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冲突处处 老人来美居不易

<- 分享“美国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0 美国资讯




    ▲随着来美移民家庭的增加,耶鲁大学附近公寓的中国老年人平时自种菜蔬(网络拼图)。

▲在有矛盾的家庭里,老人恐难有愉悦的生活情趣。网络图片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现在移民家庭的问题很多,而所有问题的根源,一个是文化冲突,一个是在于不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所以就不知道怎样处理家庭中的各种问题,甚至总是去找对方的缺点,总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样就导致彼此沟通困难,从而形成积怨,久了就会出极大的家庭矛盾。

  在移民家庭中,老人要宣扬家风,父母要示范家风,夫妻要掌舵家风,子女要继承家风,孙辈要顺受家风,兄弟姐妹要竞比家风。其实解决家庭问题也不是很难很难,每个人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家庭矛盾就会比较容易得到解决。

  为带孙子 60岁母亲与老伴“异国恋”

  刘超(化名)告诉记者,每天晚上母亲和父亲通电话的时候,是母亲一天里笑得最舒心的时候。“有一次母亲挂了电话,还意犹未尽地对我还幽默了一把:‘老了老了,跟你爸成了异国恋了’。”

  刘超与妻子孙莉(化名)于2012年通过技术移民的方式移居美国,夫妻二人踏上加州洛杉矶的时候,刘超手里牵着大女儿Vivian,孙莉肚子里怀着二女儿Victoria,就像许多第一次踏上美国领土的年轻人一样,当时的一家三口对即将到来的美国生活充满了憧憬和期待。

  如今,四年过去了,刘超与孙莉所居住的教职工宿舍热闹得远近闻名:除了日渐长大的大女儿Vivian、已经活蹦乱跳的Victoria,还有2015年10月份刚刚产下的一对双胞胎女儿:Lisa和Lucy。

  由于学校仅为孙莉一人提供了工作岗位,在国内备受尊敬的公务员刘超,作为孙莉的家属移民美国以后——失业了。美国人工成本昂贵,再加上家里仅有孙莉一个收入来源,即便夫妻二人向美国政府申请了最低生活补助,但物质上依然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直到双胞胎女儿出生以后,依靠国家提供的新生儿补助,生活才得以逐渐改善。但是大女儿Vivian已经上学,二女儿Victoria需要照看,两个小女儿嗷嗷待哺,不得已,刘超母亲来到美国帮助小两口照看孙女儿们,却没想到,原本持旅游签证来美国的刘母,这一住把短期来美变成了非法居留。

  刘超说,他心里知道母亲想回国,可是没有办法,必须给母亲做思想工作。原本能够合法居留6个月的旅游签证,对于刘超一家来说远远不够,家里热热闹闹的四个孙女儿们,一天都不能离开奶奶。刘母从孙莉即将待产时来到美国,截止2016年1月份时,已经呆满6个月时间,从1月份到现在的每一天,刘母都为非法居留。刘超说,既然已经成了非法居留,就意味着以后再想进入美国将会非常困难,干脆不让母亲走了,等孙女儿们都上了幼儿园,再让母亲走,而且一旦离开,由于有了延期滞留的记录,也就再也回不来了。

  一般人家里紧张的婆媳关系,在刘家都不是问题,因为孙莉也迫切的希望刘母能够留在美国照看孩子,尽可能的对刘母好,但两代人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依然在很多地方矛盾重重。

  早餐要喝粥 教小孩方言 小事冲突不断

  刘超说,美国物质条件丰富,两个小女儿出生后,在政府的资助下,一家人伙食改善很多:“虽然政府并没有直接给钱,但是政府按月提供,虽然只能消费食品,但是一家六口人的口粮已不再成为问题。”刘超烦恼在于,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母亲也改不了吃剩饭的习惯,而且还会教训孙女儿们,一旦剩饭就大声斥责。甚至政府给两个小女儿发的婴幼儿奶粉,眼看快到期了,两个小家伙喝不完,刘母都会自己冲奶粉喝。

  除了吃剩饭、过于节俭以外,刘超认为母亲的心理状况非常复杂:既认为小两口在美国打拼不容易,又觉得他们在美国的日子已经够滋润了。刘超告诉记者,由于自己还有个弟弟,在国内已经成家有孩子,因此刘母来到美国以后,时常把刘超家里的生活与弟弟家相比、与弟弟的孩子相比,长此以往,心理无端生出不平衡,刘母在心里为自己国内的儿子打抱不平,对此刘超也十分无奈。

  刘超说,他知道母亲失落,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母亲在国内有父亲,有她的亲姐妹们,平时还能去广场跳个广场舞,可是来到美国,母亲语言不通又不会开车,除了带孙女儿做饭以外,连去超市买菜都需要等孙莉下班以后带着去。

  更多时候,刘母都是好心办坏事,生活中的小事不胜枚举。例如刘母不认为孙女儿应该去上中文学校,因为刘母就能教孙女儿说中文,虽然刘母教的中文带有浓郁的家乡口音。再比如刘母认为早餐应该喝粥,并且很早起床为全家做中式早餐,费时又费力,可无奈孙女儿的胃早已成为美国胃,早餐只喝牛奶吃面包,剩下的粥又成了剩饭进了刘母的肚子。

  终于有一天,刘母身体极度不适,将国内带来的药几乎全吃了一遍依旧没有好转,在儿子和儿媳的半“挟持”下将刘母架到了急诊室,并且最终确诊为急性尿道炎。由于刘母在美国为非法居留,没有医疗保险,一次急诊让刘家花费了2000美元。事后刘母自责又委屈,刘母说,她在国内好好的有医保卡也有保险,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国受这个洋罪。

  不愿意在美国居住的老人不在少数

  据粗略统计显示,在美国居住的华人华侨大体分为三个层次,上层为高收入人群,占据总华侨人数的30%,他们是美国梦的真实载体,也是众多前仆后继移民者们的目标和希望。

  像刘家一样的收入水准为中层,这部分人有一定的业务技术能力,大多数生活在唐人街中国城附近,融入美国的道路曲折而艰辛。下层30%主要从事体力劳动并在服务性行业工作,很多人不会说英语,收入菲薄,到了美国依旧住着“格子间”。

  刘超一家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据美国国务院最新公布的2015财年签证数据显示,2015年度申请移民美国的中国大陆申请者有38171位,其中最受中国土豪青睐的美国投资移民EB-5中国大陆申请人15830位,中国香港254位,中国台湾158位,中国申请人共计16242位,占据总申请人数92%!

  居高不下的移民者背后是依然居住在国内的移民者父母,也是中国富豪阶层以及高级知识分子阶层的“留守老人”们。这些老人大多年事已高,一辈子居住在中国,很多人甚至在子女移民后才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许多移民者戏称,美国生活就是“好山好水好寂寞”,而“寂寞”这个词,对于众多想要来美与子女团聚的老人来说体会更加深刻。刘超与母亲心里都明白,虽然刘母答应帮助小两口留在美国照看孩子们,可是等小女儿上了幼儿园,谁也无法阻挡刘母回国,而且这一回,不管心理选择还是客观签证条件,美国,刘母都不再回来了。

  看着还在咿呀学语的两个小孙女儿,刘母知道,想把她们送进幼儿园,还需要在美国再熬上两到三年,才能回到中国与老伴团圆。

  侨报记者李帜一北京报道

  延伸报道

  “搬运婚姻”问题多 老人多成受害者

  跨国“搬运婚姻”在华人人口密集的洛杉矶已经不是新鲜事,中国内地往往有人羡慕这样的婚姻,似乎出国移民轻而易举,不必为身份烦恼。然而,因为文化、法律制度以及生活习惯的种种冲突,这样的婚姻也往往酝酿了很多难题,被卷入搬运婚姻中的老人们,往往成了受害者。

  父母同住家庭矛盾多

  来自广西的王太太一家人7口曾经住在同一屋檐下,王太太早在中学时期就来到了洛杉矶,而王太太的丈夫是与其在中国结婚后直接来到美国居住的。王先生来到洛杉矶之后拿到美国身份,于是给家在云南的父母及弟弟办了绿卡,这样一家人被“搬运”到了洛杉矶。一家7口同住一个屋檐下,难免产生矛盾。这些矛盾在王先生的弟弟来到洛杉矶之后更是被激化,一家人每天吵得不可开交。 

  事情可以从王太太买房子讲起,在王太太与先生购买房产的时候,王先生的父母出了10万美元的抵押金,虽然房产是在王先生和王太太名下,王先生父母的贡献是很大的,更何况王太太两个女儿现在一个9岁一个8岁,都是在王先生父母的看管下被带大,可以说是为了女儿的一家人出钱、出力。两个老人现在都超过75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家庭观念,养老送终是每个儿女应尽的孝道。

  然而,因为家庭琐事,王太太和两位老人相处得并不好,经常出现口角。而去年王先生的弟弟也拿到绿卡和一家人住在了一起,弟弟已经30多岁,来到美国一年也不急着找工作,让王太太看不下去。很早就来到美国的王太太受美国文化的影响较深,认为成年人在家无所事事是非常不体面的事情,更何况是一个已经30多岁的男人,而且对于父母和他们住在一起颇有微词,因此一家人吵得更凶了。王太太几次和全家人翻脸,并要求王先生的父母和弟弟从家里搬出去。

  不同文化对孝敬老人有不同理解

  王先生的父母现在已经年逾75,这个年纪在中国原本是子孙满堂,安享晚年的日子,现在却不得不搬出去,在家附近的公寓租房。为了补贴房租,两个老人还为别人家打扫卫生挣钱。两个老人一星期才能见两个孙女一次,老两口感觉心里特别酸楚,本来在国内虽然不是富人家庭,但生活也过得非常体面。以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方式来看,晚年沦落至此好凄凉。

  然而,中国传统的孝敬老人价值观和做法却很难被搬运到美国社会,尤其对于已经接受西方文化熏陶的一代来说,中国老一代的父母儿女的相处方式已经是旧思维,是家庭生活的绊脚石。对于很早之前已经在美国生活的王太太来说,两个老人和他们分开住对他们都有好处,这样互相干预得少,矛盾少。从美国社会的价值观来看,每个人都辛勤工作、自食其力,这样的生活对每个人都有好处,而且能培养健康的家庭关系。

  父母儿女不分家酿财产纠纷

  矛盾是小,无法沟通闹上法庭就是另外一个层次的矛盾了。为不少华人家庭解决家庭及遗产纠纷等问题的华人律师方见尧就接到了不少这样的“搬运婚姻”案例。

  方律师说,有一个案例是一位从中国来的母亲很多年前随女儿和女婿移民过来美国和他们团聚。因为没有工作和信用记录,无法贷款,母亲用自己的钱为女儿女婿买房付下了头款,房子是在女儿名下,每个月母亲把房贷的钱交给女儿,女儿再用支票支付贷款。10多年过去房子的贷款已经付清了,而且在这期间母亲也帮女儿照顾孙子孙女。现在孙子孙女长大了,母亲打算卖掉房产回到中国养老。母亲与女儿在买房之前有协议,将来如果母亲要卖房,女儿要无条件把卖房的钱转给母亲,但是现在女儿不愿意,而且还撒谎。

  女儿说,当初买房头款是用自己的钱,每个月母亲给女儿的钱是租金,因为母亲在房子里住,女儿还出示了一个租约,女儿是房东,租约上写母亲每个月支付租金,租金大概就是还房贷的数目,还说母亲签了字。

  母亲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本来和女儿有协议,但是年代久远,白纸黑字合约很粗糙,女婿说母亲逼老婆签的协议,母亲没有办法,只好到法院起诉。

  方见尧律师说,中国人喜欢用别人名义去买房,以为大家原本就是一家人所以没问题,但是一旦转移了财产自己就没有权益,很难讲理,具体案例要看双方有多少证据。

  文化差异大语言不通精神健康堪忧

  随着儿女被“搬运”过来的老人往往是最难适应异国环境的,加上大部分人语言不通,很难交到朋友。如果住在洛杉矶这样的地方再不会开车,就更是被“孤立”。很多到了洛杉矶的老人都说,来到这里感觉是在“坐牢”,很多人耐不住寂寞,还是搬回国内居住。

  随女儿来到美国的张先生为了适应生活环境在当地参加成人学校学习语言。在语言学校里的一些老人对他说,在美国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大部分老人都适应不了,最后决定回国,很多人学了多少年英语还是没有太大进步,有的老人甚至就把语言学校当作是交朋友解闷的地方。

  在语言学校上了2年的陈先生来到美国的时候已经75岁,女儿嫁到美国之后拿到身份就给他和老伴办了绿卡。女儿非常孝顺,对两老人照顾有加,女婿是洋人,尽管女婿也非常善解人意,同意让两个老人与他们同住,但是因为生活习惯不同、语言不通,难免有摩擦。为了学英语,老两口参加了成人学校的英语班,但是没多久就学不下去了,女儿在大公司当工程师平时朝九晚五,两个老人感觉非常寂寞,没有两年,老两口就执意要回国,女儿连哄带骗还是无法挽回。

  这样的家庭其实是很多“搬运婚姻”家庭中老人现状的写照,耐不住寂寞的回国,而留下的如果还无法适应就会造成心理健康问题。方见尧律师说,他曾经有一位客户随女儿来到美国,因为不会开车,每天只能呆在家里,但是在家里和女婿相处不来,老人家长期下来有忧郁症。因此牵扯到申请医疗方面的问题。为了拿医疗保险“白卡”,她将存款过户到女儿名下,但是这样女儿和老公都有份,一旦离婚后女儿的先生也会分到一半,老人心有不甘,最后找律师办理了资产信托。 

  老人看病难

  老人难免要去看病,对于一些随子女来到美国居住的老人来说,看病更是一件难事。在美国购买医疗保险十分昂贵,对于拿旅游探亲签证的老人来说,最怕的就是生病。从陕西来的刘先生老两口,在洛杉矶帮女儿照顾新生的宝宝,每次一呆就是6个月,因为先生有肺气肿,所以想要购买医疗保险,结果发现原来一个月保险差不多就要700到800美元,而且如果生病去医院还是要掏很多钱,这样的医疗费用对于拿退休工资的老两口来说实在是负担不起,所以老两口每次来美国都要从国内带各种药品。刘先生说,没有医疗保险,感觉在美国生活再好,还是心里不踏实。

  即便拿了绿卡,想要购买医疗保险对于一些老人来说仍然是很昂贵的,廉价的医疗保险对收入和存款有限制。方见尧律师介绍说,在美国老人要申请白卡,银行账户不能多于3000美元,很多老人为了拿医疗“白卡”有的把存款过户到儿女名下,但是如果被政府发现,使用白卡所有的医疗资金都要全部偿还。方见尧律师说,曾经有一个案例,一个华人老太太十几年前嫁到美国,后来发现自己的先生有癌症,以为属于低收入,所以拿医疗“白卡”,政府平时给一些小钱生活,老太太从前以为在美国很好,但现在每天要像护士一样照顾老先生。更不幸的是,有一天她在路上被人开车撞了,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才醒来,后来找律师去索赔,老人家拿到赔偿金的时候却因为这个额外的收入影响到了先生,先生的白卡被取消了。方律师说,他一般都建议客户做资产规划,成立资产信托,可以将钱转到信托户口上,这样他们不仅可以管理这些钱,还可以保留“白卡”。

来源:纽约侨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