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诗人 I 罗文俊: 向你久久张望

<- 分享“悉尼雨轩诗社”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21 悉尼雨轩诗社




作者简介罗文俊,出生于北京,祖籍陕西西安。大学毕业,做编辑、记者多年。现居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市。作品散见国内外各种报刊杂志,诗歌曾被收录《海外华人诗歌大全》。诗歌主张自然、清新,有真情实感,诗与人自然天成,诗歌来自诗意的心灵。



悉尼歌剧院 

一看到你
就想起了箭龙的背脊
歌剧是从远古漂来的吗

那个时候没有莎士比亚
没有阴谋
但杀戮
却早已深深地
动荡在原始森林

谁都想有一座华丽的宫殿
将自己的才华尽展
小到一个唱民歌的女子
大到一个国家

我也想放声歌唱
一展歌喉
但不是在歌剧院的大厅
而是在它的屋顶 
不为别的
这里的空气
似乎要比室内清新

不远处的钢铁大桥
是为我铸好的一张弓吗
可为我射远的箭
却依然没有铸成
我的歌喉
还稚嫩如婴

如婴也想得到你的掌声
你的掌声里
有巨大的温暖和鼓励
不然
蓝色的水不会向你荡漾
绿色的风不会向你云集

也不会在疾风暴雨中
向你久久张望

 



悉尼大桥抒怀 

 

带礼帽的英雄们啊

你们在哪里

我不想到博物馆去怀旧

我想让敬仰的目光

与你们对视

让手

和你们握在一起

让心

和你们贴在一起

 

你们用钢铁和智慧

穿起了南部和北部的梦想

打马飞去

却留下了一张巨大的弓

在海边

 

那支锋利的箭呢

是射出了天

还是沉落了水底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谜

 

千年的世纪之交

总会有缤纷的焰火

从这里升起

总会有后来人的目光

在这里寻觅

 

风、云、海、浪的梦中

我看见你们这些自豪的英雄们

笑着

将古典的礼帽

优雅地举起

 

 

 

为巴黎恐怖袭击惨案题

 

黑云垂泪

河水呜咽

 

高大的艾菲尔铁塔

镇不住罪恶的枪声

凯旋门在嘲笑

嘲笑着不知谁的凯旋

 

塞纳河不安地流淌

融入了无辜者的鲜血

三色旗蒙哀

浪漫的民族不再释怀

 

黑云沉默

凝视着花圈

河水流淌

伤心地无言

 

谁是ISIS

宗教的对立

历史还要从头翻

 

中东是哪里

法国是哪里

谁在南进

谁在东扩

谁对ISIS打击深了

谁对ISIS打击尚浅 

哪个国家还主张着强权

哪个国家还拼命儲存着美元

我问

这世上还能不能消除谎言

 

恐怖分子是社会的毒瘤

恐怖主义还会走得很远

真不知道是那蒙面拿枪的

还是西装笔挺站在讲台的

哪个才是罪恶的根源

 

每一次的血腥

都拿百姓开刀

祭奠的灵魂

张着冤屈的眼

 

蒙面的请你脱下黑袍

穿西服的请你暂且光腚

都去蓝色纯净的海水里洗一洗

看你们是否都长得一模一样的容颜

 

黑云在苦泣

河水将鲜血

吞到肚里边

 



夜晚的河边 


一支烟点燃在河边
点燃在河边的风里
涟漪带着一些久远的故事
漫上了发涩的记忆

心中有一些悲凉
要在月光下荡漾
远处群楼刚刚启明的灯盏
尽情地展示着它们的美丽




阳光下的自行车 

太阳出来了
你就开始幸福
前后车轮的转动
金属发出迷人的光芒

万花筒丢失的一片记忆
在温暖的阳光中幻化

最好飘动着洁白的裙裾
最好长发飘飘随风飞舞
银铃般的笑声与歌声
响彻我心

阳光拉起了金丝线
做成了一张网
守护着你的快乐

田野翠绿、金黄
任你深一脚浅一脚
在它的怀里流连、振荡

阳光下
我是你唯一的观众



不放置在置顶聊天 

故意将你的名字
不放置在置顶聊天
躲开喧哗
这样
我就可以不慌不忙地
穿过茫茫人海
去寻找你

看你在哪一個角落
默默地独舞
看你在哪一棵树下
静静地读诗
看你的思念与惆怅
如何挂满弯弯的月亮

故意将你的名字
不放置在置顶聊天
这样
似乎就躲开了
纷纷攘攘的尘世
我就不用总是惦念着你
从冬到夏
从秋到春
看你在没有我的日子里
生活是否安然
看你在没有我的叨扰中
生活是否
仍充满阳光

我不愿
是一个温柔的杀手
宰完了我自己
再来轻轻的宰你


    
夜驰 

钢铁白马
风驰电掣
黑暗中向着黑暗
冲去

夜幕被撕开一道伤口
看不见血
也看不见痛苦的表情

思维麻木
定格于昨日的情人节

一瓶孤独的红酒
一杯苦涩的咖啡
一支无人相送的红玫瑰
有泪盈眶欲滴
有诗欲语还休
电话总也不响
微信默默静屏

感人的怕是只有那段故事
瓦伦丁和美丽的盲女孩
凄美的绝恋
我在黑夜中仰望

伤口久久不会愈合
明年的今天我们继续
2
14
一个伟大动人的日子
爱就要爱到死

钢铁白马在黑夜中驰骋
心中一朵玫瑰无限深情
朝阳升起了
我看到了撕开伤口时的
一滩殷红

 


夜归 

车轮带回了夜晚
疲惫的身影挂在了天边
明月  如钩

微风吹拂着一颗残星
可是我丢失的游魂

双脚踏在蓝色的星球上
大地托起我柔弱的身躯

心向天空攀援
一只无法回收的气球
默默地上升

远方  思念
明月  群星
黑暗与黎明

暗夜中有明亮的灯光
从温暖的人家
闪出

 

 

城市的早晨 

 

温柔的阳光

金色的羽毛

城市默默伫立着

并且渐渐苏醒

 

红绿灯

城市永远的颜色

之一

 

过马路的倩影

长发飘飘

美丽动人的女子

鲜红的运动衣

点醒了街道的黎明

 

三三两两的自行车队

像一串串游鱼

在透明的玻璃镜中穿行

 

 

似乎看到遥远的北方

一个画家举着烟斗

正对着画布沉思

窗外漫天的大雪

纷纷

 

车子拐了一个弯

我与大海重逢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忽然心中有莫名的感动

想哭

若一天无诗

若一年无诗

无诗的历史

又该如何

 

麦当劳的宣传画上

一个大猩猩正冲着我凝眸

 

城市完全清晰了

太阳

金光万道

月亮

也在不远的地方

悄悄起程

它们

都向着我的诗歌

 


 

深夜    


水龙头没有关好

微弱的滴水声

竟将酣睡吵醒

 

再也睡不下去了

梦境已碎

续不上甜美离奇的故事

只留下

肌肉的酸痛

和淡淡的忧伤

 

窗外

偶尔有汽车冲过

沙沙的轮转

踏破夜色

焦急地驶向黎明

 

思维

漫无方向

心律

赶不上时间秒表的飞逝

 

轻轻撩开窗帘的一角

满天的繁星下

你站在地球的另一边

 

此时此刻啊

遥远的北斗星下

是否有人

也同样

在向你张望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