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华裔妓女割喉命案最新进展! 皮条客, 干弟弟向法庭提供线索, 揭露伴游行业收费内幕

2016-05-13 这里是澳洲




据法庭方面听闻,性工作者Ting Fang(方婷音译)在阿德雷德酒店被杀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让她的“干弟弟”一同参加悉尼的跨年夜活动。



在最高法院庭审上,被控杀害方小姐的疑凶,Chunguang Piao(音译朴春光),在庭审中听到了来自方小姐的朋友及室友Hui Pan(音译潘辉) 所提供的证据,潘先生是一名中国籍学生。


潘先生称,他和方小姐关系十分亲密,他一直称她为“姐姐”。在2015年元旦方小姐被害前,两人还在社交媒体上发信息聊天。


他说,方小姐在聊天过程中试图说服他一同到悉尼CBD,和他们共同的好友一同庆贺新年。


“我祝她新年快乐,她问我我到哪去了。”潘辉对陪审员说道。


“我说我‘在家睡觉’,‘我不知道,我懒得动,哪都不想去’。”


“她就没再回复了。”


据悉,2015年1月,方小姐的尸体在Hindley大街的Grand Chancellor酒店房间被发现。28岁的嫖客朴春光拒认谋杀方小姐的指控。



检察官称,方小姐死亡时间范围在凌晨12.14她给潘辉发过信息的时间)至12.33(闭路监控显示朴春光离开酒店,返回他的车内的时间)之间。


他们还指控朴春光曾在用刀片割破方小姐喉咙,造成致命一击之前,曾用方小姐的高跟鞋打过方。


据悉,方小姐是为了做四天援交来到阿德雷德的。


在潘辉的证词中,他说直到方小姐被害为止,他们已经相识并结为好友六个月时间了。就在方被谋杀的前一个月,二人成了室友。


“我喊她‘姐姐’,因为她对我很好...喊她‘姐姐’是对她的尊重。”潘辉说道。


“她对我很好,年龄只比我大一点。”


他承认,方小姐一直对他隐瞒自己的职业,所以在从媒体上得知方小姐被谋杀的新闻时,他感到十分震惊。


“我只知道她是做美容的...我看着她离开悉尼机场的。她告诉我她要去墨尔本观光旅游...我去机场接她。我在机场等了两个多小时...然后给她发短信打电话。”潘辉说道。


在庭审中,陪审团还从方小姐在阿德雷德工作期间负责接洽事宜的皮条客那里,得到一部分证词。


这名皮条客告诉陪审员,他就职于一间陪游中介公司,专门负责安排从东部各州乘飞机飞往阿德雷德的妓女与嫖客见面。这些嫖客都是使用社交软件来进行预约的。



他的职责是到机场接这些女性,把她们送到酒店,给她们提供食物和化妆品,这样她们就不用离开酒店房间了。


“我为他们工作了大约9个多月,接洽了超过20个姑娘。”他说。


“不同的女孩停留的时间长短不同,通常是三天...有的是周一呆到周三,其她的就从周四开始...也有重叠的时候。”


“我们通常选的酒店是:Hotel Grand Chancellor, the Intercontinental 和the Crown...须要我提供一个列表吗?”


这位皮条客还称,从事这一行,每个嫖客会给他$20刀小费,每个妓女给他$50刀小费。


方小姐曾有一个昵称叫作“Honey”,她每小时坐台收费为$350澳元,两小时$600澳元,外出包夜收费$1,500澳元。


“这些姑娘从服务费里抽6成,中介抽4成...我的其中一项工作是从女孩那边把钱收走,但我和嫖客保持距离。”他说。


“这些女孩有时候在行程过程中收钱,有时候到行程结束时...有付现金和信用卡两种方式拿钱...我只收现金。”


这位皮条客还说,方小姐在想吃饭,抽烟的时候会叫他。12月30日,方小姐曾经告诉他她想离开酒店到餐馆吃饭。


他说,他起先拒绝了,然后方小姐告诉他那家餐厅“很安静也没什么客人”,他又同意了。


皮条男子称,在他为这间伴游机构工作期间,他使用两部手机,一个用于接听私人电话,一个用于工作。与此同时,他使用一个“昵称”来掩饰真实身份。


目前,这起案件在继续审判过程中。


相关文章链接:

悉尼华裔妓女割喉命案再度开审, 大量细节曝光! 案发前曾短讯马夫 监控录像多处端倪, 案件疑点重重...


编辑:Kimberly

资料:AN


-分享您的故事
聆听您的心声-

-这里是澳洲欢迎您的爆料与倾诉-

-私信投稿:kimberly.yang@abcsydney.com-


一键关注 澳洲精品大号 这里是澳洲


一键关注 跨澳中最大公号 ABC传媒







转载须知

本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