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夜场赚皮肉钱,那晚前男友叫了我的钟……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1 内涵段子



我本名卢悦,现在的艺名叫倩倩。

 

  江苏人,来北京三年多。

 

  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因为不想我的人生也同父母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所以我拼命的学习,十八岁那年考入上海大学,毕业后进入国企工作。

 

  在很多人眼里,我走了狗屎运,年纪轻轻,在北京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有份像样的工作和不错的男友。

 

  可一切的美好,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全都成为了泡影。他给了我最美好的期许,却也毁了我……现在我在一家夜总会上班,表面上看着风光无限,可实际上,这圈子里的水有多深,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知道。

 

  妈咪经常对我说,要不是她一眼就看穿我身体里的媚骨,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刚入行没多久,就成了我们公司里的小头牌

 

  做我们这行的也分三六九等,大致上有站着赚钱,坐着赚钱和躺着赚钱的,我选择坐着,不提供躺着以下的服务,一般陪客人喝喝酒。

 

  来过的客人大多都说过这么一句话:做你们这行的,只要陪人笑笑,喝喝酒,舍得在自己身上下本钱,每天就能收到大把的钞票,要是再随便撒撒娇,就可以得到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只要你狠的下本钱,每天都可以活在钱堆里。

 

  这是我入行以来,听到最多的话了,有一点不否认,只要你没底线,是个男人你就上,要不了多久,你的腰包就会随着你的作战经验水涨船高。

 

  凌晨三点多,我睡的迷迷糊糊,岚姐一个电话就把我震醒了,说是做房地产的张老板点名要我,已经发脾气打跑了好几个姐妹,我心里疙瘩一下,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张老板,在我们海天娱夜,那可是响当当的名字,因为他在这一行业的客人里是出了名的暴躁,三句话不合他口味就着急上火的,严重点揍你的皮开肉绽的,自从上次我捡了他钱包还给他之后,他好像王八对上眼看上我了,他出手其实挺阔绰的,要换做一般的客人,我也就麻溜的去了,可他那暴脾气,谁知道哪块是他的雷区。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人,我要是有办法,我能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啊?岚姐刚叹完气,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你听听,你听听,大理石的茶几都给老娘踹碎了,你要是再不来,张老板还不得把屋顶都给掀了啊!

 

我真的有点累了……张老板反复无常,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伺候他。

 

倩倩,你就当岚姐求你吧,帮帮我这次吧。

 

  岚姐对我还算不错,听她这么央求我,我只好答应起床。

 

  我换了身白色连衣裙,扑了点粉,在岚姐没完没了的夺命连环扣之下,勉强化好妆,来到化妆间,岚姐一看到我,眼睛立马就亮了:倩倩你总算来了,快!快!张老板还等着呢!

 

  岚姐挑了几个得意干将,朝8203房间走去,这是A区,最高级的包间,有权有势的有钱人才能包下的包间,姐妹们准备打捞一笔,开始打赌,谁今天晚上能从客人身上拿到最多的小费。

 

  孟甜挽着我,笑的一脸风/骚:想不到你还有两手啊,张老板都被你给搞定了。

 

你以为我想啊,我巴不得离他远远的。我白她一眼,孟甜跟我一样,都是岚姐手下的抢手货。

 

说的也是。孟甜不仅不安慰我,还幸灾乐祸的说:你自求多福吧。

 

  穿过走廊,远远就看见门口站着几个穿黑衣的保镖,魁梧的身姿让人畏惧。

 

  那些人是谁啊?

 

  我不禁有些奇怪,我好歹在这里干了有些时候了,什么大阵仗没见过,可这么严肃正经的场景却是第一次见之类的,心里虽然很疑惑,但我面上却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岚姐叫我们等等,自个进了包间,没一会儿就出来了,难掩激动的心情,嘴角都快裂到耳根了:发了,发了,你们赶紧的把自己再收拾收拾,今晚来的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你们可千万别给我丢脸啊!

 

  孟甜一脸好奇,探头朝里面看去,岚姐你什么大人物没见过啊,至于这么激动吗?

 

是姜文浩,姜五爷!

 

  岚姐眼里放光,笑的像朵花似得。

 

  这个名字一出,那绝对是今晚最大的响雷,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姜文浩,那可是像神一样的人物,不仅长得帅还家财万贯,家族企业在北京城是多少人想巴结的对象啊。不仅做生意的人巴结他,连当官的人见了他都得乖乖喊声五爷,他的名字在北京可谓是人尽皆知啊。

 

  他一共就来了两次,今天居然被我们给撞上了。

 

  姐妹们回过神里,找镜子的找镜子,挤胸的挤胸,恨不得使出十八般武艺全都使出来。

 

  岚姐满意的打量着我们,拍了拍手:姑娘们,今晚好好表现,谁要是能拿下五爷,这个月工资翻倍!

 

  翻倍!

 

  听到这句话,我立即眼前一亮。

 

  一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在五爷面前好好表现,一边对五爷这个人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心。

 

  听人说五爷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身家过亿,有不少电视台出高价请他去做客都被拒绝了,他为人低调,出行非常的神秘,很多想拍他的狗仔队,愣是在他家门口呆了两三个月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

 

  我们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跟着岚姐进了包间,闪烁的霓虹灯下,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息,借助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五个男人坐在一起。最左边的男人搂着我们这边叫九妹的丫头在沙发上忘情的翻滚,手不老实的乱摸,其余几个都抬头看着我。

 

  五爷坐在中间,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看不太清长相,昏暗的灯光下,我只看得见这个人的轮廓。

 

五爷,你说你来了也不跟人家说一声,我还以为就张老板在呢。岚姐笑嘻嘻的打趣着,这位要是伺候好了,那才是真的发财了。

 

来这种地方还要大肆宣扬啊?五爷是低调的人,低调你懂不懂?张老板点了我跟孟甜、小红:其他的都给我滚,别碍手碍脚的,让五爷瞧着倒胃口。

 

  自始至终五爷都没说话,只是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也没说要谁。

 

  孟甜轻车熟路的揽着其中一个客户,小红也被胖老板拽了过去,除了张老板跟五爷身边没人,其他的都有伴,我一时间不知道坐哪比较好,陪张老板吧……这家伙总是想方设法的占我便宜,脾气还暴,万一不随他的心意,又要搞得人仰马翻怎么办?可陪五爷……我慢慢抬头望去。

 

  他手里夹着烟,漫不经心的在烟灰缸里弹了弹,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岚姐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坐在五爷身边:倩倩啊,来,跟五爷问个好!

 

  我楞了一下,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听着岚姐的话朝五爷走去。

 

  在这行,听话才好赚钱,才好赚大钱。

 

  我怯生生的叫了声五爷,岚姐说过,这样娇滴滴的声音才容易讨得男人欢心。

 

  我以为他不会吭声,毕竟从进来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连个都没有,没想到他居然应了声:坐吧。

 

  我难掩心中的激动,岚姐说过,只要伺候好这位五爷,工资就可以翻倍,更何况我只陪不卖,这场交易,划算。

 

  抬起头,我慢慢向上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一双鳄鱼皮鞋,踩在地毯上,发出崭新的光泽。

 

  顺着这双鞋向上,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西服的,嘴角挂着浅笑,目光却冷如刀锋的男人。

 

  他整个人弥漫着让人蓦然起敬的气息。

 

  难怪别人都说要嫁就嫁姜文浩,这样出色的男人,哪个姑娘不喜欢。

 

  可再出色,对我而言也一样,无外乎男人二字。

 

  从他们身上,我可以赚到钱,只不过这个五爷是有些不一样的,那就是从他的身上,我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我绕过茶几,准备在五爷身边坐下,张老板却放下手里的酒瓶,一把将我搂在怀里,酒气全喷在我脸上:五爷说了不要人,你今晚是我的了。

 

  我愣了一下,询问的眼神投向岚姐,风月场所里的规矩,这个时候,就得会看人眼色。岚姐悄悄点了点头,用嘴型告诉我,五爷从来不碰女人。

 

倩倩,我喂你吃颗葡萄。张老板说着,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往嘴里塞了颗葡萄,抓着我的肩膀硬往上凑,我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望着一口黄牙,实在下不去嘴:不行,人家最近几天来那个了,不能吃冷的。

 

一颗葡萄算什么,乖。他咬着葡萄,说话有些含糊不清,脸像我逼近。

 

  要是平时,我估计也忍了,顶多回去多刷两遍牙,可今儿个也不知是怎么了,望着两百斤的一摊肉跟香肠嘴,我简直要抓狂,尽管内心已经在骂娘,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要喂也是我喂啊,怎么能敢劳烦您啊!

 

  这个提议,他似乎很满意。他松开了我,但一双眼却色眯眯的眼睛盯着我的胸口:你想怎么喂啊?

 

  用嘴,用胸,用三大腿?

 

  一秒钟三个画面在我脑海中切换,引得我后背一麻,不管哪种方式,我心里都是不愿意的,可我要是不配合……张老板那牛脾气一上来,我一晚上没工资就算了,掀了桌子砸了碗,岚姐还不得跟我急啊,我可以不要脸,但我不能辜负了岚姐,在我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岚姐拉了我一把。

 

  哪怕她的这一拉,是将我拉进这无边黑暗,可我还是感激她,我不能砸了岚姐的招牌。

 

讨厌!你瞧你那样。我欲拒还迎的推了他一把,食指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当然是我剥给你吃了。

 

  张老板对这一招很适用,以往的时候我这么对他,他也就会放过我了,可是,今天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了,口味一下子大了许多。

 

那多没意思啊!张老板起身,在抽屉里翻找。

 

  转身的时候,我看他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我心一惊。

 

  张老板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说道:站到台上去,我今晚要给你改造改造。

 

  我心情忐忑的站上台,小腿有些颤,可我没有退路,所以我只能由着张老板将我胸前的扣子解开,用剪刀将我大腿以下的裙子剪掉,再刺啦一下将裙子划出一道长到腿根的口子,连衣裙瞬间成了民国旗袍。

 

  他满意的用手在我小腿上摸了摸,眼神露骨:这么漂亮的一双腿,不露出来多可惜啊。

 

  我被说的脸一红,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别动啊,万一划破了你这双腿,我可是会很心疼的。张老板拔了口烟,捻灭烟头站起来,上下打量着我,我被他看的心惊胆战,却不敢动弹,任由他的手,捏起我腰部的衣衫,几剪刀下来,腰两边多了几个对应的圆形窟窿,露出里面雪白的皮肤。

 

  几个客人吹响轻浮的口哨,开始睁眼说瞎话:张老板,没看出来啊,你还有当设计师的潜力。

 

那可不,我可是十项全能型人才。张老板听了很高兴,还冲我挑眉:倩倩你说是吧。

 

是!是!我忙不接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翻了个白眼,就这水准,要不是看在有钱的份上,谁会去吹捧啊。

 

  一番折腾,张老板好歹是把剪刀放下来了,围着我转了几圈,笑的双下巴一抖一抖的,手很自然的伸过来,拉着我坐下,我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在他耳边讪笑:张老板你可真有眼光啊,我还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呢。

 

瞧着小嘴甜的,不枉我白疼你一场。张老板捏着我的下巴摇了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红唇,喉咙滚了滚。

 

您来了这么久,还没点东西吧?要不要几瓶香槟?我娇笑着朝他暗放秋波。

 

要!要!张老板立即允了,粗糙的手搭在我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朝着我的大腿内侧滑着。

 

  我忍住挥开的冲动,快速地朝小厮使了个眼色。

 

来几瓶Perrier-Jouet。

 

  这玩意,产于法国香槟产区,一瓶折合人民币四万七千多。而我每推销出去一瓶,都可以拿到百分之十的回扣。

 

  张老板听到酒名,脸色有点不自然,我自然是明白张老板这是有些心疼钱了,于是我讪笑着横坐到他腿上,红唇慢慢的贴近他耳朵,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这种酒味道好,张老板尝过吧?

 

  软香在怀,张老板也顾不上心疼钞票,一脸痴迷的嗅着我的体香,眼神迷离:味道再好也比不上倩倩小姐啊,不知道你的味道尝起来怎么样……

 

  他的手从我腰部往下探去,厚厚的嘴唇忽然压过来,我抑制住内心涌出的恶心,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千钧一发之际,我拿起葡萄抵住他撅起的嘴唇:张老板,别着急啊,刚刚你不是说吃葡萄吗?来,倩倩喂你吃一颗葡萄,张嘴。

 

  我像哄孩子似得,嘴巴也张着,舌头还若有若无的舔着唇瓣。

 

好好,我吃,我吃!这招很受用,他笑呵呵的吃了葡萄,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不知道今晚你有没有空?我约了几个客户谈生意,等会就走。

 

今晚啊……我一脸为难状态,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是啊,今晚……

 

你怎么不早说。我又摘了一个葡萄塞进他嘴里,在他咬住我手指之前抽出,还笑的一脸风情万种:今晚人家已经被包了,早知道张老板来,我就不答应那小子了,他哪有你这么风流倜傥啊?

 

  张老板被我夸的得意忘形,哼哼唧唧的笑了起来,他立即从怀里掏出几叠现金放在我腿上,特豪气的说:把那小子退了,违约金我给,不就是几个钱吗?我有的是。

 

早就听人说张老板豪爽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不留痕迹的将钱递给站在旁边倒酒的小厮,眼神在看到沙发角落忘情游戏的男人,身子猛然一震。

 

  扣子已经全部解开,怀里搂着九妹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让我陷入如今困境的前男友刘天啸,没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里碰见他了!

未完待续,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高潮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