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不委屈的工作(深度好文)

<- 分享“阳光母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3 阳光母亲



若言:”胸怀是委屈撑大的。“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在学会超然面对委屈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将它转化成势能,激励自己前行。



最近有刚毕业的小孩子问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


  • 刚进职场就遇到工作上的难处了怎么办?

  • 从校园过渡到职业人的心态该怎么调整?

  • 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收入不高,该怎么解决生存的问题?


这一刻我看见朋友圈里有人发了一条状态,说十年后你回头看今天这一刻,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那都不叫事。


然后我给他回复说,哪里需要十年?一年的光景,就足够让你感觉千山万水物是人非了。


01


「经历艰难 记住美好」


回到前面那个刚毕业的小孩问我的问题,我本来一开始的回答是想告诉他,说你得熬,熬过去就好了。


但是想了一会,我就删掉了这刚打出来的一排字,然后我敲出了另外几个字回复他: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当年朱军采访刘若英,问她为什么总能给人一种温和淡定,不急不躁的感觉,难道生活中遇上难题的时候不会让她很气急败坏吗?


她的回答就是:因为我知道,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刘若英在出道前曾经是著名音乐人陈升的助理。刘若英在唱片公司里几乎什么都要做,甚至要洗厕所,她跟另外一个助理两人一周洗厕所的的分工是一三五和二四六,另一个助理的名字叫金城武。


往事回忆的意义在于,总是会让人记住的是美好那一部分,至于其中的艰难也总会被岁月所弱化。


作为一个非职场新鲜人,我能想起来的这三四年的工作感受也是美好多于不快乐的部分。但是这个过程中我自己感悟到的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以前总以为熬过这一段时光就会好起来了,这种观点有可能是错误的。


一是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答案,所谓好起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二是这个熬过去的日子里,很多时候只是我们当下觉得困难重重,殊不知其实你所经历的,也正是大部分人正在经历的一切。

02


每个人都在熬,但你要主动学


很久以前我一直告诉自己,说熬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我慢慢发现「熬」这个字已经不能带给我力量了。


我渐渐意识到,当我职业上开始有积累,我期待自己可以管理一个团队,接一个好的项目,这个过程中必然就涉及到很多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的部分。


比如如何架构团队任务,如何跟其他部门的同事打交道,比如说要预估项目能否按时完成的风险,这些种种比起以前那些刚进职场的小委屈,要复杂多了。


而我也开始知道,那个坐在我对面办公室里的领导,他每天需要考虑整个部门的协调状况,那个每天早出晚归的CEO,他需要跟投资人说服各种前景跟趋势,他还需要面对各种错综的媒体关系外加各种其他跟我国有关部门的打交道。


那个在这一秒里的大爷,或许就是下一秒里别人面前的孙子罢了。

03


「创业比工作更委屈」


我身边最近多了很多出来创业的朋友,以前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但是时间长了我也开始辩证的看待这些事情。


那些有想法有思路有策略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不慌不忙一步一步慢慢完善。


而另一部分人,纯粹就是为了那一句所谓的「再也不在公司里干的比狗还累了」就跑出来了,结果自己组建团队的时候发现不是几百个难处,而是没有终点的难处。


因为你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已经不光是要养活你自己,而且还有你手下的一批人。


于是那些他们以为自己曾经向往的「自己当老板多自由」的想法,瞬间就没有了,这个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自由,不过是脚上戴着拷链跳舞的表演者罢了。


我在一个创业论坛上认识了一个北京的创业者,他的朋友圈状态每天都是一边给自己打鸡血一边想执行方案,有一天夜里我看见他还在加班,于是我问他一句,你这么辛苦,值得吗?


他的回答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既要有叱咤风云高瞻远瞩的格局跟视野,你也得有一个能弯下腰当宜家搬运工装修办公桌椅,以及种种类似清扫垃圾的农民工心态,否则你就不要来谈创业了。


他还告诉我,无论你是一个创业者还是职业人。你会发现每个阶段都有对应的难题,每个角色都会有对应的难题。

04


「不奢求极致,只需慢慢变好」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上从来就不会有极度逆袭的事情,那些我们所听到的的从屌丝一个翻身变土豪的事情,大部分是因为媒体的夸大化了。




在我所认识的人儿里,那个当年请我们吃饭也要看看菜单价钱的男同学,即使如今已经开始创业了,他也依旧是张弛有度的用好每一分钱;那个我在旅行路上认识的,手上已经十几个项目的投资人大叔,他也需要谦逊耐心的在自己的那个圈子里运营更大的一盘棋局。


没有谁比谁轻松如意,不过是用着自己的努力,把自己当下这一个难题干掉,不过是在错误中积攒经验,让自己下一次的决定多一点胜算罢了。


这三四年的时光下来,我依旧挣扎在职场中,依旧挣扎在生存线上,我不会告诉自己「过了这一段就好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