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孩子课外都玩什么?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13 美国留学那点事


文/白露为霜

backchina.com


这些日子几乎天天都有与机器人有关的消息,对此,不同人有不同的反应。如果你是机器人的粉丝,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无论是“阿法狗”(AlphaGo)的历史性胜利,还是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具有人工智能的聊天软件,或者让自繁殖机器人成为可能的3D打印技术都会让你振奋不已。但这又是一个焦虑的时代 - 机器抢去人的工作,甚至取代人类的统治地位的可能性也像恶梦一样挥之不去。


硅谷人对未来通常是乐观的,这是工作性质所决定。硅谷人在向全世界推销他们的梦想之前,首先要自己相信这些所谓“革命性”的新技术会成功,而且是有益的,虽然事实上并不总是这样。这种几乎像儿童般执着、乐观、甚至有些幼稚的态度也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从小耳濡目染,硅谷孩子喜爱高科技,崇尚创新,敢于创业。他们的异想天开以及实际的动手能力都让人有深刻的印象。这些特性在每年一度的FIRST机器人大赛都可以看出。

 

FIRST机器人大赛

 

家有高中生的人都知道,美国学校人气最旺、最受推崇的学生是运动员,通常是美式足球运动员。学校最重要的事件多半是美式足球比赛。至于学习好的学生,他们在学校里没被欺负霸凌就算不错了。美国发明家和企业家Dean Kamen对将科学技术做为事业选择的美国孩子太少感到忧心。怎么办呢,让孩子们多上课,多做题目?绝大多数美国孩子是不会干的。作为一位发明家,他想寻找一种能够提高学生兴趣的活动 - 他觉得如果把科学技术和体育竞赛相结合也许能够触发孩子们的激情。


1989年Dean Kamen与一名MIT教授Woodie Flowers合作创立了一项机器人比赛。他们给它取名为“科技的启迪和奖励”(For Inspiration and Recogni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简称FIRST。Kamen后来在一次访谈中说到,“你得到的不是一堆测试或考试,你参加比赛来获得奖杯和奖牌。”这或许就是FIRST机器人大赛成功的秘诀。随后机器人比赛的影响力逐渐扩大,从最早的几个队一直到今年的24个国家,3000多个队,70000多学生参加各级别的建造机器人的活动。


新一年的“游戏”(Game)在一月初宣布。所有参赛队的选手和教练观看webcast,研究刚刚宣布的游戏规则。标准的部件,软件和规则手册也被送到各队。在这之后的6个星期,队员们日以继夜地设计建造一个能够完成这项游戏的机器人。从筹集资金,硬件软件设计,到制造测试,队员和教练要面对一系列挑战。6个星期结束后,工作完全被封存一直到比赛开始。地区级(district)比赛在三月初开始举行,优胜的队进级到区域级(regional)比赛。这个比赛中获胜的队伍取得4月底在圣路易斯参加全美总决赛的资格。


机器人比赛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2016年的“征战”(Quest)被称为“FIRST堡垒”(FIRST Stronghold) ,由数个机器人组成的联盟携手合作,突破对手的外围工事,削弱他们防卫,最后甚至占领对方堡垒。机器人通过破坏对手的防御,并向对方塔楼目标投掷巨石得分。在比赛的最后20秒,机器人还可以包围和攀爬对方的塔楼并将其占领。

 

学本领与学做人

 

今年“硅谷FIRST机器人大赛”于4月6日到9日在圣荷西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举行。50多支参赛队大多数来自北加州各地,还有几支远道从夏威夷,土耳其和北京来的。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参加机器人大赛是一个刻骨铭心的经历。在6个星期建造机器人的过程中学到的实用技能可能比4年大学在课堂上能学到的还要多。要在这么短时间解决众多机械设计,电子电路,控制编程,一直到实际操作的问题,即使是专业的技工和工程师都要倒抽一口冷气。孩子们必须学会分工合作,相互帮助,因为只有各个部分都正常工作机器人才能运转起来。他们还必须学会如何在巨大压力下按时完成该做的事。经过这样大赛的洗礼,他们信心倍增,很多人觉得以后的大学课程,作业甚至未来的工作都是小菜一蝶。


启迪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也是大赛的重要目的,它在这方面也是相当成功。参加机器人比赛的学生以后选择科学或工程的比例相当高。大宝小宝在初中的时候参加过FIRST乐高联盟(FIRST LEGO league)机器人比赛,对编程和机电设计有过一点接触。她们当时也没有显出对科学有特别的兴趣,但是两人到了大学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理工。真的是埋下一粒种子,说不定哪天就会生根发芽。她们队友中最出挑的一个白人男孩被风险资本看中,从布朗大学退学,现在自己在硅谷开了家公司。


除了学习机械设计、编程等实际技能之外,孩子们也在比赛中学习如何做人。“仁慈的专业精神” (Gracious Professionalism)是大赛创始人Woodie Flowers提出的一个理念。他认为比赛固然重要,但保持一种有同情心的专业精神也很重要。这中间含有尊重对手,公平竞争的意思。比如把自己的零件与对手分享就是一种公平竞争的表现。当今社会充满为了“赢”不择手段的毒素,Woodie Flowers的教导就更让人感到耳目一新。“合争”(Coopertition)也是机器人大赛文化的一个独特理念。合争,顾名思义,就是合作与竞争。如今不论是国家之间还是公司之间经常是也敌也友,又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在机器人大赛里同一个联盟的队既是友军也是竞争对手,如何处理这种复杂的关系从而达到双赢是学生和教练们都要学习的功课。这些技能在未来的工作中都可以用到。


正因为这些原因,很多美国公司对大赛和参赛队伍提供大量的财政支持。硅谷机器人大赛的主要赞助商包括谷歌、苹果、Qualcomm、美国宇航局、Lockheed Martin、Brin Wojcicki基金等著名公司和基金。对这些公司来说这是一种战略投资,将公司的品牌早早的植入在这些未来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心中长远来讲是大有益处的。


当你观看比赛的进行,或漫步于各队的展台和车间,你不能不赞叹他们劳作的成果,也很难不被他们对科学技术的激情所感染。硅谷的未来在这些孩子们的身上,看到这里我很欣慰 – 硅谷的未来一片光明。

 

白露为霜注:在今年4月底的全国总决赛中,来自南加州的Hope Chapel Academy的机器人队和另外三个队组成的联盟获得全国总冠军。

 


队员在修理机器人

主赛场 - 圣荷西州立大学体育场

准备比赛

教练和队员在车间里工作

参赛队员感谢赞助商

Palo Alto高中的Team 8是加州最早参加机器人比赛的队伍之一

队员们上场准备

有空拍张队照

来自北京的Team 5737(火星风格)

比赛正在进行中

神情专注地操纵机器人

机器人围攻敌人的塔楼

为自己的队加油




没看够?回复高中获取文章:

我所了解的美国高中教育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