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姐姐而出生的孩子:父母为给白血病女儿提供干细胞,开始生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

<- 分享“澳洲中文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6 澳洲中文台



《每日邮报》报道,一对夫妇决定,为了给身患白血病的女儿找到救命的干细胞,他们要再生一个孩子。夫妇说,只要能救孩子的命,他们什么都愿意做。


墨尔本的Abby Walker出生两年后,就开始出现流鼻血、后背疼、昏睡和挫伤等症状,在2006年,小小年纪的她便被诊断患有淋巴母细胞白血病(Lymphoblastic Leukaemia)。


被确诊后,Abby开始接受一轮又一轮的化疗手术。JimNicole 是孩子的父母,他们在治疗期间萌生了一个想法——生第二个孩子,然后从新生儿的身体上提取干细胞,以此作为化疗手术失败后的一个替补方案。


孩子的父亲告诉ABC说,“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在玩弄上帝,我们在玩弄干细胞,但我相信,如果你跟我在同一个处境,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也会什么事都愿意去做。”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不过高级肿瘤学家 Peter Downie 博士却不太赞同这种做法。他说,Abby在化疗手术后,有80%的可能性能够康复。不过即便如此,这对夫妇还是决定继续生孩子,把这作为他们的一个后备保险方案。目前,这对夫妇已经有3个孩子了。


医生Peter告诉记者,“如果他们生了孩子,但是干细胞不匹配怎么办,难道要再生一个?这种事不是简单地从身体里‘挤出’干细胞就行,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医生介绍说,干细胞移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手术,而且还有很高的风险,新的干细胞可能在身体里不起作用,甚至是产生排斥反应。


孩子的父亲介绍说,他们一直都希望能有4个孩子,只是大女儿的状况,让他们不得不加快了进程。


据悉,他们的第一个备选干细胞是在2008年从他们第二个孩子James身上提取的,目前被储存在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


医生介绍说,这份干细胞只有25%的几率能够与大女儿Abby匹配上。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经过化疗,Abby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医生说,这份干细胞只有在Abby病情复发并且需要干细胞移植的时候,他们才会对其进行测试。


孩子的父亲Walker说,他并不想现在就冒险测试二儿子的干细胞是否与Abby的匹配。他希望自己能够到时候平静地接受检测结果。


Walker说,“有很多人都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觉得我们会给孩子产生一个错觉,即James是为了被用来拯救姐姐,才被带到这个世界上的。”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孩子的母亲说,如果Abby复发,前几个孩子的干细胞又不匹配的话,他们会考虑生第五个孩子。


她说,“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并不打算再继续生孩子了。四个孩子已经很多了。但如果事情真的演变到那种情况时,而Abby又需要移植,我们还会考虑再生一个的。”


负责治疗Abby的医生Peter对孩子的情况很乐观,他说如果这名11岁女孩的病情复发,这应该是一件很令人“吃惊”的事。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这件事也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



“设身处地的想,大多数的父母都愿意为了救孩子而做任何事情,祝他们一家平安。”



“作为一名家长,为了保护我的孩子或者救我的孩子,没有什么事是我不愿意做的,我自己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我没法评价他们。”


“我觉得这种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但底线在哪里?想象一下,如果复发,而二儿子又完美匹配上了大女儿的干细胞。一开始干细胞从脐带血里提取,之后也许会从骨髓里提取,再后面可能是肝脏(因为肝脏细胞可以再生),之后呢,是肾吗?(一个肾你也能活下去),为了拯救第一个孩子,你究竟愿意走多远?为了拯救你的第一个孩子,你的第二个孩子又要承受多少痛苦?”



“我会为他们一家祈祷,我的兄弟很久以前就因为白血病过世了,我们为他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作为父母,你会为了救孩子做任何事情。但如果大女儿需要干细胞,而你的二儿子跟她不匹配,你的二儿子是否会感觉自己令姐姐失望了呢?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生第二个孩子,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里面的原因。我会像爱其他孩子一样爱他,同时还会收集干细胞,以防万一。”



“我只是希望,他们的儿子,James,能够感受到与其他孩子同样多的爱。如果干细胞不匹配的话,Abby又需要进一步治疗,那收集过程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干细胞,之后要用器官吗?这些人正站在一个非常危险的选择点,为了他们一家人,我希望他们永远也不作这样的决定。”



“希望一切都好,但是他们正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


更多信息请点击本页左下角“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