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总统的情妇,最美的艳星!却是最悲惨的女人!

<- 分享“新西兰奇异花”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8 新西兰奇异花



1962年8月5日的清晨,温暖的阳光依旧照耀着整个洛杉矶,忙碌的一天即将开始。突然,布莱登木公寓里传出一声尖叫:好莱坞性感女星玛丽莲·梦露,被人发现一丝不挂地死在了家中的床上。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和取证,官方断定她死于安眠药服用过量,民间却盛传她卷入了政治的漩涡,被美国情报机构暗杀而死。梦露的离奇死亡,像被层层迷雾笼罩般神秘,成为五十多年来世人争相探究的一个谜。


“精神病女儿”“金发尤物”“总统情妇”“阴谋暗杀的牺牲品”······她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标签;她的一生,比美国好莱坞大片还传奇。全世界所有男人都爱她 ,所有女人都嫉妒她。然而,最能恰当总结她短暂一生的,不过是两个字——“孤独”。在短暂的36年里,她一直在失去。



1
刚出生便差点被亲人闷死,每隔一年就换一个家




玛丽莲·梦露,原名诺玛·琼·贝克,随着她离异母亲的姓。1926年6月1日,她出生在洛杉矶县医院,仅仅12天后,她就被送到了一户靠为他人收养孩子补贴家用的家庭。刚出生十个月左右时,外祖母突然撞开了她养父母家的前门,看着甜美入睡的她,突然精神失常,试图用被子闷死她。年幼的她自此无法安心睡觉,长大后更长期靠服用安眠药入睡。


原来,她的家族有遗传的精神病史,她的母亲就患有精神病,常常神志不清,情绪很不稳定,根本没有能力照顾她。她的生父早在她出生前就逃得无影无踪。



小小年纪,她就开始在不同的寄养家庭和孤儿院中辗转,差不多每隔一年就要换一次“家”。如同一件行李,她总是从一个地方被“拎”到另一个地方。她说:“围绕着我的世界严酷无情。我不知道,我得学着假装去回避这种冷酷。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靠近我……我感觉所有事情都与我无关,我能做的就是幻想那种假装的游戏。


记忆里,她的生活没有亲吻,没有拥抱,她的出生似乎就是一个错误唯一的温暖瞬间是七岁那年,母亲出院,凑齐首付买了一座白色平房。她,终于可以和亲生母亲生活在一起。她的母亲原来是地位低下的电影剪辑师,神志清醒时就会带她去看电影,还告诉她:“有一天,你也会到荧幕上面。”给她的世界种下了演电影的种子。



然而不到两年,她的母亲就彻底精神失常了。看着母亲又笑又叫地被押往医院,年仅9岁的她只能站在一旁绝望地抽泣。


自此,她彻底过上了“行李儿童”的生活。而小时候这种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经历,更给她的一生蒙上了阴影,她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可信的,什么人是可以依靠的。她穷其一生地追寻童年缺失的安全感,却始终找不到可以栖息的温暖港湾。



2
她胸大性感,却是智商168的天才




我总是很孤独,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电影。在电影里我可以完全忘掉自己。”她在电影中找到了让自己感到安心的方式。


1945年,正在军工厂流水线上做工的她,被前来拍摄女工支援前线照片的摄影师戴维·考诺佛发现。经验丰富的戴维,欣喜地把拥有“摄影师梦想面孔”的她推荐给了模特经纪公司,正式开启了她的星光大道。于是,20世纪好莱坞大荧幕上,开始出现了一个金发红唇美人痣的性感女演员。



那时候,与如银色丝缎般的费雯丽、像蔷薇般的伊丽莎白泰勒相比,她金发碧眼、唇红齿白,身材圆润不露骨,有一种热情洋溢、令人无法抗拒的美。




如果说奥黛丽·赫本代表了清新脱俗、高贵典雅的白玫瑰,那梦露就象征着火辣奔放、热情洋溢的红玫瑰,一颦一笑,一惊一乍,都毫不做作,有趣又可亲。



她有一种孩子式的娇憨,傻头傻脑,毫无心机,真心实意地回应着大众的爱慕。聚光灯外的她喜欢一个人待在角落里,看看书,想想心事;聚光灯下的她,顾盼神飞,挂着大大的傻笑,没有一点矜持优雅的淑女模样。


有人说,她胸大无脑,行为放荡,总是塑造一些愚蠢的金发女人形象。可实际上,她聪明异常,智商高达168,属于天才级别,她本人非常讨厌饰演愚蠢的性感女人,可她没得选。当一个演员名气不大时,拒绝经纪公司的商业包装,就意味着失业,意味着被剥夺演艺资格的危险。


所以当她力量弱小时,她只能服从好莱坞的生存法则,不情愿地改掉自己的原名,成为电影明星玛丽莲·梦露,一遍又一遍塑造着“白痴美女”的形象。



她说,在好莱坞,人们愿意用一千元交换你的吻,但只愿意付5毛钱买你的灵魂。1953年,她离开了经纪公司,跑到纽约学习表演。她要成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件商品。


来到纽约的她,自在开朗,不施粉黛,显得年轻而谦逊,她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认真听着每一节课。她想努力做好一个演员,做一个真正的演员。后来,她终于拍摄出《如何嫁给一个百万富翁》《七年之痒》《游龙戏凤》等高水准的影片,还获得了金球奖最佳女主角。


可片场外的她总是一个人,就像知情人说的:“她是如此的形单影只,但是又害怕这样孤单一人。她说这是一个囚笼,她想知道怎样脱离这个囚笼、获得自由。她说‘我不得不告诉你,在我的生命中,没有一个人曾经爱过我,我孤身一人陷在这个可怕的囚笼中’。



3
她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却有三段失败的婚姻




玛丽莲·梦露,从小就非常漂亮,从中学起就吸引了全校男生的口哨,遭到了女生的排挤;成为电影明星后的她,几乎是全世界所有女人的羡慕对象,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可是,她在感情生活中一直很抑郁。她被无数男人追逐,又被追到她的那些男人遗弃;她一生依靠他人或被迫依靠他人,但始终没有得到一个男人的长久相伴。

第一次婚姻: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



玛丽莲的第一次婚姻时匆忙慌张的。16岁时,她的养父母要搬往美国东部,不愿意带她走,就催着她赶紧嫁人,省去他们的后顾之忧。无奈之下,她嫁给了邻居家的儿子詹姆士。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经常连续几天不讲话。不久,詹姆士就应征入伍,被派到了海外。等到一年后回来,詹姆士就提出,让已进入演艺界的她在婚姻和事业中进行一个选择。面对没有爱情的婚姻,20岁的她,果断地选择了事业。

第二次婚姻: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1954年,正值事业上升期的她,迎来了第二次婚姻,她和美国极负盛名的棒球明星乔·迪马乔走在了一起。他们的婚姻被美国媒体誉为“二十世纪最浪漫的事”。


然而,尽管他们真心实意地爱着对方,但由于较大的年龄差距和不同的人生阅历,他们固执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彼此的爱,两人渐行渐远。


那时39岁的迪马乔已经退役,他看惯了娱乐场里的尔虞我诈和人心险恶,他希望梦露能够远离好莱坞,和他一起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所以,他严格限制她与娱乐圈人士的来往。然而梦露只有27岁,在演艺圈的声誉越来越大,她正准备在好莱坞大展拳脚,专心地投入了演艺事业,忽略了迪马乔内心的日益滋生的不满。


从裙子被吹起的那一刻,她的悲剧开始了!在拍摄后来备受好评的影片《七年之痒》时,迪马乔因为梦露的裙底走光镜头曝光在围观的粉丝面前,醋意大发,矛盾一触即发。维持仅仅274天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可在梦露最绝望无助时,他一直陪伴在她左右;梦露死后,迪马乔亲自给她安排了葬礼,对他们之间的故事守口如瓶,每周三次去她的墓地送上新鲜的玫瑰。可惜那时的他们,都太过倔强。

第三次婚姻: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


1956年,在好莱坞晃荡11年后,她有些厌倦,开始向往相夫教子的宁静生活。不知是爱好文学,还是倾慕才子,她嫁给了剧作家米勒·亚瑟,决心做一个称职的太太。她在结婚照上写下了一个词:希望!希望!希望!


为了成为真正的贤妻良母,她加入了犹太教,亲手修剪园林,还学着做鸡汤,准备迎接孩子的到来。可命运之神对她是残忍的,由于长期服用安眠药,她接连流产,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不能生儿育女,被她视为一生最大的不幸。


她开始和丈夫到处拍戏,到处旅行。此时,米勒陷入了痛苦。文字创作者最大的痛苦,就是没有了创作的灵感。他开始将这种痛苦怪罪到梦露身上,把自己关在房间一边思考一边抽烟,他在日记中写道:这不是爱情。


没有孩子,没有丈夫的关爱,她经常感情冲动得大哭而无法自制。晚上,她靠大量的安眠药入睡,第二天早晨又靠兴奋剂清醒。最终,米勒于1961年1月提出了离婚。离婚后的她痛苦万分,两次试图自杀,开始进入纽约医院进行精神治疗。


4
可怜的她,被最爱的总统暗杀




1961年3月,梦露出院,把家搬到了洛杉矶,她找人重新布置了新家,营造出一种温馨安全的感觉。然而,她还是白天酗酒,晚上吃着安眠药,精神问题始终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更要命的是,她陷入了约翰·肯尼迪总统和罗伯特·肯尼迪的三角关系,在与他们的交往中了解到一些隐秘的政治内幕,还把这些写在了日记本上。


在1962年8月的一个宁静夜晚,她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家里,手里握着电话,日记本不翼而飞。她死后的几十年,大多数关于她的调查文件始终作为高级机密,但民间不断涌现的证据表明,她没有理由自杀,她的死亡与肯尼迪总统脱不了关系。可怜她在死前还疯狂地迷恋着肯尼迪,5月份还当众为他唱着祝福歌《总统生日快乐》,却不明白他和其他男人一样,看中的只是她的美貌,得到了,厌倦了,嫌她碍事了,就把她除掉。


一个美丽女人的凄惨一生,就这样迷雾重重地谢幕了,留给世人无尽的遗憾和叹息。


歌手艾伦·约翰曾感怀她不幸的一生,为她写下风靡全世界的歌《风中之烛》




“永别了,诺玛·琼,虽然我完全无缘认识你,但你能高雅地洁身自守,无视你周遭的人都已奴颜卑膝。

他们如同木作里爬出的蛀虫,整日在你的耳边细语影响你;

他们把你送上刑台,他们还要你换姓改名,我总认为你的一生,就像是风中之烛。

不知道有谁能够让你倚靠,好让你遮风避雨……

孤独教人难熬,那正是你一生扮演过最艰难的一角。”



如今,我们都或多或少地看过她那些艳光四射的照片——那一脸嗔笑匆忙捂住被地下热气吹胀裙底的她,那面对镜头眼神迷离、嘴唇微翘的她,那在海边撑起阳伞、天真地翘起屁股的她······她死了,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世界里,随着岁月的流逝酝酿出持久的魅力,成为“美”的代表。


玛丽莲·梦露,一朵历经风雨摧残的玫瑰花,热情似火,如梦似露,在孤寂的36年里纵情绽放。她曾拼尽全力想要去挣脱不幸的宿命,可悲惨童年造成的性格缺陷让她不懂如何与他人相处,好莱坞追名逐利的商业规则让她沦为男人的玩物,虎视眈眈的八卦媒体则像如影随形的幽灵把她重重包围,曝光她所有的隐私,不留余地。她无处可逃,无人救赎。

不是因为时机我们才拥有才华,而是因为才华我们才能把握时机。而才能的积累,其实并非在朝夕间。人生短暂,韶华难留,青春是一件不耐久藏的东西。人们也常说在青年人的字典里没有“失败”两字,然而却存在“易逝”一词。作为大学时代的我们应该是求知似渴,激情无限的,我们应当好好珍惜并把握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拼搏,去奋斗,最终赢得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但有时由于道路上有太多的坎坷,或是现实太过于残酷,使我们的付出,我们的努力,得不到满意的回报。此时我们也没有理由因为心情的不如意而责备世道沧桑,我们也没有理由因为受到生活的重创而埋怨命运多舛。这时我们所需要的应是正视现实,珍惜眼前,无需太执著于昨日,即使它再平凡,也改变不了今天的现状,即使它再美好,也已经成为过去。只有把握住了今天,充实而勤恳的度过了今天,我们才能赢得精彩的未来!

<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主编微信:youngswhee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