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 请别拿你的优越感来向别人扔石头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06 侨居澳洲



文 / 梁爽  配图:剧照/网络

来源 / Queen主义(ID:Queenzhuyi)


每一个人的经历和立场都有别人无法感受知晓的部分,所以你没有资格去对别人指手画脚。



一直受不了“占着自己的优越感评价或干涉别人”的行为,我那蓬勃的倾诉欲借着《欢乐颂》的剧情发展而强烈复辟。

情节本身和人物设置的优劣好坏先不讨论,但安迪在电梯里对关关说的一番话真是至理名言:


“我们心里可以有不同的见解,但是没有权利对别人扔石头。没有人是完美的,对方有罪,你又何尝无辜,与其站在道德至高点去苛责别人,不如先要求自己。”




在我心中,这部剧的质感因这句台词而拔高许多。


截至到目前,编剧的套路我还看不出来。根据第一集旁白对曲筱绡的概述,曲筱绡的性格定位应该是潇洒和善良。


  • 可是,她这么“潇洒”地戳穿别人而幸灾乐祸,就算拯救地球上所有流浪喵星人,也跟“善良”两个字攀不上关系。

曲筱绡占着自己看不惯“捞女”樊胜美的优越感,眼神轻蔑,冷嘲热讽,乐于看人出丑,多次促成惨案。



其实社会上那些”我拿青春赌明天“的人确实不招人待见,但我在看电视的时候,丝毫没觉得曲筱绡替观众出了一口恶气,恰好相反,我对她的行为严重反感,甚至感到恐慌。


我欣赏安迪的处理方式:理性判断是非,尊重不同见解,全程保持善意,不瞎传播,不泼脏水,不扔石头,给自己和别人多一些耐心。


没有调查和思考就没有发言权。


陈凯歌有部电影《搜索》,改编自获得 “鲁迅文学奖”的小说《请你原谅我》,影片里有个情节在我脑里挥之不去:


高圆圆在医院被确诊为淋巴癌后,心灰意冷地上了一辆公交车,沉浸在惊愕与恐惧的她,拒绝给车上的老大爷让座,并因一时气话“要坐坐这儿(指自己的大腿)”招致车上乘客的非议。


被记者用手机拍下,经层层叠叠的恶意放大和失控扩散后,引发一场惨烈的全民人肉搜索,高圆圆在集体讨伐道德沦丧中走完人生的最后时光。


我在电影院看完哭完后深深感慨,我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有时候并不全面。


高圆圆那句话确实不雅,但当时的人从未深究她说出此话的原因,不明真相的大众,被信息牵动着鼻子,发泄着情绪,自以为正义,但他们联手把一场因病死亡催化成谋杀。


  • 生命终结后,每一个参与者,你让当事人怎么原谅你?


就连只有90分钟的侦探片都是在排除各种假象,逐层解开谜团,答案才在抽丝剥茧中渐渐明朗,而生活中的起承转合与人物关系是更为复杂的判定。


凭什么你听熟人的一面之词,看网友的置顶批评,靠标签的既有印象,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抄起家伙攻击人。


职场风光的漂亮女性未必就是靠领导上位,衣物昂贵的年轻美女可能通过创业成为富人,平时不怎么用功的学生考出高分也不一定就是作弊。


尊重事情的真相是前提,不要放任自己的偏见,对别人黑之而后快;不要在别人的故事里,成为一名主观的参与者。



请不要用别人的难堪来补贴自己的优越感。


我大学时有一个暑假没有回家,留在大学所在的城市又报日语班又做兼职,与一个大我两届的本地校友在校外合租。校友一来为了逃离父母的催婚,二来她想找个地方专心复习考研。


我俩刚住一起没多久,我听说她妈周末要来我们租的房子,帮我们炖汤做饭、收拾屋子,原本我还挺期待吃顿家常菜的,可她妈给我涂上满屏的心理阴影面积。


校友在房间看书,她妈在厨房择菜,我在客厅拖地,她妈与我自然而然聊起天来,她妈摸清我的基本情况后,自动开启提问模式:


“还是独生子女呢,你爸妈怎么舍得让你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 好不容易放一回假,你父母也不想你吗?我们舍不得让女儿做家务,你在家也打扫吗? ”


“我家女儿早就被我和她爸惯坏了,你能多照顾一下她吗?我们打算为女儿买套房子,你说没个住处爹妈不得心疼死呀?”


天哪,我什么时候就成了爹不疼娘不要的苦命丫鬟了,不是只有您给您女儿的爱才叫爱,您也不见得就比我父母更会培养子女。


  • 别以自家为模板,一刀切地看轻别人,不清楚事情原委,不注重说话方式,不顾及别人感受,您厚重的家庭优越感能不能收敛一下。


每一个人的经历和立场都有别人无法感受知晓的部分,你无法代替别人去过他们的生活,你不能了解表面无奈背后的难处,你不会懂得你伸手即来的日常是别人踏破铁鞋也寻不到的梦想,所以你没有资格去对别人指手画脚。




  • 占着优越感俯视别人,在生活中经常碰见,甚至习以为常,常在网上码文的自己也应当常怀律己之心。


我认为能自省并警惕是个很好的态度,正如蔡康永在《奇葩说》中的告诫,“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审美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成长历程,我们每赞叹一件事情,恐怕也就同时伤害了那些被忽视的人。”


停止使用既能发泄愤怒又能保全自己的双重标准。


谁都不是圣人,如果你真能用同一原则来对人待己,我也敬重你。但我发现很多人在使用双重标准。


向别人的错误扔石头时喊爽,自己的不足被人扔时喊痛,怎么不将心比心地想一想,你扔别人时人家也在流血。


我认识一个女伴,当她看到六十好几的婚纱女王Vera Wang和小她36岁的奥运花式滑冰冠军莱塞切克拍拖时,心里对婚纱女王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满心羡慕。


可当她听说四十多岁的伊能静与小她10岁的秦昊的婚讯时,我听到她说了不少女人老后男人会出轨诸如此类难听且粗糙的恶意评论和人身攻击,我甚至看到她在微博上艾特伊秦二人,唱衰他们的婚姻。


看待国内外的姐弟恋是如此不同,拾句王小波老师品评作品的牙慧,“对外国人的作品,用艺术或科学的标准来审评,而对中国人的作品,则用道德标准来审评”,异曲同工。


这位女伴的故事还有一个欧亨利小说式的结尾,当她被小她几岁的男生追求时,她明明喜欢却不敢答应,生怕被周围人议论。


  • 貌似此时你占领了道德高地,殊不知山水轮流转,当你沦落到道德洼地后,你照样希望别人对你满怀善意吧。




所以,客观看待事情,理性发表看法,得体给出建议,如果做不到,至少可以宽容一些。


或许有这种情况,当你遇到一个来者不善的人时,他们很有可能在遇见你之前,就已经碰到许多糟糕至极的事情了。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