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看剧 | 你看透《欢乐颂》里赤裸裸的阶层鄙视链了吗?

2016-05-06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楚飞)




真的被《欢乐颂》的前半部分蒙蔽了,还以为22楼的这五个姑娘,在第二集就因为被一起困在电梯里手牵手之后,就不会出现“友谊的小船说翻则翻”这样诸如《小时代》里的姐妹花撕逼了。但眼看着到后半段,安迪外企高管的人设要崩了,而曲筱绡则成了一个反射社会阶层观的极端,樊胜美的遭遇越来越糟,成为安迪和曲筱绡口中嘲弄和冷眼的笑话,这跟《小时代》里顾里撕完南湘撕林萧而唐宛如则永远是那个肉体上受伤的姑娘的故事比起来,简直没有任何差别啊。




住在2202里的三个姑娘樊胜美、邱莹莹和关关,代表着最广大的社会底层。她们要合租,每个月要为房租头痛,邱莹莹年轻、关关还是个实习生,但对已经年过三十但还要跟人合租的樊胜美,她的生活是最苦的,薪水交完房租买点A货之后,还要每个月固定寄钱回家给父母,家里就是个无底洞。所以,樊胜美和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女曲筱绡交手,阶层之分立刻顿显。


就像最普通的关关都能意识到的一样,“这个社会就是有阶级之分,你无视阶级只会碰壁,努力做事克服局限才是真的。”但《欢乐颂》里,曲筱绡所传递的嚣张阶层观有点扭曲可怕。




如果说她第一次用一张名片就测试出白渣男的烂渣人品,还有她平时流露出来的对2202里三个姑娘的不屑是她天生的优越感,但是她在山庄里演的要撕开王柏川租车追樊胜美的那一幕,就是绝对不能忍的。你有优越感是你的事,但别人怎么活怎么追姑娘是别人的事,曲筱绡或者可以以另外的方式友善地提醒,但却没有权利这样人前拆台伤人自尊。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曲筱绡在知道樊胜美和曲连杰搞上了之后,满脸的嘲笑,也没有让人看出丝毫她不想朋友受伤害的诚意。


一切万恶之源都是来自于阶层的隔阂。


安迪和奇点一说起2202的这几个姑娘,也是非常的不屑,尤其是奇点自以为是地猜樊胜美内心的心思,好像是在说“那个世界的人很想到我们这个世界里来”的异族群体。也难怪,身在上海这种国际大都市里,奇点用了很多年的功夫去打拼,成为金融界的成功人士,第一次和安迪见面,还要谎称自己“是坐地铁来的”,本质上他在试探并对可能低于他的阶层的人做了防御。




我很奇怪的是,自小在福利院长大,因为背π的位数比其他小朋友多,所以得到了去国外生长的条件,但她又有多看得起像樊胜美这些在经济水平上跟她不是一个阶层的小人物呢?她会嘲笑邱莹莹看成功学没有用,但是对于“因为要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争家产”的曲筱绡却可以在还是陌生人的身份的时候就尽心尽力帮忙,这样的人设,并不值得推敲。


看到有网友这样评价编剧:因为编剧本身也是2202里的人,所以2202里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有血有肉,但是写到安迪和曲筱绡,则崩了。这是网友的幻想,我的理解是,编剧至少是有点极端、刻意地去拉开了阶层之分。


大家可能都能猜到《欢乐颂》里最后欢乐团圆的大结局,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跟友谊无关跟阶层有关的种种之后,这样和谐的画面里,还有几分真诚可言呢?




相关阅读:


小包总上线奇点下线,代表22楼科学分析为啥"安包CP"更配


你们才猥琐,祖锋心中的"奇点"超有魅力


《欢乐颂》配合弹幕观看效果更佳,一个人欢乐不如一群人疯狂


说说一个直男会爱上《欢乐颂》中的谁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欢乐颂》最新剧集,五个女人一台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