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大使馆教育处、总领馆联合西澳洲学联教你如何保护自己!

<- 分享“最西澳”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4 最西澳






概览本周五(5月6日)下午四点,在Curtin大学Building 401 Room 001,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徐孝第二秘书马林兰,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珀斯总领事馆领事杜玲,Curtin大学校方代表 Andrew Mcdonald (安老板)将从各个方面为你讲解如何在澳大利亚保护自己。西澳洲学生学者联合会防卫部刘学东也将为大家现场教学,在关键时刻如何在不同情况下保护自己,帮助他人。


讲座地址如下






相信每一个华人,无论是他们自己又或者是他们的家人,都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澳洲华人的安全问题。根据现有可查的史料来看,从1840年华人做为合约劳工入澳以来,被侵害的事件虽然已经大幅减少。可是华人受侵害和侮辱的事件任然不绝于耳。自跨入2016年以来,无论是墨尔本帮派火拼中受到牵连的华人,还是近期丧命姨父之手的冷梦梅,都让我们华人为我们自身在澳洲的安全问题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期间暴露的问题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墨尔本帮派火拼之所以有如此之多的华人受到伤害是因为澳洲警察本身的不作为。冷梦梅的离世更是命丧亲戚之手。这一系列事件让我们深深感觉到我们是否需要反思,需要学习如何保护自己的安全。


我们首当其冲应该做的就是团结起来,而这种团结并不能是口头上的团结。我们都熟悉以往中国式的团结和中国式的行动:留学生被打了,一群人口水声讨;贪污腐败了。一群人口水声讨;别人抢咱们国土了,一群人口水声讨...人行横道红灯一个人闯过去,一群人一边声讨一边跟着闯过去了...


马丁·尼莫拉有一首短诗: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不知道那些所谓的中国式的行动和团结是不是对这首诗的误解?我们必须明白,这里的说话并不仅仅是那愤怒的口水,更是真正的行动!我们的团结应该是真正拿出行动的相互帮助,相互关爱。可是我们没有人是超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金庸武侠里的大侠。在关键时刻,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呢?又该如何帮助别人呢? 这里我们除了要学习个人的基本自我防卫知识意外,我们更要学习如何通过来自本国政府的帮助来保护自己。




本周五(5月6日)下午四点,在Curtin大学Building 401 Room 001,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徐孝第二秘书马林兰,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珀斯总领事馆领事杜玲Curtin大学校方代表 Andrew Mcdonald (安老板)将从各个方面为你讲解如何在澳大利亚保护自己。西澳洲学生学者联合会防卫部刘学东也将为大家现场教学,在关键时刻如何在不同情况下保护自己,帮助他人。




为了自己,为了他人,为了我们每一个在澳华人华侨。本周五下午,我们诚邀您一起出席,诚邀您一起学习,诚邀您一起实践!让我们不再那么轻易受到伤害,让我们安全更多一点保障,让家人不再为我们担心!


名额有限欲报从速,报名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广而告之




招小编啦!


最西澳文化传媒现在开始招抹字高手了!


如果你:


自认是个牛掰段子手


或者


没事儿喜欢长篇大论


或者


经常关心国家大事


那最西澳就是你最好的发展平台!!




请将简历投送至


info@mostwa.com


优秀者有机会转正哟!!






脑力发动机

乡下的时光总是这么惬意。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是普通农民,一个是木匠,一个是铁匠)一起坐在树下聊天,左边第一个身材中等,浑身透着精干,身上的衣服有些紧绷的感觉。他的衣服上,特别是衣袖部分,有一些像是吸烟不小心烫出的小洞。中间一个矮胖一些,穿着乡下很常见的粗布衣服,裤脚向上挽起,奇怪的是,露出的小腿上却看不见一根汗毛。在最右边的一个人身材消瘦,双臂肌肉看上去紧绷有力,衣服双肩上都打着宽大的补丁,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上好缠着邦迪,手臂上也带着一些划痕。他们各是什么职业?                       

A、普通农民 木匠 铁匠
B、普通农民 铁匠 木匠
C、木匠 普通农民 铁匠
D、铁匠 普通农民 木匠


想要知道答案?请在最西澳后台回复“三个男人”,就可以得到答案哟!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中国好声音订票!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