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专栏】絮枫连载: 与枫叶国的初见,与故乡的暂别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与乌托邦的初次遇见!
【温哥华乐活网Lahoo.ca  Jason Yuan撰写】“外国的月亮更圆。”这定然是片面的。国与国之间本应没有可比性,得到了多少,同时就会失去多少。因为它们都有自己的专长,选择在哪儿生活,并不是因为那儿的一切都更优异。对于枫叶国来说,令人沉醉的盛景下却“无处话凄凉。”

静态美在这个国家是主旋律,看似亘古不变的景色下蕴含着多少史诗般的故事?无论是定居,还是留学,我们如何排解在这个国度无可避免的寂寥感?“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这句名言的最后三次应当换为“我思考”,以外来的,人生阅历浅薄的留学生视角,去审视眼前的国家,城市,与山水。到此一游,不求甚解,这是如今的主流。但是在这里,每座山,甚至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值得我们去睹物思情。



| “Utopia”

五百年前,托马斯莫尔踟蹰在私有制的万恶深渊,但他的灵魂随着海船漂泊到了异国他乡。这里没有仇恨,只有爱。这是一个完全理性的共和国,书中描绘了一个莫尔所憧憬的美好社会,那里一切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生活用品按需分配,人人从事生产劳动,而且有充足的时间从事科学研究和娱乐,那里没有酒店、妓院,也没有堕落和罪恶。在战争时期它雇佣临近好战国家的雇佣兵,而不使用自己的公民。乌托邦的理想在此迸发而出。现实主义者的嘲讽相伴而生。


七岁的时候已能试着看书写字,但全然不知道什么是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什么是乌托邦的理想。对当时最深刻的记忆停留在了卧室的墙壁上。那是两幅海报,一幅是旧金山金门大桥的璀璨灯火,一幅是玛丽莲梦露的勾魂眼神。年幼的时候不知其为何物,只是用发呆的神情去观察。不经意间听到了英文版的《铃儿响叮当》,优美的旋律萦绕在七岁孩子的耳边终日不绝。伴随着海报与音乐的梦乡充斥着“异域风情。”即便已过去二十余年,但对当时的梦境仍记忆犹新。


我不知道身处在哪一座城市,只知道这座城市是在西方,也许是旧金山,或者是伦敦,我不得而知。Jingle Bells的乐声从梦的开端到梦醒从未间断。身处的这座城市似乎处在极夜状态,鹅毛大雪让我虽然处在被窝里,但梦里依然冷的直哆嗦 。城市的霓虹灯无比耀眼,但是行人寥寥。摩天大楼灯火通明,但却难以听见任何的汽笛声。一切都是那么静谧,以至于让自己在梦里不知所措。深冬的寒夜,无人的街道,理应让一个孩子觉得恐惧异常,然而在梦里能感觉到的只有温馨与安全感


沿着城市的街道走在梦中,雪逐渐停了,但稀少的人群愈加稀少直至自己成为唯一的行人。即使如此内心却依然全无惶恐,反而乐在其中希望梦永远不要醒来。

也许在那一个夜晚,乌托邦的雏形已经在脑海里形成。天亮了,它的轮廓清晰了。

文/Jason Yuan 出自加拿大头条(ID:Canadanews)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