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西雅图2》加拿大上映!吴秀波这样的才能叫“叔”,其他皆为师傅

<- 分享“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1 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




本文由主角儿(ID:zhujue2016)原作者授权转载




亲爱的们,最近有没有去电影院逛逛的打算呀,《北京遇上西雅图2》刚刚登陆加拿大啦~!


4月30日的时候已在加拿大与大家见面~!


既然《北京遇上西雅图2》要上映了,那么今天小编就来聊聊我们的国民大叔----吴秀波

英伦范儿西装,花色各异的领结或领带,花白蓬松的卷发和自然的络腮胡子,雅痞范儿的大叔形象使吴秀波在鲜肉当道的今天杀出重围独树一帜。他不仅帅气,而且儒雅中带着文质彬彬。不像90年代的港星那样棱角分明,也不像当代小生那样乖巧甜腻。而是自成一派,引领了一股“叔”的风潮。他就像中国的小罗伯特唐尼,如果拍摄中国版的钢铁侠,他肯定是不二人选。更有网友开玩笑道:吴秀波简直代表了中国有钱又有文化的中年男性的前进方向,吴秀波这样的才能叫“叔”,其他皆为师傅。


然而这样的中产阶级雅痞是如何炼成的呢? 

吴秀波可以说生在一个书香门第,母亲是药店管财务的职员,父亲是外交官,哥哥是北大物理学博士。在这样的家庭成长的他从小受到了良好的熏陶。吴秀波能演好《黎明之前》的刘新杰,应该是继承了他父亲身上的某种基因,因为他父亲就曾亲手起获了敌国安装在中国大使馆里的窃听器。


然而吴秀波的成长并非一帆风顺,16岁时,吴秀波考入铁路文工团,和傅彪同届。青春好时光刚刚开始,他却被误诊为肠癌,割掉了40厘米结肠。大难不死之后,吴秀波开始“折腾”,他离开文工团,进入了社会。上世纪八十年代,歌厅文化风行。天生一副好嗓子的吴秀波顺应时势做了酒吧驻唱歌手。吴秀波把20岁到30岁的十年酒吧生涯定义为风花雪月。他变得有钱了,驻场一个歌厅一天晚上就能赚100元,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朋友也突然多了,少则十几人,多则五六十人,一起聊天吃饭,他买单。吴秀波有个绰号叫“吴半本”,就是他拿到菜谱一定会把菜谱上一半的菜都点上桌,这个习惯延续了很多年,以至于他成名伊始,和助理、司机一起吃饭,对方都会主动抢过菜单不允许他点菜。


这段时间他的身边从不缺少女人,他甚至自己都记不清交往过多少女友。只记得,那时候跑去见一个姑娘的冲动,要远远大于见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吴秀波说,恋爱中伤痛、幸福、愤怒、孤独感都有过,他曾经为了爱情喝到烂醉如泥,最后早上被扫地的老太太捅醒:“醒醒,醒醒!睡这儿干嘛?树坑里,不是睡坏了?”但这些不会成为生命的坐标,它只是过程,所以他不把这些感情定义为刻骨铭心。吴秀波在这段时间写了很多歌,后来都收录进了那张默默无闻的名为《爱之战》的专辑里。直到在《我是歌手》中为李健伴唱,人们才开始注意到吴秀波曾经还有一个歌手的身份。

在下海经商潮开始之后,吴秀波还开过餐厅、做过酒吧、美容院、服装店、倒卖外汇…可是一直顺势而为的他好像总无法得到潮流的眷顾,折腾到最后,吴秀波两手空空,成了京城的无业游民。离开酒吧的他开始自暴自弃,体重增长到170多斤,挺着大肚腩的他,弯腰无法为自己系上鞋带。天天坐在上岛咖啡和人打扑克,像一个十足的北京“二流子”。吴秀波很少提及他的妻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吴秀波最落魄的时候,他妻子接手了吴秀波这张“烂牌”,并为他生了孩子。孩子的出现,把吴秀波逼到绝境,他毫无退路。


吴秀波成功的路上除了妻子儿子之外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女人,就是他多年的好友刘蓓。成名后,吴秀波多次在节目中提到,如果没有刘蓓,自己早就饿死了。吴秀波和刘蓓是发小。当吴秀波在演艺事业受挫,经商失败的时候,好友刘蓓正因出演电视剧而走红,刘蓓把她经纪人的职位给了吴秀波,然而因为吴秀波的固执,谈合同失败的次数比成功的还多。反倒是刘蓓自己谈成了好几个。在吴秀波准备结婚,为婚房发愁的时候。也是刘蓓拿出了自己的房子,装饰成婚房的样子,给了吴秀波一个惊喜。在吴秀波人生陷入低谷的时候,也是刘蓓,给他指明出路,介绍资源,让他认识到自己其实也是学表演出身的,有演戏的技能。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小姑娘称他为大叔,他却有一个事无巨细都为他考虑的好朋友刘蓓。

吴秀波的第一个片约是电视剧《蓝色较量》,拍摄地在三亚,监视器中看到自己清凉的发福身材,吴秀波决心减肥。他每天只吃黄瓜和西红柿,做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10公里长跑,3000米游泳。一个多月下来,瘦了32斤。直到现在,吴秀波仍然痴迷于减肥。虽然没有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但是良好的生活习惯,素食,节制的饮食令四十几岁的他有着让同龄人羡慕的身材。荧幕老搭档海清就曾暴露,吴秀波非常热爱控制体重,平时也喜欢跟身边的人交流减肥秘诀。

减肥成功后,吴秀波终于等到了自己的“男一号”作品,刑侦单元剧《立案侦查》。剧组当时给了他近10万的片酬,他想,天下没有比这更好的工作了。为他配戏的明星云集:刘蓓、冯远征、傅彪、丁志诚、尤勇、郭涛,拍完后,别人让他回家等着出名,结果电视台突然对单元剧不感兴趣,这部戏没卖出去。


虽然没能一举成名,但通过这部戏,吴秀波学会了后期制作。在第二部戏《非常道》里,他演反一号的同时还做了监制。他为自己的反派角色设计台词,拼命工作。那是他斗志最强的时期,他想要证明自己。而拍完这部戏之后,他也得到了业内认可——用了近20年光阴,总算是回到了演员本行

彼时的吴秀波,生命中就只剩下两件事,第一、拍戏;第二、养家。他眼前晃悠的,只有合同、月供、孩子上幼儿园的钱、上小学的钱、上中学的钱……片场工作人员跟他讲要拍一场从六楼跳下的戏,有危险。吴秀波说:“你甭废话了,你喊开始吧”。拍《相思树》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踏出国门。吴秀波回忆: 那个时候对于生活、身体、生死、未来,不存在任何想法,我就是拼命往前冲,人到中年,为了能拍戏拼命减肥,疯狂演戏,当时和我同一起点起跑的人,后来我都看不见了。因为拼命,我在业内没出名的时候,比现在受尊重。”那时吴秀波患有严重的“恐飞症”,甚至会因为害怕坐飞机而拒绝参加典礼,面对旁人的不解甚至嘲笑,吴秀波说,因为除了自己,一家六口都没有工作,自己是家人全部的指望,他害怕自己出事,也不能让自己出事。那个时候的吴秀波精神是十分紧张的。


《黎明之前》让吴秀波的人生出现了戏剧化的转折,在这部剧开播伊始,吴秀波的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天天在电话里为他做着让人厌烦的推销:“求你们帮吴老师做个专访吧,这个剧真的非常好!”但一夜之间,电话推销中断了,媒体再询问采访,得到的回答是:“得协调一下吴老师的档期,最近可能没有时间。”经过几十年的打磨,吴秀波这才算是真正大红大紫了。

也许是因为有了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吴秀波很难让你感觉到是个“艺人”。他会自然地夸你:“今天穿的裙子真好看!”,聊到高兴时还会手舞足蹈,甚至偶尔爆出粗口,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这正是符合他“雅痞”形象的一面。一位记者曾这样评价他:“你和吴秀波相处一段时间后,很难不喜欢上他。”随着吴秀波的走红,他开始松弛起来,这种松弛不是膨胀,而是一种经历后的淡定,这种淡定反而让他更有魅力。

2012年,由吴秀波、海清、张嘉译主演的电视剧《心术》大火,吴秀波饰演的男主角霍思邈也随之备受争议。他在剧中追求患者的漂亮女儿,和小护士打情骂俏,满嘴荤段子。观众们不禁发问,真的有这样的医生吗?为什么我们接触到的医生都是冷漠寡言的?而在吴秀波看来,霍思邈正是他理想中的医生,一个言语和思想都自由的人。吴秀波回忆到他17岁做结肠手术前的肠镜检查,当时检查疼得要命,一位男医生跟他聊了个荤笑话,缓解了他的紧张情绪,让他完全放松下来,对这位大夫,他感谢至今。基于对医生的理想化和拍戏前在医院的学习和观察,吴秀波才演活了这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真实的霍思邈。


《心术》让更多人认识到吴秀波之后,他并没有沉浸在以往的角色里。对他来说不停演戏才是一个演员生命力最旺盛的状态。他不停的接戏,对角色的挑选也有一套,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以小成本收获5亿票房。吴秀波汤唯成了大受欢迎的荧幕CP。


与汤唯的感性柔和不同,吴秀波在拍戏的过程中是个死理性派,他会分析角色的每一个特点,丰富角色背后的故事,让角色看起来理所当然。“我们什么时候讲爱情,什么时候讲本源,什么时候讲最终,什么时候讲初心,要排列得非常精准,否则的话你这个魔术就变不了。”吴秀波说,“我得知道,在整个表演的过程中,我需要依赖于什么,借鉴于什么,我的交流对象和主题又是什么,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我需要如何达到这种可能性。他会跟人谈论参佛、哲学、革命这种一般明星很少聊起的话题。他认为,人的出生无法选择,死亡也无法选择。生命就是循规蹈矩。

大器晚成的吴秀波似乎并不怕老。他一直乐于扮演一个“大叔”的形象,花白的胡子和头发看似不修边幅,而女性观众和时尚编辑们也都很吃他这套。观众迷恋于他营造的儒雅暖男氛围中无法自拔。而他则很清醒。他知道自己要老了,并且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


而立之年的吴秀波有了两个儿子,对于吴秀波而言,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也是让他在成功路上不断修正自己的动力。随着孩子不断长大,吴秀波在镜头前越来越注重自己的言行,他希望给孩子看到的是一个真实、有责任感的父亲。虽然在镜头前很少提及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吴秀波认为两个孩子是他的偶像,是他们让自己明白,什么叫做“安身立命”。他说家人是他的“地”,只有在那上面,才能走能跑、能蹦能跳。从他成为一个父亲开始,他就已经在为儿子树立榜样了。吴秀波开始参佛,他读的经书包括《金刚经》、《维摩诘经》、《四十二章经》和《坛经》。这些经典在他眼里是一种哲学,一种工具书,能让他像镜子一样看见自己。参佛后的吴秀波开始克制自己的欲望,努力让自己摆脱欲望的控制之后,吴秀波发现了自己更大的能量。

曾经开饭馆、无肉不欢的他每天要花上两个多小时琢磨今天吃什么,每天晚饭后,他从自己的餐厅打包一只鸭架,半份重庆火锅底料,回家后用火锅料炒鸭架,就着烙饼吃。学佛后的他,开始努力去克服这种欲望。吴秀波说:“欲望像水涨船高,永远不会满足,真正让自己不快乐和不自在的就是自己的欲望。可能有一种人好打仗,有一种人好做生意,有一种人好不停地谈恋爱。反正都是打仗,我跟别人打还有风险,我就跟自己打就行了,然后每天打,每天打,每天都有可能打赢,所以我一辈子都是一个将军。”他把吃肉的习惯给戒了,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在这个年龄段学会自省和自律,在他看来,与年少时放纵欲望是一样的,都是人生在每一个阶段自然而然的选择。“年轻时选择追逐快乐,中年选择坚强面对,为人父之后选择责任至上,等到年纪大了,再选择一种舍得法。”


经历过少不更事的荒诞,年少轻狂的风花雪月,甚至把自己推到了人生的悬崖,自暴自弃的吴秀波,人到中年突然悬崖勒马,厚积薄发,成功中总有些苦尽甘来的味道。也正是这些苦,让他更加珍惜自己的羽翼,活的淡雅而从容。恭喜吴秀波,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成功,更因为他把名利到来的时候的那些彷徨与焦虑,最终换成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吴秀波接受 China Daily 采访】


看罢,小编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只有吴秀波能叫“叔”,其他皆为师傅了。。




请与小天天联系 微信dailynet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