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加拿大国歌这事 这次可真的引起民愤了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0 加拿大第一生活



一位网友如此说道:“我很遗憾那个议员患病,但是把他放在轮椅上推出来丝毫没办法唤起我的同情心。比起他和他发起的无聊法案,还有那些更无聊的辩论,我更关心那些在奋战的消防员,和那些财产被大火付之一炬的人们,那些人更值得我们关注。国会在做什么?”

 


去年四月,加拿大国会议员Mauril Belanger推出了一份私人议案,想要将加拿大国歌中的“in all thy sons command(所有的儿孙都为你守望)”改成“in all of us command(我们都为你守望)”

 

虽然只改了两个词,但其意义非同小可。如果改变,那么国歌就不会再偏向于男性(son),而是达到男女平等,通过“我们”一词,将全体女性也包括了进来。


当时正值联邦大选,发动这一议案的议员Belanger属于自由党,而自由党长久以来都深受女性选民的青睐,为男女平等付出了诸多努力。

 

而且Belanger此人可不是普通的议员,他实际上是自由党内炙手可热的议长候选人。因此当时媒体普遍猜测:他发动这一议案是为了博人的眼球,讨好女性选民,为自己的升职炒作。

 

此议案最终失败,受到了保守党的阻击,投票结果:144票反对,127票赞成。

 

而且加拿大民众也普遍反感这一法案。因为加拿大是一个怀旧的国家,人们为自己的传统文化而感到自豪。

 

在经历了一次失败后,今年,Belanger再次发起议案,还是要修改歌词。

 

但这次情况却大不一样。

 

去年年中,Belanger被诊断患有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英文缩写ALS。

 

提起ALS,相信大家会有些印象,因为曾经风靡一时的“冰桶挑战”的目的就是为ALS患者们募捐(通过全身浇冰水来感受ALS患者的痛苦,ALS患者被形容为“渐冻人”)。

 

在被确诊患有此疾病后,Belanger的健康每况愈下,先是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紧接着失去了行走能力。

 

到了上周五国会辩论时,Belanger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坐着轮椅被人推进议会,他无法发声,只能先在电脑上敲打文字然后让机器朗读。


他入场时,在场的全体议员均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保守党现在已经不是执政党,他们在国会中的席位少于自由党。假如这次再投票,那么自由党必胜无疑,国歌歌词肯定会被改变。

 

但就算这样,这次他仍然失败了,而且可以说是败得比上一次更惨痛。

 

这次失败主要归结于两点因素:

 

1.保守党阻挠

 

2.所谓“政治正确”令民众反感,火灾转移公众注意力

 


1.保守党阻挠

 

加拿大国歌的每句歌词都有它的历史意义。

 

其实在最开始的1906年版国歌中,原歌词是"thou dost in us command(吾等皆为你守望)",但是到了1913年,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加拿大参战,而参战的士兵绝大部分是男性,为了激励这些士兵,国歌的歌词便被改成了“in all thy sons command(所有的儿孙都为你守望)”

 

因此从这个角度讲,歌词中的son并不是单指男人,而是指那些为国捐躯的士兵。这句歌词也因此被赋予了浓厚的历史意义。

 

Belanger此人在军队服过役,他本人就曾是一名士兵。而他想要修改国歌的理由是:爱国不是男人的特权,女性也为国家付出了很多。

 

第一次失败是因为他不停的强调要将国歌“现代化”,说“现在已经是2015年了”,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守旧。而“现代化”这一词令加拿大民众很反感,保守党也攻击称:“这是对曾经那些勇敢的士兵的侮辱”。


但是这一次,Belanger换了一个说法,他不再说“现代化”,而是说要“回归到最初的版本”,也就是1906年那一版本。

 

和之前相比,这次“回归到最初的版本”的说法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再加上Belanger本人身患重病还坚持不懈的毅力,更是博得了许多同情。

 

而且如之前所说,保守党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席位,假如投票的话,保守党可以说是必败无疑。

 

可这一次,保守党也使出了新的招式。

 

修改国歌这一法案属于私人法案,根据国会程序,此类法案最多有一小时的辩论时间。

 

假如一小时过去了议员们还没辩论完,其中绝大多数也拒绝投票的话,那么这个法案就会被重新打回冷宫,等待下一次轮到它了才能重见天日(因为国会有非常多的私人法案,所以要按顺序一个一个来)。

 

而这一等,恐怕就要等至少一年。

 

上周五辩论进行时,保守党议员轮番上阵,每个人都故意长篇大论的拖时间。议长建议大家投票时,保守党议员也以辩论没有结束为由拒绝投票。


保守党表示,改国歌是一个不能开的先例。假如今天为了考虑女权主义者的想法而把歌词改成男女平等,那么以后呢?歌词里也涉及了上帝,如果哪天无神论者也感觉不合适了,那么是不是也要把上帝那一句改掉?


而且加拿大的代表动物是海狸,而海狸啃树皮,如果环保主义者也不高兴了,那么是不是连海狸也要改?


最终,一整个小时过去了,投票也仍未能进行。

 

保守党的这种冗长辩论的策略其实在政治上很常见,还有一个学名,叫作Filibuster(无限制辩论)。

 

Belanger议员的第二次努力就此泡汤。很多议员担心就凭Belanger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很可能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个法案通过了

 

 

2.所谓“政治正确”令民众反感,火灾转移公众注意力

 

保守党之所以能够理直气壮的驳回这一议案,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保守的选民们在撑腰。

 

这一届自由党的核心是“改革”,“平等”。而他们在性改革与性平等方面更是耗了不少心思。

 

自由党总理杜鲁多上任之后所任命的内阁便是男女均分,男性成员15人,女性成员15人。

 

当被问及为什么男女均分时,杜鲁多回到:“因为已经是2015年了”。这句话一时间成了流行语,Belanger的那句“现在已经是2015年了”便是从杜鲁多这里借来的。



当时,这一举措在获得一片欢呼喝彩的同时也受到了质疑:内阁成员应该根据他们的资历和能力来选择。难道单纯的为了保证男女平等,就必须要男女各半?

 

而且据报道,在这30个部长中,有5名女性的头衔其实只是初级部长,但是她们领的工资却和内阁部长一样多。虽然后来5人均升职成为正式的内阁部长,但仍然引起了纳税人的不满,认为这是矫枉过正,浪费钱。

 

政府推行的性教育大纲也遭受过诸多家长反对。

 

政府准备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的不分性别的洗手间也是毁誉参半。


这一系列的政策在政治上都极为正确,保证了人人平等,但同时也是对以往社会框架的挑战。

 

而这次,议员们修改国歌更是触动到了人们的神经,公众很难在短时间内接受如此多的变化。而且偏巧不巧,这次辩论还被安排在了火灾告急的时刻。



上周Fort McMurray的森林大火牵动了全加拿大的心。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森林大火造成了当地数万人的财产损失。不仅包括数以千计的家庭付之一炬,而且当地的支柱产业能源业的产能也被削减。

 

几天下来,火势毫无退减之意,而且还有窜到邻省的势头。甚至有专家表示:“假如没有降雨的话,这场大火有可能会继续燃烧数月。”

 

在这种危急时刻,国会议员还在辩论歌词,这种行为在大众看来很是“不务正业”。在周五的辩论中,一位女议员发表讲话时,还载歌载舞的唱了起来。

 

周五当天上午,国会进行了联邦预算法案的讨论。分析了2016年联邦预算对于国家治安,小企业,教育和能源产业的影响。与其相比,下午进行的改国歌歌词的辩论实在相形见绌。

 


网友评论


以下为加拿大现在的国歌歌词及中文翻译大意(非官方翻译):

 

O Canada! Our home and native land! 噢!加拿大,我们的故乡! 
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  所有的儿女都为你守望。
With glowing hearts we see thee rise, 心怀赤诚,如升之阳。 
The True North strong and free! 极北强大的自由之邦! 
From far and wide, O Canada, 敞阔高深,无远弗届,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噢!加拿大,我们为你挺立护防。 
God keep our land Glorious and free! 上帝保佑此地自由永久! 
O Canada,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噢!加拿大,我们挺立护防。
O Canada,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噢!加拿大,我们挺立护防。

 

以下为网友评论:


----“我很遗憾那个议员患病,但是把他放在轮椅上推出来丝毫没办法唤起我的同情心。比起他和他发起的无聊法案,还有那些更无聊的辩论,我更关心那些在奋战的消防员,和那些财产被大火付之一炬的人们,那些人更值得我们关注。国会在做什么?”


----“议员们宁愿花一个小时来辩论歌词,也不愿意讨论一下大火。”

 

----“别再闲得没事找国歌的麻烦了,那可是加拿大的历史。我们的祖先为它奉献出了生命。国内外如此之多的重要事宜,我认为政府更应该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而不是放在国歌上。政治正确也要适可而止。”

 
----“如果你们非要把国歌变得男女平等,索性把里面关于宗教的部分也给删掉(歌词里提到了上帝,编者注)。个人认为,我们有比歌词更严重的问题。改善经济,增加就业,帮一帮Fort McMurray的火灾,然后再来考虑这种白痴问题。”

 


----“没有什么能永存。

很多“传统”都被时代淘汰,比如在19和20世纪初,很多人相信非洲人都是小孩,必须要像对待小孩那样对待他们。再比如:人们认为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不会理性思考。

国歌应该包括所有人,例如:如果你看以前的纳粹电影,再看最近的德国电影里的德国国歌,你会发现以前他们唱:Deutschland über Alles(德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现在他们唱:Einichkeit und Recht und Freiheit (博爱,人权与自由)

德国人意识到他们以前的歌词必须要被抛弃,他们做的很对。”

 

 
----“这是我们的国歌,这也是国歌被谱写的方式。只有我们戴有色眼镜的情况下才会将其视为性别歧视,我真的受够了人们的小题大做。”

 

 

----“渥太华这周过得肯定很舒坦,一整周什么都没做,光是改改国歌歌词,把它变得更加政治正确。”

回帖:“对啊,是挺舒坦的,不像是整个城市都着火了之类的...估计他们光是自拍和抱熊猫去了。”


  


----“干脆把国歌改成这样得了:

哦,加拿大,我们从原住民手上抢来的土地。

真正的父权主义压迫,被那些男性白人愤青守望

心怀赤诚,见证你的崛起(或者崛起不了,取决于你是不是残疾人了)

真正强大的女性,意识到政府系统对有色人种和女人的歧视

敞阔高深,无远弗届,

我们守护我们通过学习两性平等而得到的工作机会

大家都来拿我们的土地吧,免费给你

哦,加拿大,我们挺立防护网上政治错误的评论

哦,加拿大,我们挺立防护网上政治错误的评论

 

 


----“首先——抱歉,但你在逗我么?不论你同不同意Belanger的观点,他患有ALS都和这个法案是否通过毫无瓜葛。我是自由党人,但这种“天啊,保守党居然不让一个将死之人的愿望成真”的话真是太扯淡。

1.歌词以前被修改过,以后也可以。

2.法语版歌词和英语版歌词不一样。法语版歌词里包括了男女两种性别,而且没有涉及宗教。所以再说一次,歌词改了也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3.有些人说这首歌被认定是我们的国歌只有35年(加拿大国歌于1980年确认,编者注),但这首歌作为我们不正式的国歌存在了更久。

4.大概5年前加拿大人做过一次调查,绝大多数反对修改国歌。”

 

 

----“要想谁都不得罪,国歌可以这么写:

哦,加拿大


唱完了。”

 


----“很久以前我读过一本名叫《起源》的书,讲述一群灰色的小外星人造访地球。这些小外星人其实是未来的人类,他们回来是为了团结我们,拯救人类。很棒的故事。每次我看到这种新闻报道,我都思考,我们这么费力地夸大彼此之间的差别,但终有一天,我们都会变得一样的又灰又无聊,而且死翘翘。”


(文 鹤面)

转载须注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