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澳洲老太太的疯狂举动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9 今日阿德莱德


生活故事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欢迎大家分享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澳大利亚,投稿详情参阅一下链接: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 欢迎大家吐槽投稿


在我来澳洲之前,对当地澳洲人的生活方式还不甚了解,只知道学校安排我住进一个英国老太太的寄宿家庭。绝大多数刚来澳洲的留学生会选择的居住方式就是寄宿家庭。因为包吃包住,跟着当地家庭还能练练口语,了解更多澳洲习俗和文化。

 

我脑补着典型的中国老太太的晚年生活:可能回去公园散步遛鸟,下午晒着太阳搓一把麻将,跳跳广场舞,带带孙子孙女。中国老太太对于家庭总是有着无私的、服务式的贡献精神,在澳洲,我着实体验了一把文化冲击。

    

133月初到澳洲,接机人送我到达寄宿家庭,房东Rita即出门迎接我,带着明朗的、灿烂无比的微笑。这是我见她的第一面。

 

Rita是英国人,离异,目前独居。Rita19岁时为了澳网的梦想来到阿德莱德,并定居在了这里。我一听,这好酷!虽然网球明星的计划没能实现,但直到80岁,Rita都保持着每周去运动场打网球的习惯,即使最近几年医生警告她的膝盖不太好,需要减少这样的运动。


每每提到医生的话,Rita都圆目一睁,说,我才不可能停止我喜爱的网球!我要一直打下去,直到我死那天。我震惊,默默把掉地上的下巴捡起来装上。而事实证明,这的确也不是Rita做过的最疯狂的事。


作为一个他乡求生的“艰苦”留学生,顾忌到正值青春年华长身体的要求,以及万里海峡那头亲妈殷切的盼望,在寄宿家庭,我最关注的,就是吃。来澳洲之前,我硕大的脑洞已自动脑补了无数美好的画面:各色经典意面,牛排,熏鱼,沙拉⋯⋯而见识到Rita简单粗暴的厨艺后,我也才认识到这个世界还存在另一次元的料理。

        

到寄宿家庭时是一个周末的中午,Rita已吃过简单的三明治,便给我下了点速冻饺子。在澳洲第一顿是饺子这事让我感动了下Rita的良苦用心,这是想让我感觉在中国一样吗?我很期待地看着热锅里翻来滚去冒着泡的饺子。


饺子上桌后,我幸运地在厨房找到了酱油,却没有找到醋。

 

有醋吗?我问Rita


十秒后,一瓶苹果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咕咕叫的肚子。于是心中默念贝爷魔咒:鸡肉味,咯嘣脆!

   

就这样,我在澳洲大陆的第一顿餐,白胖胖的一盘饺子,就着苹果醋下了肚。

 

Rita是个从不宅在家的人,每周的活动安排之丰富简直让我自惭形秽。周一乒乓球,周三网球,周六踢踏舞课,还有各色”姐妹“实则老太们的聚会⋯⋯ Rita参加聚会前总是精心打扮,在楼上楼下两个大衣柜间游移不定,挑出五六套衣服问我哪件更出彩;穿戴好后,还要搭配好首饰、指甲油颜色。


在对服饰的追求上,她与伊利莎白女王的距离,可能就差那一顶帽子了。看到这里,你或许以为Rita生活无比奢侈,但不,你错了。她是个十分节俭的人,经常去淘二手衣物。但这并不代表Rita自制又会过日子,节俭的原因只是简单地因为——她没有存款呀。

    

Rita是个很“酷”的老太太。她在30多岁离婚之后,把儿子女儿暂时托在亲友家里几个月,一个人,揣上了几乎所有的积蓄,买了几十张机票,去了很多个国家,圆满了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美国的许多城市,纽约,拉斯维加斯⋯⋯欧洲的许多城市,以及新加坡,还有一些我不熟识的国家,都留下了她50年前的年轻足印。

 

她骄傲地捧出四五本极其厚重的相册,给我翻看那些微微泛黄的记忆。透过纸质平面,我看见岁月那头的还身材姣好女人,冲镜头肆无忌惮地笑着。那些似

乎动态的影像被时空放映,在宽阔草场漫步的,在直入云端的摩天大厦下游弋的,在沙滩海滨赤裸上身的。


Rita说,她沿途见到的景致美轮美奂,也认识了许多缤纷的人,那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旅行。时间是需要这样有意义地被花费的,岁月如金。


我点点头,深以为然,并问她,为什么不带上儿子女儿一同去呢?

      

“我也很想带他们去呀,”Rita说,“但是钱不够。”


她也谈恋爱。对象是个名叫Alberto的意大利人,会开着一辆天蓝色的复古轿车来访,两人一起喝喝下午茶。那辆车我觉得很是好看。但那大概不能被称为复古,因为车子跟人一样,只是真的老去了。


我猜测Rita的品味是没有改变的,因为她偷偷告诉我Alberto其实长得很帅,只是秃了顶。这点让她深感遗憾。我曾在院子里撞见正在散步的两人,Rita毫不含蓄地挽着身边那位垂暮绅士的手,身上穿着蓝色棒球外套。那外套原是我一次购物的战利品,Rita看了却十分喜欢,第二天就去买了件一模一样的回来,还做了点改装,剪下了帽子。

 

生活在Rita眼里,永远是没有年龄限制的。纵使头发花白,皮肤松弛,她也丝毫不觉察自己与年轻人有任何异样。甚至散步时,她也会催促我走快点,因为电视7点会播一场她喜欢的足球队的比赛。


我望着这个赶在我前面冲进客厅的老太太,笑笑,觉得这真是一个极其有趣的人。这世上生活方式有千千万万种,每一种抉择都值得被尊重。可往往有一些平凡与自由,在漫长道路中落入拐角的罅隙,便难寻踪迹。


青春与容貌,皆随时间消弭。我们的热爱,皆是建立在消逝之上的。那些浮华与虚妄,时而遮蔽人双眼,使人忘却⋯⋯热爱,本是对于我们自身的。

       

我坐在Rita的小摇椅上,闭上眼睛,想象80岁时我的样子。我终无法抉择因为必然老去,却可以选择以怎样的姿态老去。我愿,繁华之后还能拥抱这热忱,简单自由,却无其他。

        

到那时,我也愿躺在这样一把轻便的小摇椅,享受须臾,眨眼间,看雁过云稀。

 

谢谢各位看官

今日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