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炸! 澳洲医疗体系有多坑?! 同是抗癌药, 她付$5000一针, 隔壁床付$6.2元 最后通牒: 要钱要命自己选!

<- 分享“这里是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9 这里是澳洲




日前,36岁的Danielle Tindle被给出最后通牒:要钱还是要命。


没错,这份最后通牒来自于应当救死扶伤的医院。




10年前,Danielle从霍奇金氏淋巴癌中幸运存活,然而,如今的她却不幸患上另一种罕见癌症。


这一次,Danielle不仅要与癌症作抗争,恐怕还有额外的负担在考验与折磨着这个重症癌症女病患:据澳媒曝光揭露,Daniell被迫支付上千元澳币的费用来购买维生药物,然而在药物福利计划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 (PBS)下,其它病患为获取此药只须支付最少的金额。


每两周,Danielle就要进行一次免疫治疗,一针下去就要花费$5,000澳元。


再次罹患癌症的Danielle Tindle



在她所治疗的民营医院病房里,Danielle临床的患者,得的可能是黑色素瘤,这名病患为获得相同药剂,每个疗程只须支付$6.2刀。


造成这一巨大差异的原因,是PBS药物福利计划对药品上市要求。




“这个黑色素瘤的患者根据PBS补贴率来获得这种药,而我却花费上千澳元。”Danielle向Australia Story讲述了这件事。




所以通俗点说,


由于Danielle需要使用的药物没有进行针对神经内分泌癌的三期临床实验,因此,澳洲治疗物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没有将这种药品归纳到治疗这种癌症的范畴。所以药物就没有被列到PBS体系中。所以Danielle要支付比别人高出数百倍的价格来活命。


“现在没有人敢直视我的眼睛告诉我这是公平的,从任何等级的政府人员,甚至到药品公司。有些事情需要改变。”Danielle说道。


澳洲罕见癌症机构首席执行官Richard Vines说,“外面有许多人在得知自己被确诊为罕见癌症后,万分惊诧于一件事:他们原本以为这里有一个良好,安全的健康体系来为人们提供药物,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没人会认为这是公平的,这令人十分沮丧。”


“这些药品陈列在柜台上,政府允许使用它们去治疗某种特定的癌症,但不能用来治疗其它癌症。”


2005年,Danielle在成功克服第一次癌患侵蚀后,Australia Story曾对其进行过采访,当时,她的生命最终因她父亲的突破性干细胞研究而获得拯救。而今,她第二次患癌。


第一次患癌的经历,让她潜心为年轻的癌症病患创造更加完善的服务与治疗环境所努力。她本人也已经成为这一领域的世界翘楚。


癌症康复后,她一直致力于为癌症患者创造更好的,更加公平的治疗环境与权益...



Danielle和父亲



Jasmine Gailer,一名曾经的癌症患者,而今是助抗癌慈善机构Scar Stories的创始人,在谈到Danielle时说道:“她是一个确实很努力去为像我一样的人,未来的青少年,以及年轻的成人病患,带来改变的人。


美丽的Daniell为抗癌慈善机构Scar Stories拍摄的宣传照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为他人着想的人,现在却在自己治疗癌症时,陷入如此困境。


而她所接到的最后通牒,不是帮助与陪伴,而是:要么要钱,要么要命。


“从法律角度来说,PBAC首先要和部长就将药品列入PBS进行建议,建议中必须考虑这种药品相关的有效性和成本效益。”一位来自联邦健康部门的发言人表示。


“这个体系的运作是基于赞助公司的申请来运行的,nivolumab和ipilimumab的两个赞助商都没有对这种药物进行申请,或者是在PBS上申请治疗这一癌症的组合药物。”


自去年7月至今,Danielle为获取这些免疫治疗药物已经花费了近$80,000澳元。她在接受采访时仍然考虑着别人,她说“这种情况发生在澳洲许多人身上..."




“我无法不去想我给了这个社会多少,我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都是公益性质的,但当我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感到这个体制正在让我失望。”这是来自这名癌症重症患者最无奈的心声...


编辑:Kimberly

资料:abcnews


-分享您的故事
聆听您的心声-

-这里是澳洲欢迎您的爆料与倾诉-

-私信投稿:kimberly.yang@abcsydney.com-


一键关注 澳洲精品大号 这里是澳洲


一键关注 跨澳中最大公号 ABC传媒







转载须知

本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