公司只跟本国的公司打交道,从来没有出口过,因此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但相比之下,法国人却精明的可怕。

DCNS早就分析好了澳大利亚的政治局势,意识到了一点:虽然澳大利亚没有明说,但他们其实非常希望这些潜水艇能在澳大利亚本土建造。

因为当时的总理阿博特支持率下滑的一大原因就是他在经济上做出的决定导致国内诸多企业倒闭,就业率下滑。因此澳大利亚迫切的需要外国重工业来到澳大利亚本土,促进就业。


因此,DCNS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在你们澳大利亚本土建造潜水艇,并且雇佣澳大利亚工人,还会和你们分享一些先进技术。

“日本人以为他们的幕后操作就能左右一场国际竞争?在这方面,他们没有任何经验。”一位澳方政府线人如是说道。

大势已去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实话说,还是有一点挽救余地的:毕竟安倍晋三和阿博特是铁哥们。

但到了2015年9月,再铁的哥们都没用了。因为那一月,阿博特所属的自由党内发生了政变,阿博特被踢下台(党内选举相差10票),取代他的是前通信部长特恩布尔。而这便是压死日本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什么这么说?呵呵呵呵呵呵,因为特恩布尔和中国是铁哥们


特恩布尔非常看好中国的发展潜力,积极与中国合作。曾被新华社评价为"在中国话题上思考深,谈得也有水平,表现出对中国近代历史的熟稔"。他上台以后大力支持和中国的贸易往来,和日本划清界限。

关注新闻的朋友都知道,就在本月中旬,中国和澳方的代表在上海签署了19个合作项目,而发起人便是特恩布尔。


特恩布尔也很有胆识。在那次由他组织的政变中,他先是辞去了自己原本的通信部长一职,紧接着当天晚上便发起国会投票并告诫同僚们:阿博特是一个失败的领导者,如继续支持阿博特,反对党领袖肖顿就会成为下一任澳大利亚总理。

当时阿博特已经山穷水尽,不得不缴械投降。而日本的潜水艇之梦也和阿博特的政治生涯一样,结束了。

在上个月,法国对这一项目发起了最后的总攻:一个由上百名政府高官,企业精英组成的代表团造访了澳大利亚,并达成了诸多协议。

 

而在日本这方面,他们没有派代表团,而是派了一艘潜艇。

 

一艘真正的潜艇。

 

本月初,日本派遣了他们的“苍龙”级攻击潜艇到访澳大利亚,参加日澳联合军事演习。


从政治角度讲,这种耀武扬威的方式除了自大之外,也略显幼稚。

 

不消说,最后中标的是法国DCNS,而落败的日本很是不快。

 

日本商会主席三村明夫27日对澳大利亚的决定表示了巨大的失望,并要求澳方给予合理的解释。为安抚日方情绪,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甚至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致以私人信件,对其在促进潜艇投标和两国关系上做出的努力表示感激。

 

所以就这样,日本被发了一张好人卡,同时,他们企图登上人生巅峰的梦想,恐怕也要搁浅一段时间了。

 

最后,给安倍和阿博特这对苦命鸳鸯放张照片:

 

 (文 鹤面)

转载须注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