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经济起飞非常简单粗暴

<- 分享“每日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4 每日新西兰


  

关注每日新西兰,随时随地第一时间了解时事动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关注每日新西兰,你都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陈晓晨--[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经济增长有三个要素:土地、劳动、资本。而在1850年到1880年的新西兰,即新西兰经济起飞的时间段里,这三个要素都得天独厚——包括老天的馈赠、暴力与欺骗,当然也有殖民者和早期新西兰人的精明]

「新西兰那么点人,而且都是养羊养牛的,为什么那么富?」这是我这次去新西兰临行前,家母对我的提问。

「正因为人少,所以才富啊。」这个答案敷衍家母够用了。不过没有回答更深层次的问题:新西兰看起来「孤悬海外」,而且很大一部分经济是畜牧业,为什么就成了发达国家?

读了有关新西兰历史的读物,我大抵得出了一个结论:其实新西兰的发迹非常简单粗暴,一个北京海淀区的人口占着比整个京津冀还大的地方,通过暴力和欺骗从毛利人手中占有土地,牛羊在上面自然繁殖,加上淘金热,从而「躺着把钱赚了」。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经济增长有三个要素:土地、劳动、资本。而在1850年到1880年的新西兰,即新西兰经济起飞的时间段里,这三个要素都得天独厚——包括老天的馈赠,暴力与欺骗,当然也有殖民者和早期新西兰人的精明。

先说土地。

我们可能习惯性觉得,新西兰是一个「小国」。但从地理上看,并非如此。新西兰国土的纬度从33°延伸到53°,平移到国内,就是从郑州到漠河。论面积,新西兰国土面积约为27万平方公里,比其母国英国还大。放在国内,超过京津冀三省市面积总和。而新西兰全国人口只约有450万(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海淀区。一个海淀区的人口,分散在比京津冀还大的地盘,这就是新西兰的基本国情:人均土地资源极其丰裕。这是一切讨论的基本出发点。

刚下飞机,新西兰土地资源的丰裕就给我上了一课。出了奥克兰机场不久,就进入市区。和一般的大都市「市区」概念不同,奥克兰大多是一、二层的房子,鲜有高楼大厦。整个城市像是平铺在这块土地上一样。

奥克兰人传统上希望房子周围有四分之一英亩土地。在奥克兰,房屋价值主要不是由建筑面积衡量,而是其所附带的土地面积,以及土地是否平整等。所以,市区不断向周围无规则地扩大、延伸,让奥克兰显得非常缺乏整体规划。道路也因此七拐八拐,我好多次都被拉着走错了路。

奥克兰的市区面积约1100平方公里;比较而言,北京市区若按习惯上的「城六区」计算,大约1400平方公里,奥克兰仅略小于北京;然而,北京市区常住人口就有1300万之多,更不用说暂住和流动人口,而奥克兰市辖区全部人口只有150万。何况,奥克兰还是新西兰人口最集中的所在——集中了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新西兰其它地区土地之丰裕就更可想而知了。

新西兰的土地本属于毛利人。17世纪时,荷兰东印度公司派了艘船,「发现」了这个岛屿,不过还没来得及登岛就被毛利人杀死了4名水手,铩羽而归。到了19世纪,英国人成为移民主力。很有意思的是,当时中国的富商流行海豹皮做的衣服,这吸引了大批欧洲殖民者为了追逐海豹而到了新西兰,赚取了新西兰的第一桶金。

 真正的土地攫取开始于1840年——与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同一年。那一年,英国政府决定正式把新西兰殖民地化。通过《怀唐伊条约》,英国政府获得了毛利酋长的土地主权。不过,这只是英国人的一面之词。根据毛利人对这个条约的解释,毛利人只让渡了治理权而非主权。

19世纪40年代起,毛利人不断反抗英国殖民者,被称为「土地战争」。1863年,随着英国殖民者从奥克兰向怀卡托进军,另一场「怀卡托战争」爆发。两场战争的结果都以毛利人败给全副武装的英军告终,后果是英国殖民者和欧洲移民占据了大片土地。

新西兰的土地给了欧洲殖民者以极好馈赠。新西兰气候温暖湿润,牧草全年都能生长,非常适合放牧。19世纪40年代,早期殖民者从澳大利亚引入了美利奴绵羊。有了土地,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牛羊靠牧草就可以足食、繁衍,数量呈几何级增长。从1851年到1860年,短短十年间,其马匹数量增加10倍、牛的数量增加6倍、绵羊数量更是增长十几倍,达280万只。这使得新西兰早期殖民者的财富呈现了几何级增长。

我到新西兰后,主办方的最丰盛的一顿招待餐就是毛利式烧烤,其中的主菜是烤羊。烤羊都是羔羊肉,肉质很肥,还带血。

不过,绵羊这种生物给新西兰人的馈赠主要还不是肉,而是毛。新西兰的绵羊以产毛多著称。19世纪50年代,羊毛成为新西兰殖民地的主要出口产品。

根据经济学规律,激增的产出将带来价格的大幅下跌。但新西兰的牧产品不仅没有出现价格下跌,反而飙升,这得益于19世纪60年代的淘金热——吸引了大量劳动力,同时带来了对牛羊肉的需求,而且还给新西兰经济注入了资本。

1861年,新西兰奥塔戈发现了金矿,吸引了数以万计的淘金者涌入。后来,在其它地方也发现了金矿。这让新西兰一跃成为黄金出口国,黄金出口一度超过羊毛成为最大宗出口品。黄金开采和出口给新西兰带来大量资本。同时,为淘金者提供食物和服务,食品价格供不应求,带动牛羊肉价格上涨。

而就在淘金热带来的需求退潮时,一项新技术救了新西兰的牧场主们——冷冻技术。

1882年起,新西兰的冷冻牛羊肉、黄油和奶酪开始源源不断地运往伦敦。10年时间里,冷冻肉出口收入增长100倍,每年给新西兰带来上百万英镑的收入——这在当时是一笔巨资了。

就是从这时候起,新西兰进入了史称「再殖民化」时期,即与母国英国的联系重新加强。新西兰向英国出口冷冻肉,英国向新西兰投资基础设施、航运、加工业等,新西兰经济出现持续繁荣。

1895年起,欧洲农产品价格在经历了一段下滑后再次上升,这再次给新西兰带来了价格红利。此后,两次世界大战中,虽然新西兰向英国输送了不少战士、损失了一些劳动力,但因此收获了大量订单,「战争经济」最终将新西兰送入了发达的福利国家行列。

地大+物博+大政府,这似乎就是新西兰经济的起飞之路,这让我们更好理解了新西兰这个在一些人眼里的「人间天堂」在历史上是如何炼成的。(作者系本报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新人入群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