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CEO离职那么简单,LC大跌背后的故事精彩纷呈

<- 分享“美国中文投资网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2 美国中文投资网官方微信


对于刚刚受到CEO离职影响,股价连续两天大跌蒸发40%市值的在线P2P贷款平臺股Lending Club(LC)来说,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更多的坏消息还在继续发酵。

(本次事件另一件关键人物,前大摩CEO现Lending Club董事会成员John Mack)

在昨天早些时候的新闻报道中,在公司CEO和董事会主席Renaud Laplanche”意外地辞职”的事件中,”董事会内部内部评估中发现公司将2200万美元次优级贷款卖给一个投资者”,这一行为导致LC股票价格在几分钟内蒸发了将近四分之一,很多相关证据都指向另一位关键人物,前摩根史丹利(MS)CEO、目前LC董事会成员John Mack。根据Bloomberg的调查,他直接导致了CEO的离职。

而Mack闭门不出,至少目前还没有接受公众采访的原因,是因为他号称自己不知道Cirrix Capital正在增持LC,同时也没有意向透露自己的持股。另一方面,Laplanche表示投资是风险委员会的想法,但他也拒绝透露自己的个人持股。我们只知道,截止12月31日,Mack持有Cirrix Capital的10%的有限合伙人股份,Laplanche持有的股份是2%。

为了让大家知道这笔资金流动究竟牵扯了哪些人,我们必须说明,Cirrix目前完全由Andrew Hallowell的Arcadia Funds LLC管理,专门用于在线借贷平臺投资,包括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LC。换句话说,除了可能的”相关方”违反规定之外,很多股票和债券通道之间的利益沖突也非常引人註目,而董事会显然有不少人要求CEO在不透露其他越轨行为的状态下辞职。

Bloomberg引用提交文件证明,LC在今年早些时候用1000万美元购买了Cirrix 15%的股份。相关人士透露,这个决定是得到了风险委员会的许可的,但是并不是整个董事会都参与了。而Laplanche周五辞职的理由是:内部调查发现他没有能够将自己和Mack的投资告诉风险会员会。

截至目前为止,Mack能够全身而退,没有受到这次涉嫌诈骗的相关指责。但是这家公司已经付出了CEO以及三分之一投资的代价。

而这件事牵扯的不仅是John Mack: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调查中还发现,LC还出售了2200万美元的贷款给Jefferies集团,后者完全没有达到该公司的购买需求。IFR补充道,这笔2200美元的的次优级贷款是出售给Jefferies的,但却是用面值购买的,这家美国投行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损失。

与此同时,LC批准了1000万美元投资项目的风险委员会由四个人组成,领导人是前Visa(V)的董事会主席John “Hans” Morris,后者在Laplanche离职后接替了他的位置。这个委员会的成员还包括:前美国财务部部长Lawrence Summers、前HSBC高管Simon Williams,以及前Mastercard高管、同时也担任风投公司Canaan Partners普通合伙人的Daniel Ciporin。

好像是嫌整个情况还不够復杂,Bloomberg还发现,LC上个月在年度代理备案透露出,Laplanche和Mack购买了总数达到1.396亿美元的贷款,以及这笔贷款的3490万美元利息,但是并没有标明这笔资金属于谁。根据代理文件,这家公司支付了基金持有家庭740万美元,同时为这笔基金收取了63.6万美元 的服务费以及35.7万美元的管理费。

根据文件显示,条款”并没有比其他第三方投资者更加优待”。截止4月1日,Laplanche以及Mack持有Cirrix大约31%的股份。

换句话说,虽然我们在二月讨论的LC正在恶化的商业模式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但是CEO被炒的真正原因,对于这个公司既矛盾又舒适的利用,利用公司-和它的直接投资–作一个贿赂基金,而这是为了掩盖日益恶化的可能影响股价的基本面。

而就在不久前,”困难的LC”故事刚刚有了新料:Bloomberg报道,LC一位负责提高贩卖给投资者贷款销售的高级管理层官员离开了公司。

“Jeff Bogan,公司投资者集团的一把手,一直致力于贩卖给多的贷款给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以及金融机构。根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所描述,LC周一告诉一部分投资者,他已经离职。”

他只是第一只众所周知的蟑螂。如果这家18亿美元的公司决定要避免復制New Century Financial的命运,平息可能会发生的次级贷危机爆发的先兆的话,还会有更多人离职。

如果有人好奇,下面就是LC对于贷款内部控制毫无作为(即使这些贷款有很多沖突的利益)的董事会名单。毫不令人意外,其中有金融界”最聪明的那一撮人”,特别是前大摩雇员。让人好奇的是, 根据最新的代理声明,摩根史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同时也是LC的第五大股东,持有普通股比例达6.8%。每个人都会好奇,这个兔子洞究竟有多深。

·     John Mack:是摩根史丹利和KKR的高级顾问。他在2011年底从摩根史丹利的董事会退休,他还曾经在2005年六月到2009年十二月担任这家投行的CEO。

·     Mary Meeker和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Mary Meeker在2010年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并且管理KPCB的10亿美元美国数字增长基金(US Digital Growth Fund,DGF),这是一个专註高增长科技公司的基金。从1991到2010年,Mary以常务董事以及研究分析师的身份就职于摩根史丹利,在大摩,她专註于分析新兴技术的发展,以及在关键阶段给与此类公司支持。

·     Lawrence H. Summers和哈佛大学:Lawrence H. Summers是哈佛大学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教授和名誉主席,同时也是哈佛的Kennedy School的商业&行政中心Mossavar-Rahmani的主席。

·     Hans Morris和General Atlantic:Hans Morris在2007到2009年年检曾经是Visa的董事会主席,他的主要职责包括管理所有Visa有业务的市场。Hans的任期刚好是这家国际支付技术公司的IPO,以及和其他业务合并成一个新公司的时期。

·      Simon Williams,前HSBC集团总经理、资金经理:Simon Williams曾经是HSBC的RBWM全球高管协会成员,曾经负责领导全球资金管理业务的发展。

·     Daniel T. Ciporin和Canaan Partners:Daniel在2007年加入了Canaan Partners,主要负责数字媒体、金融技术以及电子商务投资。

·     Jeff Crowe和Norwest Venture Partners:在技术公司担任CEO以及高层长达20年之后,Jeff在2004年加入了Norwest并且在2013年成为了管理合伙人。Jeff当时负责的任务是互联网、消费以及软件领域的投资。2015年Jeff第二次入选福布斯杂志的顶尖科技投资者排行榜。

在今天的重大事件之后,目前LC的董事会持股的价值相交周五下午已经减少了30%。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周,董事会持股的价值还会继续下跌。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